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电视剧剧情 > 如若巴黎不快乐电视剧

如若巴黎不快乐第1集剧情介绍

  佟卓尧半路抛下阮曼君 戴靖杰两次出手帮曼君

  自佟卓尧从父亲佟海振处接手公司后,佟氏集团便在短短半年内迅速扩张,成为行业的龙头老大,而这样快的发展速度显然引起了竞争者的不满。很快,佟氏旗下的博雅公司就发生了财务问题,其直接负责人陈福被法院判处巨额罚款,宣判当日,陈福就因忍受不住压力而当场死亡,而这血腥的一幕全被佟卓尧看见。为了给从小陪伴在自己身边的陈福夫妻报仇,他四处打听那场冤案的罪魁祸首,并一路追寻到巴黎。这日,佟母突然打来电话,并让他参加竞争对手冯伯文的婚礼。与此同时,身在巴黎留学的法学系学生阮曼君也从好友多多处得知了冯伯文即将结婚的消息,事实上,冯伯文正是阮曼君的前男友,当年,他们曾有过一段甜蜜的岁月,却不想转身他就另娶他人。

  不久后,曼君便启程返回了上海,并在冯伯文的婚礼上质问他为何要欺骗自己,企料冯伯文对于曼君的质问一副置若罔闻的样子,反倒准备用一笔钱打发曼君。看着眼前这般冷漠的冯伯文和他高傲的未婚妻,曼君的心里就是说不出的苦楚,并准备直接离开,企料转身时会撞到同在婚礼的佟卓尧。一时间,曼君想迅速逃离的愿望就被打破。可不想接下来,佟卓尧还会直接驱车将曼君带走,可令人感慨的是,佟卓尧并非是出于好心,而是他一眼便认出了曼君是当年法庭上指控陈福的证人,为了羞辱曼君,他才会如此,并在半道上将曼君扔下,让本就情绪崩溃的曼君更加走投无路。幸运的是,刚被外公钟利涛叫回国的钟氏集团接班人戴靖杰发现了曼君,并好心的将她带回了酒店,才让曼君减少了些许痛苦。

  这边,佟母正在语重心长的劝说佟卓尧和宏叶集团的千金洁白联姻,可佟卓尧却依然坚定的拒绝了,并表明他只是将洁白当做妹妹,全然没有半分男女之意。眼见佟卓尧这般模样,佟母就气不打一处来,并将所有的过错归结于欧菲身上。原来,欧菲曾是佟卓尧最心爱的女人,可最终却贪慕虚荣的拿着佟母的钱离开了他的世界,可即便如此,佟卓尧还是很难放下欧菲。

  另一边,多多已经接到了落魄的曼君,并告诉她当年的陈福很可能是被冤枉,如今他已不在人世,听着这些话,曼君的思绪又似乎回到了当年,那时,身为男友的冯伯文曾让她在法庭上指证陈福,虽然自己也曾为冯伯文提供的证据质疑过,可最终还是没有多想,并在出庭后就被送去了巴黎,从此对国内的消息一无所知,若非多多的告知,恐怕此刻她还蒙在鼓里。为了查清当年的真相,曼君便准备找到当年参与案子的沈律师,企料还未找到就被冯伯文拦住,并劝说曼君可以放弃这些执念。若如此,他还会一如既往的继续资助她在巴黎上学。眼见冯伯文这般冷漠,阮曼君的心就如刀割一般疼,并一脸坚毅的告诉冯伯文,学费和生活费都是她一笔笔赚的,他们之间的感情早就一笔勾销,所以陈福一事,她绝不会就此罢休,她一定会查清当年自己所做的证词是否是伪证。说完这话后,曼君就满脸泪水的离开了,可她的脑海里还是冯伯文的影子,她知道,当年若不是他将自己这个孤儿从小渔村带出来,她的人生绝不会是现在这样精彩,可事到如今,他们之间的情分全都是过去了。

  和冯伯文说完这番话后,落魄的曼君便泪流满面的来到了汽车站,打算重返小渔村,企料还没启程就因为悲伤过度而倒在了地上,幸亏戴靖杰救下送到医院,并将多多叫来才幸免于难。原来,戴靖杰从小就长在渔村,一直是被善良的养父母带大,这次都是为了给去世已久的养父母扫墓,哪里想会再次碰见曼君,可遗憾的是,昏迷的曼君并不知道戴靖杰对自己的帮助。

  很快,曼君的身体就恢复如初,为了让曼君重整旗鼓,多多当即将曼君带来了一个高级会所参。灯红酒绿的会馆里,多多一直在给曼君介绍各色各样的优秀男子,可曼君却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丝毫没有要谈情说爱的意思,只是安静的坐在一旁。与此同时,佟卓尧也和发小正铭来到了这家会所,而佟卓尧的出现一瞬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可佟卓尧却一眼就看到了角落里的曼君,并与身旁银丰集团的梁总打赌,看他是否能约到曼君,企料曼君会丝毫不顾及梁总的身份,转身便离开了,寻到了另一处静谧地。

  紧接着,佟卓尧也尾随而来,并嘲讽起曼君故作清高,实则要来傍大款的心机。听着这番冷言冷语,曼君并不恼,反倒可怜起佟卓尧的自以为是,并直接转身离开了。可没过多久,醉酒的曼君就被梁总缠上,并和他产生了一场冲突,不幸的是,佟卓尧也一并出现,还拿出一张无限刷的银行卡来继续羞辱曼君,企料曼君会毫不留情的将卡扔在水里,并当众将水泼到了佟卓尧的脸上以此反击,而这样激烈的举动显然让一旁的多多忧心不已,幸运的是,佟卓尧并没有找曼君麻烦。第二日,佟卓尧便得知了多加供货商拒绝给他们供货的消息,要知道佟氏与银丰合作的成败就在此一举,直觉告诉他,这件事一定是有人搞鬼,而事实上,这事的确是戴靖杰所为。

