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热播剧 > 风再起时电视剧

风再起时第1集剧情介绍

  出奇招有邻演习获胜 不相让两人各自挂彩

  1978年,我国开启改革开放新时期,1985年进入全面改革阶段,做出“百万大裁军”战略决策,故事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展开的。

  某部正在组织红蓝双方模拟对抗演习,蓝军二营副营长方邦彦(陆毅饰)正命令侦察连连长赵飞鹏对红方雷达基站进行搜索,而红军一营营长何有邻(徐洪浩饰)则有条不紊地组织着对抗。

  演习的总指挥何清正军长(韩童生饰)面对演习中的两个主角,一个是儿子,一个是未来的女婿,跟赵政委说只要他们比出了真实水平,谁赢了都高兴,提到裁军命令马上要下来了,他更希望他们珍惜这次演习机会。

  战士报告方邦彥,侦察连已经发现红方雷达的准确位置并且全部击中目标,但方邦彥不太相信何有邻会这样轻易被击退,但也只能相信这个结果,他迅速下达命令,转移阵地并将来袭扰的红方侦察连彻底消灭干净,呈报蓝军总部发起总攻。何有邻得知蓝军已经开始攻击,就下达命令启用所用隐蔽雷达基站,方邦彥这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何有邻是想趁蓝军发动总功时趁机反制,但他奇怪为什么没能检测到对方的雷达基站,经过调查,原来是机器出现了故障,有一个二极管出现了问题,而此时通讯连连长康宁(朱雨辰饰)却不在演习现场,外出听课去了。

  演习结束,何军长宣布红方获得全胜。

  公交车上,小偷在偷一个老大爷的钱包,被何晓燕看到后制止,小偷想要脱身却被晓燕拦住,他气急败坏地捅了晓燕一刀,康宁正好也在车上,他就见义勇为地上前抓住小偷,接着把晓燕送到了医院,因为晓燕失血过多急需输血,她又是熊猫血,碰巧康宁也是这个血型,他就给晓燕输了血。

  方邦彥查找到设备故障原因的二极管,想起了康宁曾跟他请假,说是电子厂组织培训,这些电子专家很难遇见,但方邦彥没有准假,因为部队处于一级战备状态,而且新设备刚到,战士们需要熟悉设备,请半天都不行,他命令康宁一个星期内教会战士熟练使用设备,如果出现问题拿他试问。

  康宁回来后,也把通讯设备上更换的二极管买回来了,可是演习已经结束了。方邦彥问他干什么去了,让他说实话,康宁告诉他是参加电子厂组织的学习了,方邦彥对他说红蓝对抗二级演习,他们输了,何有邻用假雷达迷惑他们,就是因为通讯设备出现问题没能发现。康宁表态愿意接受处分,方邦彥对他宣布了上级对他的处理决定,转业回家。

  方邦彥来到舞蹈排练厅,何晓莺(袁泉饰)正在一个人训练着,方邦彥想起了跟晓莺生死离别时的情景,他要上前线,晓莺则是随文工团来慰问,晓莺大声地喊着他,让他活着回来。晓莺结束训练,看到方邦彥一个人发着呆,就问他原因,方邦彥概叹自己活着回来是幸运的,还有很多战友把鲜血洒在了祖国的边疆。两人出去吃西餐,聊着家常,有电话打过来找方邦彥,接完电话后方邦彥告诉她自己必须回去,因为她哥营里的人跟他们营里的人打起来了。此时,何有邻也赶了回来,两辆车碰到一起,谁也不服谁,如同两人从小到大的经历一样,两人想要来一场实战演习,各自代表营里来场友谊赛,虽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但两人还是真刀真枪地打成一团,最后两人都没占到什么便宜,各自负伤后被军政委问责,两人解释说是特意安排的这次行动,是实战演习,赵政委训斥他们是狡辩,两人一唱一和,戏演的不错。两人虽说各自挂彩有点尴尬,但配合得还算默契,赵政委说这次事件必须严肃处理,何有邻与方邦彥给予严重警告处分,去滨江军区参加学习班。

  医院里,何妈妈跟晓燕唠叨着,何有邻告诉妈妈晓燕这是见义勇为的行为,她骨子里有军人的血。何妈妈看到儿子脸上的伤,气恼方邦彥下手太狠,何有邻替方邦彥做着解释。晓燕跟哥哥说等着晓莺来收拾他吧,这时晓莺从外面进来,听有邻说方邦彥的伤比他的严重十倍,她也顾不上看晓燕了,急忙跑了出去。何妈妈问他们,晓莺是不是在和方邦彥谈恋爱,何有邻说好像是,目前也就是挎挎胳膊的状态,何妈妈说晓莺跟谁都可以谈恋爱,就是方邦彥不行。

  方邦彥的妹妹正给哥哥擦着药,爸爸方小武(丁勇岱饰)过来训斥方邦彥,指责他带领部属打架,做为一个合格军人差得远了,要求他按老规矩,蹲墙根罚站,方邦彥没有办法只能执行。

