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全集剧情 > 我的1997电视剧

我的1997第1集剧情介绍

  高建国误伤安国庆准备逃港 岳芳兵紧追不舍劝返高建国

  1976年初,内蒙古插队知青高建国和安慧这对恋人踏上了返京的列车,和他们同车回来的还有知青丁跃民。

  安国庆来车站接安慧,对高建国和丁跃民非常冷淡,强行把安慧带回了家,临走,安慧嘱咐高建国明天一定早点去她家。

  在这寒风刺骨,阴霾笼罩的冬天,高建国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他满怀喜悦地想尽快见到自己的家人,把和女朋友安慧结婚的消息尽快告诉他们 让家人分享着惊喜,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的决定,竟是两个本来幸福美满的家庭分崩离析,面临重大的灾难,也将从此改变他一生的命运,

  安慧和安国庆回到家,妈妈张凤鸣就迫不及待地让安慧去和政委的独子王乐见面,王乐仰慕安慧已久,她这次也是被妈妈生病为借口骗回北京的,安慧坚持要和高建国好,安国庆觉得和他们家门不当户不对,安慧再次说明内蒙的那场大火安慧差点没命了,是高建国不顾一切救她出来,从那以后,她就决定飞高建国不嫁。

  高建国一回到家,母亲岳芳兵(北京某公安分局干部)赶快包饺子,高建国拿出给她买的大红毛线,岳芳兵开怀大笑,弟弟高建军很高兴,家里充满了欢声笑语,父亲(北京五零二所高级工程师)高致远回到家,看到一年多没有回来的儿子也很开心。高建国向父母说明,他和安慧交往了三年,准备向生产队打报告结婚,因为他们俩的户口都在内蒙古,母亲兴高采烈地开始张罗着举行婚礼的事。

  安国庆把王乐叫到家里和安慧见面,张凤鸣赶忙去张罗做饭,并让安慧午饭后和王乐一起看电影,没想到安慧直截了当地声明自己没有时间,借口有事就走了。

  安建国急忙出来拦住安慧,提醒她要知恩图报,爸爸是政委,如果他出面,安慧父亲的工作就能恢复,他的政治生命也就被扳回来了,安慧坚持要去找高建国,没想到安建国一气之下狠狠打了安慧一耳光,她气跑了。

  安慧向高建国说明,她非他不嫁,安国庆紧跟着追来,他恳求高建国放手,这样就可以救他们一家子,高建国义正言辞地声明,他绝不违背良心,也不出卖爱情瞧,他很瞧不起安国庆,安国庆气得火冒三丈,安慧急忙制止了他们的争执,安国庆气呼呼走了。

  安慧回到家,再次向张凤鸣声明,她绝不会和王乐结婚,就关门进自己的房间,随后安国庆就锁上她的房门。

  临睡前,高建国在高建军的枕头下发现叔叔从香港来的信,是他偷偷从高致远的箱子里拿出来,高建国还没来得及看,就被丁跃民连夜叫出去,他才知道安慧被她妈锁起来了,他们三人决定去救安慧。

  安慧听到高建国的口哨声,她偷偷从梯子上下来,和他们一起逃出丁跃民要去回家准备,明天一早和他们俩一起回内蒙,高建军也回家帮哥哥拿行李。

  张凤鸣来给安慧送饭的时候,发现她跑了,安国庆立刻骑车去追,他拿着打棍子冲进来的时候,高建国和安慧正亲亲热热地抱在一起,安国庆怒不可遏,举棍子就打高建国,高建国赶忙和他解释,可他根本就不听,只是疯狂地追打高建国,他随手举起酒瓶子,砸向安国庆的头,他应声倒地,昏迷了。

  高建国和高建军把安国庆送到医院,诊断结果是失血过多,脑受损,高建军苦苦恳求医生救安国庆,高建军担心哥哥会坐牢,提醒他趁安家人没来之前,赶快逃往香港。

  外面下着瓢泼大雨,安慧匆匆赶来医院,要和高建国一起去自首,可是他不想连累安慧,并且表明这辈子只娶她一个,就和安慧吻别,冒雨逃走了,安慧哭得死去活来,她大声哭喊会等高建国一辈子的。

  岳芳英逼问高建军说出高建国的下落,可是他就是不说,岳芳兵发现高建军手上的钢笔印,逼他拿出笔记本,岳芳兵仔细辨认,认出是叔叔在香港的地址,她深知逃港是死罪,决定立刻去把高建国抓回来投案自首。

  高建国来到广东省宝安县,他想在红旗旅社住宿,服务员要介绍信和边防证,他一再恳求服务员通融,却被撵了出来,负责清洁的服务生追他出来,他看出高建国的意图,声称可以帮他逃港,这里每隔两天就有人跑过去,高建国拿出300元钱交给他。

