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内地剧情介绍 > 上锁的房间电视剧

上锁的房间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秦左漫坐飞机偶遇木夏共同破案 木教授受聘成为密室杀人案顾问

  一架正在高空飞行的飞机上,人们正在享受着悠闲适意的飞行时光,原本平稳的机身,突然出现了间歇的剧烈晃动,广播里传来空姐甜美的声音,称这是因为飞机遇到了气流引起的,提醒大家不要走动,赶快回到自己的座位。

  恰在这时,一位老人的哮喘病发作了,坐在他旁边的是一位女刑侦队员,叫做秦左漫,她安抚了老人,便立刻赶去通知乘务人员。但见两位空姐正在神情焦急地打着电话,似乎很不想让她在场,副机长则在试图打开驾驶舱门,却似乎遇到了什么困难。秦左漫简略地将情况说明,请他们派人带着医药箱去看顾老人,自己则出示了证件,询问飞机到底出现了什么状况。

  副机长只得如实相告,原来,飞机进入了雷暴区域,遭遇强风切片,如果不能尽快脱离,机体结构将被破坏造成事故,而他因故离开驾驶舱后,却因为舱门的电子系统出现了故障,密码失效,无法再进入驾驶舱,机长也在此时联系不上。

  他们联系的安全专家很快就到了,他手脚麻利地打开自己的手提电脑,试图输入密码解锁,但六位数的密码,由0到9中随机的六位数字组成,也就是按照十的六次方排列,至少有一百万种排列方式,想要破解密码,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这时,飞机上一位外表酷帅高冷的男子瞥了一眼坐在自己旁边的乘客人,突然开口,要求用他的琴弦,对方愕然,男子却看也不看他,冷静地说出了自己的判断:他没有留手指甲,左手手指上有老茧,按照茧的形状来看,他应该是个小提琴手。对方被这细致入微的观察和精准的分析能力折服了,没有多问,便依言将琴弦交给了他。

  高冷男子道了谢,拿着琴弦去了乘务室,途中又从一个孩子手中拿过一包零食,撕下了外包装上面的一小块商标贴纸,此举引起了孩子母亲的不满,男子却并未多做解释。

  当男子进入乘务室时,安全专家正准备试着输入密码,他出声阻止,提醒对方不想坠机的话就不要输入密码,但在场的人显然都没有将这话放在心上,根本没有理会他。此时,飞机又出现了剧烈的晃动,安全专家心急之下,加快了操作,但密码刚一输入,安全门便发出了咔嗒一声轻响秦左漫不明所以,男子冷静地解释道:刚刚电脑锁是处于断电状态,插上电脑以后,帮它通上了电,副机长也忽然想起,为了航空安全,电子锁在通电状态下,超控机构就会起作用,里面的机械锁就会自动落锁,也就是说,刚刚他们的操作,将门从里面锁上了。

  秦左漫闻言连忙询问,还有没有其它办法可以将门打开,副机长沉默了,那名酷帅男子却上前一步,从秦左漫耳后取下了一只黑色的铁质小发卡,将手中的琴弦用商标纸卷在了发卡上,插入了锁孔。 副机长有些不满地表示,这扇门连AK47都打不开,怎么可能用一根小小的发卡打开,男子并未受他的影响,闭上眼睛小心翼翼地缓缓转动发卡,很快,门便开了。男子将发卡还给了秦左漫秦左漫好奇地询问他,怎们会知道这边出了事,男子称,飞机颠簸地那么厉害,安全带指示灯却没有亮,很明显,问题出现在驾驶舱里。

  秦左漫闻言,也不禁佩服他的观察和分析能力,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副机长便匆匆推开驾驶舱门,请她进去。秦左漫和酷帅男子一前一后进入了驾驶舱,发现机长倒在座位上,昏迷不醒,秦左漫用手摸了下他的颈动脉,发现人还活着。男子则用手绢垫着,端起了旁边放着的一只纸杯闻了闻,他想起之前无意间看到,空姐小柳将一壶咖啡倒掉了,便提议秦左漫询问小柳,并断言,下手之人的目标并不是机长。

  秦左漫也对小柳起了疑心,因为先前在座位上时,她曾在随手拿起的一份报纸上,见到了一张车祸现场的照片,上面的一男一女正是空姐小柳和英俊帅气的副机长。她直言询问小柳,在咖啡里放了什么,小柳也不隐瞒,表示并没有放别的东西,只是高浓度的咖啡因。

  咖啡因含量是普通咖啡的八十倍,达到致死量的一半,但凡脏器弱的人,稍不留神就会有性命之危,刑侦经验丰富的秦左漫自然是知道的,结合小柳所说的话和之前自己看到的新闻,秦左漫推断,小柳的目标是副机长。小柳见秦左漫一语道破天机,当下便承认了,称若不是副机长坚持中途下车,自己的男友也不会遭遇车祸,自己只是心怀怨恨,而那个电子锁的事,自己却并不知情。

