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电视剧剧情 > 归去来电视剧

归去来第1集剧情介绍

  宁鸣结束暗恋 萧清相助缪盈

  2013年夏季,是一个毕业季,也是一个分手季,还是一个结束季。在中国最高等学府清华大学里,一群风华正茂的莘莘学子们一同往学校礼堂走去,他们要去参加毕业典礼。他们将在这里结束美好的大学生活,也将从这里开始走上新的征程。宁鸣,一个家境一般普普通通的本届清华毕业生,他身着博士服随着一同毕业的其他同学一起朝礼堂鱼贯而入。就在这时他再次看到了这四年来他一直暗恋的女神--缪盈。

  宁鸣想起了2009年初入学时第一次看到缪盈的情形。那时的缪盈浑身散发着青春阳光的气息,她容貌出众,家境优越,自带光环,仿佛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一般。不管她走到校园哪个角落都能引人注目,她的身边从来不乏疯狂的追求者。宁鸣不可遏制地对缪盈一见钟情。他自知像他这种人根本不可能接近缪盈,他们之间仿佛是从来不会出现交集的两条平行线。但宁鸣还是用他独特的方式关注缪盈,他去学了缪盈喜好的陶笛和登山攀岩。在一次和缪盈共同参与的雪山登山活动时,缪盈意外遇险,宁鸣不顾一切地冒险救了缪盈。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缪盈的目光才注意到宁鸣这个不起眼的同学,也慢慢与宁鸣有了接触。这一切让宁鸣感到无比的幸福。

  对缪盈的爱像一根藤蔓一样深深扎根于宁鸣心里,几年来它疯狂地发芽、生长、缠绕在宁鸣的心里。直到临近毕业的2013年跨年夜里,计算机专业的宁鸣在倒计时的大屏幕上用手机遥控播放了一段视频。视频里是宁鸣偷录的缪盈校园生活的一幕幕场景,随着视频播放的还有宁鸣对缪盈发自肺腑的深情表白。只是宁鸣隐去自己的姓名,他没有勇气让缪盈知道他的暗恋。可聪慧的缪盈却猜出这浪漫的告白场景是宁鸣所为。

  宁鸣最后鼓起勇气准备向缪盈表白,他想给自己暗恋一个交待。那时缪盈正在教学楼前的台阶上吹奏陶笛,宁鸣忐忑地走到缪盈面前,他正准备开口表白时,缪盈的男友书澈正好来学校找她。缪盈丢下陶笛像一只轻盈的小燕子般扑进男友怀里,宁鸣看到两人亲昵的样子知道他的暗恋可能结束了。宁鸣拾起缪盈的陶笛黯然神伤。可宁鸣不想留遗憾给自己,在毕业典礼的礼堂大屏上,宁鸣再次遥控操纵了大屏,播放了他偷偷录下的缪盈的视频和自己告白的那段文字。缪盈带着温柔的笑偷偷看向了宁鸣。

  宁鸣在宿舍里收拾行李,缪盈走过来。两人有些尴尬地看向对方,他们心知肚明彼此根本不可能再有什么交集。缪盈没有问宁鸣什么,只是告诉他自己出国去旧金山留学的日期和航班。宁鸣讪讪地祝缪盈一路顺风。缪盈突然想起来找宁鸣的原因,她问宁鸣有没有拾到自己的陶笛,这一次宁鸣撒谎了,他说自己没有拾到。

  宁鸣毕业回到家乡,不久他开始四处面试为生计奔波。可就在缪盈出国那天,宁鸣还是不顾一切地扔下面试直奔机场。在机场宁鸣四顾张望,无意间撞到也准备登机的一个女孩。女孩名叫萧清,是个阳光干练的法学院女生,这次她也准备去旧金山斯坦德学校留学研读法学。宁鸣无意间听闻萧清和缪盈同一航班,他急切地拜托萧清帮自己带个话给缪盈。萧清爽快地答应,可最终宁鸣还是犹豫地放弃了。

  萧清在飞机上无意间看到缪盈腹痛难忍,有过急救知识的萧清热心上前帮忙,并仗义地答应在飞机降落急救车赶到前帮忙照顾缪盈。缪盈向萧清道谢,两人在寒暄时惊喜地得知她们正好要去同一所大学留学。飞机降落前,缪盈将男友书澈的电话告诉萧清,请她帮忙代领自己行李并交给来接机的书澈。萧清答应了。

  飞机降落后急救车来接缪盈,萧清直到看到缪盈顺利上了急救车后才匆忙赶去取行李。此时书澈已经等不及主动联系了萧清,萧清慌忙推着行李去找书澈,慌乱间萧清的行李推车撞到书澈,一车的行李顿时散落一地。

归去来第2集剧情介绍

  书澈被入狱关押 成伟赴美国处理

  萧清呆呆地看着散落一地的行李箱,书澈试探地叫出萧清的名字。两人打破尴尬确认了身份,随后书澈便开车带着萧清往医院狂奔,对缪盈的思念和担忧让书澈恨不能马上飞到她身边。就在这时,书澈和萧清都清晰地听到身后警车的追逐声,书澈看了看仪表盘才意识到自己超速了。他急切地问萧清有没有驾照,萧清回答自己有中国驾照。书澈急忙停车并将萧清拉下来走到主驾驶一侧,萧清一头雾水。

