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法庭分集剧情介绍1-36集大结局_钱柜_钱柜娱乐_钱柜娱乐官网
当前位置: 钱柜 > 大结局 > 阳光下的法庭电视剧

阳光下的法庭第1集剧情介绍

  清水河污染案案情复杂休庭待审 韩志成托关系与杨振华合作项目

  东方生高级人民法院清水河环境污染责任纠纷案即将开庭,在法院门口聚集了大批游行示威的民众,东方省电视台记者宁佳怡也来到法院对此案进行现场直播。正在对纠纷案进行现场直播,滨海红星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鹿鸣来到法院为开庭做准备,原告代理律师,宁佳怡要对鹿鸣进行采访,滨海红星律师事务所主任王玉芝在赶往法院的路上遭遇车祸,

  滨海市环保联合会作为本案的原告将滨海市志成化工有限公司和滨海市泰杰化工有限公司告上法庭,同时要求两家公司合理治理已经严重污染的清水河,并同时承担本案的鉴定费和诉讼费用。

  作为原告的代理律师红星律师事务所的主人王玉梅在前往法院的路上不幸遭遇车祸,红星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鹿鸣临危受命作为原告的代理律师,滨海海远律师事务所主任宁致远则受到志成化工有限公司的委托作为被告的代理律师,法院方面由东方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同时也是二级大法官的白雪梅担任审判长。

  庭审正式开始,作为其中一个被告方,泰杰公司无故缺席,宁致远将导致污染的主要责任都归咎到泰杰公司一方,是泰杰公司擅自做主将没有经过处理的废酸非法倾倒进清水河导致严重污染,与合作公司志成化工没有任何关系,宁致远还对原告滨海市环保联合会作为主体诉讼的资质提出了质疑,因为在宁致远了解的情况中,滨海市环保联合会只是一个自发的民间组织。

  鹿鸣却认为志成化工付给泰杰公司的费用特别低,才会导致泰杰公司在没有利润可言的情况下铤而走险,将未经处理的肥料直接倾倒进清水河,不过鹿鸣的一番言论很快被宁致远推翻,宁致远认为这只是鹿鸣的个人猜测毫无依据,两人据理力争互不退让,白雪梅觉得此案案情复杂,而且重要当事人泰杰公司没有到庭,决定暂时休庭择期再审。

  白雪梅的老公,东方大学医药生物系的杨振华教授,通过滨海天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曲晓曼的牵线搭桥,来到志成化工有限公司,与董事长韩志成谈合作项目,杨振华从谈话中了解到韩志成是一个有情有义之人,于是决定将手头上正在开发的项目拿出来跟韩志成合作,同时也希望韩志成能为他们的实验提供资金支持,韩志成二话不说同意投资,并当场跟杨振华签订了合同。

  庭审结束以后鹿鸣急匆匆的赶往医院探望王玉芝,好在王玉芝已经脱离了危险,鹿鸣才从医院离开回到红星律师事务所,鹿鸣回去之后立刻着手调查王玉芝的车祸,结果发现撞上王玉芝的是一辆在两年前就已经报废的小型货车,而且查不到肇事司机的任何身份信息,于是鹿鸣约了自己的女朋友宁佳怡见面,希望借助宁佳怡记者的身份通过网络媒体寻找肇事司机的下落,宁佳怡痛快的答应帮忙。

  白雪梅觉得泰杰公司没有人出庭十分奇怪,于是派人前去泰杰公司了解情况,经过了解发现,泰杰公司在事发初期,公司里的员工就抓的抓、散的散,现在公司里已经没有人上班了,这样一来就说明泰杰公司根本没有能力执行判决结果。

  杨振华精心准备了晚餐和礼物准备跟白雪梅浪漫一下,但是白雪梅突然接到法院打来的电话,连礼物都顾不上拆开就匆忙赶往法院。白雪梅的老同学,海创集团董事长栾坤,因为拒不执行已经生效的审判,法院决定对其进行强制执行,白雪梅在副院长欧阳春的陪同下进行远程监控,但是栾坤态度强硬甚至持刀反抗,最终在同伙的掩护下趁乱逃走。

  韩志成一早就来到宁致远的办公室里等候,听说宁致远在第一次庭审上占了上峰,韩志远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了,宁致远旁敲侧击问起韩志成跟王玉芝的车祸有没有关系,韩志远听后矢口否认,坚持自己没有做过违法乱纪的事情,韩志远还暗示宁致远利用跟白雪梅私交甚好的便利条件疏通一下关系,韩志远已经为宁致远准备好了疏通用的资金。

