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全集剧情 > 蜀山战纪2电视剧

蜀山战纪2踏火行歌第1集剧情介绍

  余英男初识白谷逸 神秘火黎族避世生存

  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秘密,余英男的秘密就是,她一直以来都喜欢着一个只会在梦中出现的人。她总会看见那个白衣少年,却无数次都只能看到背影,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她总会从梦中醒来。

  余英男生活在蜀山脚下的小村村,跟亲余美娇和哥哥余英奇住在一起,家里开了一间叫年年有余的客栈。蜀山人杰地灵,以往蜀山招生的时候,客栈总会客满,但因为蜀山已经三年没有招生了,所以客栈生意冷清,村里的人也都开始慢慢转向做制伞生意。

  现在的余英男可以说是没有过去的人,她的脖子上有一道粉红色的疤痕,据说是三年前被野猪咬了留下的,她还因此发高烧昏迷不醒,醒来后连自己是谁都忘了。这些都是余美娇告诉余英男的,天真烂漫的她并不执着于自己的过去,只觉得拥有现在也很开心。

  当然,如果余英奇能消失的话,余英男肯定笑掉大牙。她与哥哥余英奇从小就爱打打闹闹,兄妹俩活像前世的冤家,每次都是余美娇出面,才避免家里房顶被掀掉。今天是余英男的生辰,打从记事起,她的生日愿望就只有三个,第一,每天都有鸡腿吃,第二,余英奇不要抢她的鸡腿;第三,见到她梦中的英雄。

  余美娇给余英男准备了新衣服,并嘱咐她和余英奇一起去给街坊邻居送炸鸡,邀请街坊们来家里吃饭给她庆生。这些年和他们家时常有往来的,有老实憨厚的阿土,还有备考蜀山多年却年年失败,最后索性在小村村定居的虫秀才和不苟言笑的王惊雷王大叔。和余英男关系最好的,是小她几岁的萧琅。

  萧琅有一个嗜赌如命的爹,名唤萧月,他们父子相依为命,但萧月碌碌无为,经常是萧琅在照顾他的日常起居。余英男和余英奇送炸鸡送到萧家,发现没有人,猜到萧琅肯定又是跟着萧月去赌场了。果不其然,萧月正和三个跟班阿肯、阿塔和阿基在赌坊,肯塔基三人假称萧月逢赌必输,哄骗外村的恶霸来与他赌大小,结果恶霸连输几局。恶霸所剩银两不多,于是提出一局定输赢,没想到这关键的一局,萧月却输了。他不想认账,恰巧萧琅抱着给余英男准备的兔子进来找他,他一把抓起兔子就往恶霸身上丢,紧接着抓起银子一溜烟跑了。

  萧琅趁乱抱回了兔子,萧月回家后便手法娴熟地往脸上扑了面粉,萧琅则帮他准备草席,顺便盖上了白布。余英男和余英奇一下子就看穿他是要装死,但由于恶霸已经追来算账,他们还是很配合地趴到地上假装哭丧。恶霸一进门就看到这一幕,他却不吃这一套,掀开白布就往萧月身上踩,直到萧月忍不住,喷了他一脸面粉。最后萧月当然是被暴打一顿,余英奇兄妹和萧琅一起扶着他去客栈吃饭,余美娇见他这副模样,一点也不觉得惊讶,反正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吃饭期间,大家纷纷送上给余英男的贺礼,阿土送的是小村村最不缺的伞,虫秀才送的也是伞,伞面是他亲自画的,却把余英男画的很丑。萧琅送的小兔子是余英男最喜欢的,她给小兔子取名白饭团。余英奇看她这么喜欢白饭团,便默默地收起了自己准备的香囊。饭后,余英男跟余英奇讨要贺礼,余英奇顺手拿了只乌龟给她。

