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韩日剧情介绍 > 金装律师电视剧

韩剧金装律师第11集剧情介绍

  崔江熙奖励高延宇手表 咸代表欲归来震惊律师楼

  一个大雨天,一位浑身湿哒哒的男人拖着铁棍子来到律师事务,恰好看到姜延河出来,姜延河明显感觉到一丝恐惧,让对方放下铁棍,可是没想到对方却一下子对准姜延河砸下,他正是要回来的咸代表。

  姜延河和崔江熙看着咸代表给家人举办丧礼,姜延河告诉崔江熙当初就是他想要了自己的命,咸代表也看到崔江熙和姜延河,主动走过来打招呼,并说当年自己真的不是东西,因为离开而憎恨姜延河,差点就杀了姜延河,但是最终铁棍却砸向了姜延河身后的广告牌,咸代表告诉姜延河和崔江熙自己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自己了,现在他是个顾家的好男人,并且感谢崔江熙和姜延河,认为是他们改变了自己,不管他们是否相信自己,现在的确和以前不一样了,并谦恭的道别。

  姜延河和崔江熙并不相信咸代表就这样改变了,而是认为这只是想重新回来的计划,崔江熙表示自己有办法让咸代表永远也回不来,姜延河问崔江熙条件是什么,崔江熙毫不客气的提出要招募一名有三年检察官经验的人来做律师,姜延河答应了崔江熙。

  次日,高延宇精心打扮一番,并第一次正式的穿上了西服和皮鞋,崔江熙看着眼前的高延宇询问他这么打扮的意思,高延宇说因为崔江熙答应给自己单独的案子,因此必须趁热打铁,崔江熙交给高延宇案子,并让他不要骄傲好好干,高延宇却说自己只想到赢。

  高延宇也向金智娜表示自己要成为真正的律师,金智娜反问高延宇现在难道是假的吗?高延宇想要如实相告,金智娜却笑言自己知道他的意思,只是认为现在还是一个学徒而已,高延宇没有再多做解释。

  洪多涵焦急的跑来办公室找崔江熙,担心外面都炸锅了,纷纷议论咸代表回来的事情,崔江熙却说只要有自己在咸代表回不来,洪多涵担心现在因为崔江熙重审案子的事情,已经让检察官们都不满了,恨不得踩死咬死崔江熙,崔江熙却丝毫不担心,他认为没有人能比自己强。洪多涵担心的是高延宇的身份能成为崔江熙致命的弱点,因为现在高延宇经常和金智娜走的很近,担心哪一天会吐露真实的情况,崔江熙觉得当务之急就是洪多涵和自己对这件事都要多多费心,洪多涵忍不住嗔怪崔江熙,问题原来不在外面,都在崔江熙这里。

  高延宇来到书店找他的委托人李静娴,并表面身份自己是代理律师,金素姬盗窃李静娴作品一案来找李静娴了解情况,而李静娴状告金素姬盗用自己的书籍,自己才是《救赎时间》的原创作家,却被金素姬盗用,目前李静娴却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对方盗用,高延宇拿出协议让李静娴签字,并认为即使闹上法庭她也不会有任何好处的,李静娴却焦急的表态自己的确是被盗用了作品,也知道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状告对方会引来什么样的麻烦,有可能会被人说成是诬陷,但是事实就是事实,高延宇本想狠心离去,但是终究无法抵挡内心的善意,决定坐下来听李静娴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静娴告诉高延宇,2年前自己拿着书稿到出版社,当时送去的是一个《饶恕时间》的故事大纲,而现在变成了《救赎时间》,她有来往的邮件可以作为证明,高延宇问她究竟想得到什么

  崔江熙来找咸代表,虽然咸代表表面表示自己没有复职的打算,但是实际却是有着强烈的复职打算,且不服气姜延河的能力。崔江熙警告咸代表自己不是来阻止他复职的,而是让他完全打消复职的念头,否则就会把他肮脏的勾当贪污和诈骗,告诉他的女儿,甚至于过去的十多年他和其他的女人沆瀣一气欺瞒自己的妻子,这些都会告诉咸代表的女儿,到时候她何去何从自然会选择,咸代表认为崔江熙把事情做的太绝了,崔江熙却清楚的表示因为他知道一旦咸代表回归的话,将会给公司带来的是灭顶之灾,言毕崔江熙扬长而去,留下的是咸代表一脸的愤恨。

