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大结局 > 姐姐还活着电视剧

姐姐还活着第11集剧情介绍

  具会长下令以后谁都不准让薛基灿进入具家,薛基灿也没想到他这一年来都在为具家送花。金恩香十分耐心地同容夏说话,结果容夏却反应十分激烈。杨达熙自从得知姜河莉是罗在一的新娘后,心里就很不舒服。具世京安排杨达熙负责具世俊,这让杨达熙很不爽。女职员听说具世俊是从美国回来的消息后纷纷找具世俊说话,姜河莉则奇怪怎么会是具世俊。具奶奶强行拉着具必顺去相亲。李小姐打电话问到闵德莱上班的地址,随后故意刁难闵德莱,闵德莱为此跟李小姐起了争执。经理要求闵德莱向李小姐道歉,李小姐提出要闵德莱下跪郑重地向她道歉。闵德莱委屈得坐在店门外哭泣,此时具会长贴心地为闵德莱递上了手帕。相亲时,对方嫌弃具必顺将狗当作孩子对待,结果两家人马吵了起来。具世京收到一封匿名邮件,里面是她与秋泰秀偷情的照片,还有纸条说往家里也寄了一份。具世京急得马上安排崔秘书备车回家,并打电话让金恩香拦住赵焕升打开那份邮件。金恩香将照片给了具世京,并说她只看到积木的说明书。姜河莉说有事要提前下班,杨达熙为此十分担心,便跟踪姜河莉。姜河莉、金恩香与目击证人见面,目击证人是出租车司机。司机说那个可疑的女人脸和身上都是血,当时下车的地点是红宝石化妆品公司。而司机复制了行车视频,只不过司机现在还在当班,得等到下班后再将视频给姜河莉。司机还拿出一份干花标本,说是那个可疑女人落在车上的。司机与姜河莉的对话都被杨达熙给听见了。具世京约秋泰秀见面商量她收到照片的事,而她怀疑这件事是秋泰秀的前妻做的。姜河莉拿出那份干花标本,薛基灿看了后完全愣住了。具会长开车载着闵德莱去釜山散心,结果具会长开车的技术不是很好,所以在回来时,闵德莱宁愿做大巴车回去。具会长便将车留在釜山,陪着闵德莱一起坐大巴车。李小姐听说具会长去了釜山的消息,十分担心具会长是跟闵德莱在一起。罗家父母欲将姜河莉姐妹赶出去,姜河莉便向罗家父母说有了一年前事故的线索,而真凶另有他人,所以等揭开真相后她再从这个家里搬走。李小姐守在闵德莱家附近,结果却看见具会长十分照顾闵德莱,这让李小姐对闵德莱的恨意更深了。杨达熙一直跟踪着那名司机,然后打电话让钟成明天帮她办事。具世京感谢金恩香昨天帮忙隐瞒了照片的事特地给了奖励,与此同时,金恩香接到秋泰秀约见面的电话。金恩香不顾被容夏抓伤十分耐心地哄容夏,这让赵焕升很感动。赵焕升帮金恩香处理伤口,还让金恩香暂时换上具世京的衣服。司机带着有视频的优盘出车,而早有准备的杨达熙打扮一番后坐上了司机的车。在一个路口,司机的车与钟成开的车发生车祸,杨达熙则趁机偷偷地删掉了优盘里的那份视频。薛基灿在恐龙集团门口拦下具会长的车,在薛基灿指责具会长而发生争执时,薛基灿随身携带的手链掉了。具世俊也有一条一模一样的手链,是具奶奶专门给具世俊、具世浩两兄弟编制的,具世俊误以为这条手链是他的,于是捡走了那条手链。姜河莉等人与司机见面,结果却发现那份视频文件是空的。司机回想起早上的那起事故,他顿时明白是怎么回事。司机在恐龙集团的门口遇见杨达熙,他指出杨达熙就是一年前事故的那个可疑女人。

