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大结局 > 和平饭店电视剧

和平饭店第1集剧情介绍

  大顶佳影形势所迫扮夫妻 窦仕骁心存疑虑暗调查

  1935年东北沦陷,伪满政府和日本政府掌握全局,对中共人士和抗日武装力量进行屠杀。东北黑瞎子岭的二当家王大顶来到上海,他奉命追查一批即将流入民间的鸦片膏。来到上海后,王大顶来到情人处与之缠绵,意外发现情人早就出轨,两人一路扭打到阳台上,却发现隔壁发生了枪杀案。此时的王大顶不知道,隔壁房间里逃出的文景轩将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危险。而此时,为了不惹麻烦,王大顶先行离开。

  车站前,王大顶与小弟谈起正事却看到伪满政府下警察局的警长窦仕骁和日本石原队长带领的日本便衣队出现在车站附近,看样子是在准备抓捕什么人。与此同时,从日本海归回来的共产党博士陈佳影在车站与冯先生顺利接头,并准备下榻和平饭店。可是当他们看到街道上的情况时,不禁怀疑日军的目标是自己,而另一边的王大顶因为曾经绑架过窦仕骁的妻子,再加上最近盛行的剿匪行动也怀疑日军的目标是自己,两队人马都前所未有的紧张。

  随着一声枪响,街边彻底乱了套,百姓四下逃离,冯先生为掩护陈佳影逃走而身受重伤,被送往医院。但日本人真正追捕的对象却不是他们两方的人,而是一个叫做文景轩的编辑,他的手上握有日军进行人体试验的胶卷,为了防止被泄露,日军一直在追捕他。街道上的情况更加混乱,王大顶和陈佳影在匆忙之下都逃上了电车,电车上,王大顶一眼便认出陈佳影和冯先生是一同来的,好奇和怀疑促使他一路尾随陈佳影来到和平饭店。

  望着从饭店走出的花雉将军,陈佳影有片刻迟疑,身后的王大顶上前一把搂住陈佳影,亲切的和花雉将军打招呼。接着,两人一同走进和平饭店。王大顶开门见山的告诉陈佳影自己早就看穿她的身份,还告知了自己和窦仕骁的过节,他建议,为了避风头两人最好合作。而陈佳影对王大顶的说法心存怀疑,她怀疑日本人真正要抓的人是王大顶,与此同时也看穿王大顶的土匪身份,并拒绝和心怀叵测的王大顶合作。此时,警长窦仕骁得到消息,怀疑文景轩逃入和平饭店,于是对和平饭店实行了包围,此时两人才知晓日本人的真正目标。合作不成,两人不欢而散。

  随即王大顶走进厕所,期间,他顺走了一根耳勺,本想离开却意外撬开了日军办事厅的大门,看着里面黑压压的人员,王大顶觉得自己倒霉到家了。但随即他就平复心情,发挥自己善于忽悠的特长和里面的人员寒暄,日方军官并不相信王大顶的鬼话,他们派人查看却发现门的确有问题,原来机敏的王大顶早就将门闩弄坏,于是得以逃过一劫。

  另外一边,还在大厅等待冯先生的陈佳影见冯先生久久没有前来,于是准备办理住房手续。此时在大厅巡视的窦仕骁却将陈佳影留下,他询问陈佳影为什么是一个人入住,陈佳影心中思绪万千,她还没有想到一个完美的应对办法。此时王大顶却突然出现搂住陈佳影,并告诉窦仕骁自己与陈佳影的夫妻身份。生性多疑的窦仕骁自然不会相信王大顶的鬼话,从王大顶与和平饭店格格不入的衣着中他就看出,他并不像陈佳影口中做大生意的丈夫王伯仁。他故意问身为妻子的陈佳影是否有带丈夫别的衣物,并让王大顶当场换衣。两方对峙的气氛一度陷入僵局,陈佳影沉静下来,打开皮箱,幸运的是里面的衣物也恰好合身。