  崔江熙大电话给姜延河已经解决了咸代表的事情,他连想都不敢想回来的事情,并让姜延河履行自己的承诺,姜延河叫来了蔡根植让他为新来的人准备好的办公室,蔡根植满心以为自己要升职了,却又来一个资深的人,很是不服气,姜延河安慰蔡根植还会有机会的。

  蔡根植拿着新来的人员档案来质问崔江熙为什么他可以有两位助理,崔江熙告诉蔡根植新来的金文熙是蔡根植的助手,因为自己一直觉得对不起他因此这是对他这个朋友的补偿,蔡根植大出意料之外,却对这个安排非常满意。高延宇问崔江熙最终还是答应让金文熙来做律师了,崔江熙表示没有办法的事情,她拿高延宇的身份要挟自己,只能先让她进来再说。

  金文熙得意的来上班,打开办公室却看到了蔡根植,有些失望,蔡根植表示自己是来这里监督新人的,金文熙认为自己不是新人了,已经和律师打交道多年,并指责蔡根植在自己的房间修指甲,蔡根植再次重复自己的那一套,希望金文熙不要工作太卖力,自己一定会找到错误开除她的。

  金文熙来找崔江熙,满满的都是知足和幸福,站在外面的洪多涵隔着玻璃都闻到了不一样的味道。

  金智娜帮高延宇梳理案情,高延宇却痴痴的盯着金智娜看,眼神里都是爱慕之色,金智娜告诉高延宇恩宇集团和正安出版社正在进行并购,这个案子就是姜延河的公司负责的,如果现在出现了李静娴的事情无疑就会成为并购的绊脚石,恩宇集团甚至会重新考虑并购案的,高延宇恍然大悟,感谢金智娜的提醒,慌忙离开了。

  高延宇来找出版社的负责人洪教授,认为他们窃取了李静娴的构思,出版社的人认为即使自己窃取了构思,因为当初也都是有合同在的,署名可以由自己更改,因此也不算违法,高延宇表示的确不违法,但是因为这本书比较畅销,因此可以给李静娴较高的补偿,出版社的领导笑了,问高延宇究竟是谁的律师,高延宇表示自己是出版社的律师,但是现在由于这件事情闹出来对谁都不好,也是出于对出版社名誉的考虑,只要给出一定的赔偿就不会成为和恩宇集团并购的绊脚石,负责人表示自己总有感觉是被高延宇威胁,高延宇急切的表态自己只是建议不是威胁,只是从全局考虑,负责人同意给予5000万的补偿,让李静娴签订了保密协议,李静娴却固执的认为不能这样解决,不是钱的问题,真正夺去的东西不是钱能解决的,高延宇却认为如果真上了法庭,不利的是李静娴,李静娴却坚持不签字。

  得知消息的崔江熙责怪高延宇没有弄清楚自己的立场,并认为这件事交给高延宇是对他的信任,现在却把事情变成这样,高延宇觉得是自己连累了崔江熙被金文熙要挟,因此希望能成为真正的律师,崔江熙告诉高延宇真正的律师是要代理好委托人的事情,为委托人着想,而不是为对方着想。

  崔江熙希望高延宇能好好做好现在的事情,忘记过去的伤痛,这让高延宇忽然想起李静娴说过自己曾经以为那是一生难遇的机会,却成了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痛,并且告诉高延宇他不明白自己究竟失去的是什么,思及此,高延宇离开了崔江熙的办公室。

  高延宇叫出了金智娜,和她一起去找李静娴,却问出了李静娴曾经被性侵的事情,李静娴拿出了手机的聊天记录,那是和洪教授的记录,她那天本来是要签约的,可是却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自己只是很多预备作家里数不清的人之一,说出来也没有人相信,当时自己只是害怕,现在却是后悔,她认为对方不该连一句道歉都没有,甚至还剽窃了自己的构思。

