当前位置: 钱柜 > 内地剧情 > 最好的安排电视剧

最好的安排第1集剧情介绍

  赵子慧拒绝见徐天 徐天为达目的勇跳江

  当代大都市芫城一家大医院里。富二代公子徐天正以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坐在母亲刀美兰身边。刀美兰在芫城经营一家大酒楼,财力可观,儿子徐天外形俊郎风度翩翩,儿媳刀丽也是面容姣好青春亮丽。原本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唯一美中不足和让刀美兰操心的是,徐天结婚一年多了刀丽一直没怀上孩子。刀美兰托人找了医院最权威的妇产科医生为刀丽诊治,刀丽却拒绝检查,她坚持说自己一切正常,完全能够怀孕。

  刀丽从诊断室出来和徐天坐在医院长椅上,徐天还是一副仿佛事不关已的漠然表情。刀丽叹息着说,徐天心里还有赵子慧,这个时候他们还是不要孩子为好。等哪一天徐天心里彻底没了赵子慧了再说。徐天说自己想见赵子慧不为别的,只是想知道她三年前为什么突然离开,他需要一个解释。刀丽听了这话眼泪已经夺眶而出,她用尽了全力爱徐天,可徐天心里始终驻着一个赵子慧。

  刀丽伤心地走开,徐天恨不能自己打自己一拳,这时一道人影来到徐天身边。徐天抬头见是老同学和好哥们召重,召重告诉徐天一个震惊的消息,赵子慧回到上海了。徐天当即不镇定了,他急切地找召重问赵子慧的电话,然后他开始换不同的手机和公用电话疯狂拨打赵子慧电话,可始终没人接听。徐天想跟召重一起回上海,他迫切地想见赵子慧。召重也急了,他觉得徐天做法太对不起刀丽,三年前赵子慧结婚登记时突然一言不发地离开,而徐天还差点与母亲和刀丽断绝关系,现在他好不容易跟刀丽结婚,却又想因为赵子慧而把他的生活弄得一团糟。徐天知道召重说的都是实情,他颓废沮丧不已。

  徐天回到家里,刀丽把一张去上海的火车票交给他。徐天十万震惊,刀丽已经从召重那里听说赵子慧回来的事。刀丽原本非常怨恨召重把此事告诉徐天,可事已至此,深爱徐天的刀丽觉得赵子慧就是徐天心里的结,这个结不解他们无法平静地过日子。徐天拿着火车票心里百感交集。

  当晚徐天就跟召重去了上海,召重给同学包小朵电话联系,包小朵回应称联系到赵子慧了,但赵子慧已经休息了。徐天得知此事当即断定赵子慧一定是跟阎若舟结婚了,她一定在阎若舟别墅里休息。徐天顿时如疯了一般冲到阎若舟别墅,给他开门的竟然是阎若舟前妻吕倩。徐天没有理会吕倩出现在别墅的异常,他不顾一切地冲进别墅每一个房间寻找并大喊赵子慧名字。阎若舟冷静地告诉徐天,自己有三年没见赵子慧了,自己也没有和她结婚而是和前妻吕倩复婚了。徐天看了看吕倩知道阎若舟没有说谎。

  徐天走出阎若舟别墅给赵子慧发了一条信息,他告诉赵子慧自己已经和刀丽结婚,现在只是想见见她没有别的意思。赵子慧没有回信息。次日徐天给手机充上电,结果震惊地发现赵子慧约自己见面的信息。徐天看见面时间已经到了,他不顾一切地冲出去打车去了赵子慧约定的见面地点。此时赵子慧正等在西餐厅里,她突然感到身体不适便急忙冲到卫生间,就在她上楼去卫生间时徐天正好赶到。

  赵子慧在卫生间呕吐不止,她头上的发套突然掉落露出光光没有一根发丝的头。赵子慧突然听到徐天敲卫生间门的声音,她急忙躲进卫生间隔间。赵子慧听着外头徐天的敲门声呼喊声她流着泪报了警。徐天最终还是挣脱服务生的拉扯进了卫生间,他看到了隔间里赵子慧的鞋子。徐天痛心地问赵子慧这些年去了哪里,赵子慧流着泪说自己跟阎若舟结婚了,过得很好。徐天揭穿她的谎言,赵子慧承认自己确实没结婚,但自己不想见到他,之前他们商量的对未来的规划都不作数。徐天想继续问清楚,保安突然拉走徐天,赵子慧听到徐天渐渐远去的歇斯底里的大叫声泪如雨下。

