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电视剧剧情 > 人生若如初相见电视剧

人生若如初相见第1集剧情介绍

  忠心老臣遇刺身亡 纨绔子弟施计解围

  民国初年,军阀割据,混战不休,百姓罢敝,民不聊生。偏安南方一隅的军阀李重年与南方最大的军阀江左巡阅使易继培连年开战,导致生灵涂炭。北方军阀慕容宸以调停为名,派其子慕容沣大举进军易继培腹地芝山别墅。

  夜幕下,慕容沣带人将芝山重重包围起来,芝山别墅中都是达官显贵在其中享乐。易继培之子易连恺骑着摩托车欲闯下山,未果,便又回到灯红酒绿的别墅里去了。

  符远方面,易继培调动符远卫戍长官江近义的兵,逼迫慕容军改变行军方向。另一边,他派出江左文胆与慕容军的谈判密使进行和谈。临行前,范知衡与手下约定,如果和谈失败,自己以摔杯为令,手下人将密使干掉。

  正当范知衡准备从符山启程去芝山时,易连恺的妻子秦桑赶到火车站,求范知衡一行带自己一起去营救易连恺。范知衡无奈只能允许秦桑上火车。上车时,秦桑隐约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闪上火车。

  火车上,潘箭迟作为慕容军的和谈代表走进了范知衡所在的车厢。随后,范知衡饮弹身亡。潘箭迟乘乱在方家店站下了车,混在游行的学生中,却不料被警方当成了天盟会成员抓了起来。

  范知衡死后,秦桑独自下了火车后找到了自己的好朋友邓毓琳,让她送自己上芝山。邓毓琳知道秦桑此次上芝山凶多吉少,她作为秦桑的好友,知道秦桑当年在秦父失势秦母病重的情况下,身负母亲遗愿嫁入易家,以图以易家的势力帮助秦父东山再起。但邓毓琳还是不忍心看着秦桑上芝山冒险,无奈秦桑并不看重自己的性命,她要孤注一掷为父亲再多争取些利益。

  邓毓琳和秦桑的车进了慕容沣的营地,慕容沣以礼相待。慕容沣提到秦桑嫁入易家当天泪眼婆娑,很难想像她会为了易连恺而只身犯险。

  慕容沣允许秦桑上山。秦桑却在上山的路上看到了一个娇艳的女子乘车下山。秦桑到了别墅后,遇到正在打球娱乐的易连恺。易连恺见到秦桑,面无表情,对于她传递的范知衡的死讯更表示不相信。而陪伴易连恺打球的义州军师长姚敬仁当着易连恺的面质疑秦桑如何绕开慕容沣的阻拦上山。秦桑忍住火,要和易连恺单独谈话,却被拒绝。秦桑只能强调范知衡是在到芝山的路上被杀,听闻这个消息,易连恺心中一动,却立即面色恢复如常,扬长而去。

  三儿子易连恺被困芝山,父亲易继培却暂时按兵不动。然而符州省委主席张熙坤、江近义、昌邺督军高佩德都围在轮椅上的大少爷易连怡身边,猜测刺杀范知衡的凶手是谁。易连怡要大家不要乱了阵脚,将所有的事情安排好。

  义州的符军前线,易家军在易家二少爷易连慎的指挥下连连攻下高地。当易家军准备进一步进攻时,后方传来其范知衡遇刺的消息,易连慎带人立刻跳上车直奔芝山。易连慎带来的符远军在芝山山下与慕容军交火,秦桑听到炮火声,心中忧虑,怕慕容沣被逼急了攻上别墅,将别墅里的人拉出去做人质,与易连慎谈条件。

  易连恺作为范知衡的弟子,其实早已经知道师父的死讯,然而他明白在芝山上有无数双眼睛盯着自己,一直陪着自己的姚敬仁更是李重年的手下,因此,他只能选择忍住悲痛,摆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秦桑知道了易连恺的苦心后,后悔不迭。

