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热播剧 > 柜中美人电视剧

柜中美人第1集剧情介绍

  骊山狐族遭到皇帝无故残暴屠杀 轻风飞鸾吞下魅果入宫魅惑李湛

  唐朝末年,骊山脚下,两只修炼成人形的小妖仙正在林子里玩耍,她们一只是黄鼬精黄轻风,另一只是狐狸精胡飞鸾。两人玩得正在兴起,忽然发现林中飞来许多鹰隼,顿时大惊,原来是唐天子李湛又带着人来猎狐了。

  骊山脚下的青丘之地是狐族的发源地,这里生活着许多狐狸,它们中多数已经修炼成了人形,但它们与世无争,从不扰民,然而当今天子李湛沉迷玩乐,喜好猎狐滥杀,他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来这骊山脚下的树林中打猎,每次都是鸡飞狗跳,扰得林中鸟兽不安。这次也不例外,李湛命人放出了鹰隼来抓狐狸,可是聪明的狐狸学乖了,远远见到鹰隼的影子,纷纷躲避,因此被抓到的很少。黄轻风恨透了这些残忍暴虐的人类,便又现出原身,跳到一个捕猎者手臂上狠狠咬了他一口。

  这捕猎者是当朝天子的弟弟,名叫李涵,他对自己这位皇兄不顾一切猎杀狐狸的做法很不赞成,却是敢怒而不敢言。被那小黄鼬咬了一口,李涵大惊,刚要挥拳去打,忽然觉得它莫名有些熟悉,那灵动的小眼睛竟然像极了小时候救过自己的一个小女孩,因此便愣了神,没有下得去手,黄轻风趁机溜走了。

  李湛因为鹰隼没有捕到狐狸而勃然大怒,连声责骂,随侍在侧的祠部主事全真颖见状声称自己有办法让这林中的猎物尽归李湛所有,李湛将信将疑,让她放手施为。这全真颖便布下结界,封印了那片树林,李湛让人冲着树林射箭,林中的狐狸等鸟兽纷纷中箭,死伤了一大片。

  李湛望着满地的猎物,大喜过望,当即命人杀狐剥皮,并决定在骊山扩建行宫。在这次屠杀中逃出生天的狐族纷纷跑回去向狐族长老黑耳姥姥报告,大家都嚷着要报仇,但黑耳姥姥却担心与皇室为敌,只怕今后永无宁日,因此劝说大家三思而行。被李涵所伤断了尾巴的长老灰耳气愤难平,不肯咽下这口恶气,于是便不声不响地趁夜到李湛的行宫去偷袭他,结果反被李湛的真龙之气所伤,报仇无望的灰耳只得垂头丧气地溜了回去。

  第二天,狐族众人聚在一起商议对策,灰耳提议派出狐仙化身成人,进入皇宫魅惑皇帝,使他没有心思再来祸害狐族。自小便跟随亲在骊山长大的黄轻风早已将这里视作了自己的家,将狐族视作自己的亲人,此刻亲族有难,她毫不犹豫地自告奋勇要担负这个大任,却被狐仙翠凰责斥,称这是狐族的事,她一个小黄鼬没有资格插手。黑耳姥姥环顾众人一圈,最终决定让族中最优秀的狐仙翠凰吞下天帝赐予青丘之地的魅果之树上五百年才结一次的果子,下山去魅惑皇帝。

  吞了魅果就会拥有至高无上的魅惑仙力,凡人是没办法抵御这诱惑的,黄轻风羡慕不已,她请求翠凰带自己一起入宫,翠凰却再次讽刺她黄鼬的身份太过低微,并称如果一定要带一个人下山的话,那她一定会选择族长与九尾狐所生后裔的胡飞鸾。胡飞鸾因为自己尊贵的身份,一生下来就备受瞩目,受到了黑耳姥姥的悉心栽培,但她本性纯良,不愿卷入这样的杀伐争斗之中。

  李涵幼时曾在这林中被一个小女孩所救,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不能忘记女孩那纯净中带着点狡黠的眼神,于是便找了个机会带着一个内侍出来寻找当初见到那女孩的地方,费尽周折终于找到了。而此刻,胡飞鸾正坐在树枝上安慰被翠凰嘲讽羞辱了的黄轻风,听到有人过来,她们连忙现出原身,飞快地溜走了。

