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热播剧 > 开封府电视剧

开封府第33集剧情介绍

  张德林责怪张子荣如此草率做了这件事,张子荣觉得自己从进宫开始就和赵受益的命绑在了一起,因此帮助赵受益就是帮助他自己,张德林严肃的告诉张子荣他的命只有跟父亲绑在一起才会让脑袋和身子不分家,此时,太后路过赶往王灵儿的住处,二人方才停止了争执。

  刘娥来到王灵儿这看到灵儿已经死去了,王延龄告诉众人他杀了灵儿,不想看着灵儿继续痛苦的活着,因此抱起浑身缠满纱布的灵儿离开,灵儿的头上还插着皇上送给她的生日发钗。

  张德林带着张子荣见刘娥要求今天立刻就出宫,刘娥知道拦不住了,因此要求和张子荣私下说几句话,刘娥看着张子荣一直觉得后悔当初的决定,觉得自己拿张子荣做自己的亲人,可是张子荣却把赵受益当成了亲人,因此也警告张子荣他会为今天的决定付出代价的。

  张子荣找周儿让她收拾东西离开,今天就回到家里去,周儿却担心都走了之后赵受益没人管,张子荣认为之所以会闹成今天的局面都是周儿一手造成,对这句话周儿非常不理解,反问张子荣难道张子雍前来和张燕燕合谋烧房子是她出的主意吗?难道灵儿的房子是她点燃的吗?张子荣不再说话,周儿告诉张子荣她永远也不会忘记杀死灵儿的凶手就是张子荣。

  包拯来找赵受益,先是向赵受益暗示了当年的李妃还活着,现在被藏起来了,再有就是问赵受益张燕燕所在的明月小筑究竟是谁放火的,因为据他现场勘察发现火是从里面烧起来的,大门里面的门漆已经完全脱落看不出原来的颜色,而门外则能辨别出来,而且房间的浴盆似乎是早就有所准备而放置的。还有当时赵受益和张燕燕都没有睡觉,因为他们虽然被救时候是穿着睡衣,但是脚下的袜子却根本就没有脱掉。

  赵受益向包拯讲述了一切,告诉包拯是他放火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太后、张德林、王延龄相互猜忌,打破三足鼎立的局面。他本来是想在王灵儿的房间放火,但是看到灵儿还小,最终没能忍心把她卷入宫廷风波当中,就转头去了张燕燕的房间。赵受益要求张燕燕帮忙放火烧了房子,许诺让她做皇后,而张燕燕误以为皇上已经知道了她和张子雍的计划,慌忙跪下磕头请罪,如实说出了她和张子雍的阴谋,这让赵受益始料未及,之后,二人合谋放火,本想放火之后出去,没想到门被反锁了,后来是神秘太监救了他们,包拯听完故事告诉赵受益其实救他他们的人就是要放火的人,赵受益居然一时不知道抓到张子雍以后是该奖励还是该惩罚,同时也告诉包拯知道他放火计划的人有陈琳和张子荣,张子荣是他最信任的人。

  赵受益讲完自己的故事问包拯梧桐小筑的 火是谁放的,并表示谁杀死了灵儿他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包拯表示目前还不知道这件事是谁做的,此时太后来到。

开封府第34集剧情介绍

  太后刘娥带着张子荣和周儿来向赵受益辞行,但是包拯却要求他们现在谁都不许出宫,并承诺两日之内给出结果查明案情,张德林欲强行带走张子荣被刘娥阻止,张德林担心过于着急反而会让大家起疑心,只能允许只给包拯两日的时间。

  张德林离开宫中路过宫门口见到了夏怀敏,悄悄告诉夏怀敏明天包拯就能公布案情了,夏怀敏手中的王守忠保不了他的命,到时候夏怀敏淫乱后宫一定会被查出来问斩,之后,就扬长而去。

  包拯等刘娥等众人离开之后对张子荣和周儿当着赵受益的面进行问话,包拯确定周儿是知道内情的人,也已经查明了案情,周儿为了维护张子荣拒不承认,而赵受益告诉周儿和张子荣不必隐瞒了,他们是逃不出包拯的眼睛的,张子荣跪地坦诚是他烧毁了梧桐小筑,目的是为了保护皇上不被杀害,而周儿的目的其实也是为了帮助皇上。赵受益告诉包拯这件事必须好好的想清楚怎么处理,如果真相大白必将天下大乱。

  包拯离开之后欲离开皇宫被张子荣带到了冷宫见到了陈琳,陈琳如实告诉包拯是他出主意让皇上烧毁房子的,包拯质问陈琳为什么就不能光明正大的要回政权,偏要将这件事变成一个阴谋,陈琳苦笑告诉包拯他在宫中生活了一辈子,从未见过光明正大四个字,见到的都是黄袍加身,烛光斧影,同时也提醒包拯在皇上身边的张子荣做事辛辣老成,定能帮助赵受益坐稳江山,但是也必须提防 ,因为他将来注定要比张德林走的更加远。

  夏怀敏去找王守忠的时候发现王守忠不见了,棺材里躺着他的禁军看护,夏怀敏怀疑是张德林干了这件事带着棺材就去见张德林,张德林却反而以为是夏怀敏演了苦肉计,要跟他对着干到底,二人因此发生争执,经过询问禁军得知王守忠是被一个剑法高超的人带走的,当时蒙面并未看见脸。

  包拯正在街上行走,被坐在马车里的雨柔叫住,雨柔带着包拯去见了展昭,原来王守忠是被展昭给劫走的,展昭让包拯带着面具去见王守忠,王守忠却说出了张德林和夏怀敏,认为是他们的人要杀他,但是也觉得杀了他也没有用包拯一定会查明真相的,包拯摘下面具直视王守忠,要他说出所有的真相,王守忠“好意”提醒包拯,他不是再查案,是在找死,包拯却坚持要王守忠说出真相。

  雨柔和展昭在院子里等着包拯,展昭担心包拯问不出真相,雨柔却对包拯充满信心,此时,包拯从房间里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