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热播剧 > 下一站别离电视剧

下一站别离第1集剧情介绍

  秋阳是一个诚实稳重,低调务实的高颜值帅哥,在一家公司任高管,因为经历过两次失败的婚姻,他对爱情已经心灰意冷,立志不结婚不谈感情,只享受当下。最近,公司出现了财务危机,急需资金支持,秋阳求助于一位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世伯,但这位萧老先生却以秋阳离过两次婚,不能给人以稳定和安全感为由拒绝了,他的条件是,如果秋阳能在一个月之内结婚,他就会将八个亿的资金注入他的公司。秋阳不知道的是,这其实是他的姐姐秋月与这位萧伯伯联手设计的一出逼婚大戏。

  盛夏是一位大龄美女男科博士,她有着严重洁癖和重度强迫症,并且对爱情一直抱着不信任的态度,因此不曾结婚。盛夏还是个早更患者,她家族中的所有女人都患有这种遗传疾病,清一色的早衰,盛夏最近也出现了早更的症状,因此她急于结婚,不为找老公,只为了给自己将来的试管婴儿孩子找一个法律上名正言顺的父亲。

  就是这样两个同样对婚姻失去信心,却又因着各自的原因急于结婚的重症爱无能患者阴差阳错地成了邻居。盛夏搬到秋阳家对面的那一天,因为她的行李挡住了秋阳的房门,秋阳推门出来的时候撞到了盛夏的东西,盛夏去扶的时候不小心滑倒,脑袋撞在墙上昏了过去,秋阳见状便抱起她匆匆送去了医院,结果因为走得急,在经过小区栅栏门的时候,将盛夏的裤子刮破了,盛夏醒来后因此和秋阳产生了误会,两个人的相识便从误会与争吵中开始了......

  秋月见过了住在秋阳对面的盛夏后,对这个气质型美女大加赞赏,怂恿弟弟去追求她,而此时因为公司的状况实在不容乐观,为了拿到萧伯伯那八个亿的资金,秋阳便决定约会盛夏,他将自己的情况开门见山地告诉了她,向她提出了缔结三个月契约婚姻的建议。

  盛夏也因为自己的遗传病发作,想要在一年之内生下试管婴儿,正打算找个男人结婚,因此两人一拍即合。于是,各自“心怀鬼胎”的两个人签下了各种条条框框的契约,很快走进了婚姻殿堂。

  然而,秋阳的姐姐秋月却从他们两人不太正常的种种表现看出了端倪,心中产生了一丝怀疑,常常猝不及防搞突击视察,逼得本来和盛夏各居各家的秋阳只得搬到了盛夏家里住。为了应付秋月和萧伯伯的各种视察盘问,盛夏绞尽了脑汁,生活中鸡飞狗跳,还好最后有惊无险地通过了考验,秋阳如愿拿到了八个亿的资金。

  秋阳的目的已经达到,盛夏开始为自己的目标努力了,她严格按照契约行事,拒绝和秋阳有任何亲密接触,一心要去申请试管婴儿,而在这段时间的接触中,秋阳却怦然心动,渐渐喜欢上了这个随时随地都会情绪失常神经失控的早更女孩,他提醒盛夏,其实想要个小孩并非只有试管婴儿一条路,盛夏却对他的暗示极端排斥。

  俗话说,皇天不负有心人,在秋阳不懈的追求中,盛夏终于接受了他的爱意,两个欢喜冤家在解除了一波三折的误会后,重新领悟了人生与爱情真谛,成为了一对真正的恩爱夫妻。

下一站别离第2集剧情介绍

  秋阳盛夏同时急于结婚 一个为金钱一个为孩子

  秋阳走进预订的包厢,意外看到盛夏在哭,得知她脚崴了,秋阳好心帮她看脚伤,盛夏却高喊着不让他碰自己,起身一瘸一拐地走了。前来赴约的萧伯伯在门口听到他们的对话皱了皱眉,明确告诉秋阳他投资的唯一条件就是他踏踏实实把婚结了,说完不容他辩解转身离去。无辜的秋阳一头雾水,不明白盛夏脚崴了为什么到自己的房间去哭?

  回家路上,秋阳开车看到了路边独行的盛夏,停车捎她一起回家。他看出盛夏心情不好,打开了车内音乐想让她放松一下,没想到劲爆的音乐声却把盛夏吓了一路,他接着又用心灵鸡汤开导她,烦躁的盛夏却并不领情只让秋阳闭嘴。秋阳气盛夏不识好歹,称自己早上遇到她签约就黄了,晚上遇到她,事还没谈人就走了。盛夏反驳他不能把事情失败的原因归结于自己,事情没谈成一定不是因为她的原因,而是秋阳平时就不靠谱。秋阳直言他和盛夏相处一天的感受就是她做人太尖锐,而太尖锐的女人是不讨男人喜欢的。清高的盛夏听后负气下车。

  秋阳回到家里,李飞和余阳已等在门口,他们二人软硬兼施,向秋阳诉苦家里能抵押的资产都抵押了,秋阳再想不到办法,公司就真的要倒闭了。李飞更是威胁说公司若有一点闪失,他马上第一个从楼上跑下去。余阳劝说秋阳答应萧伯伯的条件本身就是笔双赢的买卖,况且秋阳已经离婚十年了,也该考虑个人问题了。秋阳不胜其烦,告之除非他们和老婆离婚或者自杀,或者自己退出来不干了,否则休想让他答应,见秋阳发了火,二人才悻悻离开。

