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热播剧 > 红蔷薇电视剧

红蔷薇第1集的剧情介绍

  舍身取义恒煊救老师 勇劫大狱成碧誓追随

  1927年7月15日,汪精卫正式召开“分共”会议,悍然宣布与共产党决裂,并提出“宁可枉杀千人,不使一人漏网”的反革命口号,随后,武汉国民党卫戍区接受汪的“分共”主张,对共产党大肆屠杀,武汉地区大批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惨遭杀害,一时间白色恐怖弥漫全城。

  正在家中与丫环霜菊打羽毛球的夏家千金夏雨竹接到一个奇怪电话,对方先是要找雨竹的哥哥夏恒煊,随后便突然挂断了电话,原来对方是夏恒煊在书局的革命同志林文忠,在打通电话想要向夏恒煊示警时,国民党特务已破门而入,林文忠急忙挂断了电话,将一张小纸条塞进桌上一个小泥娃娃肚子里,在同志们掩护下夺路而逃。

  夏雨竹晚上被哥哥要求去参加武汉国民党卫戍区的一个小型酒会,打扮好自己的雨竹将霜菊也按在凳子上打扮了一番,两人收拾好出门坐黄包车的瞬间,林文忠疾奔而过,将泥娃娃塞进了霜菊拎着的手包内。

  酒会上一个小女孩不小心撞到了霜菊大哭起来,雨竹为了安抚她将包内的泥娃娃顺手送给了她。卫戍区妇女政训部主任肖成碧见状夸奖雨竹不愧是大家闺秀,进退有度,夏雨竹却拿她和哥哥的事情打趣她,原来肖成碧与夏恒煊是一对恋人

  身为国民党卫戍区农政部干事的夏恒煊在老师兼上司任致远的指引下提交了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申请书,任致远对他在这样的时刻提交申请甚感钦佩。两人来到酒会夏恒煊将夏雨竹和霜菊介绍给任致远,任致远对音乐的理解令雨竹印象深刻。

  卫戍区秘书室主任孙天普接到上峰密令,命他将今晚来小礼堂参加酒会的共产党员全部逮捕,孙主任立即安排警卫队队长宋光带人将小礼堂团团围住,在任致远上台致辞时夏恒煊接到书局出事,林文忠下落不明的密报,夏恒煊立即去找雨竹询问,雨竹在地上找到了被丢弃的泥娃娃,从泥娃娃的肚子里拿出林文忠留下的示警纸条,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孙天普抢先上台念出一长串共产党人的名字要警卫队立即抓捕,任致远首当其冲,夏恒煊上前阻拦却被警卫队副队长陈得道打昏在地,任致远见状痛斥孙天普,让他们不要为难夏恒煊,自己会跟他们走。

  夏恒煊与成碧来找宋光,要他看在宋夏两家多年的交情上帮忙营救任致远,宋光假意呵斥了他们,实际将任致远将会被转运的消息透露给了他们,并将任致远的转运通行证故意留在桌上,夏恒煊和肖成碧拿走了通行证。

  隔天,夏恒煊与肖成碧及小安假冒警卫队秘密押送人员手持特别通行证将任致远一行人提取出卫戍区监狱,但老练的监狱长看夏恒煊脸生而且对提取犯人的程序不熟悉,便打电话向警卫队核实,听说来人是假冒,监狱长立即按响了警铃,警铃大作,监狱所有警卫立即持枪追赶夏恒煊,夏恒煊也是有备而来,双方发生了激烈枪战,危急时刻,成碧开车撞破了监狱大门,带着他们夺路而逃。

  孙主任听说要犯任致远被夏恒煊、肖成碧救走,大发雷霆,命宋光三天之内必须抓住夏恒煊一行人,宋光推辞时间不够,不料,急于上位的警卫队副队长陈得道接下了这项任务,并话里话外直指宋光与夏恒煊勾结一气,故意将特别通行证送给夏恒煊,好在被宋光机智地敷衍过去。

  陈得道先派人抓走了霜菊,说她与共产党有牵连,随后又将霜菊释放,还将夏雨竹送来打点的银票也退了回来,骗取了雨竹的信任,利用雨竹的感激之情,陈得道假称自己是奉宋光之命前来保护夏恒煊的,夏恒煊正直敢言,在党内得罪了不少人,现在党内有人要对付他,要雨竹告诉他夏恒煊的落脚处自己好前去保护他,否则夏恒煊活不过今晚。他还悄悄告诉他们夏宅门口有人在监视,霜菊急忙来到门口悄悄窥视,果然发现门外多了许多鬼鬼祟祟的人。

