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电视剧剧情 > 啊父老乡亲电视剧

啊父老乡亲第1集剧情介绍

  地下停车场,两辆轿车前后驶来,白坡乡商贸公司总经理申云虎将一箱百元大钞交给了宁安县县长耿连杰。告知他这是上个季度小商品市场和矿上的分红。耿连杰提醒申云虎,最近反腐抓的紧,县里又新来一位女书记,要格外小心。那厢,白坡乡派出所于所长接到报警,白坡煤矿的董事长霍根喜被申家庄的村民扣押了。挂断电话后,于所长便开车先来到白坡乡委员会,去叫乡领导处理。而乡领导们推三阻四,直到申家庄的村干部崔大田硬闯进乡政府找一把手邵书记,副手张副乡长将两件事一对比,觉得还不如跟去处理煤矿一事,便追着上了于所长的车。崔大田闯入政府办公室,未找到邵书记。史秘书赶来阻拦,称邵书记住院。崔大田哪里信,邵书记答应他的解决申家庄土地流转和分配宅基地的事情,等到现在,连个人影都不见。他大骂乡领导们只会打牌喝酒,放言再不解决申家庄的问题,就告到县里市里,然而竟摘了乡政府的牌子,扬长而去。于所长和张副乡长来到申家庄,副矿长讲了事情始末。霍根喜因为矿上人索要赔款出面解决,却被村民王二黑关入家中,称不给赔偿就不放人。几人来到了王二黑家,王二黑一魁梧汉子,刚将门落了锁,见乡里要人,便称自己是好客,请霍根喜好吃好喝多住几天。于所长径指出将大门锁着便就是扣押人质。王二黑便也大方承认扣押人质,还伸出手让二人把他抓走,同时其他村民都围了上来吵闹,把于所长和张副乡长围在中间。这时,张副乡长突然心脏病发作,被紧急送进了医院。张副乡长这一心脏病发作,霍根喜人虽被放了。但大家也都明白,这事治标不治本,还得闹。而史秘书自然把这件事也通报给了邵书记,称病的邵书记表示尽量压一压,而邵书记已决定辞职。县委办公室里,书记何春红接到邵书记的辞职报告,同意了邵书记的辞职。而截止到邵书记,白坡乡被撵回来和自动辞职的领导已经是第八茬了。何书记新来宁安,对宁安的领导不太熟悉,她咨询组织部长黄志诚白坡乡换了八茬领导的原因。黄志诚开始说套话,被何书记督促说真话实话。另一边,申云虎来见了耿县长,讨论邵金明辞职一事。耿县长表示关键是下一步谁去白坡乡。而黄志诚向何书记汇报,派往白坡乡的父母官,优秀的不能去,去了误人前途,平庸的也不能去,去了混日子,只能派中不溜的去,至少可以从副科提正科。前八茬都是这种情况,而每次回来也都是鼻青脸肿面部全非。黄志诚称,白坡乡如今积重难返,群众上访告状成风,谁去了也不好使。这是整个常委班子的想法。而那边申云虎推荐他二姨夫,县供销社的赵主任赵朝亮做白坡乡乡长。耿县长决定打这一杆子。何书记听完情况后,便叫了县委办宋主任,前往白坡乡。去往白坡乡的路上,他们路过了吴侯乡,吴侯乡是全县排名前三的模范乡。何书记一见该乡的卫生状况便眼前一亮,宋主任提议顺便去乡政府走一趟。何书记也有此意。而突然,前面的路被堵住,吴侯乡的党委副书记王天生带着村民们,要强拆胡二哥的私房,原来,胡二哥是村中有名的钉子户,他霸占了集体地私自盖房。王天生发言后,得到村民的一众响应,为其摇威呐喊。王天生下令推,胡二哥站在了挖土机前面,叫嚣着干脆连他一块推。胡二哥表示地是他的,是他兄弟胡义海答应的。王天生于是把胡义海叫了出来,胡义海是当支书的,王天生把这件事交给了胡义海去办。并威胁他要是不拆,村支书也别当了。胡义海劝说胡二哥,胡二哥还要找自家小五,胡义海表示小五和王天生一样大,胡二哥才不得不服软。私房成功被拆。何书记露出了笑容,坐车来到了吴侯乡乡委。而到这里她发现村民们都来找王天生,村民们表示王天生办实事,大家都信他。王天生终于骑车回来,何书记见面便夸了他。申家庄村支书申保国来到医院看望张副乡长,史秘书讲到了崔大田摘了乡政府牌子,劝申保国风格高点。何书记又来到白坡乡,首先看到街上卫生便不过关,宋书记称白坡乡有个矿储量很大效益不错,但没落到百姓手里,何书记命令到矿上仔细查一查有没有政府人员在里边参股。何书记看到白坡乡的情况非常严重后,认为必须改变现状。何书记表示该乡的问题主要在申家庄,大洼村上,这两个村的村支书一个是申保国,一个是张希平,在村里乡里甚至县里都无人敢惹。何书记看了白坡乡一圈后便回了县里。何书记回到县里,却去看党校校长,斯校长和何书记一直是亦师亦友的关系。斯校长听了何书记的困扰,帮她捋了思路。何书记茅塞顿开。在老校长家留了饭。申支书回到村中,村民老贺问申保国宅基地分配时间。老贺县法院亲戚写的条早递交到申保国手里,而老贺就想拿到河边的地。申保国表示等上头的政策便走了。他回到家推开一柜子,那柜子背后却是别有洞天。白坡乡乡长胡文东正在党校上课,史秘书请他回来处理事情。胡文东表示这事听听先县里怎么说。然后去见了市企业局的小张,小张帮他邀请了浙江的吴老板。谈关于申家庄小商品的事情。小张告知,吴老板一听是白坡副乡长不来。胡文东解释自己不问经营,只想了解小商品市场在土地流转和村里签的是什么合同,想了解的合同背后的猫腻。

