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热播剧 > 岁岁年年柿柿红电视剧

岁岁年年柿柿红第1集剧情介绍

  柿红妈提出一块手表做彩礼 牛旺爹两次上门提亲被拒

  杨柿红是杨家的大女儿,下面只有一个妹妹,柿红非常能干,帮爸妈撑起这个家。一大早柿红狼吞虎咽地吃了两口饭就要去上工,柿红拽住她问她昨天晚上为啥那么晚才回来,柿红解释说去找好朋友丁香了,柿红娘不信,猜测她去找牛旺了,柿红一听扛着镐头赶紧出工去了。

  丁香在出工路上追上柿红,问她昨晚跟自己聊了一会儿就走了,到底去哪了,柿红说回家了,哪都没去,这时二狗追上她俩,打趣说昨天晚上梦到柿红和牛旺在村头猪圈旁边亲嘴来了,众人哄笑,柿红正生气地追打二狗,牛旺开着拖拉机神气十足地从大队部出来,负责管拉机的柱子叔在后面一边追一边骂,叫牛旺赶紧停下,柿红紧跑几步,上了拖拉机,牛旺开车拖拉机带着柿红一溜烟跑了。

  柿红在拖拉机上骂牛旺不正经,昨天晚上非要亲自己,还被二狗子看见了,现在全队的人都在笑话她,牛旺不以为然地认为这有啥可笑的,柿红很快就是他媳妇了,因为他爹一早就去提着彩礼柿红家提亲了。此时牛旺爹正拿着一块条子肉、几个苹果和两瓶酒跟着媒婆杨婶去柿红家的路上,牛旺爹知道柿红是个好姑娘,可是一想到柿红妈那张厉害的嘴就打怵,杨婶好说歹说才拉牛旺爹到了柿红家。

  柿红娘见牛旺爹拿这么点彩礼就想娶走自己闺女,一脸不高兴,提出要块手表做彩礼,牛旺爹认为柿红妈是难为自己,自己根本买不起,柿红妈见牛旺爹不会说句软话,说他瞪着个牛眼像个犟驴,牛旺爹一听急眼了,抬腿就要走。

  牛旺边开拖拉机边和柿红说笑打闹,一分心把拖拉机弄翻在路边沟里,这可吓坏了两人,柿红埋怨牛旺不该私自把队里的拖拉机开出来,牛旺是想学会了开拖拉机,等娶柿红的时候自己开着拖拉机去接亲,那多有面子,柿红听牛旺这么说很感动,他们想办法用一头老黄牛把拖拉机拉出沟,和老黄牛一起连推带拉把拖拉机弄回村里,二狗看到问牛旺是不是和柿红把拖拉机开到玉米地里了,牛旺正追打二狗,看到柱子叔来了,拉着柿红撒腿就跑。

  柿红和牛旺跑回家,正看着牛旺爹气鼓鼓地在院子里往外走,柿红一听她娘跟牛旺爹要手表,生气地问娘咋不要人家命呢,自己和牛旺好了这么多年,是不是要她在家里嫁不出去,柿红娘一看女儿胳膊肘往外拐,生气地扬言没有手表就不让柿红进牛家门,牛旺爹一听更生气了,说宜水村的廖支书早就看上了牛旺,要不是看柿红是个好女娃,绝不会登这个大门,牛旺爹拉着牛旺跟自己回家,牛旺不愿回,牛旺爹追着牛旺满院子跑打他,这时柱子叔又来告状,柿红见牛旺要挨揍,情急之下抄起一个水瓢对着牛旺爹的脑袋就来了一下,这一下子让在场的人都愣住了,柿红赶紧解释自己不是故意的。

  晚上柿红去找牛旺,在窗外发信号让牛旺出来,牛旺爹记恨白天那一瓢,不让儿子出去,柿红伤心地回去了。

  宜水村的廖支书带着条子肉和罐头来到老牛家,和牛旺爹喝起了酒。廖支书问牛旺爹头上的疙瘩咋回事,牛旺爹说起了昨天在柿红家的憋屈事,廖支书听了这话,提起当年在民兵连的时候和牛旺爹的约定,牛旺爹当时答应了牛旺和他家大翠结亲,他是拿这话当真的,凡是给他家大翠提亲他都拒绝了,只认牛旺家这门亲事,而且只要牛旺娶大翠,自行车、手表、缝纫机这些陪嫁都有,说完让牛旺爹好好考虑,骑上自行车走了。

  牛旺在屋子里听到他爹和廖支书说话急的不得了,这时柿红听丁香说廖支书去了牛旺家提亲,赶紧把这些年存的钱都拿出来,买了一兜子礼品,跑到牛旺家道歉,牛旺见到柿红很激动,牛旺爹送廖支书回来,柿红诚心诚意地跟牛旺爹道歉,拿出棍子要牛旺爹打自己消气。柿红和牛旺给牛旺爹跪下,求牛旺爹能成全他们,牛旺爹最终于心不忍拆散两个孩子,答应明天再去提亲。

