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全集剧情 > 烈火如歌电视剧

烈火如歌第1集剧情介绍

  为如歌银雪重回缥缈仙道 为解疑惑烈如歌品花楼当丫鬟

  缥缈绝壁之上,漫山白雪,孤鹰哀鸣在银雪和烈如歌上空盘旋,仿佛在为这对恋人哀鸣,银雪白衫已被鲜血染红,怀抱着红衣耀眼的列如歌蹒跚而行。银雪带着重伤的如歌去缥缈门求见师傅,那里是列如歌唯一的生存希望,尽管当初背弃师门,堕入魔道,自治无颜再见师傅,可如今为了如歌他愿意接受一切处罚。因师傅对银雪的从小的喜爱,还是忍不住见了银雪,看到银雪恳求自己救活如歌,而银雪为了如歌情愿在缥缈之巅长跪十年,师傅最终答应救列如歌。可惜天不从人愿,烈如歌还是回天乏术香消玉殒,师傅走出洞门告诉银雪列如歌已死,留下遗言,希望银雪能脱离魔道重修缥缈仙道。

  为了烈如歌的遗言,也为了能有机会再次见到如歌,银雪恳求师傅让他重回师门。师傅告诉银雪因他在暗河宫多年要想重回仙道就需要经过一百年的严寒,让白雪成为肉,冰成为骨,师傅担心银雪重回仙道第一件事就是要废掉他一世的功力,这种痛苦令他无法承受,银雪斩钉截铁地说自己可以,师傅知道银雪其实还是为了见到如歌才甘愿如此,于是提醒银雪即使重回仙道只怕也无法左右天命,而银雪闻此言流下两行泪,他告诉师傅只愿还能再见如歌,师傅斥责银雪缥缈仙道无情无欲,银雪如此执念如歌,迟早会遭天谴。银雪深深地给师傅磕头,清楚地告诉师傅自己心甘情愿。

  洛阳京师,既是京师又是江湖,这里一派欣欣向荣。烈如歌来当地有名的品花楼应征丫鬟,品花楼内到处都是美女鲜花,大家忙着插花,制作香料,虽然忙碌却井然有序,烈如歌对这里很是喜欢,满眼的新奇之色。正在这时,品花楼的花大来到大厅对应征丫鬟的人开始面试。

  花大娘告诉前来应征的女孩子们,品花楼虽然是青楼但是却不同于寻常的青楼,也不接待寻常的客人。她逐一询问下面赶来应征的女孩子来这里应征的原因,几名女孩如出一辙都是家里困难,生活所迫,需要银两之类的说辞,花大娘让丫鬟碧儿都给了这些人一些银两让她们离开,并未录取她们。只有一个叫香儿的姑娘梨花带雨地哭诉是为了埋葬生病去世的母亲来到这里,前面几个离开的女孩子都是因为钱才来的,到了香儿这里花大娘可能是已经不太愿意相信她的说辞了,示意碧儿让她离开。香儿并未离开,依然跪在那里。花大娘看到站在最后面的穿红衣的烈如歌,一点也不像吃过苦的样子,认为她是走错门了,担心烈如歌当不了丫鬟,吃不了苦。而烈如歌小嘴很甜,先是对品花楼大加赞赏,为了敬仰大名而来,主要是想知道品花楼如何能在短短10年时间做到天下第一楼的。这些话让花大娘很受用,她让烈如歌用本事说服自己收下她,烈如歌欢快地走向花大娘,对花大娘面前摆放的茶叶逐一闻味,准确地说出这些茶叶的珍贵之处,来自哪里,而自己熟知的这些知识就可以更好的知道客人的需求,也就能更好的做好丫鬟。花大娘非常欣赏地告诉如歌说服了自己,随后问及烈如歌的名字,烈如歌隐去自己的姓氏,报上名讳,花大娘让如歌自此以后在品花楼就叫 “歌儿”。