  出了这么大的事,乘务人员已经联系了地面人员,飞机落地之后,就会有警务人员来接手此案,秦左漫提醒,一定要让警方好好研究下那个电子锁,看看到底是意外,还是被人蓄意破坏。

  飞机在机场安全降落后,秦左漫拖着行李箱到处寻找那个酷帅男子,却怎么也找不见,而此时,他已经坐上了来接他的出租车,他的名字,叫做木夏。

  回到警队后,秦左漫发现被称作谭大白话的谭佑,又在跟一帮新来的小警察吹嘘自己的英勇神武,便毫不客气地上前给了他一个下马威,接着就被刑侦队长沈斌给拉去练手了,一不留神,让队长给摆了一道,生生受了一拳,但这对于被全警队称作“左哥”的秦左漫来说,实在是小菜一碟。

  当晚,秦左漫受命,带着谭佑和另外一个警察,去街边蹲守一名犯罪嫌疑人。凌晨两点钟,当嫌疑人出现,秦左漫正要带人抓捕时,街边突然转过另一个和嫌疑人穿同样衣服的男子,秦左漫当机立断,与队友分别抓捕那两个人。

  秦左漫跟踪后来出现的男子,当他走到一辆汽车旁,准备撬锁时,麻利地将其制服,结果发现竟然是白天在飞机上帮忙开锁的木夏。木夏辩解称,这车是自己租来的,因为钥匙丢了,只能使用非常手段了,但因他拿不出租车合同,秦左漫不相信他的说辞,不由分说,将其铐上,交给匆匆赶来的谭佑,带回了警队。

  接着,秦左漫又去追捕嫌疑人,见他摆脱了刑警们的围捕,打算跳墙逃跑,便扯过路边一个景观灯的罩顶,随手扔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打中嫌疑人,将其打倒在地。

  这一幕被赶来的警督王大柱看到了,他又是一番说教,多亏沈斌解围,秦左漫的耳朵才免遭荼毒。得知木夏已经将情况说明,租车合同也已找到,他的嫌疑解除,人已经被放了,而自己却要因为这个乌龙事件写报告,秦左漫不禁不服气地鼓起了腮帮子。

  第二天,秦左漫和谭佑去那家被破坏了景观灯的业主家中通报情况,正好在别墅外遇到了业主蒋建业的侄子蒋文,他表示自己最近几天突然联系不上叔叔了,所以过来看看。

  没想到的是,这一趟又遇到了人命案,业主蒋建业在自己的家中死去,现场只有一封遗书,和死者的一组指纹,门窗完好,并没有外侵痕迹,因此,谭佑基于现场勘查结果,初步判断死者是自杀。但秦左漫却不这么认为,死者目前仍身兼瑞驰银行行长一职,虽然身患癌症,但病情并没有很严重,态度也并没有很悲观,反而积极治疗,因此秦左漫不认为他会自杀。谭佑惊讶秦左漫竟然知道这么多信息,得知她与死者见过几次面,也算认识,这才释然。

  这时,一位刚由省厅调到刑侦队的法医科长尚微微大步流星赶来了现场,得知这枚大美女竟然是法医科长,上前搭讪的谭佑大吃一惊。

  尚微微经过一番检查,得出了死者已经死去56小时的结论,并称根据尸斑判断,死者死亡时是站着的。但秦左漫和谭佑发现现场时,死者明明是蹲坐在茶几前的,而且,现场门窗除了死者身后的窗子,都是从里面反锁的,那面窗子里还垂着白色的布帘,死者就坐在布帘前面,不可能有人从他身后的窗子离开,若说死者不是自杀,那么凶手是怎么离开的,就成了一道谜题。

  之后,法医解剖结果表明,死者死于胰岛素注射过量,而现场并没有发现注射器。这是一起密室杀人案,刑侦队并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案子,尚微微向沈队长推荐了一位曾在英国留过学的刑侦学博士,他是政法大学刑事侦查专业最年轻的副教授,参与过很多省级刑侦学学科研究,专业很是过关,只是人不太好相处,沈队长二话不说,就派秦左漫和谭佑去政法大学学习取经。

  来到政法大学后,秦左漫发现,那位传说中的副教授竟然就是木夏。木夏果然不好相处,任凭谭佑使尽浑身解数,也没说动他答应帮忙,回到队里后,两人被沈斌狠狠批了一顿,秦左漫收起傲气,低声下气地百般恳求,木夏这才答应下来。