姐姐还活着第12集剧情介绍

  姜河莉奇怪司机怎么会与杨达熙在一起,杨达熙很紧张,赶紧安排姜河莉去工作支开姜河莉。薛基灿在发现手链不见后回来恐龙集团寻找,而杨达熙正好看见薛基灿与姜河莉打招呼,她的脸色变得难受。这一切司机都看在眼里,感慨事情是越来越有趣了。虽说视频被杨达熙给删掉了,但司机在这之前还复制了好几份视频。杨达熙质问司机到底想要什么,司机提出要五千万。具世俊发现捡到的那条手链并不是他的,便安排李小姐将手链给扔了。李小姐听说具世俊是在公司门口捡到手链的消息,怀疑具世浩还活着。具奶奶在农场等着薛基灿,她相信薛基灿并不是有目的地接近她,而她看见薛基灿就会想起具世浩。薛基灿解释他是真的不知道那是具家,而他看见具奶奶就会想起他的亲奶奶。具会长以为闵德莱生病了,特地带来了姜茶让闵德莱带去上班。结果闵德莱却说她最害怕闻姜茶的味道,直接跑了。司机向杨达熙要五千万,杨达熙为此跪在地上恳请具世京帮忙。具世京答应帮忙,但要求与杨达熙重新签协议,而这次得按她提出的做,警告杨达熙别太嘚瑟,否则杨达熙会回到一无所有的境地。金恩香与秋泰秀见面,她故意穿了一套十分性感的衣服,秋泰秀完全被惊呆了。秋泰秀还在指责金恩香害死美丽,但经过谈话得知照片的事跟金恩香没有关系,只是秋泰秀好奇金恩香到底找了份什么工作。经理警告闵德莱下次再随意地离开岗位,他不会放过闵德莱。结果闵德莱接到疗养院的电话,说金恩香母亲的情绪很不稳定,可又联系不上金恩香。闵德莱担心金恩香母亲,只得向经理请假。可去疗养院的出租车太贵了,闵德莱没有那么多的钱,只得打电话给具会长。具会长此刻正在数落无能的职员,但接到闵德莱电话的具会长兴奋得跳起来,并马上赶过去接闵德莱。具必顺成天只懂抱着小狗,具奶奶为此数落具必顺,还带具必顺去纸牌占卜。神母说具必顺很快便会有男人,但神母建议具必顺得跟狗狗分开,否则神母不敢保证狗狗的生命安全。金恩香很快赶到疗养院,在看见细心照顾母亲的闵德莱时,她十分感动。具会长一直在练习邀请闵德莱上车的姿势,结果闵德莱却直接打开车门上了车。闵德莱问具会长的职业是什么,而她在得知具会长有很多时间的消息后,便让具会长当她的经纪人。具必顺带着狗狗去舞蹈教室,结果狗狗却突然不见了。具必顺为此急得不行,幸得罗大仁找到了狗狗,具必顺激动得上前抱住了罗大仁。姜河莉等人与司机再次见面,这次司机给出了视频,但视频上的女人却不是杨达熙。薛基灿为此松了一口气,庆幸那个可疑的女人不是杨达熙。原来这份视频是司机与杨达熙一起找了那个女人拍出来的。司机已经删除了手中所有视频的复件,杨达熙也将司机要求的钱全数奉上。李小姐安排崔秘书将公司里所有20-30岁男职员的资料拿来,然后回忆起当年她将具世浩赶出家门的情景。薛基灿还是没有找到手链,姜河莉安慰薛基灿,等薛基灿的甘菊成功后上新闻时,相信薛基灿能找到父母的。罗家父母都对陈红诗很好,可陈红诗是肇事司机陈末福的女儿,这让姜河莉感觉很对不起罗家父母。金恩香为具世京准备了熏香蜡烛。容夏用手抓饭吃,具世京嫌弃容夏脏,不愿容夏牵她的手,赵焕升为此与具世京起争执。罗母要给姜河莉送便当,而陈红诗去过那家公司,决定跟罗母一起去。两人刚到公司,就见到杨达熙训斥姜河莉,因为杨达熙曾经说过她与陈红诗没有任何关系,所以陈红诗没有上前与杨达熙相认,只不过她很难受。罗母不甘心姜河莉被杨达熙欺负,于是故意绊倒杨达熙为姜河莉出气。赵焕升将这次博览会的资料交给杨达熙,同时交代杨达熙让实习生一起参加这次的博览会。秋泰秀建议具世京干脆趁这次机会公开两人的关系,不过具世京从未想过要离婚与秋泰秀在一起。具世京让秋泰秀帮她点熏香蜡烛,秋泰秀总感觉这个熏香蜡烛的味道很熟悉。薛基灿与杨达熙在博览会上遇见,彼此都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