  金智娜认为高延宇做的对,如果是别的律师根本不会理会那些伤痛,高延宇却担心自己揭开了伤疤却没有能力解决。

  金文熙约崔江熙一起喝酒,本来趾高气昂的金文熙认为是自己的要挟起到了作用,因此崔江熙才雇佣自己到律师所的,也同时以为自己抓住了崔江熙的把柄为此自豪,岂料,崔江熙告诉金文熙自己雇佣她是因为她是有能力的人,也是律师楼缺少的人才,但是并不是以为有把柄被握住了,同时警告金文熙如果以后说出去关于高延宇的事情,自己一定保证让她失去现在和以前曾经拥有的一切,并拿出一份文件给金文熙看,上面赫然写着金文熙弟弟金润浩在锦湖部队步兵旅施暴的事件,金文熙被迫只好和崔江熙达成“协议”。

  金智娜希望高延宇能告诉自己一些他平时生活的细节,喜欢什么讨厌什么,高延宇有些失态,反问金智娜的生活细节,自己也很担心金智娜的每天生活,早上起来都做什么,吃的什么,金智娜听到高延宇说担心自己,很开心,忍不住亲吻了高延宇,并认为又养了一只兔子,金智娜刚要害羞的离开却被高延宇拉住亲吻了金智娜,两人的关系也正式发展成了恋人关系,高延宇向金智娜讲述了自己的生活,还有自己的奶奶。晚上,高延宇得意的拿着手机相片给奶奶看金智娜的相片,奶奶很开心,一直夸赞金智娜漂亮。

  金智娜和高延宇一起去找洪教授,并叫来了李静娴,高延宇给了李静娴一份协议,同事告诉她因为她提供的只是大纲,因此构不成侵权,只能获得相应的赔偿,并让李静娴撤销诉讼。同时,高延宇让洪教授在作者后面添加上李静娴的名字,因为的确是抢了人家的构思,洪教授闻听此言非常气愤,质问高延宇究竟是谁的律师,这样是过分的要求,金智娜却说这一点不过分,比起洪教授践踏别人要好的多,并说出了洪教授将醉的不省人事的李静娴强行带到宾馆强奸的事情说出来,而且还拿出了他们的聊天记录作为证据,洪教授不得不在协议上签字,并且向李静娴道歉。高延宇告诉洪教授他的道歉只是开始,他毁了一个女孩的梦想和清白,等到兼并之后希望他能去自首,洪教授再次向李静娴道歉,祈求李静娴的原谅,李静娴伤心的离去,并未原谅洪教授。李静娴对金智娜和高延宇表示感谢, 并紧紧的拥抱了金智娜,认为金智娜和高延宇是最棒的律师。

  崔江熙斥责高延宇居然把案子办成这样还笑的出来,这样委托人落得如此的下场,还能拿到酬劳吗?高延宇此时才想起的确拿不到酬劳了,崔江熙却拿出了一块手表送给高延宇,说是高延宇的酬劳,看着高延宇欢喜的样子,崔江熙也忍不住偷偷笑了,并再次给了高延宇一个红10 的扑克,高延宇表示这个红色自己很喜欢。此时洪多涵跑来告诉他们大事不好了。

  咸代表回到了律师所,当众宣布不管怎么样,我—姜基泽回来了,再次回到了这里,或许很多人不欢迎我回来,但是还是回来了,并向赶来的崔江熙投去挑战的一笑。

韩剧金装律师第12集剧情介绍

  咸基泽回归危及姜延河地位 崔江熙高延宇首次引发矛盾

  咸基泽回到了律师所,并当众承认自己曾经贪污的过往,因为不希望有知道这些的人抓住自己的弱点,现在他只想用剩下的人生为律师所做点事情,并诚恳的态度表达了自己现在的诚意和悔恨,以及以后做事的决心,特别是向姜延河和崔江熙说了自己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崔江熙提出如果长此以往会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咸基泽告诉崔江熙自己也已经向女儿承认了所有的错误,虽然说的时候很艰难,可是还是说了,他表示虽然回来的很艰难但是对姜延河和崔江熙还是非常感谢的,在咸基泽和崔江熙姜延河表示感激之前,崔江熙已经暗自让高延宇躲了起来,并且叮嘱他不要让咸基泽看见。