阳光下的法庭第2集剧情介绍

  鹿鸣独挑大梁全权处理污染案 高院作为员额制改革试点进行改革

  合议庭开会讨论了关于滨海市环境保护联合会作为本案诉讼主体是否适格的问题,张伟平庭长和穆国柱法官各执己见争论不休,一时间难分高下,白雪梅随后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然后由与会者通过表决,最终决定环境保护联合会作为诉讼主体适格。

  环境保护联合会的张秘书长约鹿鸣见面,问题王玉芝的恢复情况,还表示由鹿鸣作为他们的代理律师他们觉得十分担忧,鹿鸣将两条路摆在他们面前,一是向高院提出更换律师,二是选择相信鹿鸣,鹿鸣会尽力领会王玉芝的意思,将案件处理好,张秘书长无奈之下也只能选择继续相信鹿鸣。

  法院执行局将栾坤登记了失信黑名单,机场、高铁方面也全部布置妥当,并且与公安部门联动,一旦发现跟栾坤有关的线索立即展开抓捕行动,原局觉得栾坤的审判金额跟资产信息相差太多,决定向白雪梅申请签发搜查令,到栾坤的办公室进行搜查,看看栾坤还有没有转移和隐匿的资产。

  滨海海波出租车公司司机刘建业是鹿鸣父亲的好朋友,他们待鹿鸣就像家里人一样,鹿鸣抽空来到刘建业家吃饭,刘建业的老婆文姨关切的问起鹿鸣的终身大事,刘建业也希望鹿鸣能早日成家让他的父亲安心,听到刘建业提起自己的父亲,鹿鸣便不再说话,饭桌上的气氛尴尬不已,文姨为了转移话题,提醒鹿鸣母亲的忌日快到了,记得去看看母亲。

  穆国柱下班回家却被滨海志成化工有限公司行政总监王大利跟踪,王大利开车尾随穆国柱,摸清了穆国柱家的准确地址。

  鹿鸣来到医院看王玉芝,顺便跟她讨论案情,鹿鸣觉得志远公司跟泰杰公司签订的合同很可能是伪造的,泰杰公司的法人代表何泰对待案件的态度也十分奇怪,王玉芝告诉鹿鸣,这个案子是他独挑大梁的大好机会,心中有什么想法就大胆去做,不用有所顾虑。

  执行局依法对栾坤的公司进行搜查却一无所获,最后原局决定将公司里的电脑和账本全部带回法院慢慢查。

  欧阳春向省委索要年初列入财政预算的建设审判大楼的资金,却听说因为经济下行,建设审判大楼的项目很有可能缓建甚至停见,欧阳春让让白雪梅去找省长索要,李省长一见到白雪梅就知道她的来意了,李省长答应白雪梅,建设资金会尽快到位。李省长还顺便提起清水河污染案一事,李省长告诉白雪梅,在他担任市委书记的时候,志成化工是由省委重点扶持的一个民营企业,最风光的时候能达到年纳税两千多万,李省长当初还亲自为他们颁发过突出贡献奖,不过近几年也出现了下滑趋势,李省长叮嘱白雪梅,如果志成化工在污染案中没有责任就还他一个清白,如果有责任坚决不能袒护。

  法院信息中心的副主任江睿去找欧阳春索要信息化改造的预算,欧阳春因为没有看明白江睿的关于信息改造的规划内容,于是欧阳春以预算太多为由拒绝了江睿,江睿反驳了欧阳春几句,却把欧阳春气得暴跳如雷,两人闹得不欢而散。

  省高院作为司法改革的试点单位,即将进行员额制改革,最终能有百分之三十九的司法人员进入编制,这样一来现有的很大一部分法官都势必要转行干行政,欧阳春担心奋斗多年的老法官们会因此有不满情绪,他建议白雪梅将改革暂缓,白雪梅十分理解欧阳春体恤老同志的心情,但是高院作为试点,改革必须进行,后续遇到问题再慢慢解决。

  王大利去找何泰,要求何泰在案子结案之前,先消失一段时间,何泰手里握着筹码拒绝了王大利给他的十万块钱,提出两百万的要求,王大利答应回去找韩志远申请,但是警告何泰做事情要记得给自己留后路。

  杨振华开心的告诉白雪梅,自己的BV项目找到了新的投资方,研究院要召开新闻发布会,邀请白雪梅参加。

  清水河苗木基地的承包人丛海天从电视上看到了宁佳怡的联系方式,他向宁佳怡反应志成化工和泰杰公司关系不一般,而且志成化工院子里的环保设备全是假的,只是用来装样子的,这次审判要求赔偿是次要的,最好是能将清水河治理一下,丛海天希望通过宁佳怡电台的特殊性将这一消息向公众曝光。

阳光下的法庭相关剧情介绍
喜欢《阳光下的法庭》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