  黄轻风不甘心,便偷偷溜到供着魅果的仙台那边窥看,她想要伸手去取魅果,却被黑耳姥姥在上面所布下的法力所伤,这时,她听到了说话的声音,连忙藏到了仙台之下。

  原来是灰耳长老和翠凰走了过来,灰耳劝说翠凰瞒着黑耳姥姥杀掉皇帝,为族人报仇,翠凰却不肯听从他的主意,转身离开了。黄轻风在仙台下面偷听到了两人的对话,有些吃惊,不小心弄出了声响,被灰耳发现了,他将黄轻风抓出来狠狠地摔在了仙台上,如此一来误打误撞破了魅果上面的法力,黄轻风一把将魅果抢过来吞了下去。

  灰耳见状大惊,连忙打了她一掌,将魅果逼了出来,黄轻风伸手去抢,却只抢到了半颗,她毫不犹豫地吞了下去,这下灰耳无计可施了,他只好以偷吃魅果是大罪为由,逼迫黄轻风按照自己的主意下山刺杀皇帝,并给她出了一个可以逃脱黑耳姥姥惩罚的好主意。

  这个主意就是拉上狐族族长和九尾狐后裔的胡飞鸾做垫背,让她吃下另外半颗魅果,与黄轻风一起进宫。黄轻风不舍得情同姐妹的胡飞鸾与自己一起冒险,她更知道胡飞鸾志不在此,但这又是唯一可以救她不死的办法,因此十分为难。胡飞鸾得知后,毫不犹豫地便吞下了剩下的半颗魅果,虽然她看起来懦弱纯良,但是为了姐妹毅然选择了两肋插刀。

  事已至此,为了不让魅果的效力浪费,黑耳姥姥只得听从灰耳的建议,让黄轻风和胡飞鸾一起入宫,完成迷惑皇帝的大任。翠凰虽然满心嫉恨,却也改变不了什么。

  姐妹二人吞下魅果后容貌变得靓丽无比,被由狐仙冒充的浙东国使者用柜子抬着进献给了唐天子。李湛见到两人后惊为天人,立刻赐住紫兰殿,命人好生伺候。初次进宫的姐妹二人被皇宫的奢华惊艳到了,看着那么多自己喜欢吃的的干果水果,乐得合不拢嘴。

  之后,皇帝派了一个叫做元香的老宫女和一个叫小纯的小太监去伺候黄轻风和胡飞鸾,两人进了门却没有发现两位贵人的影子,顿时大惊。这时,姐妹俩睡眼惺忪地从床底下钻了出来,小纯惊得瞪大了眼睛,询问这是不是浙东国的风俗,胡飞鸾担心被人怀疑了身份,连忙一口承认,并歉然称自己初来乍到还不懂规矩,元香便端出宫里老人的做派,教导了两人半天礼仪。

  姐妹俩被那些拿捏的淑女礼仪搞得郁闷万分,便一同出来玩耍。黄轻风见一旁有一颗荔枝树,便拿出弹弓射荔枝,结果没有射下来,只好爬树去摘,不巧的是又不小心滑下来被藤蔓缠住了脚,倒挂在了树上。这时,李涵奉皇帝之命进宫赴宴,恰好遇到了这一幕,便捡起被黄轻风丢下的弹弓,射断了藤蔓,救下了她。

  李涵看到了黄轻风清澈的眼神,觉得十分熟悉,便好心劝说了她一番,让她在宫中还是谨言慎行比较稳妥。跟随在李涵身边的随侍福荃大赞李涵的心善宽厚,口无遮拦地说起假如当初登基为帝人的是他,将会是天下之幸云云,李涵唯恐被人听去招致大祸,连忙责斥福荃。

  晚间,李湛正在左拥右抱地寻欢作乐,内侍总管刘克明让人送来了虎鹿双鞭的大补汤,李湛高兴地喝了下去,刘克明见了暗自冷笑。小太监捧着空碗退下的时候,遇到了内侍少监花无欢,花无欢听说那补汤是给皇帝的,坚持要检验,小太监不敢强拦,只得由他去验,花无欢将银针探入仅剩下一点点的补汤中,却发现银针瞬间变黑,小太监也被吓到了,花无欢连忙让他带自己去见皇帝。