红蔷薇第2集剧情介绍

  怒斥当局恒煊写自白 慨然赴死英雄正气存

  不谙世事的夏雨竹哪懂江湖险恶,很快就将夏家在金河附近的菱米村有个无人居住的老宅的事情告诉了陈得道,陈得道奸计得逞,立即带着门口的便衣赶往菱米村,夏雨竹觉得事情不妙,霜菊也跑来告诉她门口监视的人都不见了,雨竹知道上当也立即赶往菱米村。

  陈得道带着警卫队在菱米村外恰好遇到正准备坐船离去的夏恒煊、任致远一行人,夏恒煊命成碧立即带任致远坐船离开,他和小安殿后,在随后激烈的枪战中,小安当场牺牲,夏恒煊被炸弹炸昏,被陈得道抓住,成碧掩护任致远登船后久等夏恒煊不来,忍痛命船家开船,将老师护送到芦松码头后成碧又驾船返回,誓要与夏恒煊共生死。

  匆匆赶来的夏雨竹目睹陈得道将哥哥抓走气愤不已,上前与陈得道厮打,霜菊为救小姐一口咬住了陈得道的手,陈得道掏出枪要将两人击毙,幸被手下劝阻。

  孙主任见陈得道一天之内便抓获夏恒煊,击毙多名共产党人,对他大为赏识,陈得道趁势献计要对夏恒煊动大刑,从他嘴里掏出任致远和肖成碧的下落。

  雨竹来找宋光,跪地求他看在两家多年的交情份上救救自己哥哥,宋光让她回去筹一大笔钱,他想办法让孙主任将此事压下来,雨竹回去后准备将夏家住宅卖掉。

  肖成碧到卫戍区警卫队自投罗网,将劫狱的事情全部揽在自己身上,要求宋光将自己关进大牢,与夏恒煊关在一起。

  雨竹将卖宅子的钱全部交给宋光,宋光带着她去见孙主任,孙主任收下雨竹带来的银票,采纳了宋光的建议,认为夏恒煊毕竟没有加入共产党,不是真正的共产党人,只是同情共产党而已,只要夏恒煊写下自白书,与共产党划清界限,便可以既往不咎。同时,孙主任命宋光立即将肖成碧释放,因为肖成碧的父亲与汪精卫关系非同一般,汪精卫亲自下了密令,宋光领命而去。

  宋光来到监狱要释放肖成碧,但成碧坚决不出监狱,想用自己来保护夏恒煊,因为她知道汪精卫不会把自己怎么样,宋光无奈,只好带她去见夏恒煊,想让她劝夏恒煊写下自白书。见到遍体鳞伤的夏恒煊成碧心如刀割,但恒煊一心只挂念老师的安危,听说任致远已赶赴江西,恒煊才放下心来,成碧握着他的手求他写下自白书,起初夏恒煊认为事关自己的信仰不愿屈服,但听说雨竹为救自己已经卖掉了夏家大宅,便挥笔写下一封针砭时弊,矛头直指汪精卫的所谓自白书。

  孙主任看到夏恒煊的自白书大发雷霆,但念及雨竹送钱的诚意,便命宋光代写一封自白书,明日就将夏恒煊、肖成碧释放,赶快将此事做一了结,但这一切被警卫队副队长陈得道偷听到,他一直将夏恒煊视为自己官运亨通的敲门砖,此时怎肯善罢甘休,他设计偷走了夏恒煊的自白书,将之交给报社。

  第二天,孙主任接到国府办秘书处的电话,告诉他汉口报刊登了夏恒煊的自白书,汪主席为此大发雷霆,命他将夏恒煊立即就地枪决,孙主任闻讯不由长叹一声。

  雨竹一大早便将自己打扮好,命于妈做好哥哥爱吃的菜,准备好哥哥要换的衣服,高高兴兴地来接夏恒煊出狱,却见监狱长带着一队士兵急匆匆上前押走了夏恒煊,宋光上前阻拦,监狱长告诉他汪主席亲自下令立即枪决夏恒煊,谁敢阻拦,要他别白费心机了,雨竹没想到满心欢喜来接哥哥,却是与哥哥见最后一面,雨竹哭得像泪人一样拉着哥哥不放,却被士兵们粗暴地推开,带走了夏恒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