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欧美剧情介绍 > 国土安全电视剧

国土安全第六季第1集剧情介绍

  泄露的秘密协议

  从中情局辞职后的两年多里,卡莉搬到了德国,悉心照顾着自己的女儿。在“都灵基金会”找了份安全主管的工作,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提供保全方案。偶尔会在空闲时到教堂参加弥撒,寻找心灵寄托。虽然生活在平静的生活里,但她的眼睛里仍不失当年机敏的眼神。

  柏林,一家脱衣舞酒吧的地下室里正是一个色情网络聊天网站所在,几台服务器24小时不停的向网络里的用户提供各种形式的聊天服务。酒吧老板的儿子和另一个IT人员努曼正在机房里欣赏着一段自制视频,视频里恐怖组织招募成员的发言被篡改成招募同性恋参加狂欢的内容。两人得意的将视频上传到恐怖组织建立的网站上,想着那些穆斯林恐怖份子看到视频的表情,不禁笑了出来。可上传才几秒钟,服务器防火墙就发出警报,有人试图进入服务器。原来中情局柏林站一直在监视这个网站,当发现有人上传视频后,立刻进行了追踪。两人不肯示弱进行反追踪,集合了机房里所有服务器的运算能力攻破对方的防火墙,下载其服务器中的文件。柏林站工作人员马上切断服务器电源,可为时已晚,已有上千份资料外泄。当地下室的两人看到上千份含有“CIA”字样的文件时,也惊得目瞪口呆,没想到自己会在无意中黑了中情局的服务器。

  卡莉骑自行车将女儿弗兰妮送到幼儿园。今天是女儿弗兰妮的生日,下午还要准备生日聚会。安置好女儿,卡莉步行来到上班地点,都灵基金会。基金会负责人奥托•都灵和律师乔纳斯正陪着来访的黎巴嫩大使贾米尔。等大使离开后,奥托做了个惊人的决定,要亲自去黎巴嫩。卡莉作为安全主管知道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正在拉卡地区集结,很可能会对黎巴嫩发动袭击,现在去那里,是很不明智的决定。奥托坚持要去当地难民营——阿拉迪亚难民营观察情况,并只给卡莉三天时间准备。

  中情局位于弗吉尼亚州兰利的总部会议室里坐满了各政府机构的代表,包括已升任中情局欧洲部部长的索尔及顾问阿德尔。刚从拉卡地区回来的彼得•奎恩要在此汇报自己两年多里在土耳其及叙利亚地区战斗情况,并要按阿德尔的要求认同美国在中东的策略以争取获得反恐资金。但面对着军方代表的质疑,他终于忍不住说出自己的心里话。美国在中东地区毫无战略可言,而对手却有着坚定的目标,消灭所有异教徒,建立伟大的伊斯兰国。在索尔的默许下,彼得提出自己大胆的建议,要么派二十万大军及相同数量的医护人员去战斗,要么用核武器夷平拉卡。彼得未按要求发言让曾一手培养他的阿德尔多少有些恼怒,决定把他踢出中情局。此时索尔收到消息,柏林站的机密文件泄露,立刻出发赶往德国。

  接女儿回家后,卡莉陪着女儿和女儿的同学们一起庆祝她的两岁生日。男友兼同事乔纳斯请来的气球大师很受欢迎。这时另一名同事劳拉•萨顿赶来。劳拉是一名美国记者,现为基金会工作。她收到一份黑客发来的邮件,附件里有一份中情局的机密文件,是德美情报部门之间的秘密协议,协议里德国情报部门允许美方代其监控国内的圣战份子,以绕过本国的隐私法。劳拉此来就是想让卡莉甄别文件的真实性。但这种行为违反了中情局的规定,被卡莉断然拒绝。劳拉并不想就此罢休,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公开这份协议,让德美政府之间的肮脏勾当曝光。先是要回到中东,现在又涉及到中情局,卡莉一直在逃避的生活似乎又回来了。乔纳斯支持她不去黎巴嫩,不去看中情局的机密文件,但很多事情往往是身不由己的。

  为了了解更多有关黎巴嫩的真实情况,卡莉来到中情局的柏林站,见到负责人艾莉森。本以为曾经的合作关系能让自己得到一些情报,不想艾莉森却以机密为由拒绝了,除非卡莉能将雇主奥托的一些情报作为交换。但卡莉只是安全主管对基金会高层的信息并不了解,这次见面无果而终。离开前艾莉森出于好意告诉卡莉,索尔马上就会到这里,为了防止两人尴尬卡莉可以从后门离开。在楼梯口,卡莉远远看到正在下车的索尔。思索片刻,卡莉决定不回避索尔。当胡子已经半白的索尔看到眼前两年多未见的卡莉时,心情复杂。曾经的得意门生,现在却形同陌路。都灵家族多次让美国难堪,在中情局的眼里其并非朋友,现在卡莉为其工作就必须对她有所防范。没说几句,索尔就转身上楼不再理睬卡莉。