风再起时第2集剧情介绍

  搞封建何妈阻挠二人交往 做准备部队转变学习方向

  晓莺担心方邦彦的伤情,急忙跑来方家,看到方邦彦在门口罚站,就跟方叔叔求情,方小武给她解释,方邦彦现在火气太盛,他之所以这样做,就是要杀杀他的锐气,让他好好反醒自己,这样做不光是为了他的前途,也得要顾及她,晓莺表示可以理解。

  有邻跟晓燕说如果遇到那个献血的人得好好感谢人家,晓燕说那个人没留名字,但他是个军人,在部队就一定能找到,有邻答应帮她去寻找那个人。

  康宁因为不假外出和失职,被处理转业。他把处理他转业的原因归结为方邦彦演习失败后对他的报复,他不服但也只能接受这个决定。离开军营时他有些恋恋不舍,向军营方向敬了最后一个军礼。

  何有邻劝着何妈妈,说他妈还是嫌弃方家条件不好,何妈妈说军区大院大首长的公子,晓莺跟谁都比跟方邦彦强,有邻知道他妈是让她妹攀高枝,就说他妈庸俗,何妈妈告诉他这是现实,方邦彦和他爸都是好人,但就是不愿意晓莺和邦彦在一起。有邻告诉妈妈,真正把晓莺放在心里的,除了方邦彥,没有别人。

  有邻来找爸爸,说他妈磨叽了他一道,问爸爸去滨江军区上学习班是什么用意,何军长意味十足地说,要好好学习,放眼未来。何妈妈给何军长冲麦乳精,她问及对儿子处分的事,说都怪方邦彦,何军长做着解释。何妈妈说晓莺跟方邦彦走的太近了,何军长则说孩子大了,让他们自己做主,两个有了些分歧,何妈妈为此有些难过的抽泣,何军长开始哄她。

  方小武在炊事班帮厨揉馒头,战士过来告诉他说有人找他,他出来相见,原来是何妈妈。两人聊着家常,方小武曾经在何家做过厨师,两家人好的跟一家人一样,方小武基本上猜出了何妈妈的来意,何妈妈也直言她不同意邦彦和晓莺在一起,还问他是什么意思,方小武说他觉得没意思,这是棒打鸳鸯,他表态,如果晓莺能嫁给邦彦进入方家,他非常愿意,更希望他们能够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何妈妈却说,如果自己能决定,还要他们这些当父母的做什么,甩头有些生气地离去,方小武一个人生起了闷气。

  方小武把邦彦和晓莺叫回来,问他们俩是不是真心相爱,因为他想从两个孩子身上要一个答案和自己的一个决定。两人都表态今生今世都把对方做为唯一的选择,方小武很高兴,但也为邦彦有这样一个爱挑剔的丈母而担心。晓莺知道方小武为什么叫他们回来,向方小武鞠躬致谢。邦彦送晓莺回家,两人聊着天,晓莺说方叔叔是个好人,邦彦直言晓莺大小姐脾气有点重,两人说着情话,情浓意切。

  何军长接到电话说裁军文件已经下来了,他心情有些沉重,舍不得这身军装,有邻看到爸爸这样,能够理解爸爸此时的心情。何妈妈说他们父子都怎么了,父亲发呆,儿子楼上楼下直窜,何妈妈还在不停地和他谈晓莺的婚姻大事,何军长说邦彦看着顺眼,但归终还得看她这个当丈母娘的。

  何军长与政委谈裁军的事,表示服从军委的决定,他们要做好表率,力争平稳过渡,两人都舍不得这身军装,但既然中央已经做了决定,就要无条件执行,而且要暂时封锁关于裁军的任何消息。

  有邻来找晓莺,告诉她是来救她的,何妈妈给她准备介绍一大堆高官的孩子,让她做好心理准备,王副司令的儿子排第一个,晓莺让他不要告诉方邦彦。

  康宁躺在家里,父母议论着他的事,他考虑着自己的未来,很是烦心,出来溜达时街坊邻居的闲言碎语更是让他很难受。

  方邦彦与何有邻在学习班相遇,何有邻一看又是与方邦彦一个宿舍,就张罗着要换宿舍,正好碰到政委临检,他们再一次受到警告,被叫到办公室挨批,两人互揭短处,邦彦说有邻撒慌时眼睛就不停地眨,有邻说方邦彦睡觉打呼噜,政委说要跟有邻换宿舍,两人说他们可以自行解决,何有邻临走时问政委是不是有什么风声,他发现学习内容跟军事关系不大。

  课堂上,学习内容是经济类的,关于年广久卖瓜子成了百万富翁引起大家的争议,有人说这是典型的资本主义,是剥削,方邦彦反驳他是教条马克思主义,何有邻一看方邦彦开口,就主动站了出来,告诉邦彦有时间多学习知识,跟他展开了关于雇佣与剥削的讨论。

  辩论会开始,政委陪同张为教授在门口观看,张教授注意到了方邦彥。两方讨论十分热烈,政委介绍张教授给大家讲课,何有邻上来就问张教授,年广久是不是资本家,张教授笑着解答,告诉他不能随随便便就给人扣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