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内地剧情介绍 > 雷霆战警电视剧

雷霆战警第1集剧情介绍

  南石市,夜晚城市霓虹璀璨。南石市刑侦大队组长刘鸿涛接到一个报警电话,长城大厦B407房间发生命案!刘鸿涛三四十的年纪,长相坚毅,眼神锐利,他的徒弟刑侦大队警员黄静宜短发齐耳,干练美貌。当刘鸿涛和徒弟黄静宜匆匆赶往现场,正看到一人从楼上急速坠下,登时死亡。黄静宜立即请求南石市刑侦大队队长韩国栋前来支援。经过一番调查,查明死去的是土地局副局长张义霖,死亡原因猜测是空调室外机支架老化,死者是想扶着空调从一个房间爬到另外一个房间,但没想到支架松动,死者失去重心,从楼上掉下来。但是若只是如此简单变好了,刘鸿涛在勘察现场时在死者的口袋里还摸到了一张红桃六扑克牌!并且是他的手机接到的报警电话。相同的案件已经发生过三次了。回到刑侦处,刘鸿涛和黄静宜汇报了对案件的调查:张义霖的死是有人策划,这和前三起案件特征极其相似;魏杰,二十七岁,职业跑酷运动员,案发地点是一处烂尾楼,一根裸露在水泥桩上的钢筋,刺穿了他的脖子。奇怪的是,魏杰死亡前十分钟刘鸿涛收到了一条神秘短信,说安访街烂尾楼那边死了个人,所以刘第一个到达现场,在死者口袋里发现了一张红桃六扑克牌;郑国强,四十三岁,国企高管,案发地点是一家小面馆,同样是在死亡前十分钟刘鸿涛收到短信,同样无法解释的是红桃六扑克牌。焦峰,三十六岁,装修公司老板,案发地点,是自己公司的样板间。加上张义霖,这张牌已经第四次出现了。张义霖的死,经过对面居民楼目击证人李灏哲确认,确实看到死者刘义霖是自己掉下来的,李灏哲是一名即将毕业的法律专业大学生,相貌英俊,案发时,他在窗户边看到一个男的往空调机上爬,同时一个女的从宾馆里急忙跑了出来,他取出手机,正拍到了男的从空调机上掉下来。刘鸿涛为了确认该案不是单纯意外,亲自上阵,核实了空调室外机松动问题,模拟当时张义霖的死亡过程。就在测试的时候,刘鸿涛遇到了另外一个人,贾静静。贾静静是一名酒店试睡员,扎着马尾,打扮很有学生气质。她正在对酒店做测评,看见爬窗的刘鸿涛,拍了刘鸿涛的照片才打开窗户让他进到房间。这件小插曲过去后,刘鸿涛又找到了张义霖的老婆吴向芳,让她去对比了两个匿名电话。吴向芳确认案发前确实是同一个声音给她打过电话,告诉她张义霖正在长城大厦和一个女人滚床单!案子迷雾团团,韩国栋突然建议把这个案子暂时先放置。因为韩国栋收到了一封匿名举办信,举办信上写着:红桃六就是刘鸿涛!