  在艾莉森的办公室里,索尔查看了损失文件的清单,对技术人员的解释很不满意。因为无法确定窃取文件人员的身份,只能做最坏的打算,协议很可能被公开。艾莉森已经为索尔安排与德国方面见面。

  未取得任何情报的卡莉再次建议老板奥托取消或推迟去黎巴嫩,或者由其他人作为代表,为此还谎称中情局的朋友不建议此时去黎巴嫩。同事劳拉指责卡莉一味听从中情局的意见,让卡莉非常恼怒。为了说明事态的严重性,卡莉将索尔亲自赶到柏林的事说了出来。这正好间接证明了劳拉取得的秘密协议是真实的。劳拉马上决定公开这份协议。这时卡莉才自知失言。一旁的奥托并没有插话,等劳拉离开后,他说出自己要去黎巴嫩的原因。因为大量难民涌入,难民营的粮食、医药短缺,黎巴嫩政府不能或不愿资助,为此大使才来求助。奥托已经联系到6名富翁赞助,但前提是他必须亲自到当地察看难民情况。卡莉闻言,也不再坚持自己的观点,重新开始计划如何保证老板能安全到达阿拉迪亚难民营。

  卡莉来到一家基金会曾赞助过的清真寺,求见此处的伊玛目阿菲兹酋长,希望他能代为与真主党指挥官奥拉民联系。因为真主党被西方国家定性为恐怖组织,在德国的穆斯林不愿公开承认自己与其有任何联系。奥拉民是真主党在德国地下组织的指挥官,阿菲兹酋长当然不会承认自己认识他。真主党实际控制着阿拉迪亚难民营,想安全到达那里必须得到真主党的许可。说出自己的请求后,卡莉也不要求酋长会给出明确的答复,起身告辞离开。

  此时索尔和艾莉森正在与德国情报部门进行非正式见面。德国方面对这次泄露非常恼怒,决定趁协议还未被公开立刻终止合作,以后发生任何事情德国方面都不会承认。失去德国的支持,索尔决定快刀斩乱麻,马上解决几个重要的恐怖组织人物,以免协议公开后引发恐怖组织的报复行为。彼得被阿德尔踢出中情局后,做起了杀的生意。索尔就是他主要的客户。在索尔的要求下,彼得当晚就干掉了恐怖组织安插在德国的炸弹制作人。他的下一个目标将是一个现住柏林曾在叙利亚招募孩子,洗脑后发动自杀式炸弹袭击的女魔头艾尔•法耶德。

  在教堂寻求平静的卡莉出来看到一个戴着头巾的中东妇女误将两人的自行车锁在了一起。卡莉正想追上她打开车锁,突然被两名大汉从背后戴上头套,塞进一辆面包车。随后面包车疾驰而去。卡莉被带到一处阴暗的地下建筑里,真主党指挥官奥拉民的态度并不友善,他曾是阿布•纳齐尔的护卫人员(见第二季内容),在卡莉和中情局的围剿中,他失去了自己的两个兄弟及儿子。过去的事多说无宜,卡莉只想让他知道都灵基金会要向阿拉迪亚难民营提供资金和粮食以解决难民问题,希望真主党能邀请奥托•都灵,以保障奥托的安全。奥拉民只能将这番话传达给真主党议会,由议会决定。至于议会是否愿意接受这些异教徒提供的供给,谁也不知道。甚至连奥拉民是否会将这个消息传达给议会都不得而知,卡莉只能祈祷。

  夜晚,劳拉正在电话联系乔纳斯,想听听他从法律角度如何看待公开秘密监控协议。乔纳斯并不支持马上公开,而是建议在确定不会危害国家安全后再作考虑。突然乔纳斯听到屋外有动静,走到窗前发现一辆面包车停在屋前,车门打开,卡莉被推了出来。乔纳斯丢下电话冲到屋外,劳拉听到电话被挂断,也不愿再多想,在网上公开了秘密协议。乔纳斯跑到路边,面包车早已不见踪影。他扶起卡莉回到屋内。卡莉为了不让他担心,也没有说出详细的情况。

  深夜,躺在床上无法入睡的卡莉看着身边的女儿和乔纳斯,不知道他们是否会因自己而受到恐怖组织伤害。此时手机震动,电话那头一个带着中东口音的男人说出“真主党议会真诚邀请奥托•都灵访问阿拉迪亚难民营”,随后便挂断了电话。卡莉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国土安全第六季第2集剧情介绍

