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节目预告 > 白鹿原电视剧

白鹿原第45集剧情介绍

  田小娥勾引白孝文失败 黑娃率土匪洗劫白鹿两家

  白灵埋怨赵老师不应该让学生们在课堂上讨论,她解释是自己大意了。得知赵老师让自己找志同道合的人,白灵记着鹿兆鹏的叮嘱,不轻易发表自己的政治主张,只靠理性活着,才是最强大的。白灵惊慌失措地回到宿舍,她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她内心极度的恐惧无助,白灵称自己毕业以后回家成亲,踏踏实实过日子,赵老师很吃惊,只好命令特务再查其他人。

  白嘉轩让白孝武和冷秋水帮着冷先生送药材,冷先生很感激他,总是替别人操心。

  鹿子霖想请戏班唱戏讨田福贤的欢心,白嘉轩坚决不同意,白孝文也埋怨他,鹿子霖急匆匆地来找田小娥,限期她三天时间扒下白孝文的裤子,他故意挑拨称白嘉轩要轰她走,田小娥一气之下决定帮忙。

  白嘉轩在路上等着鹿子霖,叫住他,提醒他不要再去田小娥的窑洞,鹿子霖气急败坏,白嘉轩不想原上的男人被一个女人毁掉,而且黑娃知道了会要了他的命,鹿子霖不服气,反而让他小心。

  冷秋月拿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不要去了,她会照顾鹿子霖他们过日子,鹿子霖心软了。

  田小娥给黑娃做了衣冠冢,祭拜他,田小娥哭诉对不起他,是鹿子霖和白嘉轩不让自己活,是他们逼得,她哭得死去活来。

  黑娃带土匪来白家抢劫,要钱不要命,并提醒虎子不要伤了白孝武,他们抢了一袋子冰糖,黑娃想起小时候鹿兆鹏给他冰糖的事,命他们把冰糖放回去,他往冰糖罐上撒尿。随后他们来到鹿家,黑娃嘱咐他们打死鹿子霖。

  白孝文想带媳妇去看戏,她坚决不去,并扬言要她哥来收拾白孝文,他无奈,只好自己来到贺家坊看戏。鹿子霖和田小娥也来看戏,他提醒田小娥抓住机会对白孝文动手。

  田小娥凑到白孝文跟前,慢慢拉住他的手,威胁他,如果敢吱声,自己就大喊大叫称白孝文对自己耍骚,白孝文只好跟着她悄悄离开。

  土匪们来到鹿家,没有发现鹿子霖,想问钱在哪里,可是鹿子霖的老婆一无所知。白孝文媳妇哭哭啼啼不依不饶,尽管仙草好言相劝,她就是不依,坚持要等他哥来。

  白孝文挣脱田小娥想离开,没想到她大声喊白孝文对他耍骚,气得白孝文回身给她一耳光,田小娥不但不恼,还凑上去嬉皮笑脸地勾引他,要白孝文亲她一口,可是白孝文和田小娥就做不成事,他羞愧难当地跑掉了。

  黑娃悄悄回到自己家的窑洞,发现门上着锁,田小娥不在家,他只好蹲在外面等着。

  与此同时,白家有人敲门,白孝文媳妇以为是他哥来了,兴冲冲过去开门,却被土匪威胁,他逼着白嘉轩交出银元,白嘉轩至死不渝,他们要对仙草下手,白嘉轩气得大声威胁他们,被一棍子打在腰上,他疼昏过去了。

  黑娃给田小娥放下几块大洋,他离开了。白孝文回到家,觉得羞愧难当,突然发现家里遭劫匪了,自己的媳妇被土匪糟蹋了,白孝文突然呕吐不止。

  田小娥回到家,发现地上的大洋,可是四周没人。鹿子霖回到家,得知土匪不但没有绑冷秋月,还丝毫没有伤害她,鹿子霖很不解。

  墙上写着“白狼到此”的字样,白兴借机在原上大肆宣扬白狼没死,回来报复的言论,口口声声称自己看到一对脱了毛的老白狼,带着一群浪子狼孙,二豆还趁机学狼叫的声音,桑老八还讲三娃子被吓瘫了了,因为他看到白狼就是两条腿的人,李寡妇更是绘声绘色地称自己钻井地窖里去了,大家议论纷纷。

  鹿三把他们都赶走了,不许他们再议论。冷先生过来给白嘉轩看病,得知没有伤到大骨头,白嘉轩劝白赵氏回屋休息,要找白孝文,得知陪媳妇回家了,白嘉轩很内疚,后院埋得钱也被土匪抢走了,白嘉轩觉得拿钱换命,只要人没事就行。

  黑娃做了土匪的二当家,叫二拇指,得知其中一个土匪糟蹋了白孝文媳妇,黑娃气得把他绑了,并一枪将他击毙了,大拇指看到黑娃一直闷闷不乐,劝他把媳妇接到山上来,可是黑娃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这样。

  鹿子霖又来督促田小娥,得知白孝文媳妇被人强奸,白家倒大霉了,田小娥很吃惊,以为是鹿子霖搞的鬼,顺便把晚上在门口捡到的大洋扔给鹿子霖,发誓再也不会做那么恶心的事,鹿子霖很纳闷,慌忙捡起地上的大洋离开了。

  白嘉轩找鹿三过来,他梦到很多事,梦到孩子们小时候上学的事,黑娃逃学,自己给他买了笔墨纸砚让他去念书,他曾经发牢骚,嫌白嘉轩腰挺得太直太硬,鹿三当然记得,黑娃不止一次提起过。(剧情吧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白鹿原第46集剧情介绍