  烈如歌看到依旧跪在那里的香儿甚是可怜,就向花大娘求情,称赞香儿貌美,现在哭泣只是因为丧母,待安葬了母亲之后一定会让花大娘满意,花大娘最终被烈如歌说服收下香儿,并吩咐让碧儿给两人各支一两银子。安排烈如歌伺候凤凰,皆因凤凰脾气不好,每个月都换丫鬟,而烈如歌看着比较聪明机敏或许能伺候凤凰,香儿伺候风细细,而这一切都被凤凰和风细细在楼上看的真切。

  碧儿带着两人上二楼伺候两位姑娘,烈如歌把她的银子都给了香儿,让她安葬母亲用,香儿心存感激。来到二位姑娘门口,烈如歌担心香儿受委屈,因此提前向碧儿打听风细细都有什么喜好,提前知道喜好香儿伺候起来就省事的多。碧儿告诉烈如歌风姑娘喜好不明,但她有一个习惯,从来不接待朝中权贵,但是对江湖人士却非常看重。此时,一袭白衣白纱遮面的风细细打开房门走出来,说香儿满脸泪痕哭的晦气,指明只要烈如歌伺候,正当碧儿为难之际,凤凰打开房门走出来同意更换丫鬟,并暗讽风细细绝色名花牌落榜,不与她争执。风细细回敬凤凰这个月一定压过凤凰,凤凰表面似乎毫不在意,领着香儿傲慢地回房。

  风细细告诉烈如歌下个月初一必须帮她进入绝色名花榜的前三甲,否则就赶她离开品花楼。风细细告诉烈如歌如果想进入前三甲,就必须帮她得到无刀城少主刀无暇的青睐。

  烈如歌随后赶快给二师兄玉自寒飞鸽传书,打听刀无暇的喜好为人和弱点。玉自寒回信告诉烈如歌刀无暇素来谦谦有礼,品行端正, 弱点是极好颜面和女人,家中已有17房妾室,信的末尾问及烈如歌现在何处。收到玉自寒的回复,烈如歌对着信得意地笑了,似乎已成竹在胸,而关于自己的所在她才不会告诉二师兄呢。烈如歌的这个二师兄来头很大,是皇帝之子静渊王,也是烈火山庄的二弟子,只是天生聋哑。

  烈如歌看完玉自寒的回信之后,听到一阵优美的琴声,此琴技高深莫测,琴声如高山流水,烈如歌一路寻着琴声来到了琴者有琴泓的住处,烈如歌顿时眼前一亮有了主意。

  玉自寒接下人来报说刀无暇今天会到品花楼,玉自寒欲亲自去品花楼,他断定自己的小师妹烈如歌一定在品花楼,同时也可以趁这个机会见见刀无暇。

  如歌探知今天刀无暇要来品花楼,她来到风细细房中,看到风细细将面纱摘下,她好奇地问风细细为什么每日轻纱遮面,风细细告诉她都是为了引起男人的好奇心。烈如歌很奇怪为什么人跟人之间不能真诚相待呢,风细细告诉烈如歌和男人之间没有真心可言。之后,烈如歌告诉风细细她打算让有琴泓帮风细细伴奏,必定能拔得头筹,风细细却说有琴先生很难请,烈如歌却信心十足,她觉得这世界上只要你给他他想要的东西,就没有请不到的人。风细细问烈如歌为什么要如此帮自己,烈如歌却笑言因为风细细长的漂亮。

  初一,刀无暇和胞弟刀无痕、幺妹刀冽香一起来到品香楼。刀无暇是天下无刀城未来的城主,地位和其尊贵可想而知,今晚角色名花牌归谁就要看这位少主的了。 刀冽香虽然身为女儿身可丝毫不拘泥世俗,也同哥哥们一起来看热闹。眼看大会即将开始,风细细依然没有等到烈如歌的好消息。

  此时,烈如歌求见有琴泓不成,心生一计,来找碧儿拿到七弦琴在有琴泓门外弹奏,烈如歌弹奏了失传已久的旅梦,琴音刚起有琴泓就忍不住冲出门去。烈如歌提出如若有琴泓肯为风细细伴奏就把曲谱送给他,有琴泓视琴如命自然不拒绝烈如歌的请求。