  徐天灰溜溜地回到芫城家里,刀丽如同一个容忍犯错孩子的母亲一样接纳了徐天。徐天深情拥抱了刀丽,他告诉刀丽自己爱她但他还是想再浑蛋一回。徐天叫上召重和另一个同学包子,然后把他们带到江边。召重和包子一头雾水,徐天突然翻身上了护栏,他让召重转告赵子慧,活人她不愿见那自己死了她会不会就答应见。召重大惊急忙劝阻,但徐天看着江里正好一首船经过,他毫不犹豫地跳入江中。召重和包子声嘶力竭地大呼。很快急救队赶到,然而他们搜遍整个江面却根本找不到徐天,刀美兰伤心欲绝地昏迷过去。

  召重和包小朵把徐天的死讯打电话告诉了赵子慧,赵子慧一言不发地听完。召重好奇地问赵子慧为什么用的医院电话,他关切地问赵子慧是不是生病了,赵子慧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挂了电话。召重和包小朵去医院找赵子慧,护士告诉他们赵子慧已经离开乘高铁去了芫城。召重又和包小朵去找了赵子慧的主治医生了解赵子慧病情。

  跳江一事都是徐天安排的苦肉计,他安危无恙地自己回了家。刀丽接到徐天电话时不禁难以置信,她和刀美兰匆匆回到家里,徐天正慵懒地躺在床上。刀丽愤然转身离开,刀美兰也狠狠地扇了徐天一耳光。徐天狂暴地阻止包子联系召重告诉自己的消息,他就是想让召重误会自己死了。

  徐天走出门司机喜儿追出去,喜儿联系了召重得知他已经找到赵子慧。徐天这才接过电话讯问赵子慧的情况,召重告诉他赵子慧已经去了芫城。召重这时突然反应过来,他问徐天跳江的事是不是他一手安排的,徐天承认了。召重忍不住爆了粗口,他愤怒地告诉徐天,赵子慧得了绝症没几天日子可活,她是从病床上爬起来去找的徐天。徐天愣住了。

  徐天不顾一切地往高铁站跑去,他紧紧地盯着高铁站走出来的每一个人,结果一直等到人走完也没有见到赵子慧。此时赵子慧正在高铁站的卫生间里,她看着卫生间镜子上自己苍白的脸,然后一把扯下头上的发套扔到垃圾桶走了出去。此时徐天正沮丧地垂着头,赵子慧走过来和徐天擦肩而过,徐天一瞥眼震惊地看到了赵子慧。

最好的安排第2集剧情介绍

  赵子慧再次离开 徐天回蓉城小屋

  徐天难以置信地看着黯然神伤离开的赵子慧,赵子慧落寞地往前走。赵子慧在候车厅里突然站住身,然后从包里拿出止痛药倒出药片,一瓶水悄无声息地递到赵子慧面前。赵子慧抬眼看向拿着水的徐天,两人一时相对无言默默对视。

  喜儿给刀丽打电话告诉她徐天在医院打针,赵子慧在一旁陪他。刀丽愣住了,赵子慧接过电话告诉刀丽,自己一会儿去找她,自己有话要跟她说。刀丽犹豫片刻答应了。此时在医院输液室里,赵子慧陪在徐天身边,徐天终于有机会问她三年前离开的原因。赵子慧平静地说自己只是在临结婚时突然发现徐天并不适合自己,而自己却说不出口只得不告而别。徐天不相信这个理由,他尽最大努力地保持着笑容,他不想让赵子慧看到他的悲伤。

