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热播剧 > 正阳门下小女人电视剧

正阳门下小女人第1集剧情介绍

  徐慧真临产丈夫与情人私奔 为了生计独自经营酒馆

  1955年的冬夜,北京城大雪纷纷,前门胡同小酒馆老板的儿媳妇徐慧真即将分娩,可怜她一个人挺着大肚子站在胡同口想要搭乘三轮车去协和医院,却因嫌车费太贵一直忍着剧痛错过了一趟趟车,直到一个好心的三轮车夫蔡全无路过看她情况紧急,同意以一毛五的低价拉她到医院。这个蔡全无是粮店的临时工,晚上蹬三轮只是为了多赚几个钱。

  酒馆里,徐慧真的丈夫贺永强正和养父贺老爷子在争执,贺老爷子见贺永强执意要和徐慧真的表妹徐慧芝好,骂他敢在媳妇即将分娩这节骨眼上离婚就不认他这个儿子,过去他写的那些字据也全都不算数了,他斥责徐慧芝立即滚回老家去!贺永强却称这事和徐慧芝没关系,是他和徐慧真过不到一起,既然父亲不认自己,这个家他便什么都不要了,反正他也只是贺老爷子弟弟过继给他的养子而已,他继续回自己家,日后还管贺老爷子叫大爷!这一席丧良心的话气得贺老爷子当下急火攻心卧床不起。

  徐慧真顺利生下了一个女儿,贺永强却和徐慧芝私奔了!贺老爷子不想让徐慧真这么纵着贺永强,徐慧真却安慰他说自己已经想开了,贺永强想和徐慧芝过,即使他们不逃走自己也要和他离婚,贺老爷子虚弱地交待徐慧真一定要把自己给贺永强写的字据找出来撕了,水缸里那块石头下面的东西很重要…..徐慧真看公公情况危急,立即跑到前堂小酒馆给卫生站打急救电话,但等她跑回来贺老爷子已经断了气!徐慧珍将他妥善安葬后,为了生计独自经营起了小酒馆。她很快发现酒馆里的酒都是兑过水的。

  这天,强子和蔡全无来酒馆里喝酒,说起这酒馆的酒自鬼子进北平就开始兑水,国民党过来时曾因此事把徐慧真公公捧了一顿,徐慧真告诉他们:自今天开始小酒馆不再卖兑水的酒,她问强子去趟牛栏山拉酒多少钱,强子嫌太远故意说自己去不了,蔡全无自告奋勇要去,强子却又不乐意了,蔡全无说去牛栏山的活分他一半,强子这才同意把活让给他,之后自己出去吃饭。徐慧真觉得蔡全无这样分成太亏了,蔡全无解释他干窝脖闲的时候是强子借自己三轮车。徐慧真告诉他三缸兑水的酒把它卖了算是工钱,多的就算自己生孩子时欠他的一毛五还上,她还让蔡全无到牛栏山帮自己带封信。

  徐慧小酒馆重新开张当日,她在酒馆里给客人们说:日后她一个女流之辈也会把这酒馆打理得红红火火的,她这个人做事最讲理,给自己孩子起了一个名就叫理儿,她做什么事都爱较真,不坑人不骗人,今后如果酒馆的酒再掺水客人们二话不说把她的酒缸子给砸了!但谁要喝酒耍浑可别怪自己不客气,而且本店概不赊帐,她特意叮嘱赊帐大户牛爷他从不差钱,但一定要讲面儿。

  牛爷询问徐慧真是不是贺永强出事了,徐慧真没好气地说他让车撞死了!这时妩媚的陈雪茹带着两位苏联朋友弗拉基米尔也来捧场,弗拉基米尔问徐慧真这酒馆是否是公私合营的?牛爷接过话说这公私合营社会主义就是不比资本主义,不能有个体经济,得让公家监管着,这时街道干部范金有指责牛爷胡说八道, 称公私合营是用社会主义成分来占领资本主义领域,属于旧社会遗留下来的经济形式,现在国家是采用、利用、限制、改造,叫赎买政策,即使大的商业公司国家也是赎买政策。他警告牛爷刚才说的接收、占领这些话像是当年旗人进北京,这话在小酒馆说说算了,若出去说抓住了就是反动言论。他煞有介事地告诉徐慧真,这需要一个过程,国家出钱,让她自己经营酒馆赚钱,还把她身份变成了劳动人民,徐慧真要送他一壶酒喝,范有金却说她这是资本主义思想,他是新时期干部到私营酒馆喝酒叫下基层,不能白吃白拿,他的话引来苏联人的赞许,牛爷也跟着起哄,大家一片欢声笑语!

