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大结局 > 南方有乔木电视剧

南方有乔木第1集剧情介绍

  时樾阴差阳错识佳人 南乔出乎意料遇劈腿

  南乔是一家专业研究无人飞行器公司的CEO,她是一个军二代,更是一个高智商的才女。在外人看来,南乔性格有些古怪,她可以用三天的时间设计出无人机的核心组件,却没有办法和陌生人相处三个小时,但她却有三个很要好的朋友,其中两个是她的闺蜜温笛和欧阳琦,另一个是她的发小常建雄。

  除了这两人,还有一个与南乔比较亲近的人,那便是南乔即将结婚的男友周然,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周然看中了南乔的家世,觉得她老爸的关系可以在商业上给自己带来助益,因此对南乔百依百顺刻意讨好,他知道南乔喜欢研究无人机,便出资帮她组建了即刻飞行这个公司,让她专心搞科研。

  “即刻飞行”原本是做飞行控制系统,三年下来小有所成,已经能够自负盈亏。但南乔的目标却不仅仅是做系统,她是想做飞行器,真正的无人飞行器。

  几个月前,南乔刚刚把所有的资源从控制系统上撤回来,全部投入了多旋翼无人机的整机研发。但是由于公司改变了资金侧重,即刻飞行遇到了财务危机,主控部件的供应商不同意他们的账期条件,一定要先见到钱才供货,这可是两千万的亏空,作为公司实际运作管理人的温笛也没了办法,只好来向南乔报告。

  温笛到处找关系 ,可是却四处碰壁,最后终于有一家名为余丰的投资公司同意和他们洽谈,但对方的老总侯跃却提出要与南乔亲自谈,向来不喜欢、更不擅长与陌生人打交道的南乔不得不应约去酒吧和他们见面。南乔一直醉心于科研,从来没有去过娱乐场所,温笛只好给她临时科普,向她灌输了一些在人们看来是常识的东西,并嘱咐了南乔一大堆注意事项,还贴心地给她准备好了胃药和一沓子现金,心怀忐忑地目送从来没有应酬过的南乔拎着装有还在试验阶段的无人机模型的箱子出了门。

  到了对方约定见面的清醒梦境酒吧后,南乔果不出温笛所料,面对酒吧的旋转玻璃门无计可施,不知道该怎么走进去,她兜兜转转一番之后,走进了地下停车库。

  此时的地下车库里,清醒梦境的大老板时樾正在和黑道老大泰哥谈着事情,他拒绝了与泰哥合作在清醒梦境售卖毒品的建议,泰哥十分不爽。就在此时,南乔误打误撞地闯了进来,她也不管现场是什么气氛,事实上她也没那个分辨的能力,一进来便扬声打听清醒梦境怎么走,泰哥的手下心生警觉,立刻便上前围住了南乔。

  泰哥还以为时樾拒绝自己是想要和这个女人合作,便上前询问她箱子里提的是什么,南乔毫无防备之心地打开了自己的手提箱,将里面的无人飞行器拿出来,演示给他们看,并称这是个移动的摄像头。泰哥一听就急了,他还以为南乔是时樾招来的便衣警察,便和手下上前想要抢夺那个小小的无人机。

  时樾看到这一幕不禁有些好笑,他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放在了身后的汽车引擎盖上,回身向着泰哥等人走去,却没发现,自己一转身之际,无意间将原本随手放在引擎盖上的手机碰了下来,正好落在了南乔敞着盖的手提箱里。

  时樾上前迎住了想要对南乔下手的泰哥等人,纵是南乔再没有眼力劲,此时也看出了情况不对,她趁着几个打手无暇顾及自己,连忙收拾了飞行器,拎起箱子一溜烟逃了出去,打手们想要阻拦,却被时樾打倒了。时樾原本是特种兵出身,南乔离开后,他再无顾忌,拿出了看家的本领,三拳两脚便将泰哥等人打跑了。

  南乔慌张逃命时,在地下车库的转角处发现了一部电梯,她连忙躲了进去,按下了自己要去的楼层,还没等到电梯的门合上,结束战斗的时樾便赶了过来,他拦住了即将闭合的电梯门,也挤了进来。南乔不擅长与人交流,因此不知道该和时樾说些什么,时樾调侃了她一番,南乔也只是憋出一句话,问他要去几楼,时樾又好笑又失望,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按下了顶楼的层数。