  待烈如歌返回风细细身边时,凤凰已经在台上开始献舞,烈如歌忍不住称赞凤凰的舞蹈很美,可却瞥见风细细投来不悦的眼神,烈如歌立刻将手中铁球掷向凤凰脚下,凤凰脚下一滑跌出舞台,刀无暇纵身一跃接住了凤凰,凤凰恰好倒在刀无暇怀中,刀咧香则生气地指责凤凰是故意为之,凤凰则口无遮拦反唇相讥,刀咧香欲出手教训凤凰却被玄璜出手阻拦,烈如歌方知玉自寒也来到这里,抬头望向玉自寒,正遇到玉自寒投来微笑的眼神,自烈如歌掷球入场玉自寒就已经看到她了。

  而此时身边人的人告诉刀无暇面前站着的正是静渊王府的玄璜,楼上站着的女子是静渊王府的黄综,那说明楼上正座上的少年就是玉自寒。刀无暇慌忙上前见礼,并代刀咧香的无礼道歉,态度可谓是毕恭毕敬。玉自寒写下字条让黄综宣读,他认为刀咧香天真,不必在意,并示意继续表演。

  凤凰为了博得刀无暇喜欢要表演烈火山庄大小姐的鞭法,她让香儿头顶蜡烛,自己挥鞭吹蜡,看到凤凰拿活人做靶子,霹雳门雷惊鸿呵斥凤凰太过残忍。凤凰却骄横的说香儿是自己的丫鬟,就该做这些事,岂料,刀无暇出面买了香儿。品花楼女孩之间争奇斗艳就是为能博刀无暇青睐,没想到刀无暇却出人意料地选择一个楚楚可怜不起眼的小丫鬟。刚刚抱着琴来到的有琴泓见人已选定便转身离开。

  竹林中,身穿白衣的俊逸少年银雪正在抚琴,一群身着黑衣的蒙面人从天而降刺杀银雪,银雪以内力发出片片竹叶,犹如根根飞刀,刀刀不落空,黑衣蒙面刺客瞬间毙命。

烈火如歌第2集剧情介绍

  各路人马齐聚品花楼只为银雪 苦苦等来烈如歌银雪另类相随

  烈如歌看到风细细落榜而不开心,便劝慰她下个月争取让她得到花牌,风细细却说自己只是想让排名靠前,也好多赚钱,及早离开这里。烈如歌试着想让风细细讲一下她的事情,或许自己可以帮到她,风细细却认为烈如歌不可能帮到自己,正在此时,花大娘来告诉风细细玉自寒已经包了风细细一个月,之后花大娘立刻让人换了绝色名花榜。

  风细细要为玉自寒沐浴更衣,黄综却将风细细打发出去,并告诉她,王爷是为了如歌姑娘才来的,但是费用该出的一定不会少给风细细,风细细久经风月场合自然见怪不怪,对此也不打听不在意。

  而此时另一间房内的刀无暇却非常惊讶玉自寒包下一位姑娘,猜不透玉自寒究竟是何用意。而房间内玉自寒温柔地看着烈如歌,他告诉烈如歌离家三个月十分惦记她,问什么时候回去。烈如歌却答非所问地反问玉自寒战枫是否问起过自己,战枫是烈火山庄的大弟子,也是如歌心心所念的人。对此玉自寒自然是知道的,可战枫并未问及烈如歌去向,玉自寒不知如何回答,只得不语,烈如歌略有忧伤,随即有装作无事地要求玉自寒不要将自己的事情告诉别人,并逗玉自寒说如果回到烈火山庄告诉众人玉自寒在青楼包下一位姑娘谁也不会相信的。之后,两人猜测刀无暇到此的真正用意,玉自寒认为只要静观其变云雾终有散开的一日。

  银雪驾着马车疾驰,再次遇到黑衣人的追杀,却都不是银雪的对手,最终却被银雪悉数杀死,动作干脆利落,潇洒俊逸。

  银雪来到品花楼,有琴泓见到他下跪请安,未等有琴泓把话说完,银雪就不耐烦地让他起来,认为自己一世英名却收了这样呆板的徒弟,有琴泓告诉银雪自己已经跟大小姐打过照面了,问银雪是否需要自己安排两人见面,银雪难掩幸福的微笑,告诉有琴泓自己要亲自找个时间让大小姐好好认识认识自己。

