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电视剧剧情 > 脱身电视剧

脱身第1集剧情介绍

  叶如风委重任给黄俪文 乔智才惊发现提错箱子

  1948年12月金圆卷疯狂贬值,市面上人心惶惶,官员们一面垂死挣扎,一面忙着谋划后路。而老百姓为了把日子过下去争相兑换黄金,陷入疯狂。大量的国军警察不得不出面维持秩序,整个上海街头显得混乱不堪。

  这天一位名叫张晓光的地下党走进合肥路32号亨德尔皮货行,他和其他同志约好了在二楼西厢一间包间里秘密汇合。但他不知道,从他走上街头的那一刻便吸引了保密局暗藏于街头各个角落的眼线。很快保密局的楚科长便带着一帮荷枪实弹的手下秘密包围了皮货行,他们埋伏于周围屋顶各个射击点,随时准备对地下党痛下杀手。同时保密局的另一部分人已经潜伏进地下党聚会点旁边的包厢,他们将监听设备的听筒紧贴在墙面,通过听筒他们能清楚地听到隔壁房间的对话声。

  此时张晓光等人对危险一无所知,张晓光传达了上级精神,他说上海的专家同意转移,他们将秘密护送这些专家离开,明天皮货行的老板叶如风就会坐火车回来,他将带回最新的电台设备。与会的同志闻言无不暗喜。然而就在此时,他们突然听到隔壁的异响,张晓光等人马上意识到危险,他们屏声敛气安静下来。有同志拿着枪悄悄接近墙壁,就在这时他听到隔壁房间有子弹上膛的声音,他马上开枪,子弹穿透墙壁击中对面的人。紧接着双方便交起火来,一时枪声大作。

  在外围埋伏的保密局楚科长马上下令埋伏在周围的手下开火,整个皮货行被枪声笼罩。不多时只听轰天巨响,整个皮货行在冲天火光中爆炸坍塌。等一切平息后,保密局楚科长带人检查了皮货行。手下向他汇报,地下党全部死了,他们的人还有一个活口。这时一个浑身是伤的保密局队员被担架抬了出来。他语气虚弱地告诉楚科长,皮货行的叶老板明天就要坐火车回到上海。楚科长大喜,他安排人马上前往常州火车站拦截住叶如风。

  此时在国军监狱里,一个叫老郭的政治犯在受刑室被打得死去活来。老郭是个政治犯,明天将被处死,老郭忍受着酷刑,他已经对生不抱任何希望。这时一旁一个特务模样的男人对施刑的人说,明天将特赦一些囚犯,其中一个叫乔智才的人会在特赦名单里,但是有人却想让他死。施刑的人马上明白,他谄媚地讨好对方称,今晚他就会以越狱的罪名打死乔智才,保证不会让他活着走出监狱。

  此时在监狱里乔智才得意地摸索着好不容易弄到的一套国军军装,他打算今晚伪装成国军逃出监狱。就在这时被打得遍体鳞伤的老郭被架回乔智才的牢房里,乔智才同情地看着老郭,两人一直关在这同一间牢房里,现在他有机会外逃,可老郭却还得在此苦熬,乔智才心里暗自庆幸自己马上就可以重获自由。乔智才换好国军军装准备逃走时,老郭突然叫住他。在乔智才猝不及防时,老郭突然出手打晕了他。

  等乔智才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被捆住手脚还被塞住了嘴。老郭竟然换上了他费尽心机找来的军装,乔智才义愤填膺却无法表达。老郭拿出一双皮手套告诉乔智才,这是自己父亲留下来的遗物,他希望乔智才出去后拿着这个东西去找亨德尔皮货行的老叶。乔智才呆呆地看着老郭,对他的话有些不明白。老郭接着说,乔智才在明天特赦的名单里,但今晚却有人要害他。乔智才根本不信,但老郭不愿再解释,他走出牢房向外走去。不多时乔智才便听到枪声,他顿时明白老郭刚刚对他说的话所言非虚。劫后余生的乔智才不禁心生余悸。

