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电视剧剧情 > 茧镇奇缘电视剧

茧镇奇缘第1集剧情介绍

  杜春晓回国遇绑架 黄慕云无意帮旧识

  民国时期。一个夜黑风高电闪雷鸣的晚上,年幼的杜春晓淘气地溜进一个房间,她刚刚拿起一口木箱里的一条长命锁正端详时,屋外窗子上印出一道神秘的黑影。紧接着杜春晓看到一幕让她终身难忘、夜夜噩梦的场景,一个蒙面黑衣人溜进她家里杀了她的父亲。杜春晓躲在床下紧紧捂嘴不敢出声才没被恶人发现,但她却看到蒙面恶人寒光四射阴毒的眼眸回望她这个方向,杜春晓晕倒了.......

  多年后,杜春晓陪着黄家大小姐黄梦清从国外留洋回来,回到她们阔别多年的家乡青云镇。黄梦清的父亲黄天鸣是青云镇首富,她们这次特意回乡就是为了参加黄天鸣的六十大寿。谁知两人刚到码头就被几个歹人假冒黄府下人绑架,黄家大少爷黄莫如赶到码头没接到人才知道姐姐黄梦清遭遇不测,他赶紧把消息报告了父亲黄天鸣。一时间整个黄府上下乱成一团。

  此时的黄梦清和杜春晓被一伙歹人绑架至一个废墟处,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歹人们留下杜春晓反放走黄梦清回黄府报信。杜春晓没有一般女孩的慌乱而显得非常沉着冷静,她暗暗思忖着逃跑之计。杜春晓借口解决内急而得以解开绑缚,然后乘机逃走,歹人们发现后穷追不舍。杜春晓慌不择路地逃到集市钻进一间茶楼,然后藏匿于茶楼戏台上的桌子底下。

  黄家二少爷黄慕云正在戏台上唱戏,他一身旦角装扮唱腔身段引得台下看客纷纷喝彩。这时几个歹人追过来,他们正四处张望寻找杜春晓时,黄慕云却落井下石的让人抬走杜春晓藏匿的桌子,杜春晓大急。歹人们看到戏台上的杜春晓一窝蜂地扑过去,杜春晓只得硬着头皮和歹人们硬拼。黄慕云和戏班的其他人仗义相助,不多时警察赶到将歹人悉数抓获并追回了被歹人抢走的杜春晓黄梦清的行李。

  杜春晓安然无恙地回到黄府让黄天鸣喜出望外。黄天鸣对杜春晓的疼爱和关切溢于言表,杜春晓深深感动。她对黄天鸣将自己视如己出还送自己陪黄梦清出国陪读表示感谢,黄天鸣却大度宽厚地笑笑。杜春晓自小生活在黄府且天性烂漫,见过黄府一干人后她就在阔别多年的黄府里四处闲逛。黄府后院一群丫头正抬头望着树上的风筝叽叽喳喳一筹莫展,杜春晓如幼时一般顽皮好动,她自告奋勇地爬上树替丫头们取风筝。杜春晓拿到风筝引得丫头们的一片赞好,杜春晓正准备从树上下来时,却登高望远地看到远处一个深宅院子里有人披着一块布如同怪物一般伫立在小院楼上。杜春晓正诧异思忖时,狗吠之声从树下传来,杜春晓受了惊吓慌了手脚突然从树上掉落。惊呼声响成一片,杜春晓急速下坠却不料落入一个宽厚温暖的怀抱。

  杜春晓缓缓睁开眼睛,印入她眼帘的是一张帅气干净面带微笑的黄慕云俊脸,杜春晓大窘。黄慕云戏谑地笑话杜春晓,黄莫如这时匆匆赶到,他告诉杜春晓黄慕云的身份,杜春晓得知眼前的男子就是幼时常常恶作剧戏弄自己的二少爷顿时没了好气。杜春晓气呼呼地走开,黄慕云却暗笑杜春晓多年未见脾性未改。

  杜春晓和黄梦清拿到黄莫如从警局帮她们拿回来的行李。两人翻看着行李,把她们带给黄府众人的礼物一一分发给大家。黄梦清送给黄莫如的是一个音乐盒,黄莫如拿着音乐盒脸上却露出难以察觉略显尴尬的笑容。杜春晓却不以为意地硬拉着黄莫如坐下来,她坚持要用带回来的塔罗牌给黄莫如算命。黄莫如难以推辞只好顺着杜春晓的意坐下来。

  杜春晓单独和黄梦清在一起时神神秘秘地告诉她一个消息,她说自己爬到树上时看到黄梦清母亲独居的小院楼上有一个怪物。黄梦清大惊难以置信。于是晚上两人好奇地溜到小院门口,小院的门却紧闭着。两人搬着梯子想翻入小院,却不料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突然开门从小院里走出来。黄梦清和杜春晓吓得仓皇逃走。

  黄梦清和杜春晓惊魂未定地回到闺房,黄梦清才发现刚刚逃跑时弄伤了脚踝。杜春晓准备拿出从英国带回来的药为黄梦清擦拭,就在她打开行李箱时愣住了。杜春晓告诉黄梦清有人动过自己行李,黄梦清也愣住了……

茧镇奇缘第2集剧情介绍

  杜春晓发现被跟踪 黄慕云寿诞献奇礼

  杜春晓发现自己的行李箱被人翻过十分不解,黄梦清联系最近发生的事情也觉得事有蹊跷。黄梦清问杜春晓她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宝贝,不然她们为什么刚回青云镇就被绑架,而且绑匪似乎就是奔杜春晓而来。现在她的行李被翻找极有可能也是有人要找什么宝贝。杜春晓百思不解,她焦急地辩解自己真的没有什么宝贝。说话间,杜春晓突然看到窗子上印出一个人影,有人在屋外偷听。杜春晓大喝一声马上冲出门,但屋外空空荡荡身影全无,杜春晓眉头紧蹙疑惑丛生。

