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钱柜 > 热播剧 > 陆战之王电视剧

陆战之王第1集分集剧情介绍

  牛努力演习化险为夷 张能量失踪抗议规则

  牛努力,和平时代的坦克兵,一个连续多年坦克比赛第一的兵王。他来自农村,最大的梦想就是考上军校当上干部,可连续几年考试失利,但他屡败屡战始终不放弃。

  坦克九旅举行军事演习,这次演习的重点项目是夜间主战坦克定点空投和坦克战队夜间静默通过城区。牛努力按照演习计划随坦克进入夜空,在到达预定投放地点后,飞机舱门打开,坦克按照计划空投。

  然而在坦克下落过程中,主降落伞和辅助降落伞发生缠绕不能全部打开,再加上遇到空中乱流,坦克未按演习设定安全下降,而是以危险的速度急速下坠。演习指挥部的指挥员心都提到嗓子眼。

  牛努力和战友们在下坠的坦克里忐忑不安,眼看情势越来越危急,大家都做好放弃坦克逃生的准备。牛努力在最后关头爬出坦克,在坦克下坠的强大气流中爬上坦克顶端割断辅助伞的绳索。主伞控制设备恢复正常,在坦克即将坠落时主伞打开,坦克下坠速度恢复正常。指挥员久悬的心终于落下。但牛努力却在解除故障后因强大气流被大风吹走坠落地面失踪。

  指挥员安排演习队伍全面搜索牛努力,最终在丛林里找到牛努力。牛努力除了左手受了轻伤安然无恙。指挥员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演习继续进行第二项,坦克战队静默通过城区。牛努力和战友们驾驶坦克徐徐从城区通过。

  摄影师叶晓俊深夜驱车回家,疲惫不堪困意十足的她突然看到让她震惊的一幕,她赫然看到一队坦克从城区经过。叶晓俊兴奋地瞪大双眼,随即她拿起相机拍摄起来。叶晓俊紧跟在坦克战队后跟拍,牛努力很快发现了叶晓俊的车和她的举动。

  牛努力下令放缓坦克行进速度,结果叶晓俊不备追尾了坦克。牛努力走下坦克让叶晓俊提供身份信息与部队专人联系,叶晓俊恼怒地不予配合反而拿出相机拍摄车祸现场。牛努力为维护军事机密当即勒令叶晓俊交出相机储荐卡,叶晓俊根本不听。牛努力再三警告叶晓俊,叶晓俊仍然不予配合。牛努力粗暴地砸开叶晓俊车窗玻璃夺走相机扬长而去,叶晓俊简直要气炸。

  指挥中心总结了这次演习,会上高度评价和表扬了牛努力。牛努力回到营地后,马连长告诉他,他的提干考试结果出来了,他以五分之差再次落第。牛努力十分沮丧,连续四次落第让他有点心灰意冷。更让他崩溃的是,他被安排到新兵连带新兵。

  牛努力百般不愿地来到新兵连,结果刚到新兵连就见新兵连如临大敌般全员出动。原来新兵连新兵张能量竟然逃跑,全连四处寻找无果,连长断定张能量一定当了逃兵。牛努力刚来新兵连正好没有具体工作,他主动请缨接下寻找张能量的工作。

  牛努力当晚去了张能量的家,他发现张能量原来是九旅老兵战斗英雄张友良的孙子。经过交谈牛努力发现张能量并没有回来,张友良也并不知道张能量失踪的事。牛努力没有告诉老人。

  牛努力断定张能量还有军营,他下令让人在装备里找一找。果然,大家在一架坦克里找到张能量。张能量得意地说,自己失踪十三个小时他们才找到自己。牛努力强忍心中的怒火在办公室质问张能量为什么玩失踪。

  张能量一副理直气壮的口气说,他失联没有超过十四个小时算不上逃跑,他之所以藏起来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提出抗议,抗议部队收没手机,抗议部队严格限制新兵的行动。他说自己已经知道牛努力是最强的兵王,他就是要挑战牛努力。牛努力不屑地笑笑,似乎在嘲笑张能量的自不量力。

