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节目预告 > 开封府电视剧

开封府第45集剧情介绍

  王朝马汉带走了韦文卿,之后,张东和傅将军也随后赶到,只是晚了一步,发现展无为也找到这里,双方均未能找到韦文卿,考虑到双方打起来谁也占不到便宜,只能握拳告别,毕竟也是各为其主。

  包拯忽然想起刚才审问张子雍的时候,他虽然回答了问题,但是却突然起身用铁链子缠住了包拯的脖子,并告诉包拯他只是要告诉包拯想杀他随时都可以,表面上看起来是张子雍狂傲不羁,但是包拯觉得当时张子雍的反应是另有目的,忽然意识到桌子上当初放的有一瓶毒药,毒药现在不见了,包拯带着张子荣慌忙赶去牢房,恰好看到张子雍已经对陈世美下毒了,陈世美腹痛难忍大呼救命,张子雍没想到包拯来的这样快,包拯命人抬走了陈世美。

  包拯审问了韦文卿得知他也是一个和陈世美一样的读书人,当年的情况就和陈世美一样,后来他就干起了找人替考赚钱的买卖,是张东找到了他帮助张子雍,包拯询问这些年他经手的人都是谁,韦文卿却仰天大笑不肯说,因为说出去之后一堆人等着杀他。但是书院的火却不是他放的,他只是以防万一把陈世美绑了起来,没想到会有人放火。

  包拯在牢房再次找了韦文卿,告诉韦文卿外面的人已经布下天罗地网等着杀他,让韦文卿说出实情,韦文卿本以为出事了会有人保着他,可是没想到一个个都要他死。包拯问韦文卿究竟是谁逼着他这么干的,韦文卿认为真正逼他的是这个世道,一百两银子就能断了他十年寒窗苦的结果,并问包拯那些人一个个都位高权重,他敢查吗?包拯大义凛然一个敢字说出口,韦文卿告诉包拯账本丢了烧了都没有用,他最大的优点就是过目不忘,只要是他经手的人他都不会忘记,他自己就是活账本,也愿意招供。

  李娘娘和青女得知赵受益现在都不肯和张燕燕同房,从中挑拨张燕燕周儿私会赵受益,让张燕燕回家和父亲念叨一下,管管他们家的儿媳妇。张燕燕随后回到家里,先是数落现在的伙食不好,钱都被李娘娘挥霍了,后又将周儿私会赵受益的事情告诉了张德林,同时提醒张德林如果这样下去指不定太子会是谁生的,张德林的脸黑青黑青的。

  包拯把账册交给了赵受益看,赵受益气愤异常,没想到百官皆有舞弊之事,包拯要求严惩,按照律法都是流放,张子荣觉得如果一个人这样做还可以处罚,上百人这样做怎么处罚,同时建议把范仲淹这次的失职流放到西北做监军,那里是张德林根深蒂固的军权所在,张子荣希望范仲淹借此能拿回军权,包拯却认为这是自讨死路,张子荣却觉得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包拯发誓要用性命为范仲淹讨回公道,两人为此争执不下,赵受益告诉包拯他不会让包拯丢了性命,但是这次也不会站在包拯这边。

  张德林直接挑明了他已经知道张子荣和赵受益之间的协议,打算日后完璧归赵,张德林表示他要确保自己国丈的身份稳稳当当,以后周儿可能就会成为他国丈的变数,意指周儿私会皇上,皇上为了拿回他想要的什么事都会做的,周儿保证以后不去见赵受益了,张德林却认为大可不必,只要皇上让张燕燕怀孕他就成全周儿和赵受益,张子荣大惊,问张德林说话是否算数,张德林保证言而有信,但是要求这件事不能告诉赵受益,否则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周儿也表示她会去跟赵受益说这件事,保证不会连累到张子荣。

  陈世美被王朝马汉救活,对包拯感恩戴德,包拯叮嘱陈世美以后做个好官,陈世美感激涕零,立即答应。

  张子荣来找周儿,看到周儿在抚琴,周儿起身问张子荣是否现在就要进宫了,张子荣问周儿打算怎么开口跟赵受益说,周儿认为无论如何都要说的,不如直说,张子荣觉得周儿很委屈,就和他当年做人质一样,都是无根的付柳,周儿很想提出去戏班离开这里,张子荣要求周儿留下来,因为赵受益心中的火焰是为了周儿燃烧,周儿如果离开了赵受益的火也就灭了,为了帮助赵受益拿回兵权答应了张子荣。