  柿红回家劝说她娘答应自己和牛旺的亲事,柿红娘说自己不是非要块手表,要的不过是牛旺爹的一个态度,希望女儿风风光光地嫁出去。只要牛旺爹说一句现在买不起先欠着的话,自己也不会不同意,柿红见娘不是为难自己,告诉娘廖支书去牛旺家提亲,她去牛旺家买了东西道歉的事,还说了自己给牛旺爹跪下了,牛旺爹已经原谅了她,明天会再来提亲。柿红娘一听对柿红又打又骂,认为自己闺女没过门就去给未来公公下跪失去尊严,被人知道肯定议论不值钱,把柿红锁在屋子里不让她出去。

  牛旺爹带着牛旺第二次来提亲,柿红娘闭门不见,柿红坚持要出去,柿红娘把女儿推到院子里,骂女儿是个赔钱货,自己把屋门关上,拒不见客。牛旺爹见此情景,拉着牛旺头也不回的出了柿红家大门,柿红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难过地在院子里大哭。

岁岁年年柿柿红第2集剧情介绍

  牛旺爹答应儿子入赘 柿红赌气决定嫁给王长安

  牛旺爹两次提亲未成,柿红感觉自己成了村里的笑话,她赌气坐在院子里不进屋睡觉,想来想去去找牛旺。牛旺出来跟柿红见面,柿红希望牛旺拿个主意,他们俩的事到底咋办,牛旺告诉柿红他爹在屋里喝闷酒,那难过的神情和自己娘死的时候一样,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不孝顺了。柿红提议两人私奔,牛旺放不下爹,听柿红说要和他一起寻死,赶紧安慰她,说明天见面再商量。牛旺爹见儿子出去见柿红回来,给儿子三条路:一是娶大翠,二是如果不喜欢大翠,就娶别人,还有第三条路,就是他喝药死,儿子娶柿红。牛旺左右为难,见爹真要喝药寻死,气得摔了敌敌畏瓶子,哭着让爹决定,爹让他娶谁他就娶谁。

  第二天,牛旺爹就带着礼品去了宜水大队,丁香的婆家在宜水,她在村口看到牛旺爹,问牛旺爹这是要去哪,牛旺爹支支吾吾地说顺路来廖支书家串个门。丁香一看赶紧借了一辆自行车去杨家村给柿红报信。廖支书见牛旺爹上门提亲很高兴,和牛旺爹喝酒,把女儿大翠叫出来见面。大翠抱着个孩子进来,牛旺爹看到孩子很吃惊,廖支书赶紧解释这孩子不是大翠的,是一个本家孩子,要是按辈分来说,大翠得喊这孩子爷呢,牛旺爹这才放心。牛旺爹提出尽快办喜事,廖支书一口答应,把日子定在这个月二十八,牛旺爹为难什么都没准备,廖支书提出到时候牛旺过来,小两口先住厢房,过两年就给他们盖新房,牛旺爹听了这话明白过来,廖支书是想让牛旺当上门女婿,可是他就这么一个儿子啊,廖支书说他们两家还分什么彼此,到时候牛旺爹也过来,牛旺爹听了这话,心里不是滋味。

  柿红被她娘关在家里赌气不吃饭,听到丁香给自己报信,急忙跑到村头找到牛旺,当着全村老少的面,大吵大闹问牛旺是不是变心了,牛旺被逼得没法子,他告诉柿红他们的亲事他爹是不会同意的,这辈子欠她的下辈子给她当牛做马还她。柿红见牛旺绝情地离开,喊着牛旺对不住她,伤心地大哭。

  柿红一路哭着来到后山的柿子林,她哭了一顿,来到一棵大树下,把腰间的裤腰带拽了下来,拴在树上打算上吊,但又犹豫不决。这时远处传来歌声,一个男子唱着歌爬上山来,他拿着一把野花,见到柿红要上吊也不劝阻,就在柿红旁边坐着看,柿红本来就没勇气真的上吊,听对方说是宜水大队的,叫王长安,因为穷没结婚,也顾不上上吊了,下来要王长安娶自己,她不要彩礼。

  柿红回家宣布自己要嫁给宜水大队的王长安,柿红娘不知道哪里冒出来这么个人,想起丁香的婆家在宜水,打算明天找丁香打听一下。第二天一大早,柿红娘就去找丁香打听王长安,丁香说这个人是大队小学老师,长相和人品都好,只是父亲去世得早,他娘拉扯他们兄弟姐妹三人,家里穷的叮当响,前阵子刚给王长安的弟弟娶了媳妇,欠了一屁股的债。柿红妈一听这话,心里凉了半截。

  柿红妈回家坚决反对女儿嫁给王长安,这王长安家比牛旺家还穷,还不如让女儿嫁给牛旺,但柿红告诉娘自己的事不要她管。柿红娘为了女儿的终身幸福,拎着东西去了牛旺家,豁出脸低三下四地恳求牛旺爹同意牛旺和柿红的婚事,可是牛旺爹说儿子已经和大翠订婚了,这话说晚了。牛旺爹看着柿红娘哭着离开的背影,想着牛旺即要入赘别人家做上门女婿,心里也很难过。

岁岁年年柿柿红相关剧情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