  姜延河生气的回到办公室告诉崔江熙他没能阻止咸基泽的回归,交易也作废了,让崔江熙辞退新来的金文熙,崔江熙却表示来了一天就算这里的人,不能辞退,姜延河让崔江熙在辞退金文熙和自己写辞职报告之间选择一个,崔江熙表示自己可以辞职,但是咸基泽选择这个时候回来,一定是做足了准备,也一定会掌握律师所的弱点,不管是什么弱点,只要有一丝的缝隙他也会拼命的挤进来,面对这些自己比任何人都需要能干的助理律师,而且咸基泽既然回来了就一定不是想要做二把手,到时候姜延河和自己都很需要自己人,姜延河点点头。

  高延宇向崔江熙问咸基泽是什么样的人,为什么让自己躲避不见他,崔江熙告诉高延宇咸基泽是一个连自己母亲都会吞掉的蝮蛇,而且是自己把他赶出去的,因此担心他回来报复,高延宇很自责自己又成为了崔江熙的弱点,崔江熙看出了高延宇的心态,告诉高延宇他不是自己的弱点,不需要担心,高延宇自责的同时也很感激。

  现在医院的护士闹罢工,原因是医院增加了机器人却不愿意增加新的护工人员,为此医院的护士认为自己的工作量还是不能得到有效的解决,为此提出抗议,崔江熙和高延宇受理了院方的委托解决这件事,崔江熙和高延宇对医院护士的代表提出可以去增加她们的工资待遇,但是却不能增加新人,因为没有多余的钱增加人员的开支,对此护工不满也不愿意接受这样的调节,不惜要罢工达到目的,最终第一轮谈判崔江熙和高延宇失败。

  蔡根植看到姜延河下班主动打招呼,但是电梯门即将关闭了蔡根植都不肯上电梯,姜延河问蔡根植不下去吗?蔡根植却让姜延河自己先下去。电梯门关上之后,蔡根植自言自语自己可不能跟不知道明心宝鉴的人一起下去,更何况自己以后是要上去的,而电梯里的姜延河也认为不值得交的朋友趁早别交。

  崔江熙只好提出护工的罢工给医院带来了损失,以此为理由申请禁令让她们停止罢工,崔江熙提出如果长此以往会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可是法官却认为证据不足,且罢工并非违法行为,因此而驳回了崔江熙的申请,高延宇认为不仅仅是驳回那么简单,他从法官的脸上看出一丝异样,因此问崔江熙是不是和他有私人恩怨,崔江熙并未回答高延宇的问话。

  崔江熙回到公司的时候,发现咸基泽的办公室正在添置物品,而蔡根植则去找姜延河,故意说起现在咸基泽让自己把所有的案子和文件都拿去给他过目,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姜延河表示咸基泽已经跟自己报备过了,因为目前就只有蔡根植比较适合做这件事才让他做的,蔡根植慌忙去做了,其实他心里也是清楚的,咸基泽根本没有告诉姜延河,而自己之所以找姜延河说这件事无非就是不确定谁上谁下,留了两手准备而已,还有一方面是想看看姜延河的笑话,岂料姜延河会说已经报备过了,这让蔡根植暗自不服气。

  蔡根植来找咸基泽,将高延宇的资料递交给了咸基泽。

  崔江熙想起姜延河的话,认为或许蔡根植也是对自己最有利的一票,崔江熙掏出电话拨打出去……

  金文熙来找蔡根植讨好蔡根植,并且表示自己愿意加入蔡根植的阵营,蔡根植非常得意,并说金文熙祖上是功德无量,因为在这个律师楼即将迎来以自己为中心的时代,而金文熙恰好来到了自己的阵营。