  酒馆打烊后,心怀不轨的程家二小子爬入徐慧真院中正趴在窗户上想偷看,被徐慧真往外面甩了一卦鞭炮吓得他落荒而逃。次日清晨,蔡全无早早地等候在酒馆门口,他告诉徐慧真,自己能借着平板车了,他可以天天帮徐慧真打扫卫生不要工钱,只要她同意把进酒进料的活给自己就行,徐慧真含笑应下。

  晚上,程家二小子瘸着腿来酒馆喝酒,大伙问起他的腿,他谎称昨夜闹肚子上茅房把井盖踩翻了磕的,徐慧真打趣他是从房上摔下来的吧,自己窗户下的几个坛子他什么时候赔,程家二小子一下子就急了,不打自招地说自己的腿还瘸了,范有金当下就将程家二小子扭住,他终于承认自己昨夜是想看徐慧真睡觉,徐慧真让范有金饶了他,称自己给了他一棱子就把他撂翻了,范金有体贴地让徐慧真有事言语一声,她的事就是自己的事。晚上,大家散去后,范金有悄悄来敲徐慧真的门,徐慧真装作没听到闭门不出。

  次日,蔡全无照例早早地到酒馆给徐慧真搬酒时,人民教师徐和生要往后院闯,被蔡全无阻拦,蔡全无称这后院是为搬酒坛子用的,要等他搬完酒坛子了徐老师才可以进去,徐和生耐心等了半晌,没想到蔡全无搬完酒却将门上了锁扬长而去。

  晚上,范金有来到小酒馆喝酒,他让徐慧真出来说个事,徐慧真让他当着大家面说,范金有称想听听她对公私合营的想法,徐慧真说自己没想法,范有金却道这不可能,因这这件事关系到小酒馆的将来,徐慧真不可能没想法。这时徐和生接过话说人家徐慧真没想法范有金非让人家说,回头他到街道会上一说人家就没法干了,范有金称平时他尊重徐和生是人民教师,但他最近的所作所为却不像一个老师,还下馆子嗜酒,徐和生反驳他也如此,范有金却说他这是下基层,体会民意。徐和生骂范有金道貌岸然,范有金反唇相讥,称徐和生虽然三十多岁结婚没几天老婆就病死了,但胡同里的孩子都认识他,他没事就往小酒馆跑学生们怎么看他,他顶着这么大的骂名来这里喝酒,心里怎么想的大家心里明镜似的。徐和生反驳范有金是来干什么的大家心里也很清楚。这时牛爷接过话说范有金最近老来酒馆大家也都清楚,但他还不如徐老师,徐老师是丧偶,范有金可是有未婚妻的人,范金有却振振有词地说他没有未婚妻,谁若不信上他家问问去,如果有假,他天打五雷轰!他接着问徐老师下午来酒馆又是什么事?徐和生解释他是下午淘了黄宾虹的山水画,因为贺老爷子生前特喜欢这个,虽然他人不在了,他还是想还他这个心愿,所以下午拿着画来找老板,但正好看到蔡全无往屋里搬酒坛子,他还说自己进去不合适,他问蔡全无自己进了没有,蔡全无称没有,徐和生得意地对范金有说这回他没话说了,若再有话就是尿盆里放屁崩瓷,他的话惹得大伙哄堂大笑。

正阳门下小女人第2集剧情介绍

  徐慧真与贺永强离婚 带头同意公私合营

  客人们散后,徐和生要将黄宾虹的画送给徐慧真,徐慧真称自己不能白要,要免他一个月酒钱,徐和生称徐慧真可以免自己酒钱,但送画他是心甘情愿的,他们这不是对等的交换。徐和生走后,范金有故意逗留了一会,直到徐慧真赶他才肯离开。

  范金有出小酒馆后追上徐生和,劝他对徐慧真死心,称自己不想和他成为对手,希望他有自知之明。徐和生让他把话说明,范金有称他们二人作比较,他有明显的优势,第一,徐和生结过婚自己没结过,第二,徐和生和徐慧真差十几岁,他和徐慧真只差四岁,第三点,刚才徐慧真已经明确表示喜欢自己,她只是碍于在守孝期间不适合谈这年事。徐生和听后毫不退缩,称他从没说过喜欢徐慧真,但他有喜欢她的权利。范金有称自己给他说后他就没有权利了,徐生和却道只有徐慧真说出口,他才没权利。

  另一边的强子问蔡全无,徐慧真怎么样,蔡全无称她是一等一的女人,强子突然问自己配不配得上她,蔡全无大吃一惊,劝他还是死了这条心,因为连范干部和徐老师这样的人徐慧真都看不上眼。强子分析范金有只是图徐慧真的家产,这才是他突然把和玉萍的婚退了的真正原因,他这点心思瞒不过徐慧真。而徐和生倒是有学问,但年龄太大了不合适,只有自己和徐慧真是最合的,年龄只比她大三岁,而且没结婚连对像都没处过,蔡全无却让强子最好撒泡尿照照自己,提醒他就是一个拉三轮的,强子信心满满地说他爸爸回河北老家把大宅院卖了,筹集一部分钱他搞个运输队,到那时候就和徐慧真匹配了。

  强子中午来到酒馆,迫不及待地给徐慧真说自己要开运输队的事,徐慧真不明所以,强子称她在守孝期间,三个月之后,他和范干部、徐老师会有一争,徐慧真以为他是想有个一官半职。这时蔡全无来了,徐慧真让他帮自己盯一天小酒馆,她要出门办点事,强子让她放心走,告诉蔡全无今天这小酒馆是他们的天下了。