开封府第46集剧情介绍

  包拯来看出狱的范仲淹,对范仲淹要去西北心里觉得不公平,明明无罪的人却要去发配,有罪的人却得不到处理,范仲淹却认为只要能夺回兵权他吃苦不算什么。

  周儿来到宫里劝说赵受益善待皇后,好好吃饭,在张燕燕怀孕之前不会来见赵受益了,赵受益大怒,认为每一个人都在逼着他,周儿心碎欲裂离开了皇宫。

  次日,包拯和范仲淹带着陈世美去了朝堂结案,包拯指出张子雍的罪,还要继续追查其余的结党营私舞弊案子,并认为证据都已经交给了赵受益,大可以一查到底,之后再重新选举贤良官员,王延龄却反问包拯何为贤良,今日的贤良难保不是明日的贪官,如果要查就从身边的清官查起,看看有几个是干净的,此时,范仲淹主动请罪辞职,赵受益认为范仲淹有渎职之罪,让范仲淹流放了,张德林也请求把张子雍流放庆州堵住悠悠之口,而陈世美因为惧怕日后张德林找他算账,不敢当场指认张子雍的罪行,之后包拯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张子雍居然无罪释放了,包拯监斩了韦文卿,韦文卿临死前大骂都是一丘之貉。

  包拯并不愿做一丘之貉,也不愿意与他们同流合污,当天晚上就带着包嫂和端午离开了开封,包嫂却舍不得已经中了进士的包勉,包拯劝说嫂子应该让包勉在这里继续他的仕途,不能放弃了,包嫂转而又把话题对准了包拯不续香火的事情,让包拯赶紧跟端午生孩子,其。

  范仲淹来找雨柔,发现她画了满纸的黑墨,生气的告诉范仲淹这个叫包黑子夜行图,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包拯了,范仲淹推测包拯离开了,一定是朝廷伤了他的心离开了,雨柔起身就要去找包拯评理,朝廷伤了他的心,可是她却没有伤了他的心凭什么不辞而别。

  范仲淹带着张龙赵虎要离开,包拯和雨柔赶着马车回来向范仲淹辞行,包拯让张龙赵虎照顾好范仲淹,他则意识到如果这个时候他离开了就是大错特错了,现在朝堂本就不清,如果他也离开就更加不清。

  在这场权利的游戏中包拯和范仲淹都输掉了,张子雍无罪释放,陈世美被皇上亲封了状元。

  李娘娘来找赵受益,质疑夏怀敏原本是张德林的人,为什么现在成了刘娥的人,杨太妃本该守灵,为什么却在宫里享受荣华富贵?之后,张子荣去找了夏怀敏把这些疑问都告诉了夏怀敏,也提出他是淫乱后宫,和杨太妃都难逃一死,但是念在当年纵火一案,他可以帮夏怀敏一把,让夏怀敏开出条件来,夏怀敏请求让杨太妃去守灵,有,张子荣问夏怀敏打算怎么办?

  夏怀敏带着杨太妃一路奔走,来到一家客栈住下,夏怀敏畅想以后的家犹如仙境,并告诉杨太妃他答应帮助皇上办一件事,明天二人将分别上路,杨太妃会被送往他们以后的家,他则办完事就去找杨太妃,杨太妃和夏怀敏甜蜜拥抱。

  次日,杨太妃坐着马车离开,想着以后脸上不自觉的露出微笑,而夏怀敏则一直目送马车离开,一群黑衣人在马车离开之后包围了夏怀敏,举着刀一步步的走向夏怀敏,夏怀敏回头看了一眼,之后夏怀敏一动不动站着,看着杨太妃离去的方向。

  王延龄将陈世美叫到了府里,用棋盘点醒陈世美官场之道,并告诉陈世美赵受益要招驸马的事情,陈世美立刻拜在了王延龄的门下。

  次日,王延龄在朝堂上提出要皇上招陈世美为驸马,赵受益私下找了陈世美问话,知道他曾经去了王延龄的府中,询问去那里的原因,陈世美如实告诉了赵受益,同时也表明自己的立场是为皇上效忠。赵受益询问了陈世美有没有家室,陈世美谎称没有家室,赵受益招了陈世美为驸马。

  陈世美离开宫中时候遇到了青女,知道青女就是新封的公主,慌忙行礼,青女却要陈世美向皇上退婚,并认为陈世美只是向攀龙附凤的一介布衣而已,陈世美却以这是皇上的圣旨为由拒绝了青女,并径直离开了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