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大结局 > 姐姐还活着电视剧

姐姐还活着第19集剧情介绍

  具世京越来越靠近,最终金恩香只得从二楼跳了下去,腰部不幸地被钢筋刺伤。金恩香挣扎着爬起来逃跑。具世京总感觉那个女人的穿衣风格很熟悉,而她怀疑那个女人是金恩香。具世京打电话给金恩香,她谎称容夏出事了,要求金恩香在三十分钟内必须赶回具家。为了能尽快地赶回首尔,金恩香不顾一切地站在公路中间并拦下车辆。跟踪狂掐晕闵德莱后赶紧偷跑,而闵德莱用仅剩的一点力气按响了报警手链。具会长疯似地赶了过去,等候在一旁的李小姐吃惊具会长竟然会出现在这里。随后李小姐故意安排别的人假扮跟踪狂引开警察,她则开车让跟踪狂跟着她离开。具会长发现了李小姐的那辆车,怀疑肯定是教唆跟踪狂的女人,于是开着车一路追击。李小姐将跟踪狂引向有悬崖的地方,跟踪狂中计摔下悬崖,而李小姐则在具会长跟上之前逃离了现场。金恩香忍着剧痛回到具家,她简单地处理了伤口并换了套衣服。具世京很快赶了回来,她想要看金恩香藏匿衣服的盒子时,幸得容夏醒来后阻止了具世京。半夜,具世京又偷偷地来到容夏的房间,想要在那个盒子里找到她想要的东西,结果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具世京越想越觉得那个人就是金恩香,于是又想来打探。结果却看见金恩香半夜在洗被子,原来是金恩香身上伤口的血渗到被子上。金恩香对具世京谎称是容夏尿床了,因为照顾容夏的自尊心,所以才半夜洗被子的。虽说跟踪狂摔下悬崖,却被警察救了起来,现在在医院抢救。具会长逼问跟踪狂,到底是谁指使跟踪狂对付闵德莱的。奄奄一息的跟踪狂说是史君子,具会长听见这个名字时直接愣住了,因为史君子是具奶奶的名字,具会长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这样做。其实是李小姐故意告诉跟踪狂她的名字叫史君子。具会长对闵德莱谎称跟踪狂什么都没有说,闵德莱因永远无法知道背后的女人到底是谁而失落难受。李小姐故意在具奶奶面前说具会长为了闵德莱连公司都不管了。具会长质问具奶奶为何要折磨闵德莱,具奶奶根本就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具会长闯进具奶奶的房间,在柜子里搜出有关闵德莱的资料。具会长更加确信就是具奶奶指使跟踪狂对付闵德莱,指责具奶奶是害怕他与闵德莱结婚才这样做。气愤的具奶奶声称她讨厌闵德莱是演员,也因为闵德莱长得像具世浩的母亲。具会长因闵德莱的事第一次跟具奶奶大吵起来,他愤怒地表示以后只做他自己喜欢做的事,请具奶奶不要再干涉他的事。具世京故意让金恩香带着容夏去游泳场,看着金恩香像没事人一样,具世京相信她看见的那个女人不是金恩香。姜河莉重新复职了,薛基灿也成功地开发了保加利亚玫瑰水,他准备晚上跟家人一起开派对庆祝。具世俊听见姜河莉跟薛基灿电话,因为他喜欢上姜河莉了,所以他很难受,同时要求姜河莉不要跟薛基灿走得太近,而他们的谈话被杨达熙听见了。在办公室时,杨达熙故意拿出姜河莉与罗在一拍的婚纱照。姜河莉承认她确实是结婚了,只是她没有丈夫,因为丈夫在结婚当天就去世了。具世俊听了很激动,这说明姜河莉不是有夫之妇,他同时向大家表明了他对姜河莉的爱意。这让杨达熙很气愤。李小姐砸烂了具会长与具世浩母亲的合影,还安排下人把这些照片给烧了。李小姐故意去眼镜店羞辱闵德莱,气愤的闵德莱抓起李小姐的头发拉扯起来。而李小姐是和具奶奶一同前来的,此刻具奶奶正在门外的车中看着发生的一切。李小姐装可怜,这让具奶奶误会闵德莱很可怕。具奶奶想要去跟闵德莱理论,结果却被具会长安排的保安人员给拦住了,这让具奶奶十分伤心。杨达熙约李小姐见面,明确表示她喜欢具世俊,只是具世俊喜欢上了一个寡妇,而这个寡妇就是公司的实习生姜河莉。具奶奶让姜河莉陪她一起唱歌,而姜河莉竟然会唱具奶奶会的一首老歌。具奶奶情绪十分激动地问姜河莉是怎么会唱的这首歌,姜河莉老实回答是薛基灿一直在唱这首歌,所以她也就会唱了。具奶奶想起了失踪的孙子具世浩,她怀疑薛基灿就是具世浩。虚弱的金恩香刚回到家就晕倒了,闵德莱赶紧将金恩香送去医院治疗。在得知事情经过后,闵德莱坚持要去找具世京理论。薛基灿等人在家中庆祝他研究出的保加利亚玫瑰水,大家纷纷发言为这个玫瑰水取名字。杨达熙偷偷地来到罗家门口,而罗大仁突然发现门外有个长头发戴帽子的女人,可等一行人出来时,杨达熙已经跑了。闵德莱拉着金恩香坚持要找具世京理论,却正好遇见了与具世京一起回来的秋泰秀,金恩香赶紧拉着闵德莱躲在一旁。具奶奶十分激动地告诉李小姐,薛基灿很有可能就是具世浩,她因此决定让具会长跟薛基灿一起去做亲子鉴定。李小姐回忆起之前看见薛基灿绑鞋带的情景和具世俊捡到链子的事,李小姐十分担心薛基灿就是具世浩,她赶紧拦住欲给具会长打电话的具奶奶。