  之所以是在白天而不是晚上给余英男庆生,是因为余英奇和余美娇要跟王惊雷一起去黑木林打猎,阿土也在其列。余英男很想去,但余美娇说黑木林有许多邪祟之物,让她还是乖乖待在家里。他们走后,虫秀才也回家了,萧琅被萧月拉回去了,只剩下余英男一个人待在家里逗弄白饭团。

  其实,余英奇他们并非去打猎,而是来到了黑木林深处的冰坛圣地。原来,他们其实是身怀丹火的火黎族族人。火黎族原本也是普通的百姓,以采矿为生,但这样平静的生活,却被一场意外打破。一次开山采石,山石崩塌,血红色的赤魂石凌空而出。它令山民们心火燃烧,烈焰在他们的体内游走,灼心之痛久除不尽。从此,他们便成了身怀丹火的火黎人。每每赤魂石异动,族人体内的丹火就会随之爆发,令他们痛苦不已。好在,他们的祖先找到了一处可以压制丹火的圣地,就是冰坛。这里地处深山,内藏千年寒冰,且四季不化,其极寒之气可暂时平息火黎人体内极热之丹火,暂时去除灼心之痛。

  但这并非长久之计,祖先唯有求助库藏万卷、洞悉天机的璇玑门,得到了上古神兽火凤。火凤每隔二十四年就会挑选出一个火黎人的孩子,赋予他稳定赤魂石的守护者之力。每逢赤魂石活跃之期,守护者要做的就是牺牲自己稳定赤魂石,换取族人接下来二十四年的安宁。一代又一代守护者的牺牲,延续了火黎一族的命脉。

  三年前并非赤魂石异动之期,族人们却丹火爆发,死伤无数,时至今日,世人皆以为火黎一族不复存在。而今,赤魂石活跃之期将至,急需守护者稳定赤魂石。余英奇就是现任守护者,但他因故失去了守护者之力。

  与此同时,家中的余英男不慎将白饭团放跑,一路追着来到黑木林。想到萧琅如果知道了会伤心,余英男壮着胆子进去了,却遇到了一名白衣女子,蒙着面纱,看不清面容。她问女子是否看见一只白色的兔子,女子给她指了左边的路,她朝着那个方向走,却遇到了一只黑风怪。正当余英男不知如何是好时,一个白衣青年仗剑而来,与黑风怪展开打斗。此人是苍墟大弟子白谷逸,余英男并不知道,但看他英俊的面容一下子就看得入了神,还以为他是白饭团化身而来。

  冰坛内,火黎族的守护者祭奠仪式完成后,王惊雷指出应该查明三年前赤魂石异动的原因。当时有几道光束从蜀山而来,穿过黑木林,王惊雷认为那是抗衡赤魂石的五行灵牒飞散,并提出是时候去查探赤魂石了。余美娇觉得如果不是认定其中有不妥,他们不能贸然问责蜀山。王惊雷说道,璇玑门曾预言过,余英奇会是最后一代守护者,这说明他不仅可以稳定赤魂石,还能将其毁灭。所以,王惊雷认为应该让余英奇去蜀山安抚赤魂石。就在这时,族里一个小女孩抱着她在洞口发现的小白兔进来,余英奇认出这是余英男的白饭团,担心余英男有危险,让阿土帮自己看着白饭团后便跑了出去。

  找到余英男后,余英奇第一时间要带她离开,顾不得还在和黑风怪作战的白谷逸。可黑风怪却直追余英男而来,余英奇为了保护余英男,贸然动用了自己的丹火,一时间烈火灼心。白谷逸及时出手解救了他们,并将黑风怪彻底消灭。余英男非常感激白谷逸,甚至觉得他笑起来眼睛里都是星星。白谷逸向余英男自报家门,余英男见他手受伤了,便取下脖子处的手帕为他包扎,露出了粉红色的疤痕。白谷逸好奇地询问了一下,余英男坦白是被野猪咬的,她觉得很丑,所以平时都是遮起来的。白谷逸闻言笑了,安慰她瑕不掩瑜。