  张能量这时拿出手机给牛努力看,手机上俨然是张爷爷在家里的画面,原来张能量远程查看了家里的监控。张能量放缓语气说,爷爷患有阿尔兹海默症,他只记得打仗。当初爷爷坚持让自己当兵,父亲让自己出国,而自己最终选择当兵,因为在他心目中爷爷是他最亲的人。所以他希望保留手机时时刻刻能看到爷爷。

  牛努力并没被张能量的一番说辞打动,他暴怒地摔了张能量的手机。手机砸得七零八碎,张能量愤怒地捏紧拳头。牛努力直视着张能量的眼睛咆哮着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陆战之王第2集分集剧情介绍

  张能量越级向旅长汇报 旅长答应与张能量比试

  牛努力怒斥张能量,张能量满脸的不服。牛努力想到之前张能量爷爷张友良的一番话。张爷爷说过张能量根本不愿当兵,他只想搞电竞,但张爷爷和张爸爸根本不同意。张爷爷最后提出,如果张能量能在部队成为一个优秀的坦克兵,那以后他想干什么都可以,张能量也正因此而进了部队。

  牛努力想到这里愤然对张能量说,他根本就不配当兵,牛努力让张能量擦干净被他踩脏的坦克后滚蛋。张能量随即回了宿舍拿抹布,战友于大雷关切地问他受到了什么处理,张能量怒视于大雷,他怨恨于大雷把自己从坦克里找出来。

  张能量擦拭坦克,马连长看着张能量头疼地来回踱步。牛努力不解地看着马连长,马连长终于忍不住责怪牛努力不该动手砸张能量的手机,他语重心长地劝牛努力好好地在新兵连呆满三个月,为了他提干的事不要生出事端。

  女兵连新兵在班长田蜜的带领下来到新兵训练营。张能量正在擦拭坦克,他懊恼地使劲扔了毛巾,结果毛巾正好挂到了女兵连的车上。张能量拼命追赶,田蜜停下车后不满地将毛巾还给张能量。

  牛努力把手机还给新兵们让他们跟家人联系,新兵们珍惜这难得的机会纷纷给家人打电话。牛努力把自己手机递给张能量让他跟爷爷联系,张能量没有拒绝但却把他的手机放在一旁。张能量从战友那里借到手机悄悄打给旅长蓝志广要反映情况,蓝志广正忙表示一会儿再打过去。张能量挂断电话十分沮丧。

  蓝志广忙完回拨电话回去,张能量在众目睽睽下接听完电话去找蓝志广。张能量理直气壮地向蓝志广表达对新兵军训条例的不满,蓝志广直言不讳地问他是不是对牛努力表示不服。张能量有些意外。蓝志广语重心长地说,张能量能成为牛努力的兵是他的福气,牛努力带出的兵没有一个孬种,多年后张能量一定会感谢牛努力。

  张能量却听不进蓝志广的话,他仍然表达对军训条例的不满和见解,蓝志广没有说话。张能量临走时张狂地要求蓝志广在处罚牛努力一事上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蓝志广直言张能量太狂,张能量却不以为意,他自认为自己在很多技能方面胜人一筹,他说自己将来一定会成长为兵王。

  次日的新兵训练场上,田蜜带的女兵正在抓紧训练,其中一个叫黄晓萌的女兵表现尤其出色。另一边牛努力也正带兵训话,张能量却三番五次地打断牛努力,牛努力强忍着没有发火,而是耐心地继续训练。

  蓝旅长亲自给新兵们训话,他告诉新兵们九旅是坦克部队,而坦克是真正的陆战之王,远胜于游戏里的虚无飘渺的东西。蓝旅长下令驶出所有的坦克,众新兵被威猛的坦克震撼得瞠目结舌,张能量更是想起年幼时爷爷带他参观坦克旅的情形。

  蓝旅长这时说到张能量向自己挑战的事,他原本不屑于与新兵比试,但为了让新兵心服口服他愿意接受挑战。张能量主动出列,他说自己是年轻人,可以先跑几圈后再与旅长比自由搏击,不然对他不公平。众新兵无不被张能量的大胆而震惊,张能量说完自顾自地围着操场跑圈起来。