  烈如歌在街上为玉自寒买君山银针茶叶,被雷惊鸿跟踪,从那天花牌之争雷惊鸿就发觉静渊王玉自寒看了烈如歌好几眼,认定她不是普通人,因此一路跟踪想让烈如歌帮自己搞到进门牌,烈如歌认为品花楼只需要钱就可以进去,不需要什么进门牌,雷惊鸿告诉烈如歌如今银雪回来了就不一样了,大家都想见到这个天下第一美女。烈如歌却认为自己只是一个丫鬟,都没见过那个门牌,实在没有办法帮他,正在此时一声雷响过后一阵轻烟袭来,雷惊鸿慌忙让烈如歌离开,说是自己的二娘到了。烈如歌离开之后,霹雳门二夫人来到,连续给了雷惊鸿好几个耳光,质问他为什么来洛阳,并告诉他门主让他滚回霹雳们,雷惊鸿根本不相信二夫人的话,声称自己看完第一美人就回去,并慌忙逃离现场。

  烈如歌回到风细细房间将茶叶交给玉自寒,玉自寒心疼地为烈如歌擦去汗珠,为不让风细细误会烈如歌站起来假装客气向玉自寒道谢,风细细问烈如歌为什么回来这么晚,烈如歌将路上碰到雷惊鸿的事情告诉风细细,并问及楼下为何人来人往,风细细告诉如歌银雪是天下第一美人,平时不住在这里,每次来的时候都是盛况空前,所有的人都想一睹芳颜,而银雪只待一晚,想提前见到银雪的人就需要有进门牌,此时烈如歌才明白为什么那个小无赖问自己索要进门牌了。

  烈如歌向玉自寒借用旅梦曲谱一用,这个曲谱是被收入到皇家大内的,民间失传已久。玉自寒毫不犹豫地让黄综将曲谱取来给烈如歌,烈如歌问玉自寒为什么连问都不问自己用曲谱做什么,玉自寒告诉烈如歌不需要问,只要是她需要的自己都会给,烈如歌幸福地展露笑颜,这个笑颜也是玉自寒最愿意看到的。

  烈如歌拿着曲谱去找有琴泓,却看到有琴泓被雷惊鸿绑在那里,慌忙帮有琴泓解开嘴上的布条,有琴泓气愤地盯着雷惊鸿,质问他胆子够大居然敢绑品花楼的人,之后手上用力将绳索震断,拂袖而去。雷惊鸿呆呆地愣在那里,口中喃喃道,武功如此之高是怎么被我绑上的。惊魂稍定之后,雷惊鸿抢走了烈如歌手中的曲谱,用曲谱做要挟让烈如歌帮自己留在品花楼,烈如歌多次试图夺回均失败,不得不答应帮着他留在这里。

  风细细从烈如歌向玉自寒借曲谱猜到玉自寒就是皇帝最宠爱的儿子静渊王,于是便向静渊王告状,请求玉自寒帮自己洗刷冤枉,原来风细细的父亲曾是静渊王的心腹,父亲参与太子谋反一案实属被迫,后被景献王陷害发配边疆,而父亲曾提及静渊王公正廉明受皇帝宠信,因此才恳求玉自寒帮助申冤,玉自寒让黄综将情况了解清楚之后再定论,另让玄簧去调查一下银雪。

  烈如歌从花大娘那里得知,今天晚上是银雪在品花楼的最后一晚,今天不但是宴客日也是银雪选定明主跟随一生的日子,因此品花楼今晚热闹异常。

  烈如歌去给雷惊鸿送吃的,她调侃雷惊鸿就那么着急见银雪,是不是想娶媳妇结婚呀,雷惊鸿认为天下第一美女谁不想见,如果不是品花楼的进门牌被抢光了,自己才不会藏在后花园吃糠咽菜呢。看在烈如歌为自己送吃的份上,雷惊鸿将琴谱还给了烈如歌。此时,有琴泓走出房间,质问烈如歌打算让雷惊鸿待多久,烈如歌并未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将琴谱交给有琴泓,有琴泓便不再多问,拿着琴谱迫不及待地进屋弹琴去了。

