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节目预告 > 开封府电视剧

开封府第67集剧情介绍

  张子雍带人追上了展昭等人,但是展昭却掩护西夏女离开,并且抓住了张子雍,张子雍告诉展昭现在的镇关军九千四百人都被困在那里,只要张元得到了家眷就会大开杀戒,展昭明白了之后骑马离开,并表示一定会把家眷还给张子雍的。

  包拯来到宫门口要密见赵受益,尹若昭提醒包拯上了马车之后的路就自己掂量了,他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包拯却执意要入宫,尹若昭感叹幸亏包拯不是他的女婿。

  包拯穿着太监的衣服被王公公带到了赵受益的面前,把西夏女的画像给了赵受益,赵受益以为是张德林在演戏,包拯却认为这不一定是张德林干的,现在立刻提审段安才能查清楚这件事,并且要赵受益下密旨提出段安他在私底下审问。

  段安正在喝酒看到赵受益的手谕不敢相信是真的,被侍卫强行带走押到了包拯的面前,段安不相信一个逃犯能审问自己,包拯将假手谕拿出来问段安是否认罪,并且许诺只要招供就可以饶了他,段安此时却忽然中毒身亡,来不及说一个字。赵受益得知情况大吃一惊,忽然觉得很害怕,不知道究竟这个黑手是谁,自己又该相信谁,包拯大声告诉赵受益他是值得信任的,赵受益命包拯查明真相,同时也觉得自己此时居然能相信的只有包拯,他害怕找出真相,又希望找出真相,包拯表示他能充分理解赵受益,知道他害怕那只黑手就是他最信任的人。

  包拯随后去找了王朝马汉和五鼠帮忙去追张元的家眷,几个人都一致认为能救出九千多人的性命值得他们豁出命去。

  展昭追上了西夏女问她张元究竟给了她多少钱,西夏女却告诉展昭她不是张元的人,并为之前骗了展昭而敬酒,还告诉展昭喝酒之后两人就去比试,谁赢了就把人带走。西夏女深知不是展昭的对手,只能提前在酒里下毒,把自己和展昭都毒晕过去,提前安排好了张远东 家眷救醒她,之后,西夏女扔下展昭带着家眷离开。

  西夏女刚到下一个镇上就发现展昭已经等在那里了,展昭要和西夏女开始比试,西夏女却一言不发的坐在椅子上,想出其不意的出手,却被展昭迅速制住,并且用西夏女的酒灌进了西夏女的口中,西夏女顿时晕了过去,展昭带着张元的家眷离开。

  张燕燕来找赵受益发现他画了一幅画,是小时候和周儿青女在一起的图画,这让张燕燕醋意大发,指责赵受益居然惦记她的弟媳,赵受益告诉张燕燕这是他和张子荣之间的协议,总有一天会完璧归赵,张燕燕知道后大怒赶回家里闹,岂料张德林也早就知道这件事还不闻不问,张燕燕就更加生气,吵嚷着不做皇后了,周儿站出来告诉张燕燕让她安心做皇后,她会离开张府的。

  包拯和王朝马汉等人一路追赶找到了张子雍等人,要把张子雍和家眷都带回去,张子雍对包拯也是误会很深以为他是贼喊捉贼,双方剑拔弩张,此时展昭带着家眷回来,让双方都把剑放下用嘴说话,并告诉他们家眷就在车里,张子雍认为这条路就是通往边关他要带着人去换人,卢芳也解释了包拯的冤枉。

开封府第68集剧情介绍

  张子雍却不相信卢芳的话,认定了包拯就是有错,坚持要带着家眷去边关交换,而包拯则认为换不换人皇上自由决断,并请展昭帮忙,展昭却认为帮他们把人抢回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剩余的事情和他没有关系,之后就离开了。张子雍和包拯的人打在一起,包拯趁机赶走了马车往回走,张子雍随后带人去追赶,王朝马汉也带人去追张子雍,一时之间热闹非凡。

