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韩剧剧情 > 大君电视剧

韩剧大君第1集剧情介绍

  李徽死而复生重回王朝 小燕无辜枉死李徽立志

  空旷寂寥的雪山深处,殷成大君李徽带着侍卫和侍女两名属下艰难而坚定的赶回王宫,李徽出征北方三年未归,现在终于回来了。

  王宫里的主上已经病情沉重,命悬一线,大妃娘命令封锁主上病危的消息,现在世子年幼,消息一旦传出后果不堪设想。但依然瞒不住晋阳大君李江安插在皇宫的耳目,消息很快被送出。

  与此同时,李徽已经来到城门口,却遭到无端阻拦,并说李徽已战死沙场,现在这个是冒名顶替,侍卫告诉城门守将此乃死而复生的李徽,岂料,守门将领却以不敬之名欲杀死李徽三人,怎奈三人武功高强守门将不是李徽等人的对手,恰在此时李徽看到宫里慌慌张张出来一名宫女,随后追赶而去。

  宫女将信送给李成,告知主上病危的消息,大妃娘娘控制消息不外泄,尹娜谦和李江以及尹娜谦的哥哥商议下一步行动,尹娜谦分析现在是关键时刻,而大妃娘娘却孤立宗亲和大臣,建议李江夺取顾命之位辅佐幼主,目前在皇宫的晋阳大君李江兵力和大妃娘娘各一半,当务之急就是立刻进宫夺得先机,李江同意了尹娜谦的意见,尹娜谦高兴地让哥哥迅速安排,自己则要帮李江准备进宫朝服,此时却有人来求见李江。

  来人正是成瓷炫,因为她和李徽是感情深厚的恋人,而李江对其求而不得,李徽去北方的三年多次求亲不成,李江因爱生恨,让弟弟元凌君去求亲成瓷炫,逼迫两人成亲,成瓷炫来找李江恳求他不要让元凌君去求亲,李江却告诉成瓷炫她除非回头跟自己,否则就必须准备做新娘,成瓷炫再次拒绝了李江,并表示自己非李徽不嫁,之后告辞而去。

  等候在外的尹娜谦看到成瓷炫出来上前就是一记耳光,她原本和成瓷炫是很好的朋友,尹娜谦的这个举动让成瓷炫很伤心,尹娜谦告诉成瓷炫自从她在他面前搔首弄姿那天起,两人便已不是朋友了,尹娜谦每次看到成瓷炫都忍不住妒火中烧,在她看来尹娜谦这次牙根就不该来见自己的丈夫,希望她能跟元凌君成亲,那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折磨。

  李徽抓住了送信给李奖的宫女将其杀死,让侍女穿上她的衣服拿着令牌混入宫中见大妃娘娘,并同时写下血书“徽”字让其带给大妃娘娘。

  侍女见到大妃娘娘时,大妃娘娘正为现在的时局忧心,就要坚持不下去了,随行的宫女们看到侍女不知道行李,怀疑是刺客欲将其抓获,侍女武功高强制服侍女顺利将血书交给大妃娘娘,大妃娘娘一看便知是李徽回来了,激动的落泪,赶紧命人去接李徽二人请求接入宫中,与此同时,李江也坐着轿赶往宫中。

  李徽看到大妃娘娘跪地哭喊母后,我回来了,眼泪顺着脸颊流下。大妃娘娘看到跪在面前的李徽激动的抱着他,泪流满面,她没想到这个儿子还能回来,心疼他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本以为已经死了,可是现在却回来了,上天终于把李徽送回来了。

  而李江来到宫门外欲强行进宫殿探望主上,被宫人拦截,宫殿内传出哭喊的声音,大妃娘娘从殿里走出来,大妃娘娘告诉李江和众人主上已经驾崩了,李江伤心之余问起顾命之位有谁担任,李徽从大殿走出来告诉李江自己已经接受了顾命之职,并伤心的走上前抱住李江,轻声说着兄长,我回来了,我活着回来了。

