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电视剧剧情 > 十年三月三十日电视剧

十年三月三十日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靳燃对袁莱念念不忘选择回国 袁莱被要求改道日本遇到靳燃

  山木因挪用公款东窗事发,站在一座高桥上意欲自杀,他威胁着正慢慢靠近的警察。警察们不敢轻举妄动,周围围满了观望的人群。靳燃代表公司前来与山本谈判,他缓慢地走下了车,慢条斯理地走到了山本跟前,他知道山本不是真的想自杀,只想以此举威胁公司放弃起诉。靳燃劝山本及时回头,像个男人一样承担应负的责任。讲完这些话,靳燃正欲转身离开,山本急忙地叫住靳燃,他走头无路,另无他法,只有自杀。靳燃再次向他点明要害,自杀是得不到公司任何赔偿的,他要多替家人着想。山本听了他的话,态度有所松动。旁边的警察趁机上前将山木抱了下来。

  回到公司的靳燃,让秘书将谅解书和一笔钱交给山木,虽然他决定私人拿款替山木救急,但是如果谁敢再危害公司,他决不姑息。

  袁莱和赵承志正在亲密地拍着公司宣传照,袁莱接到了纪总的电话,顾不上挑选照片,丢下赵承志连忙跑到公司救急。袁莱回到公司,干净利落地处理好了突发事件,然后到楼上拿了衣服急忙送到在酒店等着的纪总。

  纪总穿好了衣服,突然想起装有公司竞标方案的U盘也被人拿走了。袁莱等不及他吩咐,赶紧狂奔出去。纪总将高端旅游线路交给了袁莱跟进,袁莱接连被纪总提拔,同事免不了各种猜测。袁莱在旁边听到了同事的议论,非常强势的上前阻止了他们。袁莱帮纪总找回了衣服和U盘,衣服按照往常的惯例扔掉,U盘才是关键。

  靳燃今天的日程安排的非常满,他一边向会客室走去,一边听着秘书汇报日程安排,然后请秘书按照自己意见进行修改,并且拒绝了非途旅游文总的会面要求,这种级别的公司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

  当靳燃忙碌完毕,终于有闲暇坐下来时,他在网上看到了袁莱和赵承志的亲密照片。靳燃虽然与袁莱在十年前就分手了,但是他始终忘不了他,时刻关注着她。他时常会想起两人在一起的甜蜜时光,想起两人因为误会分手,就有一丝丝的心痛。他知道袁莱在非途旅游工作,他心中有了回国的冲动,有去非途工作的想法。他给秘书打电话,约非途的文总明天一早见面。

  靳燃心事重重地走到了妈妈打工的日料店,帮着妈妈一起做着店里的收尾工作,他将想回上海工作的想法告诉了妈妈,知子莫若母,妈妈一听他要回国,就知道他想找回袁莱,十分开心地鼓励他。

  袁莱的闺蜜西子马上要结婚了,她想请袁莱和少南做她的伴。三个闺蜜开心地聊着天,少南感叹没想到一直宣布独身的西子最早结婚,她想提起靳燃时,抬眼看了看袁莱。袁莱知道他们的想法,心里像被什么东西戳了一下,表面仍旧装做若无其事。纪总这时打来了电话,要袁莱赶一份策划书,袁莱只好告别两位姐妹。

  徐辛颐为了业绩,与客户拼酒。她在洗手间简单补了妆后,又神采奕奕地走了出来。客户赵总看到她出来,又马上劝酒。徐辛颐借机向赵总索要订单,赵总承诺只要徐辛颐饮下这瓶酒,1000万的订单就是她的。徐辛颐毫不犹豫地拿起酒瓶,对着吹了起来。一眨眼的功夫,一瓶酒就喝完了。赵总感叹徐辛颐真乃女中豪杰。徐辛颐打趣再喝一瓶酒,是否就有2000万的订单。赵总连忙阻止,怕她喝出什么事来,笑着说订单都是她的。

  徐辛颐又拿到了本季的销售冠军,正开心地准备请同事们喝酒,却十分扫兴地接到了房东的电话。

  徐辛颐的房东违约,将徐辛颐赶了出来,她一时不知道该搬到哪里,只好请同事将行李搬到公司仓库,然后再做打算。在路边等同事时,却被一个收垃圾的男人抢她台灯,徐辛颐与他争论起来,那人手抓台灯丝毫不肯放松。袁莱正好经过,替徐辛颐解了围。两个人在这种情景下见面,颇有些尴尬,十分拘谨地聊着家常。袁莱得知徐辛颐没了住处,热情地邀请她暂时住到自己家中。徐辛颐拖着简单的行李,来到了袁莱的家中。袁莱又为两人准备了简单的食物,依旧礼貌地聊着天。正说着话,徐辛颐接到了男朋友的电话,她即刻告诉了地址,随男朋友离开了袁莱家。