  简单了解了案情后,木夏又以洽谈业务为名,来到了瑞驰银行,实地暗查,在大厅见到了瑞驰银行大中华区负责人秦华后,他便找到了秦左漫,在聘请书上大笔一挥,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正式加入了专案组。

  木夏带着秦左漫和谭佑又勘察了一遍现场,听到秦左漫说,案发前几天,曾有一个孩子看到死者家有人站在窗前,木夏立刻想到了日本作家的推理小说《上锁的房间》,而死者的书架上正好有这样一本书,木夏当时并未多言,只是第二天买了这本书,快递给了秦左漫。秦左漫看完之后,便明白,这是一起模仿杀人案,蒋建业死后,被人立在落地窗的白布前,身前用茶几顶住,随着时间推移,尸体自然滑落,造成了蹲坐着死去的假象。能够为死者注射胰岛素而不被反抗的,只有死者的家庭护士魏晓洁,而魏晓洁却有不在场的证据,案发时,她请假回了老家,很多人都可以作证。

  木夏再次仔细分析了案情,认为死者身边应该有一个身材瘦弱的人,只有他在移动尸体后,能从窄小的白布后面的缝隙钻出窗子,秦左漫经过调查,得知秦建业有一个私生子,叫做范一鸣。

  又经过一番缜密侦查和严谨推断,秦左漫基本还原了这起案件的起因和经过:在一周前,死者通过律师改动了遗嘱,将范一鸣从继承人中剔除了,而知道这件事的人,除了律师,就是死者的家庭护士魏晓洁了,魏晓洁与范一鸣交往甚密,她将此事通知了范一鸣,于是范一鸣授意魏晓洁,给死者注射了过量的胰岛素,之后让她回了老家,制造不在场的证据,而他自己则留下来布置现场,并写下了遗书。

  秦左漫提审了范一鸣,将他和魏晓洁的一些亲密相处的照片,以及他的讲稿,和笔迹鉴定结果都放在了他面前,范一鸣在这些证据面前,不得不俯首认罪,这起案件成功过告破。

上锁的房间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胡琳家中一氧化碳中毒 木夏抽丝剥茧找出真凶

  蒋建业案告破不过几天后,刑侦队又接到了一起密室杀人案,省公安厅于是派遣木夏,到局里担任常年刑侦顾问,沈斌将他安排到了秦左漫所在的刑侦组。虽然秦左漫和谭佑对这尊不好相处的大神颇想避而远之,但却改变不了以后他们将长期共事的事实。

  此次这起案子的当事人名叫胡琳,二十六岁,是东源建筑集团的职员,所幸被抢救了回来,并未遇害。胡琳是独居,社会关系比较简单,经检验,她服用了安眠药,而且家中的煤气阀是打开的,室内一氧化碳浓度很高。谭佑推断是凶手给她服下了安眠药,然后打开了煤气阀,想让她在睡梦中死去,木夏却推翻了他这种说法,称胡琳体内的安眠药成分刚刚起效,而现场的一氧化碳浓度却已经很高了,根本不可能是在药服药之后才打开的煤气阀。

  调取监控后,胡琳的前男友许志进入了警方的视线,而他在接受讯问时,坚称自己在案发时有不在场证据,经过再三审问,许志不得已,说出了自己偷了胡琳的钻石项链,当天在一处地下赌场豪赌的另一宗犯罪行为。

  在木夏的提示下,秦左漫和谭佑发觉,这串涉案的钻石项链价值数十万,根本不是区区一个小员工能买得起的,于是,他们立即走访了东源建筑集团的总裁冯东。冯东表示,那串钻石项链是自己买给太太的结婚纪念日礼物,为了到时候给她个惊喜,才让胡琳保管的。

  虽然冯东的话天衣无缝,而且案发时他在公司开会,有不在场的证据,但木夏却不相信他的话,秦左漫也发现,冯东在接受调查时,不断转动自己手上戴着的戒指,在心理学上,这是撒谎或极度紧张的表现。而经过对其他公司员工的询问,警员们又得知了一条重要线索:胡琳最近预支了三个月的工资,说是给自己的父亲借钱。

  回到警队后,秦左漫让人调查了胡国庆,发现他已经和胡琳的母亲离婚,而此前他曾为全家人买了意外险,受益人都是他自己的名字。这样的表现不得不让人怀疑,于是秦左漫立刻传讯了胡国庆,从他口中得知,胡琳已经给了他五十万元现金,条件是让他不要再打扰母女二人的生活,由此看来,胡国庆得到了钱,也没有杀害胡琳的动机。此后,谭佑通过银行转账记录查到,冯东的太太杨雪三天前曾转了五十万给胡琳,于是两人又登门拜访了杨雪。