姐姐还活着第20集剧情介绍

  李小姐拦住欲给具会长打电话的具奶奶,她解释得确认后再通知具会长,否则会很失落。具奶奶打算马上去见薛基灿,李小姐又阻拦具奶奶,声称担心薛基灿是故意接近具奶奶的。李小姐建议具奶奶,先拿到薛基灿的毛发,给薛基灿和具会长做亲子鉴定。再说这种事很晦气,必须要悄悄地调查。闵德莱与金恩香两人躲在暗处,闵德莱还将一袋垃圾扔在了秋泰秀的身上。最终闵德莱决定站在金恩香的身边,但金恩香得跟她约定一点,绝对不要再做伤害身体的事。罗母穿了具必顺送她的衣服,结果罗大仁却因此跟罗母拉扯起来。具会长对具奶奶大发雷霆,声称具奶奶所做的一切错事,他全都会补偿给闵德莱。具会长回到房间后发现挂在墙上的他与具世浩母亲的合影不见了,李小姐谎称是具奶奶吩咐下人将照片给烧了,其实是李小姐给钱吩咐下人烧了照片的。具会长知道那一切不可能是具奶奶做的,于是逼问李小姐是不是她帮着具奶奶做的。李小姐否认,同时说具奶奶最近总是独行,好像还见过老家的人,而具奶奶的痴呆症越来越严重。具必顺不明白具奶奶为何那么反对闵德莱,要知道当年李小姐在消失了一年后,突然挺着大肚子回来,说肚子里的孩子是具会长的。具必顺认为李小姐也不可信,让具奶奶还是小心李小姐。李小姐听到了具必顺与具奶奶的对话,而当年是李小姐给具会长下药,她才怀上了具会长的孩子。李小姐心想只要具世浩永远地死去,那具世俊就是恐龙集团的继承人。金恩香一直没来上班,赵焕升因为担心,所以在金恩香的住处附近等着。金恩香说她喜欢赵焕升,这让赵焕升十分吃惊。但金恩香承诺在赵焕升给容夏找到新的老师之前,她会继续照顾容夏。金恩香约朴记者见面,说是有很好的投资项目。具世俊现在完全成了姜河莉的跟屁虫,为了避免误会,姜河莉向同事解释她与具世俊不是那种关系,这让具世俊很伤心。薛基灿去百货商场推销化妆品,结果却被残忍地拒绝了。这一幕正好被具奶奶看见了,具奶奶说被拒绝了还能笑出来的薛基灿心态很好。具奶奶心想薛基灿要是他们家的具世浩该有多好。为了帮薛基灿,具奶奶特地找到那家百货商场的经理,给经理一大笔钱的同时表示只要薛基灿拿来的化妆品,他们都得无条件地收下。李小姐来到薛基灿的研究室,偷偷地拿走了薛基灿的一根头发并很快拿去鉴定中心。具会长带着闵德莱来到闵德莱母亲的墓碑前,而经历这次的事具会长认清了他的真心,他向闵德莱求婚,问闵德莱是否愿意嫁给他。具会长要守护闵德莱,他决定下周与闵德莱先订婚,到那一天,具会长会一字不漏地告诉闵德莱关于他的一切,所以在明天之前,闵德莱就得答复他。赵焕升想着金恩香说喜欢他的话而心不在焉。朴记者与金恩香见面还叫上了秋泰秀,其实金恩香想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但她还是要假装生气地指责朴记者。秋泰秀非常想加入金恩香投资的项目,并向金恩香保证他很快就会凑齐30亿资金投入。李小姐在具奶奶面前假惺惺地说起可怜的具世浩,背地里李小姐却让家庭医生开了减退记忆力的同时会变得全身无力的药给具奶奶服用。闵德莱想着具会长向她求婚的场景、回忆起一起相处的点滴,兴奋得睡不着觉。具世京听说百货商店购买薛基灿的化妆品后,于是安排人拦住运送化妆品的货车。结果具世京却反被薛基灿给耍了,原来具世俊知道了具世京的计划,他提前向薛基灿汇报了情况。闵德莱按响了报警手链,心中默念只要具会长在她数到一百个数时赶到,她就将人生赌在具会长身上。具会长真的在一百个数之前赶到了,闵德莱兴奋得答应跟具会长举行订婚仪式。而李小姐知道此事后十分气愤,她一定要阻止具会长与闵德莱结婚。具奶奶听说亲子鉴定报告出来的消息,她强烈要求与李小姐一起去鉴定中心查看结果。金恩香设计让赵焕升去酒店抓出轨的具世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