  李江和李徽更换丧服的时候,李江故意告诉李徽成瓷炫即将和元凌君成婚的消息,李徽不顾一切地骑马赶往成瓷炫家里,成瓷炫父母看见李徽的刹那还以为是见到鬼了,李徽要求见成瓷炫却遭到拒绝,成父成抑告诉李徽成瓷炫已经许配人家了。李徽不顾一切的冲进内院大叫娘子,成瓷炫此时已经落发欲出家为尼,听到叫喊声成瓷炫冲出屋门顾不得穿鞋,飞奔至李徽怀里,二人紧紧相拥,激动落泪。

  时间回到了儿时,李徽自幼生长在宫中,快乐幸福,而李江则从小被寄养在外,不奉召不得入内,李江满腹怨言,认为同样是王子可是自己却不得享受父亲关爱,母亲爱抚,由于心里怀着巨大愤慨,他不顾宫人阻拦强硬来到宫门求见大妃娘娘,大妃娘娘由于照顾生病的世子命李江离开,李江固执的硬要进宫见主上和母后,即使渴死也要站在宫门口,此时,李徽走出来抱住这个兄长,告诉他母后在等着他,对于宫人的阻拦李徽更是一顿责骂,并主动承担因此带来的任何后果,李江得以跟着李徽见到大妃娘娘。

  大妃娘娘见到李江,责问李成为何不顾制度非要觐见,李江告诉大妃娘娘自己好久不见母后因此思念,大妃娘娘不仅动容,让坐在身侧的李徽去安排李成的住处,岂料,李江却因为李徽不该坐在那个位置让自己跪拜,李徽慌忙跑到李成身边坐下,承认自己的过错和欠考虑。李徽把自己写的思念李江兄长的诗词念给他听,李江却在观察大妃娘娘的神情,看到大妃娘娘欣赏和喜爱的神情更加深了李江对李徽的恨意。

  李江跟着李徽走出大殿的时候发现有个小宫女小燕帮李徽擦拭靴子,李徽对这个小燕也比较关心照顾,责怪宫女不该出来干活,小燕表现出对李徽的爱慕,李徽命小燕回去养伤,等到伤养好要带着小燕去玩。

  大妃娘娘照顾发烧生病的世子,世子再次陷入昏迷当中,大妃娘娘自责不该让李江此时进宫,才会导致世子病情加重。

  李江独自练习射箭,可是却射不中,阳安大君此时来到,一箭正中靶心,李江看到阳安大君很开心扑向他怀中,李江告诉阳安大君这里的人对他都很好,阳安大君告诉李江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即使出于愧疚也该对他好,并告诉李江皇室的继承一直都是旁系而不是直系,如果李江从小在宫中长大就会威胁世子的地位,同时,世子身体不好,据说都是因为李江所致,因此他才会一出生就被送到外面。

  李江得知真相后嫉恨之情更盛,看到李徽和宫女们玩的开心,小宫女小燕因为误抓到李江为李徽,她从言语中表现出来对李江的客气,和对李徽的喜欢以及崇拜之情。小燕的表现激怒了李江,李江命令小燕到自己身边来,小燕却反抗李江认为自己是李徽的人,从小只听李徽的命令,这让李江恼怒,一气之下将小燕推进水池里,这一幕被李徽身边的侍从奇特看到,奇特飞快地跑去通知李徽。

  李徽赶到的时候小燕的尸体已经浮上水面,李徽含着眼泪瞪着李江问他为什么不救小燕,李江告诉李徽是因为小燕自己开心的不知所以掉进水池的,李徽大骂李江撒谎,因为奇特全都听到了看到了。

  李徽向奇特详细了解了整件事情,并让奇特去帮自己拿衣服,,他要换上干净的衣服去和李江谈谈,奇特刚走出房门就被人用布套上头带走了。

  李徽欲向大妃娘娘告知此事,却被阳安大君阻拦,因为李江杀了小燕以后心里害怕,跑到阳安大君这里哭诉,担心会再次被赶走,阳安大君出面绑走了奇特,借以要挟李徽不能说出此事,否则奇特就会被杀,李徽为了顾全奇特的命不敢告诉主上和大妃娘娘。