  次日晨典狱长竟亲手将乔智才放出监狱,乔智才终于重新呼吸到自由新鲜的空气,他心中百感交集。乔智才出狱后马上直奔一家商铺,他从铺子里买了一个棕色的箱子,然后提着箱子来到一家银行保险柜处。乔智才打开其中一个柜子,然后将里面的数十本账本装进箱子匆匆离开。

  此时保密局的楚科长带着手下从常州上了火车,他们挨个搜查火车上乘客的身份证件。叶如风带着一个棕色的皮箱正在车厢里,他紧张地四顾后突然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一个名叫黄俪文的少妇面色悲戚地坐在座位上,老叶急中生智地将皮箱塞到黄俪文的座位下面躲过保密局的搜查。黄俪文看到老叶很意外,她主动跟老叶打招呼,老叶却硬装出不认识她的样子。黄俪文十分不解。

  黄俪文在车厢里遭到国军伤兵的调戏,老叶及时出手相助帮黄俪文解了围。老叶带着黄俪文转移到二号车厢重新落座,保密局的楚科长已经注意到老叶和黄俪文,他故意上前和他们搭讪,言语间不断地试探黄俪文,企图打听清楚她的身份来来历。老叶及时打断楚科长,他意识到楚科长身份的可疑。火车到站后,老叶提着皮箱匆匆下车,此时埋伏在火车站的保密局的人马上发现了老叶并跟踪了他。

  地下党的几个同志也混在人群里接应老叶,他们发现了老叶被跟踪。地下党的同志想掩护老叶安排离开,但保密局的人已经等不及,他们对老叶开了枪,老叶受伤,火车站也乱成一团。黄俪文混在人群里正慌慌张张地往外逃,老叶突然挤到她身旁急急地把手里的箱子塞给黄俪文。黄俪文一脸的惊诧。老叶来不及解释,他急急地叮嘱黄俪文去合肥路32号找张晓光并把箱子交给他。黄俪文刚接过箱子,如潮的人流便将她往前挤去。身后老叶露出欣慰的笑容,他主动朝天鸣枪吸引了保密局的人,黄俪文顺利撤离。老叶却在接下来与保密局的枪战中壮烈牺牲。

  黄俪文出了火车站匆匆往皮货行赶去,路上她与迎面走来的乔智才撞了个满怀,黄俪文和乔智才的箱子一起掉在地上。黄俪文拾起箱子后为躲避不远处的保密局巡查车辆匆匆离开。乔智才看着黄俪文的背影不满地嘟哝着拾起地上自己的箱子。乔智才提着箱子前行不远就有两个人拦住了他的去路,两人告诉乔智才他们保密局的姜科长想亲自见见他。

  保密局里楚科长正把火车站发生的一切向姜科长汇报,他非常有把握地说,根据情报共党这次是想把上海的专家全部转移,而老叶这次回来就是带回了电台。只是现在竹篮打水了。楚科长很沮丧,姜科长却更恼怒他不向自己汇报擅自动用了保密局的电台。

  乔智才被安排在会客室等姜科长,他无意间瞥见自己的箱子似乎有些不同。乔智才急忙打开箱子,他赫然发现箱子里根本不是自己之前装的账本而是一部电台。乔智才马上想到街头与黄俪文撞了满怀的事,他断定黄俪文慌乱间提走了自己的箱子。乔智才傻眼了。

脱身第2集剧情介绍

  乔智才黄俪文意外重逢 地下党保密局争相找人

  乔智才还在惊诧自己箱子被调包的事,便听到门外姜科长的声音。乔智才急忙收拾好箱子调整好情绪,姜科长走进来笑着问乔智才恨不恨自己把他送进大牢。乔智才言不由衷地回答自己不恨他,姜科长却不信,他说两年前乔智才因为贪污五千美金被抓,他一直喊冤却根本拿不出证据。现在他如果在五天内拿出五千美金,过去的事就不追究。乔智才还想争辩,姜科长却直言不讳地告诉他自己知道他手里掌握着告倒自己的证据,自己原本准备在牢里就把乔智才干掉的,但没想到老郭却替了他。乔智才震惊原来老郭之前说有人要害自己竟然是真的。