  范知衡生前曾经叮嘱易连恺,自己在别墅里留下了东西,如果自己遭遇不测,易连恺可以打开看。易连恺打开师父的遗物后发现,是范知衡亲笔写下的“大帅府”三个字,暗示自己为弟子易连恺选出了一条夺权之路。

  秦桑看到目前的局面,知道自己凶多吉少,她后悔临行前没和父亲告别。易连恺将自己母亲生前常用的香水送能秦桑,并向她承诺,他们不会死在芝山上。

  昌邺督军高佩德的儿子高绍轩也被困芝山,但秦桑却发现他还有闲心搭火柴,她并没注意到高绍轩搭的火柴其实是一个局。她在高绍轩的鼓励下点着了局中的火柴。

  与此同时,易连恺利用数日来在打探山上的情况,孤注一掷,他命人将山上的树全部点着,封住慕容沣上山的路。同时,他要手下通知报社的记者到现场。别墅里的人不明就里,见山上着火,便一齐围攻易连恺,易连恺却不以为然。

  山上着火,慕容沣忌惮山上人的生死,不敢强攻上山。正在犹豫之间,大批记者赶到,围住他询问山上着火是不是慕容军火攻芝山,甚至质疑是否为谈判破裂的预兆。

  慕容沣进退两难,只能对记者称山上是意外失火,慕容军也在积极灭火。应付完记者后,慕容沣无奈下达了撤退到永江对岸的命令。

  慕容沣撤兵后,芝山上滞留的达官显贵人悉数下山,易连慎留下亲信老宋在芝山保护三弟,自己回到了符远前线。

  在方家店被抓的潘箭迟正是邓毓琳的表哥,毓琳接到家里电话得知潘箭迟被抓,便找秦桑帮忙捞人,秦桑向易连恺开口请他救潘箭迟。

  第2集

  易连恺误以为秦桑是因为有求于自己才上芝山来的,他果断拒绝了秦桑的请求,两人不欢而散。秦桑将结果告诉了邓毓琳,邓毓琳有些生气,没想到秦桑却不像以前那般,反而说易连恺也有自己的苦衷,这让邓毓琳十分惊讶。秦桑只好解释说这次易连恺用奇招解了芝山之围,让她意识到其实他并不如自己想象中那么不堪。易连恺巧解芝山之围让驻防姚敬仁师长对他起了疑心,他是李重年的心腹,派在边防,自然不会放过易家的任何风吹草动。尽管易连恺称自己只是误打误撞,是慕容沣胆子太小,但姚敬仁并相信。他刻意捧高易连恺,还带来几个亲兵,说是李重年想请易连恺到义州做客。易连恺尚未反应,秦桑却突然过来了,她身后还跟着高督军的儿子高绍轩。姚敬仁见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直言芝山之围已经见识了易连恺的智慧,现在他和李帅想见识他的枪法,易连恺推脱不了,只好应战了。一人打球,一人开枪,先打中者胜。两人正要比试,易连慎派来的宋副官突然出现,表明自己奉易连慎之命护送易连恺回符远,姚敬远只得作罢。姚敬远离开后,易连恺突然开口向高绍轩求助,让他帮自己救出潘箭迟,这只是一件小事,高绍轩自然满口答应了。夜幕降临,秦桑来到书房,看到易连恺一直盯着范知衡的那幅字,她忍不住出言说,如果易连恺没胆子完成师傅的遗愿,不如将这幅字烧了。谁料,易连恺却说这种事不用她管,而且报仇是父亲和二哥的事,他并不想插手。秦桑不明白,易连恺这样小心行事,不敢展露才能到底是为了什么?她忍不住出言讥讽了他几句,易连恺只好辩解说自己只是尊重二哥罢了。聊着聊着,易连恺发现秦桑用了自己送她的香水,挑逗她是否是想讨好自己。秦桑只好尴尬地说自己只是作为妻子,不想他一直埋没自己的才能罢了。易继培得知二儿子易连慎一边跟李家军交战的时候,还敢分兵去芝山。