  大会上,姜延河首先代表大家欢迎了咸基泽的到来,咸基泽表面上虽然要以姜延河为首,而则在会议上多次打断了姜延河的讲话,崔江熙忍不住笑了。

  姜延河看到在自己办公室笑的崔江熙,忍不住责怪他居然还能笑的出来,崔江熙表示不需要太担心,只有自己在这里一天她的好日子就不会到头。

  崔江熙从高延宇那里拿来好多的公益案子,打算去找咸基泽,岂料咸基泽已经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崔江熙让他去做这些案子,代表着他的确已经改变了,咸基泽认为自己没有必要向崔江熙展示自己已经改变了,崔江熙却拿咸基泽的话来堵咸基泽的嘴,是他自己说的现在是个好人,而公司现在也和以前不一样了,并且表示自己只听一把手的,不会在乎二把手的态度,且咸基泽自己当众承认永远奉姜延河做一把手,同时崔江熙让咸基泽不要插手自己的案子,咸基泽表示自己不会干涉崔江熙的,但是希望崔江熙学会尊重自己,同时告诉崔江熙自己不会永远是二把手,崔江熙让咸基泽把公益案子带回去好好做,并讽刺咸基泽是否改变了不需要证实,而是扪心自问一下,反正他现在闲着也是无所事事不如多做善事,咸基泽带着挑战的笑拿着案子离开了。

  咸基泽抢了崔江熙医院护工的案子,咸基泽再次以老年人不堪干扰为由申请了禁止令,没想到获得了法官的批准,崔江熙指责咸基泽干涉自己的工作,咸基泽告诉崔江熙自己是为崔江熙收拾残局,同时认为如果崔江熙提前跟自己说起这个案子的话一定不会让他那么申请的,崔江熙却指出咸基泽刚刚和法官打了高尔夫球,咸基泽让崔江熙省省那些背后调查别人的本事,并且告诉崔江熙自己说变了,不代表是变弱了,并将这个案子的档案还给了崔江熙,崔江熙竟然一时无语。

  高延宇没想到搞定这件事的是咸基泽,不禁称赞咸基泽是个天才蛇,和崔江熙倒是很般配,崔江熙笑言如果是那样的话,就把那个蛇放出来给高延宇见识一下,高延宇一时无语。

  崔江熙带着高延宇再次和护工代表谈判,并只提出5%的上涨工资,还有合理的休班除此以外再无其他,如果对方不同意的话将可以再次罢工,而自己也和院方取得一致的意见,可以无限期的停工,对方代表居然惊讶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高延宇认为崔江熙这样做太残忍了,崔江熙却认为 这件事总要结束的,一直闹下去对谁都不好,而护工也会最终同意的,毕竟罢工期间是没有工资的,他们不能不生活的,而且自己只是希望尽快结束这件事,高延宇忍不住担心这里疗养的人怎么办,崔江熙建议高延宇帮助他奶奶转一家医院,高延宇觉得很郁闷,也很不解。

  高延宇来看望奶奶,希望她能转院,奶奶却说刚才照顾自己的金护士,看起来就像很累很疲惫的样子,但是一直悉心的照顾自己,就像是自己的亲孙女一样,高延再次陷入了沉思。

  咸基泽来找崔江熙,嘲讽崔江熙用的手段卑鄙,崔江熙却表示自己只是不给法官挠痒而已,并认为这是最有效的方法,咸基泽反问崔江熙这次如果员工接着罢工怎么办,崔江熙却肯定的说不会接着罢工,他们一定会接受自己的条件,咸基泽更加嘲讽崔江熙用上如此的手段,那些人不合作也没办法,毕竟崔江熙不成功的话会让公司陷入窘境,到时候该负责的就是崔江熙了,崔江熙表示如果不是一直咸基泽在背后捣鬼的话,也不会用上这种手段,同时表示关于咸基泽所用的申请禁令的方法,自己的助理也曾提过,没想到咸基泽用的是和自己助理一样的方式。