  难民营惊魂

  黎巴嫩和叙利亚边境,卡莉坐在车里看着车外废墟般街道上川流不息的难民。他们涌入阿拉迪亚难民营,让这里的生存环境更加恶劣。到了难民营入口,经过联合国维和部队的检查后,车辆进入难民营在一个简易房屋搭成的联合国指挥所前停下。在周围难民嘈杂的声音中,联合国豪根上校上前迎接卡莉和她的两名随从。进到指挥所,豪根上校指着地图上的一小块区域。整个难民营看似由联合国管理,实际上维和部队只能控制这极小的一块,其他大部分区域都是在真主党的控制之下。上校正说着,指挥所的门突然打开,一个中东男子冷冷的看着卡莉,而对一旁的豪根上校视若无物。这人是真主党人,与真主党沟通才是卡莉此来的真正目的。豪根上校虽然对基金会与真主党联系表示不满,但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

  卡莉跟着来人穿过难民营熙熙攘攘的街道,来到了当地真主党的指挥部。经过搜身后,卡莉终于见到了当地真主党指挥官瓦利德。电视里播放着足球比赛,瓦利德傲慢的看着卡莉,对德国地区指挥官奥拉民邀请奥托到难民营根本不买账。卡莉很清楚他是想要个人的好处,于是从随身的包里取出四万美元送上。瓦利德态度果然有所转变,但只给奥托一小时时间,超过时间就不再保证他的安全。卡莉只能答应。

  德国柏林,劳拉公开美德秘密协议引起轩然大波,电视台正在直播对她的采访。与此同时德国情报部门也在对她的住宅进行搜查。索尔正坐在柏林站的会议室里看着直播采访,心里想着对策。艾莉森递上了一叠照片,里面正是文件泄露当天劳拉去找卡莉的情景。索尔和艾莉森无法确定卡莉是否参与其中。采访节目播出让德国政府非常尴尬,情报部门决定抓捕劳拉,将她带回调查。

  色情网站机房内,两个人正为自己的“壮举”而兴奋无比。看到电视里劳拉对自己的感激之情,听着她义愤填膺的话语,努曼决定马上将手里其他的资料全部送到她手上,让她能更多的揭露德国政府的虚伪。但当他背着资料包到达电视台门口时,正好看到劳拉被一辆疾驰而至的黑色厢式SUV抓走,吓得马上调头离开。

  彼得正在跟踪自己的目标艾尔•法耶德,亲眼看到她用所谓的真主、天堂蛊惑居住在德国生活堪忧的中东青年女孩为她卖命。等女孩离开后,彼得继续跟踪艾尔,却在闹市中丢失了目标。

  黎巴嫩贝鲁特,卡莉结束与真主党的接触后返回酒店,得知老板奥托•都灵先生已经到达酒店。这时她远远看到一个人,正是中情局驻贝鲁特站的负责人汉克。支开随从后,卡莉上前与汉克打招呼。多年的同事见面热情拥抱,汉克无法相信卡莉会为奥托•都灵工作,还怀疑又是她和索尔制订的打入基金会的“阴谋”。听到卡莉否定了这一想法后,汉克切入正题,他想知道真主党在难民营里的控制情况。但卡莉已经离开中情局,她不想再卷进以前的生活,不想让别人以为她在暗中帮助中情局,就拒绝透露自己在难民营里的情况。短暂的谈话就这样不欢而散。

  入夜,来到奥托包下的楼层,卡莉发现奥托居然没和自己商量就在举办聚会。示意了一下奥托后,卡莉转身到天台上等候。奥托来到天台,知道自己自作主张的确打乱了卡莉的工作,但招待的人都是他在黎巴嫩的朋友,不会有任何危险。卡莉汇报着当天在难民营的情况。远处突然传来密集的枪声,告诉着人们这里看似繁华的街道,却并不安全。两人只能自欺欺人的当作是婚礼的鞭炮声。奥托非常相信卡莉在中东的经验,可卡莉觉得那些只是年少轻狂时的事情。现在家里还有男友和女儿在等着她,当年拼命三郎式的生活已经一去不复返。回到房间,卡莉给乔纳斯打了个电话,如果顺利,明天就能回国。但卡莉的命运注定一波三折。

  此时柏林德国情报总部里,曾帮助过彼得的探员阿斯特丽德(第四季内容)将一头金发随意盘在脑后,配合消瘦的身材显得非常干练。走进审讯室后,不论暴躁的劳拉如果申明自己是美国公民要见律师,阿斯特丽德都保持着冷静。她告知劳拉违反了《外籍居住法》,从事危及德国安全的活动。劳拉根本不吃这一套,拒绝说出文件来源,也不愿去想阿斯特丽德所说的在德国境内活动的圣战份子,只等着律师来接她出去。在她眼前似乎已经看到了因为公开这份秘密文件而唾手可得的普林策奖。中情局的艾莉森正在实时观看审讯监控,索尔走了进来坐在她身边。索尔艰难的开了口,这件事必须有人做替罪羊,而这个人就是艾莉森。