这让他有些感叹,不知道这个儿子是真的报仇心切,还是要让世人知道易家的手足之情,不管哪样,都让他觉得十分愚蠢。易继培派人开车绕遍了符远,想引出刺杀自己的人,但却始终没有动静,这让他不知到底是福还是祸。昌邺监狱,高绍轩请父亲高督军释放了潘箭迟。潘箭迟获救后主动提出希望面见易连恺表达感激之情。高绍轩离开后,两人闲聊几句,易连恺询问潘箭迟为何不去见他的邓表妹,而要来见自己。潘箭迟认为易连恺是在田之龙,芝山更是卧虎藏龙之地。当今天下群雄割据,慕容家雄踞北方,西北姜双喜野心不小,东北又有日本人时刻想要趁虚而入。他直言,易家如虎盘踞东南,家主易继培是虎心,易连慎为虎胆,但看似风流不羁的易连恺,才是易家真正的虎眼。听完潘箭迟一席话,易连恺不赞反怒,他当即从口袋中掏枪直指潘箭迟,恰在这时,在远处看到的秦桑和邓毓琳连忙赶了过来。秦桑在看见潘箭迟的一刹那呆住了,脑海中浮现当年学生运动时,潘箭迟救下自己的画面。二人四目相对,眸中情绪万千,易连恺见状心知他们可能有旧,故意走到秦桑身边,搂着秦桑向潘箭迟宣告主权。邓毓琳心中暗叫不好,故意插话呛了潘箭迟几句,话里话外让他赶紧离开芝山。离开的时候,易连恺意味深长地看了潘箭迟一眼,邀请他明日一起去打猎。秦桑回别墅后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邓毓琳气冲冲地找到潘箭迟,怒斥郦望平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她告诉潘箭迟,自己救他是一码事,但希望他立即离开江左,不要再出现在秦桑面前。如果他是想趁机接近易连恺,就趁早将这个注意打住。当年秦家败落之时,不顾众人反对和风言风语娶了秦桑的是易连凯,不像潘箭迟听到风声就跟老鼠一样落荒而逃。潘箭迟只好发誓,只要秦桑选择跟易连凯在一起,他也绝对不会伤害易连凯。秦桑在浴室一边放水,一边发呆。故人相见,她依旧清晰地记得初见秦桑的场景,他在台上意气风发地演讲,众人无不叹服,而当警察过来抓人,也是他救了自己。但战争年代的爱情总是浪漫又现实,郦望平一心一意将革命当事业,秦桑却渴望过平凡的日子。那一天,秦桑在那颗他们经常约会的树下等郦望平带自己离开,却等来了母亲。母亲劝她郦望平是天盟会的人,稍有不慎就会惹来杀身之祸。但那时的秦桑却宁愿跟爱的人去死,也不愿跟一个不爱的人苟活一生。母亲愤然离去,她跪在树下等了好久,好久,却只等来了越来越深的绝望。秦桑陷在回忆里无法自拔,却忘了浴缸正在放水。恰巧,易连恺回家,看到浴室里有水渗出,心中猛然一惊,连忙大声敲门呼唤秦桑的名字。等他急到准备撞门时,秦桑一脸漠然地打开了门。易连恺见她这样,不由怒火中烧,狠狠将她骂了一顿。但秦桑却只冷冷回了一句“你骂完了”,便转身回屋了。深夜,易连恺又在书房看着师傅留给自己的那幅字,他自言马上就要中秋,他却尸骨未寒,甚至遗体还在慕容军地界,这让身为徒弟的他心中有愧。外人看易连恺荒唐,但其实这都是师傅范知衡的韬光养晦之计。可叹的是,易连恺虽没有子承父业的心,却不得不认这个命。如今,既然这条路是师父的遗愿,就算是头破血流,他也会走下去。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这番话,全都被躲在书房门外的秦桑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