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节目预告 > 那年花开月正圆电视剧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71集剧情介绍

  赵白石设巧计为吴家报仇 沈四海知真相告状被冤杀

  沈月生的案子真相大白,赵白石也算是放下了一份牵挂,他从杜明礼留下的与王府的来往信件中得知,王爷之所以处心积虑地陷害吴蔚文,就是为了借以打压左大人,也就是说,不管沈四海是否作伪证,吴蔚文都难逃家破人亡的下场,他将这些告知了周莹,并将查坤的尖刺拿给她看,周莹见到了那三角形的刀刃,忽然想起吴聘临死前到处翻找的那张画着凶器的纸片,便匆匆回到了别院,从收纳吴聘遗物的箱子里找出了那张纸条,对比之后似乎明白了什么,连忙叫了福来过来,询问了吴聘生前最后与杜明礼吃饭时的情景,得知吴聘当年见过这把尖刺,还饶有兴趣地多问了几句,便明白了吴聘之死的原因,她不禁感叹,吴聘真不应该多问那一嘴,否则也不会招来这杀身之祸。

  当年旧案终于水落石出,周莹带着福来和春杏到了吴聘的墓前,跟他把这一切都絮絮叨叨地说了一遍,临走时,她发现沈四海竟然跪在吴蔚文的墓前烧纸钱。沈四海如今为了自己的过错后悔万分,他咬牙切齿地发誓,自己一定要为吴蔚文和沈月生报仇,哪怕拼上性命也在所不惜。回到家后,他让管家将这么多年来与王爷的一切账目往来都搜罗了起来,打算作为自己反扑的武器。

  之后,沈四海暗中找到素有铁骨之称的江御史,将自己手上王爷压榨沈家、陷害吴家的证据交给了他,请他上书弹劾王爷,却不知那江御史正是王爷属下,他拿到了证据,当即便回京交给了王爷。

  很快,王爷就命钦差以勾结洋人,私通外国的罪名将沈家抄了家,将沈四海斩首于泾阳菜市口,沈夫人为丈夫收尸之后也上吊自杀了。赵白石得到消息后不禁感叹,当年吴家的冤案又一次在沈家上演了,周莹得知也愣住了,但她所关心的却是那个远走香港的人......

  赵白石在杜明礼的书房还发现了他和张长清的来往信件,推断出他一定是去投奔王爷的死敌李大人了。为了不让他的阴谋得逞,赵白石决定上密折,提请太后立王爷十五岁的儿子溥儁为大阿哥,他日继同治为帝。周莹闻之后,担心王爷更加权势熏天,赵白石却胸有成竹地微微一笑道,只有让他爬得更高,才能让他跌得更惨,周莹立刻便明白了,位高遭忌,下场必惨,她不禁对赵白石的这一招佩服不已。

  赵白石打着替王爷着想的旗号,将自己打算上折子的事告诉了文先生,文先生闻言觉得他的主意甚好,顿时大喜,让他将折子交于自己带回去给王爷审阅。王爷见了自是欣喜不已,当即让赵白石将折子递了上去。此事很快水到渠成,王爷便运作了一番,将赵白石提拔做了陕甘总督。

  自甲午战争之后,李大人认定张长清对局势判断失当,处置有误,便对张长清逐渐冷淡,张长清这个满口仁义的伪君子竟然舔着脸来求赵白石,请他引荐,让自己也投靠王爷,并说这样一来,自己也可以与他相互提携,共同进退。赵白石闻言假作高兴,但称以他之前是李大人的幕僚,只怕王爷不会相信他,张长清告诉赵白石说,自己早就准备好了一份投名状——就是被自己稳在合肥的杜明礼。赵白石听说杜明礼在他手里,心中高兴,立刻便答应替他奔走。

  过了几天,赵白石假称王爷已经回信,让张长清将杜明礼献上,又以王爷命他暂留李大人身边,以作内应的借口化解了他想要面见王爷的请求,张长清不疑有诈,当即应下。赵白石又假装亲近地与他谈天,从他口中套出了当年军需案的许多隐情,并获知了吴蔚文之死的真相。原来,当初王爷一党被逼迫吴蔚文指证他的靠山左大人在办洋务时收受回扣,却被吴蔚文坚拒,而那左大人担心他供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证据,便买通人将他灭了口。

  赵白石称自己要亲手捉拿杜明礼,与张长清定下了计策,将杜明礼骗出合肥,在半道上将他擒获了。夜深人静之后,赵白石悄悄到了绑着杜明礼的房间,扔给了他一把匕首,让他去找张长清报仇。杜明礼手持匕首闯进张长清的房间,一刀刺进了他的胸膛,之后自知难以逃脱,杜明礼也自尽而死。