  次日,彼得再次发现了艾尔•法耶德的踪迹。这一次她脱去了头巾,穿着普通的服装,刻意抹去中东的痕迹,开车带着三名年青女孩出发,其中一名正是当天受蛊惑的女孩。

  阿拉迪亚难民营里工厂的废墟前,奥托在做着慷慨激昂的演讲获得阵阵掌声,台下媒体的闪光灯频频亮起,卡莉和保镖们则紧张的观察着周围。一小时很快过去,可奥托还意犹未尽,继续与人们握手接受媒体拍照。卡莉不得不多次催促,不远处真主党的守卫也开始不耐烦起来。一名保镖发现人群中有人右手插在衣服中,低着头向奥托靠近,立刻拔枪示警。卡莉马上将奥托推到道路拐角处。那人见行迹暴露,一把抓过边上的女人挡在身前,右手举了起来,手里握着引爆器。卡莉果然下令开枪,保镖连开两枪,那人中弹倒地身亡,衣服里露出几包高爆炸弹。接应车辆赶来,卡莉迅速将奥托推进车里,命令司机开车。其他保镖进入第二辆车紧随其后。两车在难民营的街道上快速行驰,卡莉发现街道两边的人都在离开,街道很快就空无一人。察觉异常后,卡莉命令停车,司机却似乎没有听见,仍加速行驰。卡莉感觉不妙立刻拉起手刹,车子嘎然停下,同时几米外的街道突然爆炸。如果车子继续开,车里的人必然无一幸免。司机开门逃跑,卡莉无暇顾及,亲自开车冲出难民营,将奥托安全带到机场。众保镖簇拥着奥托上飞机,卡莉却选择留下来,她要搞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要搞清楚幕后黑手是否会跟到柏林继续行刺计划。奥托本想劝说卡莉一同回国,可卡莉顽固的老毛病再次发作,奥托只好听从她的意见。

  中情局柏林站里,索尔正在处理因文件泄露而被曝光的特工和线人安置工作。艾莉森对撤离顿涅茨克两名线人有异议,这两人是由她招募,如果撤走,中情局会失去对乌克兰东部的情报,很可能对当地紧张局势造成误判,所以她自动请缨寻找取代两人工作的人选。但索尔没有给她弥补过失的机会,只让她尽快按规定回国。艾莉森心生怨恨,认为索尔在对待卡莉和自己时,持有双重标准。

  彼得一路跟踪艾尔直到华灯初上。艾尔将车停在一处加油站后,自己下车到卫生间,而另一个中东模样的男人接手车辆继续出发。彼得拨打报警电话,举报极端组织人员的车牌和行驰方向,自己则等着艾尔出来。不一会一个穿着黑长袍戴着黑头巾的妇人从卫生间出来,彼得发现她就是艾尔•法耶德。在枪口面前,用天堂鼓励女孩慷慨赴死的艾尔,自己却开口求饶。彼得毫不留情的当头一枪,再拍下照片作为证明。

  兰利中情局总部内,阿德尔接到艾莉森的电话。艾莉森让他知道自己在俄罗斯、东欧地区的情报价值不可估量,如果让她离开,索尔根本不可能有足够的能力组织起对俄情报网。听到阿德尔语气有些松动,艾莉森提出可以让索尔背这个黑锅,而且以索尔的忠诚,他只会默默接受而不会公开反对。

  疲惫的卡莉回到酒店房间,刚打开灯就看到一个男人站在屋内。男人举起双手示意并没有武器,他是奉奥拉民的命令将钱还给卡莉,以补偿奥托在难民营遇险的过失。他们已经查出正是瓦利德背叛了真主党,提供的一段手机视频正是对瓦利德进行拷打。视频里瓦利德宁死也不交代谁是幕后主使,但却说了另一个情报,刺杀的目标并非奥托而是卡莉。男人让卡莉早些离开贝鲁特,说完就走出房间,只留下紧张得嘴唇发抖的卡莉。

  在柏林的索尔还不知道艾莉森会在背后下黑手,他到与彼得说好的邮局内,将下一目标任务放在指定的邮箱里。过了不久,彼得来到邮局,将拍有照片的手机丢进邮箱,再拿出放有任务情报的信封。信封里是一组密码,彼得打开当天的报纸,按密码顺序一个个找到对应的字母写在纸上。最后纸上的名字是“麦吉森”(卡莉的姓氏)。

本月剧情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