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大结局 > 那年花开月正圆电视剧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27集剧情介绍

  周莹一把火烧掉罂粟苗 郑氏一纸诉状告下儿媳

  周莹带着家里的几个学徒和春杏去帮着操持德嫂的丧事,她让春杏在家里找了自己的一件衣裳给德嫂换上,又让王世均在城里买了一口薄棺,将德嫂入殓。直到三个时辰后,老德才从大烟馆晃晃悠悠地回到了家,他掀开老婆脸上的殓布看了一眼,便掩面奔了出去。片刻之后,有一位学徒惊呼:老德跳井了!众人连忙跑出去,七手八脚将老德救了起来,可是已经无力回天了。

  周莹当初是眼看着老德如何疼爱媳妇的,自己都快饿死了,讨到一碗粥也要赶紧端给媳妇喝,干活时媳妇不小心扎到了手,他都紧张地要死,可是如今为了吸上一口大烟,他竟然连媳妇的性命都不顾,这让周莹的心大受震动,也让她真正认识到了鸦片的危害。

  为了不让自己所种的那些罂粟花再害人,周莹一把夺过春杏手中的火把,疾步赶到了吴家仅存的那五十亩地里,将那些罂粟花一把火烧了个干净。正在县衙院子里练剑的赵白石看到了,急忙策马赶到了现场,询问过后得知是周莹自己放的火,十分诧异,周莹称自己之前没有意识到鸦片的危害,如今为了这鸦片连丧两命,自己不能再任由它害人,因此一刻都不能留。赵白石没有想到周莹一介弱女子竟然有如此血性,不禁对她刮目相看。周莹对赵白石说,自己虽是升斗小民,但也存匹夫之责,但凡日后有禁鸦片的事,自己都要参与,赵白石闻言赞许地点了点头。

  罂粟苗毁了,周莹又开始计划寻找其它的生存之道,她想来想去也不知道做什么好,后来在王世均的提醒下决定从棉农手里收购棉花,可是问过小伍,得知关中地区差不多有一万亩棉田,按照去年的棉价,就是自己把那五十亩地全都当掉,还差两千两银子。她思来想去,突然想到吴蔚双买典当行时曾经交给吴夫人两千两银子的银票,便跑去跟吴夫人商量,先借她那两千两银子救救急,吴夫人听了之后担心她再把自己的这点棺材本钱给赔进去,说什么也不肯给她,还试探着对周莹说,吴家东院已经不是当初了,如果她想要离开,自己绝不拦着,周莹斩钉截铁地说,当初东院有钱时自己都没有离开,现在更不会离开了,吴夫人闻言心中暗自欣慰。

  周莹回到别院,从周老四房中搜出了他之前在吴家东院连偷带拿的那些宝贝,让福来拿去当了,可剩下的那些钱还是让她一筹莫展。后来,周莹便劝服了张妈,让她帮着将吴夫人藏起来的两千两银票给偷了出来,将其交给王世均小伍等人,让他赶紧将这些银子花出去,免得被吴夫人再给要回去。

  吴夫人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银票不见了,张妈按照之前周莹吩咐的,将责任一股脑全都推到了她头上,吴夫人一气之下便到县衙一纸诉状将周莹给告了。周莹到了大堂上面对赵白石的讯问供认不讳,并向吴夫人保证,等棉花收完了,自己连本带利还她两千四百两银子,那五十亩地也一并归还,并让赵白石为自己作保为证,赵白石闻言大怒,称她偷盗白银,目无尊长,一定要严加惩戒,说完便命人将她拖下去重打三大板。吴夫人一听赶紧表示要撤诉,可是公堂其实她出尔反尔的地方,赵白石还是依律打了周莹三大板,吴夫人又是心疼又是愧悔。

  三板子下来,周莹被打得皮开肉绽,动弹不得,赵白石还想再劝诫一番,却被周莹给止住了,她谢过了赵白石对自己的责打,称如此一来将婆婆心中对自己的恨意转化成了心疼,自己也能伸展手脚大干一场了,三板子换来东院东山再起,也算是值了。说完,周莹便招呼王世均和江福祺连着凳子将自己给抬了回去。

  回家后,春杏一边给周莹上药,一边心疼地抱怨吴夫人,称吴聘一死,孩子也没了,她已经与东院再无瓜葛,本可以远走高飞。周莹却说,夫人是吴聘的娘,这个家是吴聘的家,自己要替他守着。春杏闻言,不禁感叹周莹对吴聘的用情之深。

  沈四海想让沈星移做药材行的二掌柜,沈星移却说,除非他答应在军需膏药中加入血竭,沈四海却不肯答应,父子两人又大吵了一架。可父子到底是父子,沈四海怎么舍得为难自己这个唯一仅存的儿子,之后还是将他任命为了棉花行的二掌柜。

  因为胡咏梅的求情,在杜明礼的运作之下,胡志存被放了出来,他拄着一根木棍,衣衫褴褛地回到了泾阳,敲开自己家的大门后,家丁竟然一时没有认出来,待到上下打量了他好几眼,才看出是自家主人,连忙扶着他进了家门。胡志存像是受了惊吓一般,整个人战战兢兢的,胡咏梅问他这些日子的处境如何,胡志存什么都不肯说,得知吴家东院已经家破人亡了,胡志存又愧又悔。胡咏梅提出想在家中设宴款待杜明礼,胡志存闻言很是吃惊,听女儿说是杜明礼救了自己,他又急又气,赶忙阻拦,并警告她不要让杜明礼踏进胡家一步,胡咏梅觉得十分奇怪,连忙追问这是为何,胡志存却什么都不肯说,只是嘱咐胡咏梅记住自己的话,胡咏梅不明就里,见父亲慌慌张张的样子似乎十分害怕,只好点头答应了下来。