  随后,白谷逸向余英男告别,还告诉她沿着紫微星的方向直走,就可以走出树林。余英男发现余英奇不见了,却没有放在心上,以为他自己溜了。但其实,重伤的余英奇被王惊雷救回了冰坛。

蜀山战纪2踏火行歌第2集剧情介绍

  余英奇默默守护英男 蜀山苍墟开门迎山

  余美娇帮助余英奇暂时压制住了异动的丹火,余英奇一恢复过来就急着找余英男,他质问王惊雷是不是把她独自丢在了黑木林。王惊雷一脸阴郁地表示他没有责任救余英男,因为她并不是火黎族人。余英奇顾不得那么多,冲出去黑木林寻找余英男。余英男正因为天黑无法辨别方向,听到余英奇的呼喊声后连忙高声回应,两个人在林中会合。余英奇紧紧地抱住了余英男,他真的很担心她。

  随后,余英奇把自己准备好的香囊送给了余英男,香囊会发光,怕黑的余英男再也不用担心了。而且,香囊是余英男最期待的礼物,她高兴得一直欢呼。余英奇对她说了一句生日快乐后,便因身体虚弱倒下了。这时,余美娇和阿土寻来,连忙把余英奇背回去。一路上,余英男都在喊“哥哥”,余英奇没有完全昏迷,这一声声的“哥哥”,将他的思绪拉回了三年前。

  三年前,五行灵牒无故飞散,赤魂石产生异动,导致火黎一族皆因丹火爆发而自燃,死伤无数。一时间,黑木林漫天大火,无边无际,族人们遭受着丹火的吞噬和折磨,哀鸿遍野。余英奇的丹火也有了异动,就在那时,他途径白水潭,遇见了从天而降的余英男。火黎人丹火异动时,可以燃尽一切,唯独怕水,但余英奇做不到见死不救。他冒死入水救出了余英男,也是在那一刻,他爱上了眼前这个女孩。

  从小,余英奇便等待着死亡的那一天,他知道这就是他的使命。然而,在这一瞬间,他多么希望自己的生命可以由自己掌控,想和眼前这个人在时间长河中一同老去,而不是只有短短的一刻。由于丹火难以控制,余英奇突然发狂,咬了余英男一口,这就是那个粉红疤痕的真正出处。

  余英男醒来后,已经忘记了一切,为了留住她的性命,余美娇在她昏迷时就已经决定收她作女儿,并以长老之名向王惊雷担保,余英男绝对不会对火黎族造成威胁。因此,余英男成了余英奇的妹妹,余英奇将自己对她的爱慕之意,深深地埋藏在了心中。也是这一次,余英奇失去了自己的守护者之力。

  思绪混乱的余英奇昏迷了一整晚才悠悠醒转,发现余英男趴在自己床边睡着了,看样子是照顾了他一夜。余英奇宠溺地暗骂一声“傻丫头”,然后把她抱到了自己床上。睡梦中的余英男还想着炸鸡,一伸手就抓住余英奇的脖颈把他扯到了身旁。余英奇瞥到她脖子上的伤疤,眼里满是爱怜。正当余英奇缓缓靠近,余英男突然醒了过来,余英奇吓得一脚把她踢下床。余英男这下是彻底醒过来了,气得上前就给他挠痒,兄妹俩又开启了日常打闹模式。。

  蜀山之上,蜀山和苍墟进行门派比武,由于白谷逸缺席,苍墟没有足够优秀的门徒,输给了蜀山。自三年前大战后,蜀山和苍墟一直休养生息。趁着这次机会,苍墟掌门追云和蜀山掌门长眉决定广纳贤才,招收新弟子。比武结束后,长眉和追云说起了苍墟的神树苍天。

  半月前,四季繁盛、花开不败的苍天树突然有一棵灵花凋零。到现在,苍天已有残败之势,是追云一直用幻象在掩盖这件事。苍天与人间灵气息息相关,长眉和追云都担心这会是个灭世之兆。说到灭世,就不得不说到赤魂石。赤魂石出世后便被以女娲剑和伏羲剑封印在伏魔谷中,以五行灵牒相制衡。三年前,女娲剑异动,随之而来的是赤魂石将五行灵牒打散,长眉尝试稳固五行灵牒,最终却只用女娲剑将金灵牒收服在蜀山剑墟之上,其余四牒飞散失踪,不知将在何处重生