  正在忙的不亦乐乎的袁莱接到了赵承志的电话,公司安排他二人去土耳其考察项目,他已经订好了非常难订的洞穴酒店,提醒她下午的飞机去土耳其。袁莱因为还有会,无暇分身收拾行李,赵承志立即为她代劳。

  袁父见到赵承志十分亲热,向他抱怨着袁莱如何的忙碌,如何的不着家。邻居看到赵承志,误以为是袁家女婿,袁母赶紧向邻居解释,两人只是同学。

  靳燃没想到他一下飞机便看到袁莱,他呆呆地看着,看着迷了。这时赵承志为袁莱拿来热饮,两个人亲密地打闹着。靳燃醋意满满地看着两人,不敢上前打招呼。他失望地打电话给文总,得知日本游客闹事,决定立即回去处理,但是他要向文总借一个人。

  文总电话通知袁莱改道日本,去处理游客事件。袁莱只得让赵承志去土耳其和同事汇合,自己改签飞去日本。

  袁莱在日本酒店大堂听着游客的报怨,她决定为游客在周边酒店查找房源,解决他们的住宿问题。这时,酒店沙发后有人提醒袁莱,在本酒店有他公司的另一个旅行团,那个团主要是夜间活动,房间正好可以给这批游客使用。导游听到此信息,立即想了起来,马上处理,游客的抱怨圆满解决。

  袁莱来到沙发跟前,感谢他的出手相助,她只觉得这人的声音熟悉,却没想到是自己深爱过的靳燃。待靳燃转身时,她完全呆住了。她心不在焉地感谢他的帮助,要为他结咖啡钱以示感谢。靳燃霸气地拒绝了她的要求,然后转身离开了。袁莱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往事又历历在目。袁莱回过神来,她很认真地向纪总汇报了日本的情况,决定明天回国,但纪总安排她继续留在日本。

  第二天早上,袁莱在酒店大堂等着要去体验新线路的VIP客户,没想到她要陪同的客户就是靳燃。靳燃十分珍惜能与袁莱重新站在一起的时光,但做出来的事情却违背意愿。在袁莱看来,就是靳燃的故意刁难,她怒气冲冲地应付着靳燃的各种无理要求。虽然两人重新见面,犹如针尖对麦芒,但现在各自分开,回到独处的角落时,又莫名的悲伤起来。那是他们的初恋啊,伤口好不容易愈合,却又被残忍地撕开了。

十年三月三十日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赵承志代替丁昂与沈双双相亲 靳燃的反复无常让袁莱十分不满

  富二代丁昂和女朋友 从商场走了现来,迎面一个小男孩子撞到了丁昂,他手中的咖啡一股脑地泼向了女朋友新买的手袋。女朋友趾高气昂地指责着小男孩,男孩子被吓的手足无措,孩子妈妈赶紧过来道歉。丁昂安慰了小男孩,让他们走了。女朋友见状满脸怨气,听到丁昂要给她买新包时,立即喜笑颜开。坐在跑车上的女朋友喋喋不休地向丁昂索要最新款的包包,丁昂拿出银行卡堵住了她的嘴,同时也拒绝了她献上的香吻。女朋友转移话题,又向丁昂索要房子,丁昂见她贪得无厌,无情地拒绝了,停下车以八字不合为由要求分手。女朋友自是不依,也不愿下车离开。丁昂只得扔下车离开。他走到自家的售楼处,女朋友也寸步不离地跟了进来。

  丁昂在售楼处看到了许久未见的徐辛颐,两个人愣愣地互相望着,仿佛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女朋友的胡搅蛮缠打破了沉默,丁昂气愤地扔掉车钥匙,赶走了女朋友,走上前去与徐辛颐打起招呼。徐辛颐恢复了理智,向丁昂介绍男朋友高子富。丁昂对高子富的奉承视而不见,小心翼翼地询问徐辛颐的近况。徐辛颐告诉他自己准备买房结婚,邀请他参加自己的婚礼。丁昂看着他两人离去的背影,想起了与徐辛颐在一起的画面,备感失落。

  晚上赵承志和丁昂在酒吧消遣,丁昂的母亲逼他相亲,他请赵承志代替他相亲,然后告诉他在售楼处遇徐辛颐的事。赵承志与丁昂以哥们的方式谈妥了合作,丁昂知道赵承志酷爱摄影,让他警惕摄影会让一个男人身败名裂。