那年花开月正圆第28集剧情介绍

  胡志存心有愧疚投缳而死 为讨公道周莹县衙再鸣冤

  胡志存自从知道吴蔚文并没有造假,更没有陷害自己,相反还把罪名都揽在了自己头上,他对自己恩将仇报做假证陷害吴蔚文之事愧悔万分,一直在嚷着要改口供,贝勒爷本意是要杀了他,杜明礼看在胡咏梅的面子上从旁相劝,才保住了他一命。后来又是杜明礼受了胡咏梅的托付,将胡志存放了出来,并威胁他说,如果敢将这其中的内情说出去,自己就让胡咏梅沦为家奴,胡志存被吓住了,出来之后只字不敢透露,但他却是每时每刻都陷在深深的自责中。

  生意也做不下去了,胡志存便将名下的店铺统统都给关掉了,胡管家帮着张罗,最后仅剩下一尊药王神像不知如何处置,便带回来请示胡志存,胡志存刚接到手里,听管家说了一声这是吴蔚文当初帮着请的,胡志存吓得一抖手将神像掉在了地上,想起自己做的亏心事,胡志存恨得使劲抽了自己好几个嘴巴子,管家一见连忙拦住他,高声叫来了胡咏梅。

  胡咏梅见父亲如此失常,想起之前杜明礼让她带着父亲出去散散心的劝告,便跟胡志存说,要带着他离开泾阳这个伤心地,找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从新开始,胡志存想了想便同意了。

  临走之前,胡志存带着胡咏梅去吴蔚文的墓前祭拜,他跪在墓前哭着忏悔说,都是自己害了他。恰巧这天周莹也来祭拜吴聘,她听到了胡志存的话,便走过来质问他是不是将假血竭卖给了东院,事发之后又做假证陷害吴家。胡志存不敢说明真相,只能一直哭着说都是自己的错,周莹扯着他非要追问,胡志存一味躲闪。胡咏梅看出了事情不对劲,赶紧拉开周莹,扶着父亲跑开了。周莹在后面追着他的马车跑,并大喊着说,自己一定要查明真相,还吴家东院一个公道。

  胡志存回到家后,在吃饭时唠叨了好些和吴蔚文的过往,又叮嘱胡咏梅说,让她招一个诚实厚道的上门女婿好好过日子,拿着自己一辈子攒下的那些钱置买些田地,靠着收租平平安安地过日子,千万不要再做生意,并叮嘱了她好些琐碎事。胡咏梅觉得父亲说这些话很奇怪,却也没有多想。第二天早上,胡管家去叫胡志存吃饭时却发现,他已经吊死在房梁上,断气多时了。

  吴夫人从周莹口中得知胡志存安然无恙地回来了,觉得十分气愤,决定上门去好好问问胡志存,为什么恩将仇报陷害吴家东院。当婆媳二人乘着小轿带人来到胡家的时候,发现胡家一片哀声,得知是胡志存上吊死了,都十分吃惊,胡咏梅见到了周莹,疯了一般冲过来,揪着周莹非要她给父亲偿命,丫头们好不容易拉开了胡咏梅,护着周莹和吴夫人离开了。

  杜明礼得知了胡志存的死讯后上门祭拜,见诺大的胡家只有胡咏梅一人在支撑,就问她有没有别的亲戚,胡咏梅说那些亲戚在父亲出事后早就不来往了。杜明礼又试探着问起胡志存死前有没有留下什么话,胡咏梅摇头,杜明礼这才放下了心,假装惋惜地叹息了一场,胡咏梅却说,父亲之所以会死,都是周莹逼的,自己有生之年一定要杀了她,为父亲报仇。杜明礼见有人替自己背这个锅,自己一向在意的胡咏梅也没有丝毫怀疑自己,便彻底放下了心。

  胡志存一死,周莹越发觉得此事蹊跷,她让下人护送吴夫人回家,自己则转身去了县衙。她将胡志存上吊一事的前前后后告诉了赵白石,请他为吴家东院主持公道,赵白石却说,此案已结,只怕无法再翻案,但是自己会尽力替她打听一下,周莹谢过之后便告辞了。

  赵白石向自己的恩师说了胡志存之死后,张先生却说吴蔚文连过三堂,前后证言一致,绝不会有寃,若是吴家后人再来纠缠,便采取非常手段弹压,赵白石闻言大惊。

  回到泾阳后,赵白石将自己打探的结果告诉了周莹,并劝她不要再纠缠,免得引祸上身,又劝了她一番谨守妇道莫要出门招摇之类的话,周莹不想听他聒噪,又顶撞了一番离开了。

  因为周莹提前与棉农签订了契约,导致沈家收不到棉花,沈星移让人打听了一番,得知棉花都让周莹给订走了,便找到了周莹,想要将她手上的棉花全都买下来,周莹一口答应,并说一百二十文一斤,这个价钱是去年的两倍,当时将沈星移惊得目瞪口呆,周莹却说,棉花在自己手上,买什么价钱自己说了算。沈星移讲了半天价钱,周莹就是不松口,沈星移气得拂袖而去。他到地里转了一大圈,发现所有的棉花都被周莹提前三个月给订走了,只好又回头又来求周莹,缠磨了半天,周莹却只把价格降了五文钱,沈星移再次碰了一鼻子灰。

  回到家后,周莹得知往年跟东院做皮棉生意的童敬夫已经到了泾阳,便打算前去拜访,王世均拦住她说,童敬夫此人甚是挑剔,若是她这样毫不讲究地去了,恐怕难以取信于他,周莹闻言便明白了,这是要让自己端出大家少奶奶的样子来。

喜欢《那年花开月正圆》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