  到了南乔要去的楼层,电梯停住,时樾提醒她已经到地方了,并且先一步走了出去。南乔浑浑噩噩地跟着走了出来,酒吧里喧闹的气氛让她很不舒服,但是为了公司的前途,她不得不硬着头皮忍耐,她找到服务生打听和侯跃等约好的A12包厢,服务生恭谨地将她带了过去。时樾在一旁听到了南乔和服务生的对话,便要来了预定名册,查到了A12包厢的贵宾客人是余丰资本的侯跃。

  南乔根本不善和人交流,更不会应酬,一见面就和侯跃与另一家投资公司的老总姬鸣谈合作的事,那两人本来就心怀不轨,哪里肯听她,他们闭口不谈投资的事,上来就劝酒,南乔哪里经过这样的阵仗,老老实实地一杯一杯喝了下去,很快就醉了。

  时樾回到办公室后,到处都找不到自己的手机,仔细回想了一下,终于想起手机可能是不小心掉在地下车库,便立刻在电脑上输入了手机号码,定位了手机的位置,结果发现正是南乔所在的A12 包厢,他略一思忖,便明白了过来,当即起身赶了过去。

  此时的南乔正在努力说服着侯跃和姬鸣,想要让他们同意投资即刻飞行,但她根本就不是谈生意的料,再加上侯跃和姬鸣心术不正,根本不和她谈合作的事情,只是一个劲地灌着她喝酒,南乔已经醉得一塌糊涂,话都说不利索了。

  时樾赶到A12贵宾包厢后,三言两语便激得那两人讪讪地离开了,时樾扶起醉得已经走不得路的南乔,拎起她的箱子,将她塞进了自己的汽车,问了南乔家的地址,便开车送她回去。

  走到半路,南乔实在忍不住,一张口便吐到了时樾打理得干净整洁一尘不染的豪车里,一向有洁癖的时樾忍住将南乔丢下车的冲动,黑着脸将她送回了位于衡山路的家。可是南乔已经醉得脑袋不清楚了,记不起自家房门的指纹密码是哪个手指,时樾只好捉着她的手指费力地一个一个去试,终于打开了房门。

  第二天一早,南乔从宿醉中醒来,惊见自己的家中竟然有一个陌生男子,大惊之下便对时樾拳脚相加,但她的花拳绣腿哪里是时樾的对手,很快便被时樾制服了。南乔好不容易才想起时樾是谁,不禁有些不好意思,但她立刻又陷入另一个问题里,穷追不舍地质问时樾为什么会在自己家待了整整一个晚上,时樾好笑地向南乔解释,因为她醉得太离谱,一会儿将自己当做她的姐姐,抱着自己不撒手,一会儿又将自己当做她的客户,一个劲苦求自己和她合作,还手快地锁上了房门,因为开门需要输入密码,所以自己走不了。

  南乔此时更不好意思了,听说时樾的手机被锁在了自己的箱子里,她连忙打开了手提箱,将时樾的手机还给了他。时樾给自己的兄弟、清醒梦境的二老板郄浩打了个电话,让他按照自己发过去的定位来接自己,然后便摆出一副大爷的模样,提起南乔吐在自己车里的事,并以此为借口指使南乔给自己准备早餐,又提出要她对自己的车作出赔偿。

  南乔无法拒绝,便打开冰箱,拿出一包方便面,撕开袋子后将调料倒进去,捏碎后摇晃了一下,又拿出一瓶橙汁摆在了时樾面前。看着干吃方便面配橙汁这样的奇葩早餐,时樾哭笑不得,却吃得津津有味。

  就在时樾吃东西的时候,南乔写下了一张欠条,时樾顺口说起让她用飞行器来抵债,南乔告诉他,自己的飞行器是无价的。时樾又调侃了南乔几句,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郄浩来接他了,时樾毫不拖泥带水地起身就走,南乔追上去将欠条给了他,时樾笑了笑将欠条贴在了门边的记事板上,并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其实他哪里是真心要让南乔赔偿呢,只不过是借机要知道她的姓名和联系方式罢了,如今如愿以偿,自然不会再要这张欠条。

  时樾出门的时候,恰好遇到了来看望南乔的欧阳琦,南乔称时樾只是来修水管的,欧阳琦看到桌上的两杯橙汁和吃剩的方便面,便知道事实绝非如此,便出言调笑了南乔一番。看着南乔乱七八糟的家,尤其是那个横七竖八堆满了碗盘的柜子,欧阳琦不禁大摇其头,虽然两人是闺蜜,但她还是不能理解南乔为什么明明智商高得出奇,却将自己的生活过得一塌糊涂,她忍不住调侃自己,幸亏自己不是处女座,否则早就和南乔绝交了。

