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第六季第2-3集剧情介绍_钱柜_钱柜娱乐_钱柜娱乐官网
当前位置: 钱柜 > 欧美剧情 > 权力的游戏电视剧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第2集剧情介绍

  布兰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抵达三眼乌鸦栖身的树洞,他在三眼乌鸦的帮助下进入幻象,看到了年少时代的阿多。其实阿多的真名叫威里斯,少年时期的他 生得牛高马大,比同龄人高出许多。布拉从幻象中回到现实中,提醒阿多,他年轻的时候会说话,跟正常人没有区别。如今的阿多嘴里只会说阿多两个字,智力如同 小孩子,跟原来相比天差地别。

  梅拉对布兰整天待在树洞里面荒废时光而不满,三眼乌鸦的女下属提醒梅拉不能太急躁,布兰早晚会离开树洞返回尘世,他还需要梅拉的帮助才能复出。

  索恩带领一伙手下砸门,打算拿下戴佛斯为首的叛徒,紧急关头,一个守夜人长官带领一伙野人赶了过来,巨人克星也在其中。索恩的一个手下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向巨人射出一箭,巨人中了一箭勃然大怒,伸出巨大无比的手掌抓住射箭的守夜人,将其砸向墙壁。

  索恩的所有手下被巨人强大的破坏力吓破了胆,纷纷弃械投降。索恩心有不甘,冲着召集野人赶来支援的守夜人长官怒吼,几个守夜人立即冲上前押走了索恩。

  托曼的妻子玛格丽还被关在教堂监狱,托曼向舅舅詹姆述苦,痛恨自己身为年轻的皇帝,却无力保护妻子以及其他家人。教主独自一人上门吊唁詹姆死亡 的女儿,詹姆痛恨教主羞辱了瑟曦,对教主产生了杀意。许多教徒握着铁链从暗处走了出来,詹姆一脸惊讶打量出现在四周的教徒,如果他杀掉了教主,自然会遭到 教徒们的围攻,他已经失去了一条左臂,想要以一人之力对付数十名教徒,基本没有胜算。教主趁机与詹姆谈和,提议与詹姆从此以后和平共处。

  丹妮莉丝迟迟未归,弥林城群龙无首。提利昂成了众人的核心,他取代了丹妮莉丝的地位,决定与关在地牢中的两条巨龙交流感情。两条巨龙生得健壮吓 人,双翅展开至少可达十几米,提利昂为其中一条巨龙打开了铁环,给巨龙自由移动身体。不知为何,提利昂忽然产生了恐惧,转身往地牢外面走去。

  瓦里斯手举火把站在出口处,提利昂来到出口回头望着深不见底的地牢,心有余悸表示以后打死也不敢再接近巨龙。

  席恩曾经背叛伤害过姗莎的家人,姗莎原谅了席恩的所作所为,席恩无法放下对姗莎家人的愧疚,决定告别姗莎,返回阔别多日的家园。

  席恩父亲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被多年不见的席恩叔叔杀害,次日天明,卫兵们为席恩父亲举办海葬,席恩父亲是铁群岛的国王,席恩姐姐认为自己必定 能成为新任国王,她发誓要揪出杀害父亲的凶手。不料一个元老提醒她是否能继位还是未知数,历届的铁群岛的国王都是男人,席恩姐姐想要当上国王,还需参加决 斗。

  拉姆斯父亲的妃子瓦妲生下了一个男婴,拉姆斯产生了危机感,生怕自己以后地位不保,狠下心肠弑父夺位。文官沃肯目睹了拉姆斯的凶残行为,他在拉姆斯的逼迫下去书房写昭书,捏造拉姆斯父亲被敌人毒害的谎言。

  拉姆斯找到瓦妲,将其骗入关押着几条恶犬的房子里面,几条恶犬从笼子里面冲了出来,张开血盆大嘴撕咬瓦妲母子。

  梅丽姗卓来到停放雪诺遗体的房间,她在戴佛斯一行人的注视下为雪诺进行复活法术。片刻过后,法术宣告失败,众人一脸失望先后离去。戴佛斯是最后离去的一个,他离去不久,雪诺忽然睁开了眼睛。

权力的游戏第六季第3集剧情介绍

  守望结束戴佛斯站在门口,目瞪口呆的看着屋内。琼恩坐了起来,摸着身上的伤口,也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他挣扎着想站起来,戴佛斯赶紧上前搀扶。 女祭司梅丽珊卓听到动静也快步来到门口,也是不可思议的看着琼恩。奥利刺下最后致命一刀,是琼恩最痛心的事。谋杀守夜人司令官的下场只能是处死,琼恩实在 不想亲眼看到这样的结果