这封信是有人寄给督查,督查转给韩国栋的。督查已对刘鸿涛产生了怀疑,督查为调查这个案子,要求刘鸿涛必须停止一切工作,不得擅自离开本市,在家等候督查调查结果。刘鸿涛被迫同意停止工作,并把枪和警官证留下。被“放假”的刘鸿涛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是不是以前办的案件得罪谁,因此要报复他,担心他的黄静宜对他表达了关心。放假后的第一个美好清晨,刘鸿涛正收听FM109.9,小慧早茶。这时接到了黄静宜的来电,黄静宜在交通大队查了长城饭店附近的交通探头,查明张义霖坠楼前一分钟,有一个女人匆忙从宾馆出来,朝东面建工路去了。监控画面上女人面部非常模糊,建工路附近探头女人没有再出现,黄推测应该是顺着背街小巷跑了。视频发给刘鸿涛后,刘鸿涛注意到了女人包上的电台台标!老皮是一名职业讨债人,面部坑洼,看起来社会经验丰富、不好惹。为了写关于犯罪毕业论文的刘灏哲主动找到他,要跟他学讨债。两人戴了副墨镜,来找贾明明讨债,谎称送衣服没带签字笔,进入贾明明房间。贾明明打扮性感成熟,见到两人也不意外,问他俩是姓黄的还是姓齐的?同时天成地产董事长黄半成,正接到老板的通知。要求对张义霖的事给予解释。老板说贾明明手里有一份张义霖很重要的东西,关系的不只是一个人。黄半成答应肯定把贾明明手里东西找回来。黄总打开老板送的箱子,是一箱子钱。黄半成意识到,贾明明手里的东西确实值钱。贾明明不肯给老皮他要的U盘,老皮于是自己翻找起来。但翻到一个抽屉,贾明明惊慌了,主动告诉了U盘所在位置。老皮意识到抽屉里的东西不一般,要拿走。贾明明提出用U盘的密码换取塑料袋的东西。获取密码之后,老皮贪婪作祟,仍要拿走U盘。正义的李灏哲不同意了,两人争执期间贾明明趁机抢夺竟不慎从楼上摔下摔死了!又出现了一张红桃六。刘鸿涛开车甩了督查B组,来到电台,查到齐慧茹就是小慧。他想找目击证人李灏哲确认嫌疑人身份,打电话过去,却被李灏哲按掉。于是来到李灏哲奶奶家,自称是警察担心李灏哲安全,让奶奶给李灏哲打电话,奶奶半信半疑,打电话过去,李灏哲果然接听。经过仔细辨认,刘鸿涛从电话里听到的背景音查到李灏哲在永丰路永辉超市买箱包!刘鸿涛立即赶去,跟售货员确认,十分钟前李灏哲跟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买走了超市最大的一个箱包,刘鸿涛按图索骥找到了两人所在小区。李灏哲和老皮正惊慌失措,把装着尸体的车驶出小区,看到刘鸿涛李灏哲下车把他引开。老皮成功开车出了小区。