  阳安大君送给李江一张弓箭,看着李江射箭时,阳安大君告诉李江这个弓箭不是练习用的,而是实战用的。并告诉李江不需要担心李徽高密,因为他不但没有抓住李江的把柄,反而抓住了李徽的弱点,现在李江的秘密却成了李徽的枷锁,而权利可以掩盖所有的错误,阳安大君鼓励李江必须让自己强大,只有这样才没有人能指责他的错误。

  李徽和奇特两人对着小燕死去的河面哭泣,李徽告诉奇特以后就剩下两人了,以后不要离开自己身边,现在的自己既小又没有能力,连小燕的冤死都不能解决,目前唯一能保护的人就是奇特,他不能让奇特在受到伤害,两人一定要一起长大,一起变得强大。

韩剧大君第2集剧情介绍

  李徽巧遇成瓷炫帮其脱困 李徽请命婚姻自主心暗许

  李徽和李江都长大了,李徽时常对着小燕死去的河水发呆,虽然已经记不清小燕的长相了,可是这件事却始终无法忘记。这天又在这里发呆,李江来到这里邀请李徽出去射猎,并得意地让李徽告诉父王和母后是安阳大君伯父邀请的,就连父王母后也不敢违拗安阳大君的,李徽却表示不愿射猎。

  宫外,成瓷炫坐在轿子里被抬着去进行仪态训练,她却状况百出,先是坐轿居然睡着了,训练的时候还总是踩着裙角摔倒,训练他们的宫人称赞尹娜谦马上就要成婚了,却依然刻苦训练,而成瓷炫她们这些没有成婚对象的人更应该多训练。成瓷炫告诉宫人自己不愿意成亲,一番话被其他训练的人嘲讽不想训练可以离开,一天到晚装模作样,完全可以离开回家去的,成瓷炫反唇相讥认为嘲笑自己的人无论如何训练也不能通过的,两人正在争执不下的时候被成瓷炫阻拦,成瓷炫让宫人进行下一课,此时,成瓷炫却谎称上厕所趁机逃跑了,守在外面的丫鬟阻拦不住她,无奈地随后追赶而去。

  成瓷炫来到染料坊想要买蓝色的染料,老板看见成瓷炫到来慌忙把染料藏在身后,谎称没有蓝色了,成瓷炫发觉老板藏在身后了,赶紧和丫鬟抢夺染料,双方争执中染料瓶掉落地上,染料撒在了成瓷炫的裙子上和地上,老板大叫着让成瓷炫赔偿,他告诉成瓷炫这是皇宫中专用的染料,需要100两银子,眼见成瓷炫拿不出银子要用丫鬟抵债,丫鬟抱着成瓷炫不肯撒手,成瓷炫也将丫鬟护在身后,在双方争执不下的时候,目睹了全过程的李徽主动站出来,霸道的拽过成瓷炫的衣裙,用手指抹了一些放进嘴里,并对着成瓷炫伸出舌头,这些举动简直吓坏了成瓷炫,岂料,李徽让成瓷炫看一下自己舌头上的颜色,得知是黑色时,李徽确定这是假货,告诉成瓷炫1两银子足够了,并反问老板这些是不是打算卖给书院,得到承认之后吓唬老板卖假货可以送官府的,老板发誓证明是真货,李徽让奇特通知书院取消合作,老板吓得慌忙跪下求饶,只好认可1两赔偿。

  成瓷炫追赶上李徽向他道谢,李徽却反而讥讽成瓷炫画画的人居然不认识颜料真假,他只是不想看到有人卖假货,不需要跟自己道歉。成瓷炫反问李徽如何知道自己画画的,李徽轻描淡写地说成瓷炫她的拿毛笔的手上全部都是梅花颜料的味道,成瓷炫却要李徽向自己道歉,因为刚才对自己掀起衣裙取颜料,并认为李徽是无理举动,是个无耻之徒,如果知道李徽是哪里的人一定让他付出代价,李徽也反唇相讥认为成瓷炫不是什么大家闺秀,径直走到成瓷炫的面前告诉她自己住在官方李家,随时可以来这里找他,李徽为了逗成瓷炫故意装作一副轻浮样,附在成瓷炫耳畔意有所指地让她来找自己,成瓷炫因为李徽的这幅举动更加生气,于此同时李徽也生气成瓷炫居然骂自己是无耻之徒。