  晚上九点多钟,袁莱接到靳燃要求到他房间的电话。袁莱穿戴整齐来到靳燃的房间,靳燃指着墙壁的一副画,告诉她取消原计划,要去画上的地方。但是这幅画具体是哪个地点,让袁莱自己去找。

  袁莱带着靳燃来到了一个叫做银山温泉的地方,酒店里的画是宫崎骏先生千与千寻中的场景,是宫崎骏先生以此地为蓝本创作,虽然与图中的场景有区别,但来到这里感受作者的创作源泉也是非常不错的。靳燃对这里十分满意,他与袁莱徜徉在大雪中。袁莱急切地想要去下一个地点,靳燃拿出了一张名信片,告诉她要去这个地方。袁莱对他的善变十分不满,提醒他不要忘记今天预约了美术馆的参观。靳燃反问她如果按原计划进行,那么高端定制游,与其他公司有什么区别。袁莱被他怼的哑口无言,无奈地为他安排伞福的行程。

  沈双双接到了正志律师事务所的面试电话,正巧她就是丁昂的相亲对象。赵承志以丁昂的身份与沈双双见面,装腔作势的各种做作。沈双双误以为他是不满意家里的相亲安排,就与他达成共识,今天的相亲情况对家里保密。赵承志正欲离开时,沈双双拽住他,要求加他微信。西子看到赵承志,将结婚请帖送给他,然后丁昂的请帖也让他转交。沈双双被赵承志、丁昂弄的发懵,在西子走后她才顿悟,以为赵承志与丁昂是同性恋,她祝福他们,希望他们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坚持自己。

  靳燃和袁莱来到伞福,靳燃接受伞福祝福的同时,也动手做了起来。他将一朵粉色的樱花和一个黑色的狮子先后送给袁莱,都被她无情地拒绝了。袁莱催促他要赶赴下一个行程,但靳燃根本就没有离开的意思。

  赵承志向丁昂吐槽着今天的相亲经过,他要求丁昂再增加一个镜头,他可以牺牲自己与沈双双继续约会。

  这边厢,沈双双对长相帅气的赵承志十分有好感,但是觉得赵承志扭捏作态一定是有问题,今天的相亲十分有趣,抵得上其他十次相亲。

  靳燃和袁莱站在大雪中等待着火车,袁莱再次向他确认是否不用专车。靳燃告诉她在大雪中等车也是一种享受。这个站台的火车很特别,你永远不知道将要到来的火车是什么颜色 ,每种颜色代表不同的意义。他们等来了一辆代表爱情的粉红色樱花列车,车上有一对情侣甜蜜地拉着彼此的手。袁莱和靳燃选择分开来坐,但眼光不自觉地向对方瞥去。

  袁莱和靳燃来到一间酒店,酒店只有最后一个房间,靳燃毫不犹豫地拿了钥匙离开,留下袁莱一个人在大堂。两人又在汤浴处不期而遇,袁莱看到他,转身欲离开,但靳燃一把拽住她腰间的浴巾带,为她亲密地重新系她。有几个醉汉经过,撞到了靳燃,他的手机也被撞到地上。袁莱捡起手机,发现屏保是她的照片,靳燃慌忙地夺走手机,像是秘密被偷窥到了一般。

  袁莱为靳燃受伤的手臂涂着药膏。袁莱想起手机的照片,便问了起来。靳燃解释是想拍地上的雪景,然后打岔让袁莱考虑目前大雪,明天是否能正常出去。

  两个人各自睡下,一夜无话。袁莱拿着那枚纽扣想着心事,想着与靳燃经历的点点滴滴,她将纽扣轻轻地放在两人铺位中间,然后转身睡去。靳燃看看地上的纽扣,看看袁莱,一夜无法入眠。

  游客这边又出现问题,有五位游客的机票查不到票号,无法上飞机。广播通知飞机要停止登机了,游客们情绪激动起来,袁莱试图安抚,但无法提供解决方案。在靳燃的建议下,她让导游带领其他游客先上飞机,她带其余游客在其他机场转机回国。

  一行人平安地回到国内,袁莱行李箱被一旅客撞倒,赵承志上前帮她扶起,靳燃无比失望地看着他们。赵承志贴心地为袁莱准备了食物,并将她送回了家,袁母已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等着他们。靳燃一直远远地跟着袁莱,他看着站在袁家门口两个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十年三月三十日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