  秋月回家兴奋地告诉老公张成龙,她给弟弟相中了他的邻居,是家园医院的医生,和秋阳非常般配,她要不遗余力地撮合二人。

  秋月说到做到,她一大早就来到小区找盛夏,正好碰到她在楼下等送家具的工人,秋月趁机上前套近乎,询问盛夏的家庭情况。她得知盛夏的名字后大呼她和自己弟弟的名字很般配,知道她没有男朋友,秋月更是喜出望外,夸赞自己弟弟是公司的CEO,多金低调,鼓励盛夏一定和他多走动,秋月过份的热情让盛夏觉得极不自在,她接到搬家公司的电话后逃也似的走开了。

  盛夏和前来帮忙的苏云抬着一面大镜子乘电梯,因镜子挡住了二人的视线,他们没看到已在电梯里的秋阳。盛夏和苏云说起了刚才碰到秋月的事,称她看自己的眼神就像饿狼看猎物一样,估计他把楼里所有单身女性都扫描过了,他弟弟虽然人不坏但脾气不好,二人聊了半天才想起没按电梯,盛夏隔着镜子请秋阳帮忙摁电梯,秋阳说了声“到了”径直走了出去,盛夏觉得声音耳熟,让苏云扶着镜子,自己追到电梯口看到了背景才知道竟是秋阳。

  回到家,盛夏懊恼自己被抓了现行,显得太不厚道,觉得应该给秋阳道个歉,苏云却认为没有必要,除非盛夏喜欢上他了。盛夏急忙辩解秋阳年纪太大,自己要找个年纪相仿的。苏云突然看到盛夏家里有一盒和自己送秋阳一模一样的的巧克力,她惊呼这种巧克力又贵又难买,盛夏的新邻居太大方了,而且这款巧克力是专门送情人用的,这让盛夏感到了一丝不安。苏云趁机提醒她不能对男人太挑剔,男人又不是从消毒水里出来的,提醒她早点改掉洁癖的毛病,就只剩下一个月时间了。这时秋月专程登门给盛夏递了名片,邀请她明天一起出去吃饭,苏云急忙替盛夏应承了下来,她觉得秋月过来约盛夏一定她弟弟也知道。

  秋月回家后通知弟弟明天和对面的盛丈夫相亲,秋阳一听惊得从沙发扶手上摔了下来,秋阳告诉他盛夏已经答应了,他今年若不结婚自己就他没完。如果不想见盛夏就给他介绍萧伯伯的侄女,必须选一个,秋阳无奈只好选了盛夏。

  第二天,秋阳盛夏准时赴约,秋阳问起盛夏怎会答应姐姐的约会,盛夏解释秋阳曾送自己一盒浓情款的巧克力,秋阳称是别人送的礼物借花献佛而已。盛夏拿出800块钱,坚持要还给秋阳巧克力钱,秋阳明白了这才是她见自己的原因,劝盛夏既然出来就一起吃顿饭。点餐时,秋阳点的四个菜被有洁癖的盛夏一一否定,她只要了一个白玉豆腐,把其它的统统让秋阳承包。饭菜上齐后,盛夏从包里拿出纸巾把餐具仔仔细细地擦了一遍才开始就餐,秋阳见识了盛夏的洁癖,识趣地说自己不吃她点的白玉豆腐了,省得麻烦。席间,秋阳看到盛夏用筷子一直夹不起来豆腐,绅士地帮她夹菜时无意碰到了盛夏的手,盛夏像被蛰了一样,立即起身去洗手间清洗,秋阳见状吩咐服务员把盛夏用的筷子又清洗消毒了一遍。盛夏来后,秋阳直言她过度洁癖是病得治,盛夏却觉得他是人生攻击,起身告辞。秋阳追到门口坚持要还给她800块钱,盛夏不收,秋阳硬把钱塞到她手里,盛夏大叫着她的手不能碰,秋阳质问她的手是镶金钻了还是青花瓷的为什么不能碰,盛夏急得大声尖叫,这时一辆车疾驰而来,盛夏趁机一把推开秋阳,秋阳躲闪不急隐私部位撞到了身后的铁椅子上,他疼得半晌说不出话,对盛夏谎称脚崴了。他气自己今天不该来,盛夏不好意思地解释自己就是不喜欢别人碰她。

  秋阳次日带上墨镜到医院生殖科就诊,却阴差阳错跑到了盛夏的诊室,他谎称是脚崴了走错了诊室,盛夏看他的神情已猜到了八九分,二话不说就让他躺在床上,并开导他在医生的眼里没有性别,秋阳大窘夺门而逃。却又在另一个过道被盛夏堵住,盛夏解释他挂的本是16号诊屋,因保洁阿姨不小心擦掉了个1,害他跑到了自己的6号诊室,她指引秋阳去16号诊室看,秋阳不好意思地说活动下好像已经好了不用去看了。

  张成龙约秋阳出来,秋阳到时他正在目不转晴地盯着一个红裙子女人看。张成龙给了秋阳一张相亲大会门票,称是自己朋友开的婚庆公司举办的,条件都是象秋阳这样的成功人士,秋阳根本没兴趣,打趣张成龙倒可以拿着票去,里面有很多的红裙子,张成龙被小舅子戏弄,气得放下票让他看着办,起身走了。

  秋阳来到办公室门口,隔着玻璃看到李飞二口子在里面吵架,他老婆说李飞把房子、车子都抵押了,扔下一纸离婚协议气呼呼地走了。

  余阳走过来说李飞老婆已经要和他离婚了,请求秋阳尽快答应萧伯伯的条件,离还银行贷款的期限就剩二十天了。秋阳心里清楚李飞的老婆在自己的办公室闹离婚就是他们给自己施压演的一出戏,他答应二人明天就去联谊会相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