雷霆战警第2集剧情介绍

  刘鸿涛不跟局里汇报私自调查齐慧茹引来韩国栋责怪。齐慧茹的身份已查明,在电台工作多年,离异独居,自己带着一个五岁半的孩子,孩子上的是全托幼儿园,每周五齐慧茹接孩子回家过周末,周日再送回去。齐慧茹没有任何案底,社会关系也极其简单。同时他们查到接送张义霖的车辆,是一辆宝马K703,车主叫郑广福。老皮李灏哲两人在绕着三环跑了五圈后,把车停在了地下停车场,去找小饭馆吃饭。但是奇怪的是当他们吃完饭回来,车不见了,还出现了一张红桃六扑克牌!两人顿时有一种不祥的感觉,现在对他们来说关键的是找到尸体。刘鸿涛接送妹妹小可回家,小可似乎有了男朋友,还跟男朋友同了居。黄静宜一路跟踪齐慧茹。刘鸿涛则根据查到的郑广福身份证上的地址找到郑广福家,谎称是郑广福朋友并给郑广福的孩子买了变形金刚,获取了郑广福父亲信任。一进屋刘鸿涛便观察到桌上烟灰缸里一缸的香烟头,熟知犯罪心理学的刘鸿涛套出了郑父的话:郑广福昨天晚上回来过,还拿回一包钱,这钱够儿子小宝用到高中毕业。郑广福告诉父亲自己要出趟远门,也许半年一年,也许三四年不回来,说完这些就开车走了。再打就电话关机。同时刘鸿涛得知郑广福已和妻子离婚,在从郑父这里得到郑广福城里的居住地址后,又让郑父帮忙,拿到了郑广福父亲让他帮忙取邮件的证明。来到城里后让警察打开了邮箱。齐慧茹走在路上,一辆红色轿车停了下来,她探头跟车里的人说话。然后从车里走出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男子,把齐慧茹当场迷晕带上了车。等黄静宜追过去,车子已开走了。黄静宜马上联系韩队去各个路口截车。黄半成再接到老板的警告,并拿来了一百万作为定金,要求黄搞定那个女孩,从贾明明手里拿回东西。事成还有一百万酬劳。带走齐慧茹的车主信息被查到,名叫顾辉煌,是一家合资企业的出纳,昨天下午带了公司二十万现金消失了,老板也在找他。车里没发现现金。昨天晚上六点半开车出来,上了802乡道,今天早上九点返回市里。刘鸿涛认为,顾辉煌可能和齐慧茹认识。在追踪路上,刘鸿涛发现了一条新鲜的车辙,刘鸿涛怀疑在路途中,嫌犯用另一车进行了转移。被转移人骑着摩托车离开。转移地周围,刘鸿涛查到附近有一家宾馆,宾馆下方还有测评信息,正是酒店试睡员贾静静留下的,黄静宜便联系了贾静静。从贾静静这里得知,新庄附近地处荒僻,但却有一个配套设施很高档的酒店,而且这个酒店经常人满为患,停的车都是豪车。果然,当刘鸿涛和黄静宜来到酒店,在得知两人没有预约的情况下被告知已经客满。两人正要翻进去,贾静静出现了,告诉他们酒店有红外警报,一翻墙一定会被发现。而贾静静有贵宾卡,带着两人进了酒店。刘鸿涛两人勘察完酒店环境,发现聚众赌博,便给韩国栋打电话请求支援。韩国栋出动,经过搜查,发现在经理休息室,有过打斗痕迹,和新鲜血迹残留,还有用相框装裱的红桃六扑克牌。经过调查,顾辉煌确实来过酒店,彼时顾客已满,是经理把自己休息室空出来让顾辉煌住的。经理名叫郑喜,在监控中郑喜曾拎着一个黑色皮箱从大厅走出去。其后郑喜的黑色帕萨特被开走。黄静宜立即给交警队打电话询问开走的车。绑架齐慧茹的神秘人要求她一切按照自己说的做,否则没命。贾明明电话不断收到信息,李灏哲只能假扮贾静静应付。李洪涛经过交警队,得知齐慧茹的确还在城里,车往市区去了,两辆车的确在802国道有交汇。而现在刘鸿涛的怀疑对象就是郑喜,郑喜有可能是红桃六。本来两人已在去往市区途中,因为刘怀疑正喜还在酒店,便又折回到酒店,最后在女宾部的洗浴池中发现了躲藏的郑喜。贾明明手机收到齐慧茹的短信:公安已经盯上我了,不想出事赶紧转一百万让我远走高飞,否则鱼死网破!郑喜讲述了事情经过,先后来了两个人,顾辉煌是来赌博的,二十万现金几个小时便输掉了。其后又来了一个人。郑喜看到这个人在敲顾辉煌的门,隔着门,听见拳打脚踢的声音和杜辉煌的惨叫声。至于那辆黑色帕萨特,是一早就不见了。地上还留了大约三十万的现金和一张红桃六。而被装嵌在相框里的扑克牌也不是他的,在那人走后便有了。刘鸿涛让刑侦处提取郑喜指纹看和红桃六相框指纹提取是否匹配。并让技术科二十四小时监听齐慧茹的手机,手机一旦开机通话,马上定位。刘鸿涛认为,凶犯绑架齐慧茹不是为了杀他,他和警方的目的一样,是为了找到齐慧茹的上线。而张义霖嫖娼显然有人精心组织,上线并不想让事情出现任何意外,但红桃六破坏了精心设计事件,也就是说红桃六和组织是对立的。

雷霆战警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