  这之后,火黎族人因丹火异动发生自燃,雀影带蜀山弟子下山营救。落仙宫宫主沙艳红得知蜀山空虚后来犯,只为寻躲在蜀山之内的故人百里流光。长眉迎战作恶多端的沙艳红,幸得追云前来相助。关键时刻,百里流光现身,箭矢直击沙艳红腹部,将其重伤。长眉和追云得以将沙艳红封印在伏魔谷锁仙泉,换取了人间三年的安宁太平。

  很快,蜀山玄音钟和苍墟净乐鼓钟鼓齐鸣,敲响七七四十九下,代表蜀山苍墟开门迎山,广纳贤才之意。小村村一下子沸腾了,余英男得知后更是决定找萧琅一起考苍墟,她为的当然是找白谷逸。火黎人也动了上蜀山的心思,余英奇自告奋勇要替族人去查探赤魂石,说不定还能恢复他的守护者之力。余美娇却不肯,以余英奇现在的能力,去碰赤魂石就是自找死路,为了儿子的安危,她以长老的身份否决了余英奇的提议。

  余英奇很生气,事后,他认真地让余美娇相信他会变得越来越强,变得能独当一面。作为族人的守护者,他总有一天是要走上这条路的,不由得他选择。余美娇纵有万般不舍,也只能应允,她叮嘱余英奇,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先保护好他自己。

  另一方面,白谷逸其实是下山去祭拜蜀山已故大弟子甄良了,他们自小交好,可惜甄良在三年前的大战中跌下凌云峰,众人在黑木林找到了他的佩剑铸雪神光剑,却找不到尸首,只能给他立了一个衣冠冢。为了救遇险的余英男,白谷逸耽搁了回来的时间,也错过了师门比武。他回到苍墟的时候,看到师弟们因为他而受罚,不免感到自责。

  追云已经在克己峰等了白谷逸许久,看到白谷逸后,追云质问他为何为了一个将死之人错过比武。白谷逸并未多加解释,只是请求追云责罚。追云气得动用软鞭鞭笞白谷逸,要白谷逸好好记住他应该以师门荣光为重。白谷逸始终不发一言,鞭笞结束后,他回到自己的房间,为自己上药。

  期间,院子里突然传来琴声,他出门查看,原来是青囊师长在抚琴。自从甄良走后,青囊已有三年未抚琴,她是亲眼看着甄良跌下凌云峰的,甄良是她心中挚爱,她始终不愿意相信他已死。白谷逸知道青囊虽然生性清冷,但一定还挂念着甄良。他将在甄良墓前捡到的珠子还给青囊,青囊默默地收下了,这足以说明,她也去祭拜甄良了。

  青囊发现白谷逸手上的伤,她指出,以白谷逸的身手,如果仅仅是祭拜甄良,不会错过比武。但白谷逸不说,她也不多问,甄良经常跟她说,白谷逸自小心思比较重。青囊交给白谷逸一瓶伤药,让他莫怪对他寄予了很高期望以至于十分严苛的追云,并希望他有什么事情能够找个人说出来,不要只闷在心里。青囊走后,白谷逸拿出余英男替他包扎伤口的手帕,看着上面绣着的鸡腿,他微微一笑。

  第二天,白谷逸来到年年有余客栈,准备把手帕还给余英男。正好看见余英男在抓鸡,却怎么也抓不到,搞得满天鸡毛。他哭笑不得,暗自出手相助,让余英男得以抓到一只鸡,她献宝似的交给了余美娇。余美娇让她在客人起来之前去河边打桶水,余英男乐呵呵地去了,还带上了乌龟,她给它取名小飞。白谷逸见状,默默地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