啊父老乡亲第2集剧情介绍

  胡文东告诉小张,他想知道的是此事是不是牵扯到别的干部从中持股拿黑钱。二人谈话的一幕被一男一女偷听到。女的认为此事缺德,当场向男的提价,表示少了两万不干。男的被迫答应。申云虎从县委大院出来,便接到了该男的电话。申云虎表示把胡文东搞定,花十万也值。胡文东约到了吴老板,但吴老板说话滴水不漏,胡文东未从他身上套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胡文东明白,攻破堡垒还得靠别的办法。县常委召开紧急会议,会议的议题只有一个,原白坡党委书记邵金明辞职,下一步该派谁去担任白坡乡党委书记和乡长,何春红请大家发言。可是竟无一人出声。见此,耿连杰提出人选赵朝亮。申云虎回到家,跟他爹申保国讲了耿县长推荐赵朝亮任白坡乡长一事,申保国听到消息很高兴。耿县长推出人选后,大家一致同意。独黄志诚意味不明的表示担心赵朝亮不会去,而赵朝亮会不会去要看耿县长面子大不大。何春红便把赵朝亮当作一个候选。接着,自己提出一个人选,吴侯乡王天生!一听此人,常委班子们都很熟悉。此人又名王大胆王大炮,农大毕业,身体强壮,一来县里便被县公安局看上,但他不经请示把一个未参与打架的孩子放了,便被贬到信访办。而到了信访办后,他一接到有冤情的案子,比当事人还积极,专为领导惹麻烦。于是又被派到了吴侯乡。大家认为,王天生最大的特点是没有私心,根治白坡乡没有比王天生更合适的人选。独耿县长提出了反对,表示王天生独断专行,爱捅娄子,勇有余而谋不足。且自从调到吴侯乡后,不到两年就把当时的乡长书记架空,大局意识不强,协调不够。认为其不适合。但何春红表示,自己看到一拨拨老百姓找王天生等王天生,受到老百姓村干部的欢迎。虽然有缺点,但可以帮他改正。关键的是那颗为老百姓做实事的心是他们需要的。何书记坚持派遣王天生。而那厢申保国正担心万一乡里派个不对眼的,胡文东蹦跶的更厉害。申云虎却称已派人去收拾胡文东。申云虎话落,就接到耿县长的电话,白坡乡新书记换成了吴侯乡的王天生!那厢,王天生正在肉驴厂调研,接到黄志诚电话,要求他必须马上到县里。王天生便只得借了个农用前往县里。申云虎和浙江的吴老板见了面,二人聊了吴老板饭桌应付胡文东,申云虎对于胡文东吃瘪很高兴。但胡文东和吴老板饭桌上聊时,胡文东敢说小商品城实际操作者不是吴老板,申云虎推断胡文东一定掌握了一定实情。十分担心。王天生来到县委大院,一听黄部长要他到白坡当书记,立即推辞。表示性格不适合干一把手。而且吴侯几个项目正在运作中。黄部长先表示他必须接受,又松口给他五分钟到外面想想的时间。谁知这王天生竟不发一言直接就回吴侯了,表示白坡乡的书记他当不了。黄部长赶紧把消息告诉了何书记,何书记果决的便带着黄志诚去追王天生,终于在公路上追到了人。何春红亲口说了对王天生的任命。王天生却存有顾虑,王天生表示,让他去也行,县委得给他权,他要一把县委的尚方宝剑。而他之所以这样要求也是情有可原,他作为一个外来人,初来乍到白坡乡,头三脚最重要。他不能去了就被踢出来。何春红竟一口答应给他权力,表示县委一定支持他。见何书记这么信任自己,王天生不由感动。答应了到白坡乡任职。但还是不忘说到时候希望县委支持他,别让他成为各种关系的牺牲品。何春红答应。王天生便回吴侯乡告别和交接。何春红不由称王天生是个有个性的人。耿县长回到家,县团委年轻漂亮的后备干部张小丽为他脱了衣服,也准备好了涮锅。而这涮锅正是为了招待申保国和申云虎的。不一会二人便到了。耿县长把申保国介绍给张小丽,称自己父亲的命便是申叔救的。双方客气后便坐下边吃边聊。而王天生回到吴侯乡,村干部们凑了钱,特意为他办了一个欢送宴会。王天生接受大家的热情坐在了饭桌前。吴侯乡的曹书记不由为王天生惋惜,称白坡乡是个糟蹋干部的地方,他宁愿把书记位置让给王天生,也不愿他遭暗算。而耿县长家的席上,正在议论王天生,称王天生是何春红的杀手锏。耿县长又督促申保国千万跟崔大田搞好关系,说几句软和话。王天生到任后,千万不要跟崔大田来硬的,可劲的让他闹,闹得越大越好。申保国会意。而张小丽和申云虎颇有情意的对了一眼。王天生这厢宴席结束。一名村民告诉王天生明天村民们为他准备了“三里锣鼓送书记”,这是当地祖宗留下的风俗。王天生不愿村民们麻烦,告诉对方他明天一交接就是一天时间,让大家别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