  岳芳兵也来到宝安县,她到旅社饭店到处询问都没有高建国的消息。最后,她只好去找当地刑满释放的老四,希望他能帮忙找儿子高建国,并且付给他钱,

  深夜的海边,高建国被人带着悄悄登上偷渡船只,当他们准备开船的时候,岳芳英追踪而来,她一下子跳上船,强行要拉高建国回去。正在这时候,警车呼啸来了,他们不顾警察的提醒,把船一溜烟地开走了,岳芳英命令他们把船开回去。这时候,边防海警也来了,大声呼喊要检查他们的渔船。

 

我的1997第2集剧情介绍

  岳芳英母子被救到龙鼓村 高致远痛失亲人伤心欲绝

  岳芳英母子被冲到香港的南澳海滩,高建国慢慢苏醒过来,他拼命唤醒岳芳英,母子二人死里逃生,抱头痛哭。

  香港警察罗向荣得到渔民报警,把高建国和岳芳英当偷渡客收容关押,尽管岳芳英一再解释她是一名内地老警察,只要将她遣返回去,就一切真相大白,高建国却坚持要留在香港。

  香港警署署长威廉看到岳芳英的工作证,觉得事关重大,再加上香港与内地关系复杂,他出面多有不便,就委派龙华探长全权负责此案。龙华向罗向荣了解了当时的情况,得知是从宝安县偷渡来的,蛇头姓黄,由于遇到海警巡逻,船翻了,他们被冲到香港海滩。

  高建国坚持要留下来,如果安国庆死了,他也就没命了,岳芳英却坚持让他回去接受法律的制裁,高建国以死相逼,岳芳英苦苦哀求他不能一错再错,要为父亲和弟弟着想,可是高建国还是一意孤行。

  高致远和高建国带着家里所有的几百元积蓄来到医院,向张凤鸣和安国庆的父亲安长江(某训练处处长)鞠躬赔罪,要求负担安国庆的医疗费,手术费,并且表示只要有高建国的消息,一定会交给公安秉公处理。张凤鸣非常愤怒,她不顾安慧和安长江的劝阻,坚持要赶走他们父子,安长江希望高致远理解做父母的心情,等安国庆手术后情况稳定再说别的。

  其实,高建国和岳芳英坐的偷渡船是龙华的,他因此损失了几千块,龙华决定放走他们母子,然后再从他们身上找回损失。

  罗向荣让高建国和岳芳英签字,就可以放他们出去,高建国以为是遣返,还犹豫着不想办手续。龙华和罗向荣拉岳芳英母子还有另外两个偷渡客出城赶往海琴湾方向,走到半路,车没电了,他们四个人只好下来推车,高建国趁机逃走,岳芳英想追回儿子,不小心滚下山坡,龙华假装追赶,向空中放了两枪,提醒罗向荣到渔村查一下,只要他们赚钱,自己的损失就能找回来。

  安慧失魂落魄地来找高建军打听,得知高建国已经逃港,高建军看到安慧伤心,他很内疚。安慧走出食堂,没想到王乐一直在跟着她,安慧指责他,都是因为他的出现,才导致事情到了现在无法挽回的地步,王乐也很后悔,但是他喜欢安慧的心不会变。王乐已经拜托他父亲把安慧调回北京做英文老师,这样就可以照顾家里,不让父母担心,安慧很感激王乐,她答应回去考虑一下。

  岳芳英再次醒来,已经过了一天一夜,她从阿强和林雅芳口中得知,他们母子是被龙鼓村的渔民赵大海救回来的,高建国正在帮赵大海干活,岳芳英挣扎着起来,坚持要带高建国回北京,赵大海提醒她证件丢了,根本不可能通过罗湖口岸,可是她认为自己是警察,能够解释清楚,赵大海提醒她非法潜逃香港是要判十年以上的,而且在哪里都能生活下去,岳芳英痛苦万分。

  正在这时候,渔民来找赵大海,原来,港电集团要在龙鼓村建电厂,他们有政府批示的完整的手续,田先生代表集团要把渔民赶走,村长带领渔民和他们理论,一时僵持不下。赵大海提议选出村民代表和港电集团的代表坐下来商议一个合理公平的结果。

  北京公安分局的局长陈永利把高致远叫去,他们接到广东省的公安发来的案情通报,得知高建国和岳芳英乘坐的偷渡船翻了,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如果两个星期再没有消息,就要报他们俩死亡,高致远大吃一惊,忍不出低声抽泣,他踉踉跄跄走出公安局,感觉天要塌下来了。

  岳芳英身体已经恢复,高建国母子,赵大海,阿强和林雅芳他们开怀畅饮,高建国非常感谢赵大海的救命之恩,并发誓永远不会忘了他,赵大海只想让他们母子好好生活。当高建国得知龙鼓村的大部分人都是内地的偷渡客,而且至今还有人没有拿到香港的身份证,他很吃惊。高建国听阿强和林雅芳讲起香港有钱人奢侈的生活,他心里充满了向往。

  而此时,罗向荣正躲在一边悄悄地观察着高建国和岳芳英,他们却全然不知。

我的1997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