  书澈急切地说,一会儿警察来了萧清就说车是她开的,到时候顶多一张罚单。他承诺自己会交罚单的钱,还会给萧清一笔帮忙费。萧清有些愤怒地质问书澈,他违章为什么要自己来顶包,书澈还来不及解释警察就追了上来。书澈急切地用汉语告诉萧清,自己的驾照已经被吊销,无证驾驶和超速有可能让自己入狱,所以他请求萧清承认是她开的车。一向正直和严谨的萧清有些犹豫了,正纠结时执法的美国警察突然用汉语打断书澈的话。书澈和萧清面面相觑,书澈刚刚的话警察一字不落地听懂了。

  很快书澈被带回警局接受调查,书澈的代理律师康律师匆匆赶到。康律师从警察那里了解到事情的原委,他感到头疼和棘手。另一边萧清也接受了警察的调查询问,她不得不如实回答了事情的经过。警察问完问题后将书澈的车钥匙扔还给萧清,他们称没必要扣押书澈的车辆。萧清不得不接过车钥匙。

  很快警察通知书澈,结合巡警报告和萧清证词,书澈将以超速、无证驾驶、危险驾驶、妨碍司法公正四项罪名被提出指控。康律师想为书澈申请保释,但在康律师向法官申请前,书澈必须呆在监狱里。康律师告诉书澈,明天他会向保释庭申请保释,但巨额的保释金让他们犯了难。康律师提议给国内书澈父亲书望打电话求助,书澈急忙阻止,他不想让父亲知道自己的事。

  康律师理智地告诉书澈,他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如果他被定罪,那他将来的移民和签证等问题都会有麻烦,而且如果此事传到国内,将对他的父亲带来巨大的名誉损害。书澈一时无语,他说这事是自己的事,他不想麻烦别人。康律师见他如此执拗,只好答应暂时替他隐瞒,再想办法帮他解决保释金的事。书澈这时把缪盈的电话、医院地址还有缪盈弟弟成然的电话写在纸上,他让康律师去找缪盈解释此事,不要让她担心。

  书澈和康律师走出来审讯室,他们迎面遇到萧清。书澈深深地看了萧清一眼然后被警察带走,而康律师则怒目而视地盯着萧清,他愤然质问萧清,她知不知道书澈和缪盈是多么期待这次重逢,可这一切都被萧清破坏了。萧清心里满是愧疚。从警局出来萧清心情复杂地开着苏澈的车赶到缪盈住的医院。就在萧清在医院门口停车时,成然正好赶到看到了她。

  成然追上萧清,他好奇地问她为什么会开着书澈的车。萧清解释了她和缪盈、书澈认识的经过,成然顿时对眼前这个助人为乐且高挑美丽的女孩充满好奇和好感。成然和萧清进入缪盈病房时,缪盈正对康律师交待,书澈的保释金由她来出。康律师这时看到萧清很不友好,他嘲讽地说书澈现在的情形都是拜萧清所赐。萧清满心歉疚,她歉意地向缪盈解释了事发的经过,缪盈宽容地表示理解。

  萧清让成然送自己下楼取书澈的车,她需要将行李从书澈车里拿出来。成然讨好地坚持要送萧清,萧清百般推辞。这时一个胖胖的穿绿衣服的女孩露卡突然大吼一声打断成然和萧清的谈话。露卡宣布主权一般告诉萧清,自己是和成然拿了证的太太。成然对露卡态度十分恶劣,露卡愤怒地拿出一种不知名的液体朝成然眼睛喷过去,成然一声惨叫。

  露卡和萧清赶紧送成然进医院,护士将成然推进处理室时萧清终于长长地松了口气。露卡闯进缪盈病房,缪盈看到陌生的露卡十分震惊。露卡自我介绍称自己是成然拿了证的太太,缪盈瞠目结舌。与此同时萧清终于拿着自己的行李打车赶往自己定好的出租屋,那是一处美籍华人的房子。萧清坐在车里看着夜幕降临的街市才有机会感叹一声,这就是美国!

  萧清赶到出租屋时,替她开门的是个来自中国香港的室友。室友看到萧清很不友好,她抱怨萧清没有按时赶来致使房东莫妮卡等了一下午,莫妮卡急着出去约会又把等萧清的任务转交给了自己。由于萧清的迟到,害自己和男友本杰明的烛光晚餐泡汤。萧清只得连连致歉,香港室友这才不情不愿地将萧清让进屋。室友带萧清去了她的房间,然后又将此处的规矩一一讲给萧清听,室友将他们各自的领域和用品划分的清清楚楚,萧清悄悄吐舌。萧清的第一晚在辗转反侧中终于度过。

  康律师亲自迎接了赶到美国来的缪盈的父亲成伟。成伟从之前和缪盈的联系中才得知缪盈住院、书澈入狱以及成然结婚的事,这每桩事都让成伟震惊和瞠目,亲赴美国一趟使他觉得非常必要。在从机场往市区赶的路上,成伟向康律师询问了书澈案子的情况。康律师如实作了汇报,成伟试探地问康律师,书澈案子有没有转机。康律师如实回答,除非证人推翻证词或证人无故缺席不出庭作证等情况发生。成伟闻言若有所思。

归去来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