  时樾见到郄浩后,吩咐他无论想什么办法,都要将南乔和余丰的合作搞黄,郄浩开始有些不解,觉得时樾如果看上了人家妞,应该是尽力帮着她才对,不应该背后拆台,但他略一思索便明白了,时樾这是欲擒故纵,让南乔断了所有的门路,只能来求他,到时候便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了。

  其实,时樾之所以这么做,并非是真的看上了南乔,而是昨晚在她家里无意间发现了她的笔记和无人机设计图纸,上面的内容让他大吃一惊,那关乎着一段让他心痛的黑历史,他决心要顺藤摸瓜查明真相,因此才不遗余力地想办法接近南乔。

  之后,南乔接到了常建雄的电话,他在特种部队服役三年,回来安顿好后便第一时间约了南乔见面。南乔刚刚上了约定见面的过街天桥,便遇到了一个在操控无人飞行器的孩子。那孩子因为对玩飞行器不太熟悉,在落地的时候没有减速,导致飞行器落地后撞在了地上,将电池仓摔了出来。南乔上前将飞行器捡起来装好,并用自己的丝巾将摔坏的机子绑了起来。小男孩见南乔动作麻利,且十分内行,便很是信赖地凑过来询问飞行器的情况,南乔帮他修好了小飞机,又为他普及了一些操控无人机的诀窍。

  南乔的目光正在追着飞行器游移时,竟然意外发现了自己的未婚夫周然正在抱着另一个女子甜蜜拥吻,她顿时如坠冰窟,当即拨通了周然的电话。

南方有乔木第2集剧情介绍

  周然千方百计威逼未婚妻 南乔不为所动坚决提分手

  南乔在电话中向周然提出了分手,周然大惊,他从南乔的话里听出她就在附近,连忙四下寻找,终于看到了不远处的那道熟悉的身影,连忙跑过去花言巧语地哄她。事实就在眼前,南乔哪里会被周然三言两语哄骗,她摘下了自己手上的钻戒扔到了桥下,坚决地向周然提出了分手。

  两人已经订婚,婚礼的请柬已经发出去了,再过一个月他们就要结婚了,可是这时却被准新给甩了,这让周然觉得脸上无光,他丢不起这个人,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当即怒火上涌,便提出要撤资即刻飞行,让南乔把自己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按照现在的市值,一周之内一分不少地还给自己。那可是两千万啊,周然以为可以拿捏住南乔,却不想,南乔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便一口答应,然后转身就走。周然见状顿时便着急了,追上去拉扯,想要挽回她,南乔厌恶地一把甩开了他,周然不依不饶地想要继续纠缠。这时,常建雄疾步走上了天桥,他狠狠地推开了周然,称自己是奉了首长的命令来接南乔回家的,说完便护着南乔离开了。

  南乔知道,这一幕一定是常建雄安排的,常建雄也不否认,他在特种部队是个全方位人才,搞这点情报手到擒来,他称自己只想让她看清楚周然的为人,免得将来结婚后后悔。南乔此时心里很不是滋味,相处了三年的男友,自己竟然都没能看清他的为人,她不禁生出了深深的挫败感。常建雄不忍见南乔为那个渣男难过,连忙安慰劝导了她一番。

  常建雄开车将南乔送回了公司,公司众人见到阔别三年的常建雄回来,一个个兴奋万分,常建雄跟大家亲热地打了招呼,温笛更是心中高兴,给了常建雄一个大大的拥抱。

  周乔一直醉心于自己的事业,平时很少回家,南父对此颇有微词,父女俩的关系有些紧张。当初周乔决定要结婚时,就是托姐姐告诉的父亲,现在她要悔婚,自然要和父亲交代一声,她带着常建雄回家时,正好在窗外见到父亲正在大发脾气,数落她的不是,姐姐则在一旁苦苦相劝,她见了这一幕,转身就走。南姐从窗口看到了妹妹,连忙追了出去,她知道妹妹被父亲的话伤到了,赶紧替父亲解释,称他在面对周家人时,没有说南乔一个字不好,只告诉他们:南家的女儿没有孬种。南乔心中感动,表面却不为所动,叮嘱姐姐好好照顾父亲,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南姐十分无奈。

  回程的车上,南乔若有所思地告诉常建雄,这次千万不要帮自己,自己决定要靠自己度过这个难关,常建雄知道她的脾气,当即一口答应,并陪着她又来到了三年前她送自己服役前见面的地方,他用自己的方式安慰了南乔一番,将她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