  大殿上,群臣因为册立世弟的事情争执不下,以右议政朴富景为首的群臣认为现在的主上做了世子20年,继位3年,成婚十几年可是中宫无后,应该从自己弟弟中选择一个作为世弟,稳定国本。以大提学成抑(成瓷炫的父亲)为首的群臣则认为目前议论此事尚早,主上打断双方的争执认为现在国丧不久,以后再议。

  安阳大君和李江打猎,李江勇猛射杀野猪,被安阳大君称赞已难得遇到敌手,两人将野猪架在寺庙门口烧烤,引起寺庙和尚不满,寺庙主持大叫着冲向李江,却被其他和尚拉下去下去,李江对于戏耍僧侣的事情得意的哈哈大笑,之后,李江又主动赔给僧人钱财表示歉意,僧人害怕不得不接受。

  李徽和侍从小灵子回到宫中,小灵子因为没看好李徽让他逃学而遭到大妃娘娘的痛打,李徽为了小灵子跪地求饶。大妃娘娘告诉李徽现在王室混乱,需要他帮助王兄分担,同时告诉李徽实际现在后宫中的孝嫔娘娘已经怀孕,因为是在国丧期间怀孕的,主上不好意思说起这事,同时也担心有悲剧上演,孝嫔娘娘以养病为由会娘家养胎了。李徽大喜,要求大妃娘娘答应自己以后自己的婚事由自己做主,大妃娘娘认为王室的婚姻不是由自己决定的,李徽劝大妃娘娘自己注定了是大君之命,很多事情不是自己能决定的,但是唯独这样想跟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大妃娘娘默许了李徽。

  成瓷炫回到家里的时候发现母亲带着很多大臣的命妇,在自己房间内吃喝赌博,成瓷炫吓唬母亲父亲即将下朝,吓得其她人慌忙离开。离开之时正好碰到成抑下朝回来,成抑看到许多人觉得有异常跑回房间问责,从地上发现了赌牌,成抑责怪夫人只顾玩牌不顾孩子,弄得成瓷炫满身染料,如此怎么嫁人,母女俩皆是尴尬不已。

  李江带着狩猎来的许多猎物个主上,并希望主上亲自送给大妃娘娘,因为那样她才会开心。之后,和李徽一起离开,两人谈起了各自的婚姻,李江认为娶谁都不重要,只要能生下后代稳固大君位置就可以了,李徽则认为还是需要娶自己心仪的姑娘才好,并告诉李江自己已经恳求母后准许婚姻自己的婚姻自己做主,李江看出李徽有了心上人,可是李徽并未承认。

  主上将朝堂上的事情告诉大妃娘娘,大妃娘娘非常生气,认为只要顺利生下那个孩子就能让那些人闭嘴,并说那些人一定是受了安阳大君的蛊惑,主上则认为不止是蛊惑而已,李江本身就有野心,大妃娘娘让好好照顾宫外的孩子,并告诉主上李徽没有野心,于此同时孝嫔娘娘入夜被悄悄运送回宫。

  李徽回到宫中,拿起从染料坊捡来的颜料瓶,脑海中却闪现了成瓷炫的身影,两人在染料坊的争执再次回到脑海,李徽拿起笔画了一朵兰花。于此同时,成瓷炫也大张旗鼓的画了一朵兰花,满脸满身尽是墨汁,可最终却将画完的画撕毁了,这让成瓷炫烦恼不已。她想画一些活的东西,如歌能画马就更好了,丫鬟告诉成瓷炫现在她哥哥参加要马上蹴鞠比赛了,她们可以去加油助威,到时候就可以随便欣赏马了,成瓷炫开心地找父亲希望去参加,母亲告诉成瓷炫她被新娘学堂开除了,因此禁止外出。

  看着父母和兄长离开家,成瓷炫来了主意,和丫鬟互换了衣服逃出家门。

  蹴鞠比赛场,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大妃娘娘和主上也亲临现场,同时李徽也在参赛之列,成瓷炫背着画筒来到这里,她用画笔记录下来赛场上参赛者的精彩瞬间,众人看的也是瞠目结舌,此时红队漂亮的进球引起全场掌声雷动。

大君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