  姜科长接着说,从乔智才出狱自己就安排人监视了他。手下人看到乔智才出狱后直奔了火车站,他从火车站取了东西装进了箱子里。姜科长强行夺过乔智才的箱子并打开,可让他吃惊的是箱子里没有什么证据竟然只有几件衣服。原来乔智才刚刚在姜科长进来前将电台取了出来,就放在房间里。姜科长走后,乔智才心有余悸地赶紧将电台放回箱子。乔智才走出保密局后仔细打量了箱子,他看到箱子上的商标竟然和老郭之前交给自己的皮手套上的商标是一样的,都是亨德尔皮货行的标志。

  黄俪文终于找到合肥路32号,可面前却是一片废墟。一旁路边摊小贩告诉她,这家皮货行昨天发生爆炸,里面的人全部被炸死了。黄俪文想到张晓光惨死,她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路边摊的小贩发现了黄俪文的异常,他偷偷向保密局的人举报。

  黄俪文失魂落魄地提着箱子漫无目的地走着,乔智才也巡着商标来找亨德尔皮货行。乔智才看到黄俪文时激动地简直语无伦次,他抢夺着黄俪文的箱子说那是自己的。黄俪文拼死护着箱子,两人争执拉扯间楚科长带着保密局的人赶到。乔智才只好拉着黄俪文逃离,两人最后顺利逃离后乔智才才发现慌乱间箱子并没有换回来。楚科长带人没有追到黄俪文,他根据摊贩的描述基本可以断定跟丢的人就是在火车上见过的少妇。

  晚上保密局的人查到黄俪文落脚的旅馆里,黄俪文机智地躲过搜查。但这里她再也不敢呆下去,她急忙提着箱子逃离了旅馆。由于楚科长在城里布下天罗地网,黄俪文住不了店只得回了家。哪知回到自己家的弄堂,房东萧奶奶告诉她,黄俪文的母亲和妹妹已经搬离到镇宁屯。黄俪文无处可去,萧奶奶好心地收留了她。晚上黄俪文打开了箱子,她看到箱子里满满的账本,她好奇地拿出一张账单,上面写着镇宁屯地址还有一家姓乔的印章。

  次日晨黄俪文便找到镇宁屯,在这里她找到一处房东正打听这里乔家的情况,却意外遇到来此处找房子的母亲。母女俩意外在此重逢一时百感交集。

  乔智才将自己重新收拾一番,一改流浪汉的样子变成玩世不恭的大少爷模样。乔智才给家里打电话,接电话的是乔府的丫鬟桂芬。乔智才吩咐桂芬对家里人谎称自己要从南洋回来,桂芬听闻乔家二少爷乔智才要回来顿时喜出望外,她飞快地把消息告诉了乔老太太,乔老太太激动成分。

  上海地下党接应叶如风失败一时也失去关于电台的线索,现在保密局楚科长拿着黄俪文的肖像画四处抓捕倒让地下党不解。地下党分析这个被抓捕的女人可能和叶如风失踪的电台有关,他们马上给上海的地下党广发情报,让大家也抓紧找寻黄俪文。很快保密局和地下党都查到这个女人名叫黄俪文。

  乔智才的父亲从报纸上看到南洋船只沉没的消息,他揭穿乔智才从南洋回归的谎言。乔智才不得不承认自己被抓关了两年的真相。乔父气得暴跳如雷,他觉得乔智才丢了乔家的人。正发火时镇宁屯保长让乔父去开会,保长和几个村民对黄俪文母女十分不满,特别是黄俪文母亲林云裳过去是个戏子,她们母女影响了整个镇宁屯。保长最后将劝说黄俪文母女的任务交给了乔父。乔母却不放心乔母去面对林云裳,她催促乔智才跟乔父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