  眼前的危机总算化解,两人携手一起走进电梯,吊儿郎当的王大顶引起陈佳影的不满,可为了大局,陈佳影不得不忍受王大顶的浪荡模样。进入房间后,两人谈论起刚刚的情况,却被藏在衣柜中的文景轩听到,王大顶为自保提出杀人灭口,可陈佳影却断然拒绝,她要保护文景轩,并将他送出和平饭店,揭露日军的恶性,两人再次争吵起来。此时门铃响起,军官前来例行检查,陈佳影见状关门假意与王大顶发生争吵,为文景轩保留出躲藏时间,文景轩得以保全。此时,窦仕骁也听见声响前来查看,却遇见了隔壁的法国人内尔纳,窦仕骁行事暴力,丝毫不顾忌法国人的身份,将他一顿暴打。

和平饭店第2集剧情介绍

  饭店四周围危机重重 文景轩得以安全离开

  隔壁房间被殴打成重伤的内尔纳向法国理事馆提出诉讼,哪知窦仕骁却并不害怕,内尔纳心中的恨意更甚。此时日下大佐打来电话,原来他从冯先生身上搜到了和和平饭店有关的字条,所以他怀疑文景轩之所以逃进和平饭店是因为有同伙。窦仕骁听闻随即将和平饭店的通讯全线封锁。

  得以保全的文景轩从柜子顶上下来,为了撇清自身,王大顶在继续忽悠文景轩,劝说他去做“孤胆英雄”。而房间内,正在收拾行李的陈佳影却发现了皮箱夹层里的秘密,在确认王大顶不会进房间后,她扯开夹层从中拿出一枚党徽。做完一切后,她让文景轩换了一套衣服,并准备待带文景轩离开。王大顶坚决反对这样危险的做法,陈佳影却执意将文景轩带走。王大顶本不愿意多管闲事,但仔细思索下,他还是阻止了羊入虎口的两人。熟悉路况的他带二人来到天台门外,却被难以敲开的锁拦住道路。

  为了开锁,陈佳影独自一人涉险下楼寻找开锁工具,却遇到了巡逻士兵。紧急情况下,陈佳影装作与丈夫大吵后的景象,但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眼前士兵的询问,她心中焦急。此时隔壁房间的姚女士却突然晕倒在房外,陈佳影得以摆脱士兵,拿到消防栓里面的撬棍。撬开天台上的门后,文景轩得以逃跑,可此时陈佳影却发现党徽不见了,在告诉文景轩逃离上海的方法后,陈佳影和王大顶二人准备回到房间。却不料,回程路上遗失的党徽被一名便衣队队员先行捡到。

  只能放弃寻回党徽的陈佳影和王大顶继续前行,被巡查的日本官兵遇到,情况紧急之下,王大顶扭断了这名军官的脖子,将他扔进其他房间并快速回到自己的房间,两人得以再次安全。回到房间后危险却并没有走开,原来窦仕骁发现了天台上的撬棍和逃跑的楼梯,他知道,文景轩已经逃跑,而通过被杀害军官的尸体,观察入微的窦仕骁也已经大致描摹出了杀人者的样貌,与此同时,石原也将那枚党徽交给窦仕骁。这一切都印证了日下大佐的想法,文景轩在酒店内的同伙是共产党,接下来窦仕骁将酒店所有人员集合在大堂。

  整理完毕后,王大顶和陈佳影从容的来到大堂。入住和平饭店的人大多数都是上层阶级,他们都对这种行为心怀不满,各种国家及职业的人发生争吵。两人冷眼旁观,四处溜达的王大顶在大堂遇到了被打成重伤的内尔纳,他对窦仕骁的残忍有了新的认知。而另一边,睿智的陈佳影已经料到日本人此举的目的,她知道日本人一定知晓了和平饭店内共产党的存在,但现在离开这里才是最重要的,两人研究之下发现后门就是突破口。

  卫生间内,陈佳影遇到了妆容浓烈,醉气熏熏的畅销书作家姚苰,她就是当时醉倒在门外的女人,她半开玩笑的说陈佳影是个封闭的,有秘密的女人。出卫生间后,姚苰在半醉半醒间在大堂里做诗,这朦胧美感的诗赢得了满堂喝彩。这样的女人令王大顶和陈佳影看不透。

  这边,石原将情况报告给日下大佐,并请求增派人手并封锁和平饭店。在日下看来,共产党人没有逃走就意味着有更大的活动。而直觉告诉他,眼前病床上的冯先生将会是突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