  南乔用尽了所有的力量,来应付公司这次的难关,她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打算用技术和实力说服余丰资本和即刻飞行合作,却没想到,公司上下像迎接救世主一般做好了万全准备,最终却在会议室等得花都快谢了,也没等到约好的投资人。

  温笛心中焦急万分,在约定时间过去一个小时以后,她不得不拨通了侯跃的电话,对方却轻飘飘地以风险投资不过关为由拒绝了这次投资。温笛哪里知道是时樾和郄浩在背后做的手脚,还以为是周然在其中搞鬼,当即便打电话将他痛骂了一顿,周然是何等样人,虽然温笛没有说明情况,但他脑袋一转便知道,一定是即刻飞行的投资出了状况,问过助理,得知余丰资本果然拒绝了即刻飞行,他不禁暗自得意,决心让南乔先吃点苦头,好让她知道,离开了自己,她一个人玩儿不转。

  正在南乔在考虑着要不要给时樾打电话寻求帮助时,周然打电话约她到西餐厅见面,提出了即刻飞行新的投资方案,并以继续两人的婚约为条件,暗中威逼南乔,还赌咒发誓,自己已经和那个小三夏菁断得一干二净了。说完,周然便招手叫过了等在一边的三个侍者,三人一人捧着玫瑰花,一人抱着音乐玩具熊,另一人则端着一杯水果冰激淋。南乔一言不发地接过玩具熊,将正在唱着英文歌的玩具熊里面的电池扯了下来,又接过水果冰激凌,将它扣在了盘子里,用叉子将其中的钻戒挑了出来,然后拿出股权转让协议,抓起周然的手,不由分说在上面按了手印。周然威胁她考虑清楚后果,南乔岂会不知?投资圈子就这么大,一旦周然撤资的消息传出,其他投资商一定会以为,即刻飞行没有商业前景,从而取消对他们的投资意向,这些她早就想过了,因此也不多言,收拾了东西转身便走。

  侍者在一旁也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见南乔离开,侍者便上前试着问周然,玫瑰花送是不送,周然将一腔怒气全都撒在了侍者身上,大骂着一把将花狠狠扔在了地上。从始至终在一旁偷偷窥探的夏菁见状,连忙跑了过来,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禁有些不知所措。南乔听到了周然的叱骂声,停下了脚步,她回身将地上的花捡起来,送给了夏菁,便决然地离开了。

  夏菁此时也气怒交加,上前质问周然,为什么昨天还海誓山盟地对自己说着甜言蜜语,今天却又来约会南乔。周然和夏菁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在他心里,能够做自己妻子的还是门当户对的南乔,他被南乔拒绝后正在生气,又被夏菁一番指责逼得恼羞成怒,便狠狠地捏住她的下巴,甩下了一番绝情的话,也转身离开了。

  温笛得知南乔已经和周然签下了股权转让给协议,答应一周内付清他两千万的现金,不禁大为焦急,现在公司还有两千万的资金漏洞,再加上周然这两千万,她真不知道这四千万的窟窿怎么堵。南乔告诉她说,自己决定提前一周上市新品,争取解决这次的难题,并且已经让人去具体运作了,温笛觉得这个办法不太可行,可她又没有什么什么好主意,只能无奈摇头。

  常建雄从温笛口中得知了即刻飞行面临的窘境后,便以常氏集团公子的身份,约了侯跃和姬鸣到酒吧喝酒,他以啤酒和红酒不带劲为由,点了两箱白酒,服务生十分为难,便去告诉了自家老总,郄浩此时正和时樾在一起,听说后十分奇怪,时樾笑着让他满足客人的需求,并给他们摆上大碗,郄浩依言而行。

  常建雄用大瓷碗不停地灌着侯跃和姬鸣,两人不敢驳他的面子,只得硬着头皮陪着他喝,常建雄还好心地吩咐服务生,叫来救护车在楼下应急。郄浩见过了常建雄之后便明白了,他这是在替南乔出头,便好笑将此事告诉了时樾,时樾远远瞄了一眼,发现竟然是自己在特种部队时曾经的战友——那个与自己较了劲争第一的常建雄,联系起在南乔家中看到的实验笔记,他不禁觉得这事越发地有意思了。

  这时,一个服务生匆匆走过来低声告诉郄浩,他们的死对头泰哥带人过来了,郄浩便和时樾去了监控机房,见泰哥带着一伙人正向着自己的车子走过去,同时在监控中,他还发现了南乔远远走来的身影,连忙跟郄浩打了声招呼,赶去了地下车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