如若巴黎不快乐第2集剧情介绍

  冯伯文发动网络黑曼君 阮曼君终被佟卓尧录用

  曼君再次主动打电话给沈律师,想要了解陈福案子的真相,却不想沈律师一听说这事就匆忙挂断了电话,让曼君只能暂时作罢,转而去寻找新工作,以此在国内生存下去。可令曼君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做伪证导致陈福死亡一事会在一夜间传遍网络,而她因此成为了众人鄙夷的对象,连同被多加单位录用,而这一切都是冯伯文所为。为了解决这件事,多多特意寻上了正铭,希望他可以出手相助,可令人无奈的是,正铭对此也无可奈何。

  与此同时,佟母和佟卓尧正在佟海振的墓地,期间,佟母一直担忧的问起佟卓尧银丰的案子,害怕钟氏会横插一脚,而佟母这般事无巨细插手公司的行为显然让佟卓尧有些不快,并转身就走。事实上,佟母并非不相信佟卓尧的能力,可是只要涉及钟氏,她的心就无法平静,而这一切都与戴靖杰的母亲钟雯脱不了关系。

  这边,被网络恶言抨击的体无完肤的曼君并没有放弃寻找工作,而是重新打起了精神来到了银丰面试,却不想面试官会是老对头崔姐。原来,当初曼君和崔姐曾在一家公司工作,可期间,崔姐却利欲熏心的贩卖客户资料,而这一切都被曼君撞破,崔姐也因此被辞退,正因如此,崔姐和曼君的关系一直势同水火,这次的面试也不过是崔姐想要羞辱曼君的机会。可遗憾的是,曼君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依旧一脸的高傲,丝毫不将她放在眼里。

  紧接着,佯装坚强的曼君就步履匆匆的打算逃离这里,却不想会再次莽撞的撞到人,而这人正是来到银丰想要和梁立安谈公事的佟卓尧。可还没等佟卓尧说些什么,记仇的梁立安就出言侮辱起曼君,而一旁的佟卓尧也趁机火上浇油,意指曼君不过是个为了金钱可以背叛自己良心的小人。一瞬间,被冤枉的曼君心中就一片悲凉,可她还是鼓足了勇气,并指责起佟卓尧的没教养。说完这话后,曼君才忍痛离开,可她并不知道,自己刚才那番言辞会触动佟卓尧,让他对自己有所改观,可即便如此,佟卓尧对她的恨意也没有消失,并打算将曼君录用进自己的公司,从而让她的狐狸尾巴彻底露出来。

  离开银丰后,曼君就一个人失落的在大街上游荡,却不想天空还会不作美的下起大雨,让曼君更加狼狈起来。就在这时,戴靖杰突然撑着伞出现,让曼君孤寂的心有了暂时的依靠,也对这个出手相助的陌生人有了些许好感,和他成为了朋友。可令曼君没想到的是,下一秒她就接到了被佟氏录用的电话,而这一切都来的很不可思议,直觉告诉曼君,这很可能是多多的帮助。紧接着,曼君就和戴靖杰分别,并找到多多询问情况,这才得知,多多为了自己曾找过正铭帮忙,而如今自己被录用很可能也是因为此。虽然有些不情愿,可如今的窘境却让曼君不得不低头,并来到佟氏工作。

  这边,戴靖杰已经通过掌握梁立安的风流韵事而将妻管严的他牢牢把握在手中,从而从佟氏手中抢到了银丰的合作案。眼见戴靖杰这般能干,钟立涛就十分欢喜,并打算按照心腹林叔的建议将戴靖杰提报为公司副总。却不想戴靖杰会一口回绝,因为他并不愿意依靠家族的力量,而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彻底打败佟卓尧。另一边,梁立安已经利用合同的失误婉拒了与佟氏的合作。眼见梁立安这般故意挑刺的行为,佟卓尧心里就更加不悦,可与此同时,他也知晓,这一切肯定是钟氏在里面捣鬼。

  不久后,佟卓尧就回到了公司和法务部开会,并打算将致使合同失误的员工辞退,一旁的曼君见状显然有些不悦,并为这个同事争辩起来,可对自己偏见极大的佟卓尧却丝毫没有听进去曼君的劝说,而是再次侮辱起曼君的人格。与此同时,戴靖杰正故意开着豪车不顾外公的劝阻来到佟氏的门外等候曼君,而这一幕刚好被佟卓尧看见,对曼君拜金的偏见也更加深厚起来。紧接着,曼君就心无防备的和戴靖杰抱怨起自己在公司被佟卓尧针对的事情,可曼君不知道的是,戴靖杰一回家就在网上搜索起自己,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另一边,佟母又开始和佟卓尧谈论起和洁白的婚事,希望他可以为了公司妥协,可佟卓尧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地抗拒,要知道,自己的姐姐也曾经被这样的理由嫁给刘颂,而今他却不愿重蹈覆辙,只想凭自己的努力继续壮大佟氏。

  一席终了后,佟卓尧就来到了公司,却不想刚好撞见曼君在看博亚合同的样子,而这显然让佟卓尧很不满,并将矛头指向曼君的上司徐经理。为了不让徐经理被自己拖累,曼君当即决定辞职,哪里想佟卓尧会以自己很可能偷走公司机密的借口继续侮辱曼君。眼见佟卓尧这般偏执,曼君就气不打一处来,并再次质疑起佟卓尧对自己的诬陷。可下一秒,佟卓尧的脸色就变得不好看起来,并直接将曼君带到了陈福夫妻的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