  梅丽珊卓不关心这些,她相信光之王让琼恩回来必有深意。亚夏古书曾预言,长夜将至之时,远古曾与异鬼作战的传奇英雄亚梭尔?亚亥王子会重生,带 领军队再次抗击异鬼入侵。现在梅丽珊卓确信,光之王并没有放弃这个世界,琼恩才是真正的王子,而非史坦尼斯。她曾在火中看到的三个景象史坦尼斯在风雪中战 斗、她自己站在临冬城头、波顿族徽倒下,仍会一一实现,光之王仍与她同在。信仰再次在女祭司的心头树立起来。

  不管琼恩和梅丽珊卓在想什么,性格豪爽的戴佛斯不在意神的想法。他要让琼恩明白,只要一息尚存,就要继续战斗,为自己认为正确的事努力下去。最重要的是收拾眼前这个烂摊子。

  屋外,托蒙德和艾迪已经分别带领着野人和忠于琼恩的守夜人清剿了索恩势力。当他们看到琼恩重披黑色披风走出房间时,都惊呆了,野人甚至把琼恩当成了神明。琼恩走向托蒙德和艾迪与他们拥抱,虽然嘴上说着相互嘲笑的话,兄弟之情却溢于言表。

  在长城西南方的落日之海波涛汹涌,一艘大船正驶向学城所在地旧镇。山姆在船上吐得昏天黑地,第一次看到大海的吉莉则兴奋不已。她非常期待看到旧 镇,那个维斯特洛大陆最美的城市。不过山姆却有难处,学城里不允许有女子,而把无依无靠的吉莉和小山姆放在旧镇,山姆更加放心不下。他希望吉莉能去角陵, 他的家乡,在那里塔利家族能给她必要的照顾。这个决定让吉莉心里不舒服,曾经许诺相随相伴,现在却又要天各一方。但她能体谅山姆的良苦用心,愿意去角陵。 有这样体贴的妻子,山姆心里一股温情涌了上来。只是苦胆水没给山姆表现的机会,先从山姆的肚子里喷涌而出。

  布兰在三眼乌鸦的引领下,再次进入了历史长河中。这一次他们来到了极乐塔。当年疯王的弟弟雷加?坦格利安劫走了与劳勃?拜拉席恩有婚约的莱安 娜?史塔克,因此引发篡夺者战争,推翻了统治维斯特洛大陆三百多年的坦格利安王朝。战争结束后,年青的艾德带着梅利?黎德的父亲霍兰?黎德以及另外四名骑 士来到关押妹妹莱安娜的极乐塔。当时王国里最优秀的剑士亚瑟?戴恩和他有着传奇色彩的佩剑拂晓神剑,受雷加之命看守此处。神武的亚瑟名不虚传,以寡敌众, 丝毫不落下风。一场恶斗,艾德身边的人一一被砍倒,只剩他一人苦苦支撑,无还手之力。布兰很奇怪,这个故事他从小听过很多遍,都是父亲战胜了亚瑟,但为何 事实又不一样。就在他心存疑问时,倒在地上的霍兰悄悄起身,从背后偷袭,重伤亚瑟。虽然这对骑士而言是种不齿的行为,但艾德没有任何不满,拾起掉在地上的 拂晓神剑,挥剑砍断了亚瑟的脖子。故事也就由胜利者书写并流传了下来。

  布兰还想随着父亲进入极乐塔,了解姑姑莱安娜的情况,却被三眼乌鸦带回了现实世界。三眼乌鸦知道布兰心中有很多不满,但他必须这么做。他在鱼梁 木中上千年,远远的看着这个世界由盛而衰,周而复始。千年的时间里他都在等待布兰的到来,希望布兰能拯救这个世界。可在此之前,布兰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 习。

  丹妮莉丝跟着妇孺的队伍一步一步穿过多斯拉克之海大草原,走到了多斯拉克的首都维斯?多斯拉克。上次走过那两个巨大的战马图腾时,还是卓戈卡奥 的卡丽熙(妻子),现在则是失去保护的多希卡林(卡奥的遗孀)。在这里,多希卡林有自己的一套规则,丹妮莉丝在卓戈死后没有马上到此生活而是去了外面的世 界,属于触犯禁忌。不久后,所有的多斯拉克部落都将汇集到此,他们除了讨论决定洗劫哪座城市,奴役哪个部落外,还有个重要的事情,就是讨论如何处置丹妮莉 丝。最好的结果就是留下来和其他多希卡林一齐生活,当然也会有不好的结果。