  高延宇端着茶杯来看奶奶,没想到咸基泽已经在这里陪着奶奶说话,咸基泽和高延宇单独谈话,称赞高延宇聪明,因为他提议的事情和自己提议的是一样的,而且崔江熙也总是称赞他,并说是继续推荐的高延宇,认为高延宇是最适合出面说服工会的人,这也是自己来的主要原因,并认为自己对高延宇有信心,高延宇信以为真表示自己去试试看。

  高延宇给崔江熙打去电话,想要询问这件事,可是却一直是关机的状态,高延宇只好自己去找工会的代表洽谈,并将她带去了奶奶的房间,奶奶也认为护士很忙很辛苦,却不能得到应有的报酬,但是也不能因为是老人就该欺负新人,护工代表有些尴尬,表示那些是陈年陋习以后一定反省,也不能重复这样的事情,但是大家的确都很努力的照顾每一个病人,高延宇表示一个人总要改变多次,这件事也会有解决的法子,并且以开放的心态从新谈判解决这个问题,护工代表很感动。

  高延宇次日以积极兴奋的态度向崔江熙汇报了战果,并认为是完美的答卷,已经让他们停止罢工了,增加20%的薪酬,并且扩充人员,并认为这次自己总算是为崔江熙在咸基泽跟前增了面子。崔江熙没有责怪高延宇,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咸基泽利用了高延宇,也是来找高延宇。

  崔江熙认为这是咸基泽为了针对自己一开始就实行的计划,并骗取了高延宇的信任,因为从一开始自己接了医院的委托,医院就已经表示了这次的目的就是为了缩减人员,而自己已经说服医院不去缩减人员,可是现在的谈判结果却是增加工资和扩增人员,如果这个提案被公司的领导层知道以后,会很不利,并指责咸基泽用了如此卑劣的手段却是要把公司置于险地,而咸基泽也会为此承担责任。

  高延宇激动的一看到金智娜就拥抱了她,心情是非常的好,他告诉金智娜一直困扰崔江熙和咸基泽的事情让自己解决了,金智娜也为高延宇感到高兴,高延宇拿着资料来到会议室,却未见到崔江熙,咸基泽悄悄告诉高延宇或许是崔江熙因为事情解决不料,所以躲起来了,之后,咸基泽也退出了房间,并劝高延宇也能躲就躲。

  高延宇还没来得及说话,崔江熙就进来了,不由分说递给护工代表一个解雇通知书,告诉她她被解雇了,不但如此,还解雇了包括她以内的23名工作5年以上的老员工,重新折磨新员工,护士代表气的质问高延宇这就是所谓的理解和重新谈判吗?崔江熙再次通知护工代表,可以在今天签字保证工资提升10%,改天无效,之后便走出了房间,护工代表却生气的质疑了高延宇。

  高延宇责怪崔江熙派遣自己去挖情报,可是却利用自己找到她们的弱点,用这种方式解决问题,崔江熙表示不是自己派遣他去的,他只是被咸基泽利用了,高延宇认为即使不是崔江熙派遣自己去的,但是也一定是给了咸基泽某种暗示, 咸基泽才找到了自己,从头到尾利用自己的都是崔江熙,并认为崔江熙是背信弃义,崔江熙大声的说,如果一开始高延宇就肯听自己的话如果见到咸基泽就跟自己汇报的话,也不会是现在的情况,高延宇很生气也很失望,表示自己不愿意掺杂在崔江熙和咸基泽之间的恩怨里。

  看着高延宇离开的背影,咸基泽打通了一个电话,并说对方的确不好对付,不过自己手里的牌还有很多,首先就是砍掉他的手足。

  办公室里,金智娜一直等着高延宇,可是没有等到他,金智娜独自离开办公室想要打电话给高延宇,可是却没能打出去,而高延宇此时坐在公司外的台阶上,想着崔江熙的话忍不住叹息,走进了公司,却看到崔江熙和金文熙在喝茶,高延宇又转身离去。

  房间里,金文熙认为从今天起自己就是崔江熙的助理律师了,崔江熙淡淡的说了句随便她,金文熙忍不住开心的笑了并跟崔江熙碰杯,崔江熙却陷入了沉思。

  高延宇回到家里的时候,发现咸基泽已经在等着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