  白灵和鹿兆海因信仰不同争执 鹿子霖千方百计陷害白孝文

  鹿三不明白他怎么会想起这些陈年往事,白嘉轩也不能明说打伤自己的是黑娃,只是苦笑。

  田小娥拿着半篮子鸡蛋来到祠堂门口等白孝文,希望带给他媳妇作为安慰,白孝文看到他,就慌忙逃走,她放下鸡蛋就离开了,白孝文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朱先生讲学刚回来,听到白嘉轩被打伤,他急忙过来查看,白嘉轩悄悄告诉他,土匪白狼就是黑娃,朱先生想劝他报官,可是白嘉轩不想追究。

  白灵毕业了,她看到座位上的一块大洋,来到他们分手的地方找到鹿兆海,他也从军校毕业了,两个人久别重逢,分外激动,当鹿兆海得知白灵已经加入共产党的时候,他一时不知是好,他已经退出共产党,加入国民党了,白灵听到这些,吓得魂不附体,学校幸存的就她一个共产党员了,其他都被国民党监禁了。

  鹿子霖来看白嘉轩,他撒谎称自己带冷秋月看戏了,所以才幸免遇难,白嘉轩替他庆幸捡回一条命,白嘉轩告诉鹿子霖,如果黑娃没死,那凶手就一定是他,鹿子霖吓出一身冷汗,白嘉轩一直记着鹿泰恒临死的话,白鹿是一家,白离不开鹿,鹿也离不开白。

  白灵来到鹿兆鹏以前的住所,那里大门紧锁,白灵坐在门口发呆,街上小贩吆喝声,和唱戏的声音,此起彼伏,可是白灵的心里却是五味杂陈,没着没落的。

  白鹿原粮食大丰收,鹿三替白嘉轩把粮都卖了,换回了一大袋子钱,白嘉轩埋怨他不该把粮食都卖了,他想请贺家坊唱戏的戏班来白鹿原,并且演出《斩单童》,乡民们也都不明白白嘉轩为什么唱这杀气腾腾的戏,其实,他是想放给土匪们看,不能死气沉沉的,要精神着活。

  果然,虎子奉命下山,准备偷袭鹿子霖,他有幸躲过去了。这时候,白嘉轩被推出来看戏,虎子只好悄悄离开戏台,回山寨向黑娃报告,他实在无法下手,黑娃决定自己亲自去杀鹿子霖,大拇指也猜到这场戏是专门唱给黑娃听的。

  黑娃请求大拇指,以后山上的兄弟不再踏进白鹿原半步,可是大拇指根本不听。

  日子转眼过去一个月,田小娥打水的时候险些摔倒,白孝文想帮她,被拒绝,白孝文强行夺过水桶,进屋之后,白孝文一把抱住田小娥并亲她,她想起白孝文过去种种好处,也就不再反抗,两个人你侬我侬,可是白孝文还是不行,鹿子霖远远地看到这一幕,恨恨地骂了白孝文一句,就离开了。

  白孝文急得大哭,田小娥安慰他不要着急,并把他抱在怀里,田小娥让他常来,即使不能做什么,就是抱抱他也行,白孝文哭得更伤心了。

  白灵又来鹿兆鹏住处溜达,看到鹿兆鹏竟然回来了,她激动地和他进屋,得知党组织收到很大的创伤,鹿兆鹏很清楚白灵每天度日如年,孤独无助,没有人了解,又找不到组织,觉得每个人都在看着自己,白灵很吃惊,他怎么什么都知道,鹿兆鹏相信她。

  鹿兆鹏问白灵,如果她死过一回,还会坚持自己的信仰吗?白灵想变得更坚强,替那些死去的人继续活着,鹿兆鹏若有所思。白灵告诉他鹿兆海加入国民党,鹿兆鹏指责她违反纪律,猜到他们俩肯定会大吵一架,白灵觉得鹿兆海变得满身怨气。

  鹿兆鹏按照白灵的要求如约来见鹿兆海,两兄弟见面,互相嘘寒问暖,鹿兆海问白灵为什么不来,鹿兆鹏解释称白灵担心鹿兆海不能改变,希望下次见面可以皆大欢喜,鹿兆海决定到此为止,自己无法改变,她也改变不了,所以只能如此。鹿兆鹏劝他,不要指望改变彼此的信仰,再等两三年,没准就改变了。鹿兆海想回白鹿原看看父母,鹿兆鹏让他替自己给鹿泰恒磕头,无论怎么变化,他们永远是一家人。

  鹿子霖每天心事重重,鹿三看到他失魂落魄的样子,感觉很奇怪,鹿子霖百无聊赖,心神不宁,让媳妇把他存的好酒拿出来,来找冷先生喝酒。

  冷先生让喜子多加两个菜,鹿子霖说起别人对白孝文和田小娥的闲言碎语,冷先生坚决不信,他看出鹿子霖就不是来喝酒的,鹿子霖说别人看到白孝文去田小娥的窑里了,冷先生很清楚如果这件事是真的,比打断白嘉轩的腰还要严重,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命,鹿子霖拐弯提醒冷先生告诉白嘉轩,冷先生沉思良久。

  白嘉轩的腰彻底好了,他和白孝文和白孝武说,自己最怕的是死僵僵躺在床上,让人端屎端尿,他几天不干活,就浑身难受,白嘉轩决定从明天开始,家里人都不要再围着他,该干啥干啥,让白孝文把媳妇接回来,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日子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其实,白孝文去过好几回,可是他媳妇就是不回来,仙草觉得是白家对不起她,养他一辈子,看白孝文出门,得知学堂的课程已经结束了,白孝文撒谎称老六家闹起来了,他去看一下。

  白嘉轩来到冷先生的药铺,冷先生欲言又止,白嘉轩看出他有心事,忍不住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