  在多斯拉克之海大草原的南方,弥林炎热的天气让肥胖的瓦里斯浑身难受。两名无垢者押着一名女子走上前。这个女子利用妓女的身份作掩护,多次协助 鹰身女妖的信徒刺杀无垢者,并发动竞技场暴动。瓦里斯从女子刚毅的面孔就能看出酷刑对她起不了作用,对付这种人瓦里斯自有一套。他早就从“小小鸟”(眼 线)那得到了很多情报,知道她叫瓦拉,有一个儿子多姆。当女子听到瓦里斯能说出她的姓名时,心里的防线就产生了裂缝,以为瓦里斯已经洞察了一切。当瓦里斯 再说出多姆的名字时,瓦拉的内心开始动摇。施加了足够的压力后,瓦里斯态度一转,踢了踢脚边盛满银币的袋子,愿意把瓦拉母子送到西海岸的自由城邦潘托斯生 活。然后瓦拉面临一个选择题,是与儿子一起过自由的新生活,还是让儿子孤苦零丁的在弥林乞讨。一张一弛间,瓦里斯达到了他的目的。

  已经久候多时的提利昂、灰虫子和弥桑黛终于得到了审讯结果,暗中资助鹰身女妖信徒的是阿斯塔波、渊凯的奴隶主和瓦兰提斯部分支持奴隶制的人。灰 虫子闻言,主动请命出征阿斯塔波和渊凯,处死奴隶主。为奴多年的弥桑黛也支持灰虫子的作法。而提利昂考虑得更多,无垢者需要维持弥林的稳定,不能离开。他 打算使用熟悉的政治手段解决这些恐怖份子的金主,这就需要瓦里斯的“小小鸟”给各奴隶主传话。瓦里斯对自己的“小小鸟”们非常信任,相信他们一定会不负所 托。

  可瓦里斯错了,顶替他职位的科本已经接管了散布在君临城的穷家孩子,这些小小鸟们将为皇家服务。相对于比武审判,太后瑟曦并不担心,被科本复活 的魔山可以赢得任何比武。她更担心的是那些流言蜚语。瑟曦要求科本扩大对小小鸟的控制范围,她要知道维斯特洛大陆上所有在背后嘲笑太后的人,有债必还。

  交待好科本后,瑟曦和詹姆又来到首相塔。叔叔凯冯?兰尼斯特已经取得了首相之位,派席尔学士正在他面前大肆诋毁科本,平庸的财政大臣梅斯?提利 尔坐在下首。瑟曦奇怪的是,高庭的奥莲娜竟然也在座。荆棘女王果然牙尖齿利,不仅不正面回答瑟曦的疑问,还处处揭她的伤疤。詹姆和瑟曦不想多作口舌之争, 直接坐了下来,询问首相如何处理弥赛菈之死。弥赛菈牵扯到多恩政变,凯冯没能力解决,更不愿帮助瑟曦解决。他只能选择离开座位,拂手而去。

  在太后为女儿争取正义时,托曼国王带着御林铁卫来到教堂,想为母后取得公平对待。他的要求很简单,允许瑟曦见弥赛菈最后一面,但被大麻雀拒绝 了。没有得到审判,教堂就不会允许太后进入。双方剑拔弩张之时,大麻雀摒退了左右,托曼见状也让铁卫退了出去。大麻雀和颜悦色,称赞起太后的母爱,再把太 后受的苦难说成是诸神之意。只有接受神的意志,才能公正善良,成为贤明君主。本就没有从政经验的托曼很快就被大麻雀迷惑,接受了这套说辞,相信让母亲接受 惩罚,才是国王的责任。

  布拉佛斯的黑白之院里,艾莉亚继续接受着无面者的训练,用听觉、嗅觉、触觉代替失去的视觉。在日复一日的棍棒击打下,身体越来越强;在日复一日 的抽打下,以前的生活也在慢慢剥离。她就像旁观者一样,诉说着艾莉亚曾经的经历与仇恨,仿佛她并不存在于世间,只是观察着其他人的生活。贾昆知道艾莉亚已 经有了成为无面者的能力,最后的考验就是饮下池中水。池中水让很多人献出生命供奉千面神,当艾莉亚饮下池水,再睁开眼睛时,原本混浊的双眼再次清澈。她如 愿以偿,成为了真正的无面者。

  野人入境让最北方的安柏家族非常担心。为了取得波顿家族的帮助,他们献上了礼物,瑞肯和欧莎。拉姆斯从未见过瑞肯,为此安柏拎出了从小跟随瑞肯的冰原狼毛毛虫的头。

  黑城堡里,几名行刺司令官的人站在高台上,脖子上套着绞索。琼恩穿过人群走上高台,从他们面前一一走过。有人恐惧,有人悔恨,只有索恩拒不认错,而奥利不愿再和琼恩说一句话。听完临终遗言,琼恩拔剑砍断绳索,垫脚的木桶被抽去。

  行刑完毕,琼恩脱下象征守夜人的黑披风,把黑城堡交给了艾迪。“至死方休”的誓言已经兑现,琼恩要为史塔克家族重拾尊严和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