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节目预告 > 那年花开月正圆电视剧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43集剧情介绍

  图尔丹伤心而归 沈星移执意求亲

  图尔丹要回去了,周莹带着的王世均等人出府送他,图尔丹满怀嫉妒地说,自己恨周莹的夫君,因为他的爱像是一座监狱,将周莹的心关锁在里面。周莹说,没有什么能关得住自己,自己是自愿留在东院的,她让人拿了一坛好酒来,亲手为图尔丹端了酒与他对饮。虽然周莹一再声称自己会永远把图尔丹当做朋友,但是图尔丹知道,自己没办法退而求其次,在他心里,周莹这样的人儿是应该被拿来爱和呵护的,纵然知道自己这辈子也许没办法再拥有她,但他还是祝福周莹,可以找回自己的心,觅得一个能够依靠终身的良人,两人带着满心的惆怅和遗憾各自分别......

  吴家和图尔丹的生意也因为周莹的拒亲而一刀两断了,吴家裕隆全的颜掌柜觉得既然以后不再有来往,那就没必要再给图尔丹利润返点,可是没想到却被周莹在查账时查了出来,听着周莹如数家珍般将去年各处的发货数量一一道来,颜掌柜既紧张又惭愧,头上的汗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周莹云淡风轻地嘱咐他说,千万不能让人指责吴家人走茶凉,颜掌柜赶紧躬身应下。

  周莹带着春杏和福来在街上大快朵颐,沈星移带着人走过来搭讪,周莹突然想起了两人之间的赌约,就提醒了他一句,哪知沈星移当即痛快地承认了,回家

  将母亲的衣服首饰穿戴在了身上,从泾阳的南门一路大喊着“我不如女人”走到了北门,引得街上的人纷纷围观嘲笑,周莹更是笑得不能不已,可是在笑过之后,周莹突然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的,想起他为自己所做的一桩桩一件件,她又觉得似乎有些对不起这个看似纨绔的沈星移,可这也只是一晃而过的念头而已,她的心依然还是一片冰封......

  沈星移回到家后缠着沈老夫人,让她去帮自己提亲,沈老夫人原以为自己这个孙子只是一时新鲜,过去了就不会再提这事,不料他竟是这般执着,只好打趣了一番,称要去找他的娘亲商量,沈星移一听没了辙。

  沈老夫人问过自家媳妇后,得知周莹确实有几分能耐,把个破败的吴家东院打理地有声有色,可这婆媳俩还是不甘心让自己家捧在手心里娇养的孩子娶个寡妇进门,于是沈老夫人便出主意,让沈四海将沈星移支出去,让他到处多走走,以为这样就可以慢慢断了他这个心思,可两人还是小看了沈星移的痴情。

  织布机就快要到陕西了,吴蔚武让吴蔚全把土布作坊那边的织户遣散了,可吴蔚全却说他们跟着自己时间久了,都有了感情,这样骤然遣散不合适,要先缓缓再说,吴蔚武只得由着他去了。

  陕西织布局成立,吴家作为第一大股东及唯一的商户,需要派出一名会办来协助赵白石料理织布局的事宜,周莹主动提议由自己来做这个会办,可吴蔚武却说,这个会办应该由大当家出任,所以,自己和吴蔚全已经商量好了,决定将吴家大当家的位子让给她,这个会办还是由她来出任。周莹闻言还没高兴起来,吴蔚武又提出了一个条件,称要让周莹在吴家神堂发誓,今生今世决不能改嫁,周莹闻言愣住了。

  说来说去这吴家兄弟俩还是信不过周莹,担心她有朝一日再嫁,损害了吴家的利益,周莹虽然心系吴聘,可是一辈子的时间还长,谁又说得准以后会怎么样?她不想一时兴起把一生都搭进去,因此不同意立誓,吴蔚武见状便不肯让出大当家的位子。

  吴蔚武将自己的烦心事告诉了赵白石,请求赵白石出面,劝说周莹以大局为重,接受自己兄弟二人的条件。赵白石称自己一个外人不好插手吴家的家务,吴蔚武再三相求,赵白石只好答应了他。

  他找到了周莹,为难地想要劝说她,却被周莹摇手拦住了。赵白石也知道周莹的脾气,她想要嫁人谁也拦不住,所以那誓言立与不立都没有意义,只不过为了吴蔚武的托付和机器织布局的未来大局着想才走这一遭,见周莹态度坚决,他也便就此作罢了,并第一次当面表示出了对周莹坦白率真的个性发自真心的欣赏和钦佩。周莹趁势又旧事重提,恳请赵白石替吴蔚文父子洗冤,并带他找到了归隐的老管家,了解当年的事。

  杨管家将当年吴蔚文被陷害,自己被屈打成招的事一一详细述说,并提出了其中许多的疑点,赵白石却说,仅凭他一面之词,还不足以翻案,周莹和杨管家闻言不禁大为失望。

  赵白石是个一心忧民的好官,虽然他口里说着无能为力,可是回去后还是让师爷去调当年军需案的卷宗查看,师爷却告诉他说,此案当年是刑部直审,陕西没有留下丝毫卷宗,赵白石问过师爷的意思,得知他也对此案颇有疑虑,便决定向朝廷上折子,请求重审此案。