  赵子慧也尽力保持着平静,她笑容可掬地谈着她和徐天在蓉城的小房子。她说徐天在小房子里留给自己的钻戒、红色高跟鞋和包自己都拿到了,她说过要买房子的,她已经为徐天把那个小房子买下来了。她说如果徐天找不到自己可以去小房子那里去找。赵子慧忍着心里巨大的悲痛,她笑着说自己要去卫生间一趟,徐天却如同一个孩子一般强行留下赵子慧的包,他说自己怕她跑了。赵子慧凄楚地笑笑留下包转身离开。但赵子慧知道这一离开也许就是永别,她难受地返回想多看徐天几眼。然而她却在徐天的背后看到他痛哭时抽泣耸动的身子,徐天像个孩子一般无助绝望哭泣。赵子慧站在徐天背后痛哭,最后她坐着喜儿的车去了徐天家。

  赵子慧坐在车里,喜儿进去通报。刀美兰气冲冲地想出去找赵子慧兴师问罪,可当她看到赵子慧坐在车里脸埋在手里痛哭的样子震惊之余心也软了下来。刀丽平静地看着赵子慧,问她三年前为什么要突然离开。赵子慧告诉她,自己那时突然查出肿瘤,医生说自己最多只有三年时间,所以自己才突然离开。刀丽和刀美玉突然理解了赵子慧的无奈和痛苦,两人都流了泪眼神也变得柔和起来。赵子慧说徐天还在医院打针,很快就会打完,她说自己打算回到上海去。刀丽主动开车去送她。

  徐天久等赵子慧不来他突然意识到什么,他赶紧去找赵子慧,护士却告诉他赵子慧已经离开。徐天想到赵子慧告诉如果他找不到自己可以到蓉城小房子那里去找,徐天提上赵子慧的包匆匆向医院外走去。此时喜儿刚把刀美凤送到医院,徐天与刀美凤擦肩而过,他夺过喜儿的车钥匙往蓉城赶去。

  徐天找到蓉城的小房子,一个老人开了门并递给他一把钥匙。徐天疑惑地接过钥匙打开了他曾住过的小房子,里面除了一张桌子空无一物。徐天慢慢朝桌子走过去打开了桌子上的纸盒,里面有他曾送给赵子慧的红色高跟鞋和戒指,盒子上还放着一封信。徐天打开信,那是赵子慧写给他的,赵子慧感慨自己曾想跟他一辈子的,可是却根本做不到。她说自己真正体会了奶奶曾说过的那句话:命里有时终需有......

  时光回到三年前。赵子慧还是上海一个公司白领,她青春靓丽意气风发,那时她跟公司老总阎若舟正处于热恋。这天阎若舟突然告诉赵子慧自己前妻吕倩回来了,赵子慧顿时变得失魂落魄。谁知就在这时赵子慧又接到父亲电话,父亲告诉她奶奶老毛病发来上海住院了,父亲让她赶紧到医院并带些钱过来。

  赵子慧正在路边的ATM机上取钱,刀丽突然拿着手机让赵子慧帮忙给她和刀美凤、徐天一起照张像。赵子慧有些为难,她的卡还塞在ATM机里。赵子慧帮刀丽他们拍照,然而当照片拍好后赵子慧的卡却被机器吞了,赵子慧无比沮丧。刀美凤和刀丽是来看上海上学的徐天,她们此行是督促徐天拿到厨师毕业证然后把他带回芫城。徐天却想留在上海大都市,他不想回芫城。刀美凤和刀丽第一次来上海,她们激动地购物和逛街。刀美凤在一家餐馆就餐时与一个女孩发生争执,最后一向霸道强势的刀美凤根本受不了这个气,她一言不合地就和女孩男友拉扯起来。刀丽见刀美凤吃亏,她扑过去便帮刀美凤和女孩男友打起来,结果混战中刀美凤葳了脚。徐天只好背起刀美凤去了医院。

  赵子慧此时匆匆赶到医院,奶奶已经送进手术室。父亲还忙着打电话谈生意,看到赵子慧父亲让她把给奶奶做手术的钱拿出来。赵子慧非常为难地说自己的卡被吞了,父亲难以置信,他直白地说赵子慧肯定不止一张卡。赵子慧哑然,她匆匆去找阎若舟求助。阎若舟欲言又止地开口说了吕倩要和自己复婚的事,他为难地说吕倩是自己唯一爱过的女人。赵子慧有些意外,她说自己严格按照拟定的三年计划表按部就班地生活,阎若舟的这个决定打破了她的规划,让她突然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