  徐慧真抱着女儿来到牛栏山二叔家,要和贺永强办离婚手续,他看到院子里贺永强和徐慧芝恩爱有加,徐慧真告诉贺永强,孩子生下来死了,他爹也被他活活气死了,贺永强道她那么强势的女人就养不出孩子,还说贺老爷子本就不是自己父亲,徐慧真问小酒馆生意不错他也不惦记?贺永强振振有词地说不是自己的他不要,徐慧真生气他心甘情愿留在这里当农民,贺永强却厚颜无耻地说他守着慧芝心里乐意,慧芝说话他就是爱听,他还故意拉起徐慧芝的手让徐慧真难堪,徐慧真心灰意冷,当即让贺永强立即和她办离婚手续,贺永强却说他父亲病了,他哪也去不了,徐慧真让他抓紧时间把手续办了以后谁也不认识谁,说完就走了。徐慧芝劝贺永强好聚好散,二人商量着过些日子一起去城里找徐慧真办手续,贺永强称他不进小酒馆,徐慧芝把她叫出来就行,那个小酒馆他一辈子不进去都不想,他不屑那里都些三教九流的人,却还瞧不起人。他让徐慧芝当天和他好好庆祝一下。

  苏联人来到小酒馆告诉大伙,他和伊莲娜离婚了,陈雪茹也离婚了。范有金借着酒意揪着徐和生的子领想生事,被蔡全无拧着胳膊动弹不得,蔡全无告诉他:老板娘有交待,让他盯着小酒馆。牛爷见状取笑范有金说他和窝脖较劲是找死,范有金岔岔地对蔡全无说这事他不给他们主任说他就不是街道干部!

  陈雪茹在自己的丝绸铺里为感情的事痛哭流涕,伊连娜劝不住她,范有金跑过来劝她不必为一些男人伤心,陈雪茹心烦意乱,只轰着让他走。

  徐慧真晚上回来,躺在床上回忆着贺永强的话:他当初坚持要离婚,称贺老爷子是骗自己的,贺老爷子解释当初两家都说好了,相亲的就是她表姐徐慧真,只是相亲那天慧真在酒窑里受了伤不愿意去这才叫她表妹代替的,贺永强称那他们也不能说慧芝死了,贺老爷子生气他若不那样说他们二人眉来眼去会坏事。徐慧真又想起了贺永强曾说过像她这样的女人孩子不死也得被她掐死。徐慧真想起这些绝情的话忍不住偷偷地在被窝里搂着孩子哭泣。

  徐慧真第二天醒来下定决心要和贺永强离婚,他叫来范有金,让他帮自己个忙去气一个人,就在外面等着不用说话就行,范有金求之不得。二人走时被强子看到,强子问蔡全无,徐慧真是不是看上范干部了,蔡全无称他们二人叫般配,强子就是有三辆三轮车还是个蹬三轮的。

  范有金和徐慧真路过丝绸店时,被老板娘陈雪茹叫了进去,陈雪茹得知范有金要帮徐慧真去气一个人,便让他陪自己去趟苏州,称她要单独建一个进货渠道,范有金立马应承下来,说马上就去请个假,陈雪茹却嫌他穿得土,要给他去买身衣服,范金有出了店铺立即对徐慧真说让她先回去,自己有点急事,徐慧真只好独自前往。

  徐慧真和贺永强顺利办了离婚手续,徐慧芝心里不安,叫住徐慧真想给她道歉,徐慧真头也不回地走了。

  徐慧真回来后问蔡全无,公私合营是好还是不好,蔡全无称这是早晚的事,社会主义早晚能改造资本主义,徐慧真称她回来路上碰到了居委会主任,说是红头文件已经下来了,明年一月底前要全部动完,她正琢磨这事怎么办呢,被蔡全无这么一说她心里就有底了。

  范金有来到丝绸店,告诉陈雪茹说,苏州暂时去不了了,二人明天都要参加居委会组织的公私合营动员大会,陈雪茹大方地说范金有的衣服也不用退了,范金有心里乐滋滋的。

  次日下午,居委会传达了国家公私合营的文件后,晚上小酒馆的客人们议论起了这件事,陈雪茹和一众私营小商人认为谁要合营谁就是大傻瓜,徐慧真站出来说她愿意当这个大傻瓜,她说有些人嘴上说拥护社会主义,得了便宜就往前冲,觉得吃了亏立即和政府唱反调,这可不是社会主义新人。牛爷称赞徐慧真这才是大前门的气派,陈雪茹讽刺徐慧真说她一定是因为那天自己把范金有从她身边叫走了,所以故意和她叫板呢。徐慧真取笑说她根本不认识范金有,只知道他叫范干部。陈雪茹质问她出这个头的目的,徐慧真称她没目的,她就是信政府,她明天就让这个小酒馆在大前门街道头一个成立公私合营,酒馆客人拍手称快,陈雪茹却气愤地说她倒要看看徐慧真的小酒馆到底怎么个公私合营法。

正阳门下小女人相关剧情介绍
喜欢《正阳门下小女人》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