柜中美人第2集剧情介绍

  李湛不察被阉党毒害 李涵为保社稷争皇位

  轻风和飞鸾被人用柜子抬到了太和殿,两人趁着没人出来透口气,她们正在按照黑耳姥姥的嘱咐试着运功启动魅果,听到李湛推门走了进来,连忙躲回了柜子里。李湛刚要打开柜门亲近美人,突然体内之毒发作,腹痛如绞,此时他明白是刘克明害了自己,也猜到了他的用意,连忙跌跌撞撞地扑向装玉玺的匣子,想要将其藏起,结果没等他拿在手中,就吐血倒在了地上。

  飞鸾将倾倒滚落在地的玉玺捡了起来,战战兢兢地想要递给李湛,却见他没能挣扎起来,一命呜呼了,她吓得大叫,连忙又抱起玉玺躲进了柜子里。这时,刘克明觉得计划应该得手了,便在门外装模作样地求见,然后大摇大摆闯了进来。他见李湛已死,得意万分,可还没等他的笑容完全在脸上铺展开来,手下小太监就来报信,称花无欢正在到处寻找皇帝,刘克明知道事情败露了,连忙让人抬走了李湛的尸体,并立刻召集群臣,宣布皇帝驾崩的消息,宣读所谓的“遗诏”。

  这些人刚走,花无欢就带人赶到了,他四顾无人,便命人仔细搜索,躲在柜中的轻风和飞鸾担心被当做杀害皇帝的凶手,吓得现出原形,从镂空的柜子顶上跳到了房梁上,躲过了这一劫。胆小的飞鸾想要回骊山,轻风却担心自己还没说服皇帝罢建行宫,阻挠皇族再加害狐族,回去会被黑耳姥姥责罚,坚持要留下来,飞鸾只得依了她。

  刘克明是个有野心的奸佞小人,他在宫中权势熏天,勾结了绛王李梧,想要弑君变天,他担心事情有变,当即便召集了众臣宣读皇帝遗诏,声称李湛饮酒过度中风不治,死前曾下旨要立六皇叔李梧为帝。朝中多数臣工明知事情有异,却见风使舵地选择了归顺新皇,只有以神策军的首领王守澄为首的寥寥几个大臣不肯糊里糊涂地改弦易辙。

  这时,江王李涵得到消息赶到了宫中,却被侍卫阻止入宫,并说刘公公传旨要他回自己的封地涪州去,李涵明白这其中一定是刘克明的阴谋,便奋起挥剑杀出一条血路,闯上了大殿。

  李涵当面质问李梧和刘克明,刘克明面对他的凛然正气无法反驳,只得下令剿杀。李涵面对众多敌手,毫不胆怯,双方正打得难解难分,花无欢陪同太皇太后赶到了。

  太皇太后斥责了刘克明一番,当场按照王守澄的提议,决定在国丧之后再另立新君,并出言询问李涵的意见,李涵暗含恭维地将甄选国君之权推给了太皇太后。太皇太后闻言十分满意,便顺坡下驴地决定让皇族中地位最为尊贵的李梧暂代监国之职,等到国丧过后再行定夺。

  其实王守澄之所以不肯同意立李梧为帝,是因为他也有自己的势力范围,而李梧不是和他一条阵线的,他之所以反对,是为了要趁乱浑水摸鱼。花无欢之所以搬来了太皇太后,也是看透了这一点,才用她来震慑那些小人。在花无欢眼里,整个皇族之中,唯有正直善良但地位卑微的李涵配做皇帝,于是他便私下将李湛之死的真相如实相告,鼓励他去争夺这个帝位。李涵并无意皇权争斗,但为了清阉党,除宦官,还大唐正统江山,也便决定放手一搏,两人当即达成了同盟。