  这时,赵白石走进了房间,假意对尚存一息的张长清道歉,称是手下看管不严,才使得杜明礼逃脱,可到了这个时候,张长清哪能不明白这都是赵白石设计的呢?他后悔万分地痛骂赵白石卑鄙狠毒,赵白石却云淡风轻地说,这些都是他作为老师教会自己的,自打自己最爱的人含冤入狱,自己束手无策之时,自己就变了,张长清闻言带着深深的恨意和不甘断气而死。

  之后,赵白石写了一封密折,连同杜明礼的随身信笺银票等物以及张、杜二人的尸体,一同秘密送往了京城。

  回到泾阳后,赵白石将事情的详细经过告诉了周莹,周莹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称最大的罪魁祸首却还逍遥法外,这样的朝廷不维护也罢,事到如今,她反倒真心觉得沈星移所做才是正确的。赵白石担心周莹这样激进的思想会让她也沦为逆贼,赶紧相劝,周莹却指责他食古不化,可赵白石却知道,自己早就已经不是当年的自己了......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72集剧情介绍

  周莹应沈星移之托兴办女子学堂 白石多年爱恋终于鼓起勇气求婚

  沈星移得到沈家家破人亡的消息后,从香港潜回了泾阳,他跪在祠堂里,对着父母兄长的灵位发誓,自己一定要推翻这个万恶的封建制度,为他们复仇。就在他准备要走时,忽然觉得蒲团下似乎有什么东西,摸索出来一看,原来是日昌和的账册,沈星移知道,这是父亲留给自己的,他没有犹豫,收起账册便离开了。

  走到院子里的时候,沈星移忽然心中一动,转身去了自己原来的住处不务斋,进门之后,他发现卧房里一片大红,到处都挂着红色的帐幔,正在愣怔间,见周莹一身大红色的嫁衣走了出来。

  周莹满含柔情地对他说,自己愿意嫁给给他,永远跟着他,沈星移心疼地说,跟着自己可能会没命的,周莹却坚定地回答他,他就是自己的命。沈星移被打动了,当即同意娶她为妻,两人四目凝视定下了白首之约......

  第二天曙光微露之时,沈星移辞别了周莹,并将一份开办女子学堂的计划书交给了她,告诉她说,在革命成功之前,两人没有见面的机会了,让她保重自己,说完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临走前,沈星移又将日昌和的账本托人交给了赵白石,并给他留下了一封信,告诉他自己已投身革命,与周莹再已无缘,将之托付给了赵白石......

  周莹也知道,与沈星移这一别恐怕是再没有见面的那一天了,沈星移走后,她很快就着人投入了女子学堂的建造之中,并大张旗鼓地开始了聘请教师,招揽学生。可是校舍都快建好了,教师也有了眉目,却没有招到一个学生,周莹十分奇怪,不明白这是为何。原来,这女子学堂是开天辟地的新鲜事物,人们一时还无法接受自家的女儿、妹子、老婆抛头露面去上学,并且觉得女子无才便是德,女子上学一无所用,甚至有人指责他们有伤风化。

  布告一连贴了三天,只有挺着大肚子的千红报了名,周莹一看这架势,只好另想办法了,她脑筋一转,便有了主意,让二虎等人在泾阳街头贴了一张招聘启事,称吴家要招女掌柜,年薪一万两银子。众人见了纷纷动心,奈何自家的妹子、女儿都不识字,只能摇头哀叹了。这时,小伍趁机鼓动大家去报名女子学堂,如此一来,一天下来,还真的招到了十二名女学生。可周莹还是觉得人数太少,便让小伍去将吴家掌柜伙计家里的女孩子有多少报名的,那些不报名的原因又是什么统计了一番。摸清了情况后,周莹亲自逐家走访,说服了那些家里有女童却不肯报名的,对于那些家境贫寒的,她不但免除一切费用,甚至还贴补银子给女童的家人,如此一来,女学堂的学生人数骤然增加。

  沈星移走后,赵白石考虑再三,终于鼓起勇气到了吴家,向吴蔚全提亲,想要娶周莹为妻。这要是搁在几年前,吴蔚全才不管他是巡抚还是总督,肯定是棍棒相加将他给赶出去,可是如今时势大变,寡妇再嫁也不再是伤风败俗之事,况且周莹这么多年对吴家呕心沥血,他也都看在眼里,加上赵白石对周莹的一片深情,他也都看得清楚,实在不想再耽误周莹的幸福,于是便与吴夫人商量过后,给周莹写了休书,解除了她在吴家祠堂的誓言,放她自由,让她答应赵白石的求婚。周莹闻言大惊,她以为赵白石是很瞧不上她的,却不知他竟然有这样的心思,在她心里,一直都将赵白石当做大哥,而她想要携手一生的那个人,却是沈星移,如今骤然来了这么一出,真的让她接受无能。

  震惊过后,周莹找到了赵白石,想要跟他谈谈,可是又不知道与他说些什么,便蹲在总督府外的角落里发愁。赵白石发现她之后,便也走过来,与她蹲在一起,他将自己这些年来对她的爱恋毫无隐瞒地一一道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