  包拯一个人赶着马车离开,却不料展无为忽然出现在马车上,将包拯打下马车,展昭及时出现阻止了展无为赶车离开,展昭询问展无为来这里做什么,展无为却不加解释,而此时王朝马汉和张子雍的人都赶到,双方再次打在一起。

  张子雍刚要抢马车离开,西夏女却赶到,张子雍欲杀西夏女被展昭所救,而展无为要抢人又被西夏女阻拦,展无为悄声告诉西夏女都是自己人,西夏女慌忙收剑,无意中砍断了缰绳,马车突然脱缰,马车往河里滑去,包拯抢先一步拉住了马车,所有人都停止了打斗一起拉住绳索,但是绳索却断裂了一行人连同马车,全部被冲进了河水里。四鼠联合将张子雍救上了岸。认为张子雍像是江湖人,一身的匪气死了可惜了,张子雍感谢他们的救命之恩,并表示以后一定报答,但是现在必须去寻找他的兄弟们,没想到刚走几步路就晕倒了。

  周儿向赵受益辞行,要回到戏班子里,赵受益知道这是张燕燕闹的,要下旨废了张燕燕,周儿却告诉周儿不怪张燕燕,这是她自己的主意,认为这些年虽然在周家不缺吃穿,可是她并不快乐,她每天都做事小心和琴为伴,自己的男人不是男人,想要大声说话大声喊都做不到,并怀念小时候虽然苦但是无忧无虑,偷了地瓜还能烤着吃,现在她是戏子却被人当成了玉等着归还,赵受益告诉周儿所有的一切他都知道,他只是想着江山稳定了皇后有了孩子,就把周儿接回来,,以后再也不分开,周儿却认为赵受益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她的离开只是希望赵受益走的更加稳,皇后才是他最好的归宿,说完一切周儿离开,赵受益让周儿答应他不要离开汴梁,周儿答应。

  王朝马汉一起沿着河岸寻找包拯,看到张东也在扯着嗓子喊张子雍,双方都指责对方的主子被水冲走淹死了,都气的要打在一起,忽然想起找人要紧,又四散开始找人了。

  西夏女和展无为晾干衣服相互责怪,西夏女责怪展无为忽然出现让他误砍断了缰绳,而展无为责怪西夏女保护不利,办事不行,漏放一个人才害得他不得不来帮忙,没想到还将他误会成了敌人,西夏女警告展无为离她远点,展无为警告西夏女离展昭远点,两人不欢而散。

  包拯回去之后把家眷摔死的事情告诉了赵受益,并告诉赵受益当时大家被冲散了,两名家眷和展昭还有他一起冲上岸,两名家眷已经死了,家眷死亡的事情没有人知道,让赵受益封锁消息,就说是已经抓回了开封府,用这个和张元谈判,放了镇关军,同时要求官复原职捉拿展无为问话,保证以为展无为出现在那里这件事就和王延龄脱不了关系,万幸的是和张子荣没有关系,赵受益担心的事情也没有发生。

  王延龄府,展无为告诉王延龄事情的经过,并且追问王延龄究竟是为什么要搭上九千多人的性命,就只是为了除掉范仲淹吗?并认为范仲淹是好官,王延龄大怒告诉展无为范仲淹只会将大宋引入歧途,展无为却认为改革不一定就是歧途,王延龄却大声告诉展无为他根本就不懂,此时包拯带人来抓走展无为,王延龄叮嘱展无为不可造次,同时也告诉包拯只准审问三天,三天没有结果就放人。

  张元和范仲淹坐下谈判喝酒,张元告诉范仲淹他以前是宋人,但是怀才不遇,而西夏的皇帝李元昊能知人善任,同时也认为宋朝的皇帝为了两人却宁愿牺牲九千人的性命。此时,有人来找范仲淹,让他赶紧离开,皇上已经下令今天晚上就行动,范仲淹将令牌交给来人让他给狄青将军,同时不肯离开,认为只要他走就会让张元产生怀疑,到时候前功尽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