  两人的这番话被轻风暗中听到了,因为她当日看到了李涵箭伤灰耳的场景,觉得李涵比他的皇兄更凶残,更加坚定了留下来魅惑他,让他改变扩建行宫捕猎狐狸的心思。

  为了能够魅惑皇帝,轻风决定带着飞鸾出宫去先找人一试身手。到了长安街上后,轻风用自己的魅功迷惑了许多小贩,从他们手中骗来了许多好吃的好玩的东西,最后又听从一个路人的指引,女扮男装到京城才俊云集的俊贤馆去练手。

  一进俊贤馆,飞鸾就被一位作画的书生迷住了,旁人看不出他画的是什么,只有飞鸾从那寥寥数笔之中看出他画的是一只狐狸,不但如此,飞鸾更从那狐狸的眼神中看出了书生不甘平庸,想要建功立业的壮志心胸。这书生名叫李玉溪,他见飞鸾竟一眼便看懂了自己,当下便将其引做知音,两人相携而坐,飞鸾不知避嫌地与玉溪同吃一颗果子,两人的行为被俊贤馆的管事所不齿,他让人送上了桃子,以“断袖分桃”的典故暗讽两人,想要将他们赶出去。这时,有两个心怀不轨的轻薄之徒上前阻拦,想要将飞鸾和玉溪纳做股下之臣,推搡间飞鸾头上的帽子滑落,露出了一头飘逸长发,玉溪这才知道,原来她是个女儿身。

  独自跑开寻热闹去的轻风见到这边起了冲突,连忙回来拉起飞栾就跑,玉溪追出门外,叫住了飞鸾,向她做了自我介绍,飞鸾也羞涩地报上了自己和轻风的名字。轻风拉着飞鸾转身就走,飞鸾依依不舍地频频回顾,玉溪也痴痴地望着他,移不开眼睛。

  这时,街上一片大乱,原来是金吾卫在执行宵禁的命令,众人四散奔逃,玉溪见飞鸾和轻风不知所措,便上前护着两人,将她们带离了危险之地,在转身遇到围攻之时,玉溪潇洒地三拳两脚便解决了那些金吾卫,飞鸾对他更加增了一份爱慕之情。

  这晚的风波之后,飞鸾的脑海中无时无刻不充斥着玉溪的影子,轻风取笑她没有魅惑到男人,反而被男人给迷倒了。姐妹俩正在御花园中你追我赶地打闹,忽见李涵带人远远走来,连忙躲了起来。为了替狐族报仇,给这个李涵一点颜色看看,轻风便打发了飞鸾先回去,自己则掏出怀中藏着的一颗栗子,偷偷打向了李涵。哪知她非但没能偷袭成功,反而被李涵将栗子抓在手中,反手甩在了她的额上。

  轻风这下更气了,她口无遮拦地连声指责李涵嗜血狠辣,并大不敬地将死去的李湛也牵连了进来,李涵当即大怒,吩咐人掌嘴四十,以示薄惩。轻风一向最在意自己的容貌,知道这四十巴掌下来自己就要变成猪头了,当即便跪下来请求李涵不要打自己的脸。李涵见她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又好气又好笑,便小声吩咐福荃,在轻风的脸上胡乱画了一气,并暗中偷偷跟着她。福荃见轻风果然不出李涵所料,回去后对飞鸾继续口无遮拦地乱说,便又用白绫勒住了她的口,命她十天禁言禁行,轻风欲哭无泪。

  福荃不明白李涵为何会这般怪异地惩罚黄轻风,李涵告诉他,轻风的眼神与当年救自己的小黄鼬十分相似,自己这番小惩大诫,不过是为了保住她免遭杀身之祸。

  为了能说服太皇太后,李涵决定主动出击,他先是迂回劝说,表示要拥立李湛唯一的幼子为帝,见太皇太后担心朝堂上宦官之争架空了毫无根基的新皇势力,便又毛遂自荐,由自己来担起这份匡国重任,并承诺自己一旦为帝,将封先帝之子为太子。

  这位皇子的母亲是太皇太后的侄孙女,她自然是想维护她们母子的利益,她本以为李涵是所有王爷中唯一一个不会觊觎皇位的人,但如今却大失所望,便冷笑着质问李涵,他所说的李梧同样可以做得到,自己为什么要选择相信他。李涵誓言铮铮地表示,只有自己最恨宦官阉党营私,他的一片拳拳赤城之心令太皇太后不由得动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