  杨雪是个精明的女人,她三言两语将自己的嫌疑推脱得干干净净,一副很是无辜的样子。这期间,杨雪的手机响起,但她却没有接听,而是极快地给对方回了一条短信,秦左漫看出了杨雪有所隐瞒,当下也不揭穿,反而起身告辞。离开冯家后,秦左漫与木夏坐在车里远远监视着,不久,发现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驾车来找杨雪,他们通过调查,得知此人是一名专门处理离婚纠纷的律师,于是到他的律师事务所进行调查,终于明白,原来杨雪找他,是为了咨询离婚财产分割问题,和婚内出轨对于财产分割的影响,而她第一次来找这位吴律师,是在三个月前。

  三个月前,胡琳还没有进入东源集团,谭佑不明白,杨雪是怎么知道冯东婚内出轨的,木夏和秦左漫几乎异口同声地说,这一切都是杨雪安排的,为的就是拿到冯东婚内出轨的证据,好在离婚时为自己争取更大的财产分割比例。如此一来,在谭佑觉得,这起案件就更加扑朔迷离了,但秦左漫和冷静的木夏教授却又再次神同步地提出了一个嫌疑人——冯东,假如冯东知道胡琳是杨雪找来设计自己的,她一直在欺骗自己,那他就有充分的杀人动机。

  还没等到谭佑接着往下问,木夏就从他和另一名刑侦队员随意的两句闲聊中发现了问题的关键点,于是立刻动身,赶到了案发现场。此前,由于被受害人家中厨房里明显呛人的煤气味误导,大家一直认为,犯罪嫌疑人是让胡琳服下安眠药后,打开了煤气阀,这才离开了现场,而受到启发的木夏却指出,房间内的煤气阀即使被打开,浓度也不够致命,除非煤气是从另外的入口,被灌进了这个房间,这样,凶手不但能够掩人耳目,更能制造出完美的不在场证据。

  木夏打开胡琳家厨房的橱柜,果然发现了端倪。木夏让谭佑在楼下进行了试验,将一个装了硫醇添加剂的液化气瓶埋在地下,打开阀门,将其上连接的软管塞进了下水道里,这样密度较小的一氧化碳,就会顺着下水管道,从一楼传输到五楼。

  解开了这个谜题后,秦左漫便将冯东请到了胡琳家所在的小区三楼一位住户家中,用类似于煤气味的硫醇添加剂诱使冯东以为发生了煤气泄漏,情急之下漏出了马脚,当场揭穿了他的犯罪事实。冯东听了木夏的分析,不禁心惊肉跳,但他依然强作镇定,反击木夏说,若是如此,整栋楼的住户将都会中毒,木夏不慌不忙地表示,下水道的水槽下,有一个U型的存水弯,水槽里的废水留下后,首先进入存水弯,而只要存水弯里有水,一氧化碳就无法进入住户的水槽,搞建筑的冯东十分熟悉这一点,因此便将胡琳家的下水管道锯开,放出了存水弯里的水,使得下水道里的一氧化碳气体,可以进入胡琳的厨房中,这也是侦查员第一次出警时,在胡琳家橱柜前发现一些粉末痕迹的原因,如果不是警方及时赶到,这将又是一起恶性的密室杀人案件。

  这一切推理都天衣无缝,但却缺少关键一环的证据支撑,因此无法将冯东绳之以法,秦左漫苦苦研究案情资料,终于在一张案发时东源集团会议录像的截图照片中找到了突破口。在那张照片中,冯东一直戴在左手上的婚戒没了踪影,秦左漫福至心灵地想到,想要完成这个天衣无缝的杀人计划,必须要保证气体的持续传输,为了防止被人看到,那个下水道井盖一定不能完全打开,但想要保护塞进下水道的软管不被压坏,则必须要为它寻找一个指点,而那枚婚戒,就是一个很好的支点。

  经过现场勘查,果然在污水井口发现了一个圆环形印记,秦左漫再次带着谭佑来到了东源集团。冯东听了秦左漫的推理,想要趁其不备扔掉戒指,销毁证据,却不防被谭佑跳起来一把捞在了手中。只要将戒指和下水道井口做痕迹和微生物比对,证据链条便完整无缺了,这下冯东无话可说,只得低头认罪。

  这起密室杀人案这么快告破,秦左漫受到了沈斌队长的表扬,全组上下欢欣鼓舞,木夏却不认为这起案子就这么了结了,他从之前让网络监察中队技术科警员于一彪调查的结果得知,冯东电脑里也有密室杀人一类的的网页访问记录,不过他的密室手法,来源于一封电子邮件,只是这封邮件的发件地址被进行过动态加密,很难追溯来源。另外,于一彪还查到一条重要线索:十年前,东源集团曾参与了瑞驰银行通风系统的建设,木夏闻言,不禁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