  入夜,品花楼内热闹非凡,刀无暇和玉自寒都在人群之中贵宾席落座,刀无暇认为银雪云游多年,今天回来就说要择一明主相伴,担心其中不会那么简单,并用眼神望向玉自寒方向,提醒刀无痕多加留意,他们此行实际是宫主安排他们来查探银雪究竟想做什么,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轻举妄动。

  烈如歌告诉雷惊鸿今晚就是银雪的大日子,雷惊鸿慌忙跟烈如歌一起赶去会场。烈如歌来到风细细和玉自寒身边,看到热闹的人群,听着花大娘叫着今天是洛阳的大日子,因为花魁银雪回来了,烈如歌甚是兴奋,今天真的太值得了,能看到天下第一美人银雪姑娘,风细细听到烈如歌口口声声叫着银雪姑娘,笑着告诉烈如歌这个银雪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因为才艺高超,且相貌俊美堪称花魁,也被人称为天下第一公子。

  此时琴声悠扬响起,众人皆屏气凝神听银雪弹琴,生怕漏掉一个音。琴声落,只见银雪身着雪衣站在楼上,衣袂飘飘从楼上飘落,重头戏终于开场了,众人纷纷出价要带公子归,刀咧香出价100万黄金力压众人,银雪均不为所动。雷惊鸿却嘲笑刀咧香不知羞,两人发生争执,刀咧香被刀无暇呵斥坐下,雷惊鸿一跃至银雪身畔,愿用整个霹雳山庄做代价祈愿银雪跟自己走,银雪却当众宣布自己有了心上人,并手指烈如歌,烈如歌当场愣在那里,众人皆惊。

  烈如歌百思不得其解,担心是自己泄露身份了,才会让银雪选择了自己,她打算去找银雪问个清楚明白。而此时在银雪房间内银雪想起烈如歌愣在那里的表情就忍不住笑,花大娘笑说公子太会捉弄人,银雪认为这个烈如歌让自己等了那么久,就该捉弄一下,并吩咐这几天随时出发。花大娘从房中出来正好碰到烈如歌去找银雪,花大娘告诉烈如歌明日午时公子在后花园等她。

  玄簧回来告诉玉自寒最近霹雳门二夫人频频派人杀银雪,却都没有得逞,玉自寒分析最近刀无暇他们也都出现在洛阳,或许都是为了银雪,黄综觉得或许银雪是为了躲避这些人的仇杀才找上烈如歌的,而对银雪这个人根本就查不到任何有用的东西,无门无派行踪不定。

  烈如歌来找银霜,问银雪为什么找自己,究竟看上自己什么,烈如歌明确告诉银雪自己不可能带着银雪走,银雪却说自己已经备好马车只要烈如歌去哪里,自己就会去哪里。烈如歌却无论如何不肯带着银雪回去,银雪告诉烈如歌自己可以帮助她,并说出烈如歌来品花楼就是为了挽回男人的心,这让烈如歌惊讶不已。接着,银雪讲述了烈如歌和她大师兄战枫之间的故事,战枫从小父母双亡,被烈如歌的父亲收养,烈如歌从小和战枫一起吃同一个乳母的奶长大,战枫手拿一把刀名叫天命,那年烈火山庄冷极了,荷花根本栽不活,可战枫不相信,于是偷偷瞒着烈如歌,从江南运来荷花栽种,可惜最后只活下14株,战枫拿着14株荷花向烈如歌表达爱意,三年前,两人定下婚约,两年前战枫却带着一个青楼女子莹衣回来,对烈如歌不闻不问,而烈如歌来品花楼就是想知道战枫究竟为什么喜欢青楼女子。烈如歌对银雪知道这一切更加惊讶,他认定银雪一定是知道自己叫什么才故意接近自己的,银雪却反问烈如歌,难道就一点都不想知道自己是怎么知道这些的?难道就不想知道为什么战枫会突然变心?这些问话都戳中烈如歌内心,烈如歌沉默不语,银雪笑说不说话就当烈如歌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