  杜春晓准备了祭拜用品想去给母亲上坟,只听到院子里吵吵嚷嚷。杜春晓好奇地探头过去,看到院子里二太太正在斥责一个叫小雪的丫头。二太太斥责小雪别有用心地给黄莫如织毛衣,嘲讽她痴心妄想地想上位。杜春晓对这种大户人家里的明争暗斗一向不齿,她默默地闪身离开。谁知杜春晓刚走到大门口就遇到黄慕云,他正拉着一个名叫白子枫的女孩匆匆走来。白子枫是个年轻美丽的女孩,她擅长西医,最近与黄慕云走的很近。这引得黄慕云的母亲三太太甚是不满,三太太也是借头疼之故让黄慕云请来白子枫,她想亲自见一见会一会白子枫。

  杜春晓又照例与黄慕云没好气地呛了几句就匆匆离开,刚走不远黄慕云骑着自行车追上杜春晓。黄慕云主动提出骑车送杜春晓去墓地,杜春晓原本想推辞,但想到墓地确实较远于是不情不愿地坐上了黄慕云自行车后座。两人一路有说有笑似没有芥蒂一般,很快两人到了墓地,黄慕云放下杜春晓后离开,他说等会再来接她。

  杜春晓刚把祭拜物品摆到母亲墓前,就听到不远处树林里传来一男一女的说话声。杜春晓闻声似有些熟悉,于是悄悄走过去,结果她震惊地看到小雪正拉着黄莫如急切地说着什么。杜春晓看得入神时突然发现身后有人偷窥自己,杜春晓下意识地发出一声惊呼。杜春晓的声音惊动了黄莫如,黄莫如大惊往杜春晓这边走过来,杜春晓意识到状况她赶紧回到母亲坟前装出正在祭拜的样子。就在这时黄莫如走过来。

  黄莫如看到杜春晓有些吃惊,杜春晓讪讪地掩饰着心里的紧张,她反问黄莫如有没有看到有人跟踪和偷窥。黄莫如四下张望却并没有看到不远处正偷窥他们的陌生男子。黄莫如陪着杜春晓离开,迎面碰到正准备来接杜春晓的黄慕云。黄慕云见杜春晓身边有黄莫如陪伴有些不悦地离开,离开前他提醒两人不要忘了晚上沈家的酒会。

  当晚黄家兄弟和黄梦清杜春晓四人一起参加沈家酒会,沈家是镇上大户,沈家大少爷热情地与黄家兄弟寒暄后便主动邀请杜春晓跳舞。黄梦清也主动邀请黄莫如一起跳舞,黄莫如推辞不过有些被动地起身跟黄梦清进了舞池。黄慕云悠闲地坐在一旁喝酒,眼神瞥向正在跳舞的杜春晓和黄梦清两对。这时他发现沈家少爷搂在杜春晓腰部的手慢慢收紧,他正把杜春晓往怀里拉,杜春晓尴尬地挣扎着。黄慕云不动声色地走到沈家少爷身边,借口换舞伴时间到了而强行把杜春晓拉出舞池。

  杜春晓脱困却毫不领情,她又与黄慕云为跳舞的事争执起来。杜春晓被激将想和黄慕云较一高下,她下了舞池自信地起舞,黄慕云也脱去外套进入舞池与杜春晓比试起来。一对璧人在舞池配合默契地起舞,引得酒会众人纷纷鼓掌叫好。杜春晓正得意时,黄慕云却高傲地拿起外套一言不发地离开。

  黄天鸣寿诞宴当晚宾客盈门,黄家在府中扎起高高的戏台。杜春晓看到桌上的食物早就食指大动,眼神里也看不到别的。这时锣鼓声响一身旦角装扮的黄慕云袅袅婷婷地上台开唱,二太太见状眼神里露出鄙夷和不屑,三太太见儿子如此顿觉颜面尽失,她想退席却被二太太安抚坐下。黄天鸣看着儿子送给自己的这份别出心裁的贺礼,脸上挂着笑却让人猜不透他是否真的喜欢。

  杜春晓看了这场景也没了食欲,眼神里满是探究和打量。她兴致索然地离开宴席踱步到了后院。杜春晓突然发现小雪正躲在角落里嘤嘤哭泣,杜春晓不解地拉着她询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雪见杜春晓逼问,最后答应等寿宴结束自己会约她见面告诉她。杜春晓回到宴席。

  黄慕云唱了一段突然从戏台上跳了下来,他击掌几下,在众人不解和诧异的目光中一伙老农担着土特产突然从外面走近。他们一字排开给黄天鸣祝寿,口里称道黄天鸣是大善人活菩萨,说他得知农户受了灾主动免了他们的租子。黄天鸣在短暂的愣神后顿时明白这一切都是黄慕云以自己的名义而为,因为前不久黄慕云特意为免租一事求过自己。黄慕云非常受用这种被众人谢恩的场面,他乐不可支当即还下令给老农们打赏。一时间宾主尽欢其乐融融。

  黄莫如到后台找到卸妆的黄慕云,他用责怪的口气质问黄慕云减租的事为什么不事先告诉自己。黄慕云却轻描淡写地称,这事不重要,重要的是黄天鸣因为此事非常高兴,这就够了。黄莫如一脸的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