  吴蔚全思量再三,最终决定关闭土布作坊,那些没了活路的织户纷纷向他求情,央求不要关了作坊,吴蔚全也是不忍,可是时局如此,他又实在没办法抗衡,只得忍痛拒绝了他们。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44集剧情介绍

  吴小姐当面表白心意遭拒 陕西织布局开张当日被砸

  赵白石的恩师张长清听说陕西机器织布局下月就能开工,十分高兴,便说只要织布局见到了成效,自己就可以举荐他出任陕西巡抚,赵白石担心做了巡抚就会顾不上织布局那边的事,张长清却说,以巡抚之尊兼管织布局更加稳妥,赵白石也便不再纠结。

  当初军需案的时候,为了扳倒左宗棠一派的吴家东院,张长清在其中也做了不少手脚,因此他得知赵白石上折子要求重审此案时非常吃惊,便动用关系将赵白石的折子从军机处撤了回来,他叮嘱赵白石说,此案牵连甚广,万一追查起来,只怕自己两人也会牵扯其中,让他不要再提起。赵白石一心为公,未曾做过亏心事,很不以为然,但他从恩师的话里听出,似乎他涉足甚深,因此不知如何是好,于是便又去找吴泽诉苦。

  吴漪去看哥哥的时候,在门外听到赵白石也在,不禁芳心大喜,连忙转身去了厨房,做了几道菜带着丫鬟送了过去。吴泽见到妹妹过来,心下了然,便找了个借口溜了,吴漪强压着心中的羞意,将自己亲手所做的菜品摆上了桌,请赵白石品评。

  吴漪将自己的一颗心全都系在了赵白石身上,奈何苦无表白的机会,这次好不容易有了良机,她不舍得轻轻放过,于是便趁着介绍菜品的机会,暗里向赵白石倾诉心意。她将自己所做的三道菜和汤分别命名为“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和“相濡以沫 ”。

  这三句诗的原意都是描写或比喻男女寤寐相思之意,赵白石听了这三道菜的名字,熟读圣贤书的赵白石哪还有不明白的?他不禁大为尴尬。要说吴漪也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理貌比花娇,奈何赵白石已经心有所属,无法接受卿卿美意,只好借着品评这菜和菜名的机会,婉言谢绝了吴漪。吴漪听了他那句“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心中一阵冰凉,差点当场流下泪来,赶紧敷衍了两句匆匆离开了。吴泽在外面转了一圈,回来后见到这一情景十分不解,询问之下,赵白石只说自己对这些菜品胡乱品评,惹恼了她,吴泽也没有多心。

  陕西机器织布局成立了,赵白石从上海请来了织工技师,周莹正在筹备着开工,她的愿望是将吴家的生意发展到全世界,赵白石不禁对她的志向万分钦佩。杜明礼知道机器织布局要开工了,十分头疼,他受命于贝勒爷阻止此事,可赵白石毕竟是陕西布政使,杜明礼也不能明着做手脚,只好暗地里下手。之前他就看出沈家土布庄的陶掌柜激进火爆,是个可以利用的角色,暗中让查坤去拉拢他,查坤便疏通了那陶掌柜老家的官府,将陶掌柜家的地占了,然后又装作好心地帮他上下打点将地要了回来,收买了陶掌柜的心,又以帮他弄到军需订单为诱饵,鼓动他去联合那些被逼的得走投无路的织户,在织布局开工当日去捣毁那些机器。有些织户受吴家恩惠颇多,不忍毁了吴家的心血,被陶掌柜一番挑拨也没了话说,但有一个叫做李长文的织户不愿做这样丧良心的事,偷偷去找吴蔚全,想要向他告密,吴蔚全以为他是来求情想要留下来的,连面也没见,就让仆人用一袋子面粉打发了他,那李长文让看门的给吴蔚全提个醒,说那帮人要闹事,让他小心点,谁知吴蔚全却没有将这事放在心上,根本就没有通知周莹,他觉得织户们都憋了一口气,闹一闹也好,反正那几个人掀不起大浪来。

  第二天,陕西织布局热热闹闹地开业了,赵白石在织布局门外慷慨激昂地作了一番演讲,周莹打开大门,将看热闹的人请进了织布局。此时,被沈四海派到外地跑生意的沈星移回来了,他一进布庄就听伙计说大家都去看热闹了,还说织户们准备了铁锹棍棒想要大闹一场,沈星移大惊失色,连忙拔腿就往织布局跑。

  赵白石刚刚宣布了织布局正式开工,机器刚刚开动,外面就传来织户们的吵嚷声,赵白石出去想要遣散他们,陶掌柜在人群中挑拨大家,众人群情激昂地冲进了织布局,不由分说就冲着那些机器下了手。

  周莹和赵白石再三阻拦,可那些织户谁都不听,周莹拦不住,急得站在凳子上想要劝说大家,被一个人一棒子将凳子打倒摔了下来,恰好赶来的沈星移赶紧上前护住周莹,群情激奋的织户不问青红皂白,乱棍纷纷而下,冲着沈星移打下来,可他却咬牙硬挺着,死命护住周莹。危急时刻,赵白石赶来挡住了下毒手的人,他自己也因保护周莹挨了一顿好打。情急之下,赵白石高声命令赶来的衙役将闹事的人抓了起来,这才制止了这场暴乱。看着自己的心血毁于一旦,周莹急得一口血喷了出来,昏倒在地,众人一见大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